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猎师
看会书吧 今天
引言

第一章 人骨行李箱

有人的地方就有黑暗,而黑暗,往往来自人心。

我叫白泽,曾最向往的事情就是能考上警校,高三那年,我如愿以偿,可让我怎么都没想到的是,当时我父亲因一些莫须有的罪名锒铛入狱,从此,也断送了我还未展开的警察生涯。

经此一役,也让我看清了很多人的嘴脸。

被警校劝退之后,我走过很多城市,认识了很多人,这些人大多都是道上的,但我要在这里声明的是,这些人大多都是人们观念中的坏人,但,也有例外。

下面我要讲述的故事,相信大家不会陌生,网友将其命名为恶魔扒皮案,而在我的记录本上,则将其称之为傀儡的梦魇。

08年2月,警方在嘉市的护城河内发现了一个粉红色行李箱,当警方将其打开一看,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了,一根根染着鲜血的枯骨就像是在对着世人说着她死前的痛苦。

但任谁都想不到,第一个发现者并不是当时报警的环卫工人,而是我。

事情还要从两天前开始说起。

那一天,我正和朋友在酒吧喝酒时收到了一个匿名短信,问我有没有想过最亲近的人死在我的面前。

当时我以为是一些无聊的骚扰短信,也没有过多理会,直到我第二天早上醒来再看手机的时候,却发现我手机上竟有十几通未接电话。

我昏昏沉沉的拿起手机,按下了重播键,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电话刚打就有人接了,下一刻,话筒中传来了一阵虚弱的求救声,声音很轻,但在话筒内显得异常清晰。

你的女朋友,还真的秀色可餐啊,让我忍不住,想要亲亲她的小蛋蛋呢。

这时,话筒中又传出了一阵沉闷的男声,听到这个声音,我一下就从床上弹了起来,紧接着,我对着话筒急切的问道:你想怎么样?

后者听了我的这句话后,顿时传出了一阵嚣张的笑声,说他不想怎么样,只是想让我体验一下,有这么一个漂亮的女朋友,然后又失去她是一种什么滋味,还问我各种和我女朋友相处时的变态话题。

紧接着,一阵诡异的笑声顿时就从话筒中传来,又是一阵污言秽语声从我耳边飘过,再然后,他的笑声戛然而止,说我女朋友的臀部是真的又翘又圆,她现在正张开双腿让自己进去,如果可以,还真想让我看看我女朋友在床上的样子是不是和我在一起时的一样。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早已怒火中烧,颤抖着双手,咬牙切齿的警告他,如果我女朋友少了一根汗毛,我要他全家都不得好死,他一句话没说,就只是发出一阵冷笑后,就挂了电话。

我怒火中烧的给周今打了一个电话,他是我在警校的同学,也是我从小到大的发小,我家出事之后,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我想以他的追踪技术,我很快就能知道,这个电话的信号源到底是在哪里了。

十分钟后,周今说他尝试进入了运行商后台,得知这一部电话在关机之前的定位是在距离我不远的一处居民小区内,但是具体的地址,他就不知道了。

收到这个消息之后,我立马叫了十几个兄弟,在那个小区里面挨家挨户的敲门,可因为我们过度骚扰,居民报警了,并勒令我们马上退出小区。

凌晨三点半,我一直坐在距离那个小区不远的护城河旁打电话,在得知那个男人一直没有开机的时候,我的情绪一下就进入了焦灼状态。

我拿起一块石头就朝着面前的护城河咋了过去,可就在这时,我抬头发现了一个类似箱子的东西漂浮在了河面之上。

我拿着手电筒朝那个东西照了一下,我没看错,那的确是一个行李箱,一个粉红色的行李箱,箱子上面还贴着一张红色的剪纸。

看到这张剪纸的时候,我心中咯噔了一下,立马纵身跳入河中,将其捞了上来。

当我将这个行李箱打捞上来,低头一看的时候,我愣住了,这箱子上贴着的,是一个喜字剪纸,我记得,这张剪纸,是我和张若白去广西旅行的时候,让当地的一位老太太帮我们剪的,寓意好事将近,她特别喜欢这张剪纸,也因我们经常出去旅行,所以就将这张剪纸贴在了自己的行李箱上。

想到这里,我连忙将这行李箱打开,可当我打开行李箱的时候,一阵浓郁的血腥味顿时就扑面而来,紧接着,一根又一根血红色的骸骨,顿时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骸骨被排成了人形,她的双手,双腿都卷缩在了这狭小的行李箱中。

