婚刺
看会书吧 今天
引言

三年婚姻,一朝成刺。 孩子病危等着救命,老公却撒手不管还骂我给他戴绿帽子。 无奈之下,我将自己的身体与灵魂一并出卖,只为换孩子的平安。 华辰风是威震黑白的四哥,像勾魂摄魄的毒花,在我的世界惊艳,让我迷惘,沉沦,崩溃,幻灭。 他说,别人接近你,只是为了得到你的身体。而我不一样,我要得到的,是你的全部。 他又说,春风十里不如你,浩月繁星不如你,江河湖海不如你。 最后他说,我对你说那些,都是假的。 姚淇淇说,不管真的假的,我都当了真。1

第1章 出来卖

我紧闭着双眼,听着自己和陌生男子皮肉撞击而发出的啪啪声。

内心的羞耻感和身体的愉悦感一齐涌上来,让我崩溃,却又让我沉迷。

在我重新恢复理智的那一刻,我迅速放开了勾住他身子的手。心里巨大的羞耻感再次涌来,我恨自己前的放荡。

我是一个有夫之妇,而在我身上不断冲击的男人,不是我的丈夫。

我为了钱把自己卖了,却没想到,买主却让我达到从未有过的高峰体验。

他像一个深渊,让我不断坠入,越愉悦,越沉沦。

完事之后,他汗津津地从我身上下来,光着身子走进洗手间,很快传来淋浴的水声。

房间里残留着浓浓的情欲味道,我找到被他扯烂的内裤套上,羞耻感让我只想逃离,但我又不能逃,因为我还没拿到钱。

他终于出来,一边走一边用浴巾擦试他结实的身子。冷冷地看了我一眼,走向了套房的另一间。

我想跟过去问他钱的事,但我又不敢。

他很快回来,手里一拿着一张支票,递给了我,“你的卖肉酬劳。”

‘卖肉’两个字让我感到极大的羞辱,心里绞了一下。

支票上的数字是二十万。

我鼓起勇气看他,“不是说好的一百万么?”

他的声音充满不屑,“一百万?你也不打盆水照照,你哪个部位值一百万?整个过程哼都不哼一声,一点卖肉的职业道德都没有,还想要一百万?”

我还想辩解,他指着门说出一个‘滚’字。并作势要把那张二十万的支票也要收回去。

我不敢纠缠,只好灰溜溜地滚出了房间。

将支票兑现后,我火速打车来到医院。把二十万全部交给到了收费处。医生在确定我交费之后,才开始给我的孩子输液。

我坐在病床边上,看着孩子有些苍白的脸,精神有些恍惚。

我叫姚淇淇,是个普通的家庭主妇,三年前我现在的丈夫吴浩开始疯狂追求我。他的细微体贴和关爱让我很快坠入爱河。

本以为婚后的生活会很幸福,但是自从有了孩子之后,吴浩对我和孩子的态度越来越冷淡,动辙就打骂我和孩子。但为了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我一直忍气吞声,委曲求全。

直到这次孩子病倒被查出肾病综合症需要一百万救命。我急的都快疯了找吴浩商量问人借钱救孩子,可吴浩冷漠得让我吃惊,他说他没钱,也借不到,让我自己想办法。

来不及吵架,我到处想办法借钱。可我只是个商场售货员能借到的钱也是杯水车薪。那几天我整日以泪洗面近乎崩溃。

商场工作的小姐妹见我这个样子就给我支了个招,让我晚上去本市最大的五星级酒店卖自己,说那边有钱人多喜欢找野味,舍得花钱。

我心里虽然抵触但是想到在医院等着用钱的孩子就咬咬牙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于是就有了之前的那一幕。

“妈妈,妈妈”,孩子的声音把我的思绪拉了回来,我侧着脸用手擦了擦眼睛,勉强对着孩子笑了笑。“宝贝乖,妈妈在呢。”

“妈妈,爸爸呢,爸爸为什么不来看我?”孩子弱弱地问我。

我心里一绞,忍住自己的情绪,对孩子说,爸爸要上班,晚些时候会来看他。

安顿好孩子后,我请护士帮着照料一下,我回家取些生活上的用品。

我上楼打开房间的门,在玄关处换鞋时,听到吴浩和婆婆正在厨房说话,他们并没有注意到我回来。

因为听到提我的名字,还提到孩子。我就停住了动作,想听一下他们在说什么。

婆婆和丈夫的话,让我震惊之余,也坠入了无尽的黑暗深渊。

第2章 重逢

婆婆和吴浩好像也在争执,所以说话的声音较大,我听得清清楚楚。

婆婆说,明知道是人家的种,你还帮他养这么多年,真是个怂货,现在倒好,那倒霉孩子还得了怪病,要上百万的医药费,姚淇淇那个贱人还想卖房子给孩子治病,我看你怎么办。

‘明知道是人家的种’这句话像一把尖刀,狠狠地捅进我的心里。我的孩子吴小峰,怎么可能会不是吴浩亲生的?

“行了,我不会白养别人的孩子的,迟早有一天,我会捞回来的。”吴浩说。

听到到这里,我忍不住冲了进去,“吴浩,你刚才说什么?什么叫白养别人的孩子?”

婆婆和吴浩没料到我会突然出现,两人相互看了一眼,短暂沉默。

吴浩眼神闪烁,“我没说什么,别烦我,我约了朋友打麻将,我得走了。”

说着从我身边挤过去,准备要走。

我当然要问清楚,扯住他的衣服,“你把话说清楚,什么叫别人家的孩子?小峰怎么就是别人家的孩子了?”

吴浩更加不耐烦,“你他妈放开,听到没有?”

“你不说清楚,你就别想走!小峰不是你的孩子,那是谁的?你又要捞回什么来?你到底隐藏了什么?”

我不断的追问,吴浩又脱不了身,他越来越急。他伸出手卡住我的脖子,“姚淇淇你有完没完?放开手听到没有?”

我拼命挣扎,才勉强能缓过气来。但我还是扯住他不放,我一定要问清楚不可。

“你就告诉他,吴小峰是那个四哥的种不就行了,让他们母子滚蛋,养了个杂种在家里,看着也烦!”婆婆见我和吴浩纠缠,在旁边插了一句。

吴浩狠狠瞪了一眼婆婆,似乎是在怪婆婆透露了他不想说的话。这让我更加觉得有问题。

“谁是四哥?为什么说孩子是四哥的?”我盯着问。

吴浩手上用力一推,将我推向灶台,“滚开,我他妈哪知道四哥是谁!”

他用力太猛,我站立不稳,扑向煤气灶,打翻了上面正在沸腾的汤水,滚烫的汤水溅在我手背上,疼得我叫出声来。

吴浩并不管我死活,趁机冲出厨房,摔门而去。

手背上火辣辣的疼,我只好打开水龙头来冲洗,婆婆伸手推我,“你把吴浩气走了,你还赖在这里?你给我滚!”

我心如死灰,再没有力气和恶婆婆去斗,收拾简单行李,离开了那个我曾经有过很多美好憧憬的家。

城市已华灯初上,我一个人孤单地拎着行李走出小区,回头看了一眼五楼那个熟悉的窗口,眼泪忍不住下来了。

上了公车,我心里还是难受,想着自己为这个家付出那么多,到头却换来这么个结果,感到非常绝望。

回到医院,孩子睡着了,我找了张凳子,靠在孩子的病床上将就了一宿,次日一早起来挤公交上班。一宿没睡好,精神恍惚,情绪非常低落,差点错过下车的站。

刚到商场,就感觉所有同事如临大敌,连平时嚣张的经理都忙上忙下一副紧张的样子。同事告诉我,商场管理层临时接到通知,大老板要到商场来视察工作。

我刚把工装换好,就看到经理一边整理领带,一边向商场门口跑去。不一会,商场的高管们众星捧月般地簇拥着一个年轻男子走进了商场,那男子身材修长,皮肤白皙,鼻梁高挺,剑眉下是一对惹人的桃花眼,非常好看。

他一边走一边听高管们的汇报。但一直面无表情,连头都不点一下。

我心里有些疑惑,这男的看起来怎么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然后忽然想起,他好像就是酒店里的那个男人!一样雕刻般的五官,一样冷漠的眉眼。不过在酒店时灯光昏暗,我又太紧张,也不是很确定就是他。

这时,他却忽然改变原来走的方向,径直向我走了过来!

我心跳加速,心想难道他也认出我来了?我紧张得低下了头,不敢看他。

但他在我身边稍作停留,并没有说话,就直接走了过去。然后指着我旁边的柜台对经理说,这里是卖高端手机的地方,这个柜台显得太低端,让经理换了。

直到他乘扶梯上了二楼,我的心跳才慢慢平静下来。我真是想多了,首先不一定是他,就算是他,他也不可能再记得我了。在他眼里,我不过是一个‘卖肉’的,根本不值得他记住。

此时身边的同事已经亢奋得不行了,“哇塞,这老板也太年轻太帅了吧?这就是传说中的霸道总裁吗?”

“他刚刚看了我一眼,他真的看了我一眼耶!”另一个同事手捧着脸,一脸花痴的幸福。

“算了吧你,你是谁啊,人家会看你?我可听说了,华总的女朋友是市长千金,过两天就要结婚了。”另一个同事说。

我听着她们夸那个人好看,脑海中竟然是酒店里那些乱七八糟的画面,我强行让自己不去乱想,才勉强投入了工作。

快中午的时候,经理来找我,让我去他办公室一下。我紧张极了,担心又是工作上出了什么问题。但经理说,是华总要见我。

我的心跳再次加速,他要见我?他找我干什么?

第3章 我不是小姐

经理将我带到了办公室,说我把他带来了,然后毕恭毕敬地立在旁边。

华总坐在椅子上,正在看文件,头也没抬,只是挥了挥手。

然后经理就往外走去,我一看经理走了,我也想走,但经理示意我留下,出去以后,他顺手把门关上了,办公室里只剩下我和他两人,我更加紧张了,头也埋得更低。

我不希望他认出我来,但我又好像希望他认出我来。我自己都说不清楚。

然后我听到有脚步声向我靠近,他立在我面前,我继续把头放低。

“抬起头来。”声音很磁性,但也很冰冷,听不出任何感情。

我只好慢慢将头抬起来。

“这么巧,又遇上了。”声音里多了几分不屑和戏谑。

他果真是把我认出来了,脸上火辣辣的,想找条地缝钻进去。但我强装镇定,“华总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们没有见过。”

倒不是我不肯认帐,只是既然是交易,那么交易都过去了,我不想再和他有太多的瓜葛。更不想旧事重提,让他以为我会想攀上他这棵高枝。

他这样的人,应该是习惯了所有女人都往他身上贴吧,所以他对我的回答很不满意,语气又冷了几分。

“我要问责人力部门,为什么酒店的小姐都混到华氏旗下公司的员工队伍里来了。”

我忍不住抬头反驳了一句,“我不是小姐!”

他嘴角微微扬起弧度,一脸鄙夷,“原来是业余的,难怪在床上都不会叫。”

我的脸又烧了起来。头不由自由地往下垂。我不想继续被他羞辱,往外走去。

后面传来他的嘲讽,“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

我装着没听见,逃出了办公室。

回到岗位上,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却一直是他轮廓分明的俊脸。我心里骂自己简直有病。那么讨厌的一个人,想着他干嘛。

终于捱到下班时间,打完卡后我就冲向附近的公交车站。正值高峰期,站台上全是人。公交车一到,还没停稳,那些人就冲了上去,我试了几次,竟然愣没挤上。

想着小峰还在医院等我,瞧这阵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挤上公交,心里越来越着急。

这时一辆保时捷驶了过来,车窗摇下,竟然又是他。

他没说话,只用眼神示意我上车。我犹豫了一下,还是上了他的车。

“去哪儿?”他淡淡地吐出三个字。

“华东医院。”我轻声说。

“顺路。”他又说了两个字。

然后就一路沉默。他不说话,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气氛非常的尴尬。

就这样闷到了华东医院门口,我弯腰对他说谢谢,他完全不理我,一加油门,车呼啸而去。

真是个奇怪的人,他不是顺路么,怎么又掉头走了?

我来到病房,却发现病床上躺的不是小峰,是另外一个病人。

这可把我吓坏了,大声叫着小峰的名字。在医院里疯了一样的跑着找。

结果没找到,我到医院的前台问,工作人员告诉我,吴小峰那个患者,下午已经出院了,监护人还退走了余下的十几万医院费。

我说怎么说可能,我就是监护人。但院方说,办理手续的人,是孩子的父亲。对方能提供是孩子父亲的证明,医院也只好办了。

我想了一下,只能是吴浩这个人渣干的!我打了他电话,结果他不接。

无奈之下,我只好又赶回那个我不想回去的家,吴浩和婆婆都在。但我找遍所有房间,却不见孩子的影子。

我问吴浩要孩子,吴浩直接一耳光甩在我脸上,“贱人,给我戴了绿帽子,还敢问我要孩子?小峰会认你这个贱人当妈?”

我又急又怒,也一巴掌甩了回去,“你才是贱人!你不要脸,把孩子办出院,退了孩子的医药费。你把孩子还给我!”

吴浩一把扯住我的头发,将我拖到电脑面前,指着电脑屏幕,“你也妈还不承认?视频都发网上了,你还不认?姚淇淇,你要不给我一百万的精神损失费,你这一辈子都别想再见到孩子!”

我脑袋轰的一声,网页上的照片,真的是我。照片是在酒店拍的,角度也抓得很准,可以看到我和他同时进入了房间。

怎么会这样?难道是酒店拍了,发到网上的?

第4章 四哥

吴浩扯住我头发,凑近电脑屏幕,“看清楚了吗?现在没话说了吧?你这个贱人,背着我找男人,还他妈在我面前装无辜,你怎么不去死?”

我的头皮生疼,感觉一整把的头发都要被吴浩给揪下来了。我使尽全力,一脚跺在吴浩的脚上,他疼得往后一缩,我这才从他的控制下摆脱出来。

“你有什么权利指责我?孩子生病了,你不管。又不让我抵押房子,我只能自己去想办法,我不能看着自己的孩子去死而不管!”

吴浩指着我,“你他妈偷人还有理了?你个不要脸的,老子今天不打死你。”

我见他又要过来打我,随手抄到一把桌上一把水果刀,“你别过来,不然我今天和你拼了!”

我真的不是吓他,我已经完全心灰意冷,他要是再敢过来,我肯定会和他拼命。

吴浩倒也没有过来,但婆婆进来了,然后母子两人联合,将我赶出了家门。任我怎么拍门,他们就是不开。

我失魂落魄地走在街上,家回不去了,孩子也被吴浩藏了起来,一时之间不知何去何从。

大屏幕上,滚动播出的是一则新婚广告。画面上英俊的新郎,正是酒店的那个男人,华辰风。

我盯着大屏幕发呆,心想要是他肯帮我,或许能从吴浩那里把孩子要回来。吴浩明知道我是个穷鬼,却张口就问我要一百万,肯定是认出了视频上的男人是华辰风,而且知道华辰风是个有钱人,所以他才会狮子大开口。

我正胡思乱想着,电话响了,是经理打来的。

经理对我说话异常的客气,让我都感觉很不习惯。他在电话里说,华总要找我,然后给了我一个号码,让我打过去。

这也太巧了,我心里寻思着找华辰风帮忙,他就主动找我了?简直让人难于置信。

我忐忑着打通了那个号码,等了一会,里面传来了那个磁性的嗓音,“我是华辰风。”

我的心竟然砰砰地跳了起来,有些结巴地说,我是姚淇淇。

又担心他不知道姚淇淇是谁,我又解释说,就是坐你车去华东医院的那个。

他轻轻地哦了一声,语调有些戏谑,“你应该说,就是在酒店和我颠龙倒凤,却一声没叫的姚淇淇,这样我印像更深刻。”

虽然隔着电话,但我的脸还是烧了起来。

“你……找我有事吗?”

“没事,我就是担心你又想卖了,找不到客户,可以联系我。”他继续戏谑。

这个人说话太伤人,我心里的火又开始冒起来,但我努力强压下去。

“我……有点事想请你帮忙……”

“可以。”我的话还没说完,他就接道。

我又愣住,他都没问我什么事,就说可以?

“我孩子被我老公从医院接走了,我老公问我要一百万……”

我的话再次被他强行打断,“不管你有什么问题,我都可以替你解决。明天中午,会有人来接你。”

我正想问他接我去哪里,要做什么,电话里传来嘟嘟声,他已经挂了。

我一头雾水,不知所措。他完全不解释他要让人接我去哪里,也不告诉我要干什么。

他说不管我有什么问题,都会替我解决。这话很虚,但我却又莫名地觉得可信。

这时公交车来了,我上了车。一路上都能看到他大婚的广告,这等派场,真是让人羡慕。不禁又让我想到自己失败的婚姻,心里一声叹息。

我回到商场的员工宿舍,问同事小妹借了一床毯子铺上,半睡半醒煎熬了一晚上,第二天疲倦地继续上班。

因为心里有事,一直魂不守舍,心里一直在想着,华辰风要接我去哪儿,要我干什么?他会不会真的帮我把孩子找回来?

终于等到下午两点,经理亲自跑到柜台上来对我说,外面有人找我。

商场门口,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子冲我点头微笑,弯腰拉开车门,说四哥让他来接我。

一听到‘四哥’这个称呼,我浑身一震,脑袋又是轰的一声。

当初婆婆说过,孩子的亲生父亲,就是一个叫‘四哥’的人。我问过吴浩四哥是谁,但他不肯说。

难道‘四哥’竟然是华辰风?这怎么可能?

第5章 我不愿意

“姚小姐,请。”那男子的话将神思恍惚的我拉回现实。

我弯腰进了车后座,经理跑了过来,“淇淇啊,你放心去,上班的事你不用担心,薪水是不会少你一分的。”

他这讨好的话让我更加不适应,他平时对我,可不是这态度。或许在他看来,我和华辰风走近了,他要是不讨好我,会对他不利。

开车的男子三十多岁,高大英俊,穿着很考究的西服。他一直从观后镜中打量我,“我叫蒋轩龙,是替四哥做事的兄弟。”

我忍不住问出心中的一直想问的话,“你好,请问四哥就是华辰风吗?”

他微微回过头看了我一眼,脸上的表情很惊讶,“你不知道?”

所以他的意思是,我早就应该知道?

见我一头雾水,他接着说,“华少在家中排名老四,海市政商各界,都会尊称一声四哥。少有直呼其名的。”

我轻轻噢了一声,脑海里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我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是华辰风的?之前我都不认识这个男人,又怎么可能会怀了他的孩子?

难道那个‘四哥’,不是这个‘四哥’?

这样想也对,海市长住人口都上千万,自然有很多人叫‘四哥’。吴浩他们说的‘四哥’,应该不是华辰风。

可我内心里却有一个声音说,如果真有那么一个‘四哥’的存在,我倒希望就是华辰风。

我为自己有这样的想法感到羞耻,我明明和人家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我这都在想些什么?

等我从胡思乱想中回过神,已经到了目的地。

眼前倚山而建的灰白色欧式建筑,我以前在网上见过图片。

因酷似美国总统办公的那幢楼,所以被网友称为‘海城白宫’。但这房子到底是谁的,网上却没有确切的答案。只知道是海城某个富豪的私宅。

白宫前足球场那么大的草坪,用鲜花扎成一道道拱门。场地中央,整齐地摆放着很多排白色的座椅,临时搭建的舞台背景是一个大屏幕,上面滚动播放的,是我已经看得很熟悉的新婚宣传大片。

我再笨也能看出,这里是华辰风的婚礼现场。原来他今天结婚。

可是他结婚,把我叫到这里来干什么?

蒋轩龙将我领到最后一排坐下,叮嘱我不要乱走。

呆坐了几分钟,我内心开始惶恐不安起来,有点想逃的感觉,但我还没有见到华辰风,我还需要他帮我解决孩子的事。

宾客陆续到达,全部都是盛装出席。

我穿着商场发的工装,头发油腻,皮肤黯淡,坐在一群名流中间,如芒在背,越来越坐立不安。

这么高端的场合,实在不适合现在的我。

终于坐不住了,我站起来,准备悄悄溜走。

但很快就有两个穿着西服的男子跟了上来,说四哥吩咐,要照看好我,请我回到座位上坐下,还让我不要让他们为难。

我听出来了,‘照看’的意思,就是让他们监视我,不让我离开现场。

我更加不安,这个华辰风到底要干什么?

就在我想着如何脱身的时候,掌声和欢呼声响起,一袭白色婚纱的新娘子,挽着一身礼服的华辰风,从白宫中慢慢走了出来。

礼乐响起,掌声不断,新娘一脸幸福,竟然主动频频向来宾挥手,慢慢走向那个舞台。

婚礼的司仪,是海市电视台最火的主播,而证婚人更了不得,是海市主管工商的常务副市长。

婚礼正常程序进行,各方致词,各种煽情后,到了最重要的环节,证婚人问新娘,“陈若新小姐,请问你是否愿意嫁给华辰风先生,成为他的合法妻子,无论贫穷还是富有,无论顺境还是逆境,无论疾病还是健康,你都与他不离不弃,患难与共?”

新娘脸上的笑容甜得让人嫉妒,“我愿意。”

证婚人转而问了新郎同样的问题,就在大家都认为新郎也会回答‘我愿意’的时候,新郎却意外地沉默。

全场鸦雀无声,所有的目光盯着新郎,然而新郎却还是沉默。而且他本来看着新娘的眼睛,慢慢调转了方向,向来宾席看了过来。

我的心又开始狂跳起来,因为他的眼光,正是向我这个方向看过来的。与此同时,他缓缓吞出几个字“我不愿意。”

全场哗然。

未完待续,后续内容更加精彩
为尊重作者版权,请前往微信继续阅读
微信未删减内容更加精彩

手机阅读更方便,打开微信扫下方二维码,即可接着上文继续免费阅读哦!

阅读100000+ 87370
精选留言
95278
偷吃鱼的猫

能用微信看小说真好,扫码后关注公众号就可随时随地免费看小说啦!!

16小时前
20460
不加糖的咖啡

太好看了,害我一天什么事都没干~

8小时前
8886
小婷婷℃

后续情节真是一波三折,所以不得不留下评论,安利给你们。

1小时前
实时热点
打开微信
扫一扫

手机阅读
更方便

微信扫一扫

回复男女主角名
手机阅读更方便

打开微信“扫一扫”
关注上班看小说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