当时,我整个人都崩溃了,一边不知所措的看着这血色行李箱,一边大喊着张若白的名字。

是的,当时,我以为,这个躺在行李箱中的,就是我的女朋友,张若白,所以我近乎于疯狂的抱着这个箱子,在这护城河内撕心裂肺的吼叫着。

河面平静如常,当我情绪慢慢缓过来的时候,我才发现这箱子里面的骸骨有些不对劲的地方,我在三个小时之前,还曾听到张若白的叫喊声,在这三个小时内,要将一个活人的肉全部剔下来,还要将这些骸骨装在这箱子里面,有一块一块拼凑好,就算凶手是一个法医,这也是完全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我低头看了一眼箱内的骸骨,而后一把将其松开,这不是张若白,凶手只是利用了张若白的箱子装了另外一具女人的尸体而已,而且,按照张若白一米七的大高个,就算是骨头,要想把她拼凑成人形装在这个箱子里面,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冷汗已经侵湿了我大半个背,如果我现在打电话报警,警察一定会对我严加查问,我不是一个喜欢麻烦的人,所以,在擦拭了这箱子外的指纹之后,我将箱子关上,并重新丢入了面前的护城河内。

那天晚上,我几乎一夜没睡,闭上眼睛,那些满是红色骸骨的场景就跟幻灯片一样,一张又一张的浮现在了我的眼前。

直到早上八点半,我正准备穿上衣服去张若白家看看的时候,一打开门,就看到两名警察正准备抬手敲门。

我愣了愣,问他们是干什么的,他们抬头就说我跟某件杀人弃尸案有关,让我跟他们回去协助调查。

那一刻,我心里已经有点数了,我想,他们的来意,很可能是跟昨晚张若白那个行李箱有关。

到了刑侦大队,一个三十四五岁的刑警直接就带着我进入了审讯室,审讯室内,还有一名做笔录的女警正坐在审讯桌上。

一坐下来,那名刑警就问我,认不认识一个叫做张若白的人。

我点了点头,说她是我的女朋友。

紧接着,他从笔记本内拿出一张照片,递给了我,问我有没有见过这个箱子。

我看着照片上那只粉红色箱子,点了点头,说这是张若白的行李箱。

后者满意的点了点头,又拔出一张照片,而这时,箱内的骸骨,我更是一览无余。

等看完了这张照片,他又顺手抽出了另外两三张照片,让一旁的女警递给了我,我接过照片看了一眼,可也就是这么一眼,我整个心脏都快炸了。

照片上,一个血色骷髅正被人摆放在一处冰箱的冷冻柜内,说是骷髅,其实仔细看,这骷髅脑袋上的皮囊还在,只不过是被人咬的面目全非了而已。

这还不是最恐怖的,让我久久不能自己的是,这第三张照片,是案发现场的全景,而这全景,正是张若白的家。

我的心猛地一跳,是……若白吗?她……她死了?

我脑袋轰的一声,整个脑袋都开始空白了起来,怎么……怎么会,若白怎么可能会死……

那名刑警告诉我,今天早上,他们接到报警,说是在护城河旁找到了一个箱子,在这箱子内,有一具尸体,这箱子是限量款,整个嘉市就没几个,所以很自然的,他们就找到了张若白,可赶到张若白家的时候,他们却发现他们也预想不到的场景。

我一股脑的拍着面前的审讯板,直接连人带椅的站了起来,大呼不可能,我昨天晚上还去过她家,虽然她人不在,但是她家依旧整洁,除了……

除了什么?

那名刑警双眼一眯,轻声说道。

是啊,昨天因为那个电话,我第一时间就来到了她家,在进入她家的第一时间,我就闻到了肉的香味,香味是从厨房传来的,我当时也没有想太多,找了一圈没有张若白后,就离开了她家……

难道,难道那个时候,她就……

在权衡利弊之下,没等他继续审讯,我直接就将昨天我接到了那个变态电话的事情全部都告诉了这名刑警,等我说完之后,他这才点头告诉我,他们在张若白的冰箱内,不光发现了那颗血色骷髅,还在保鲜层内发现了许多脂肪以及人体的五脏六腑。

但那并不是案发现场,那里,充其量不过就是一个抛尸现场而已,死者身份不明,但按骨头长短来看,这具女尸,身高应该在一米七左右。

听到这个一米七,我整个人都快炸了,立马直起身子,双眼冒着怒气的对着那名刑警说道,不可能,不可能是若白……

虽然,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是丝毫没有底气的。

第二章 烹杀

我并没有将我当天晚上是第一个发现张若白箱子的人告诉这名刑警,因为我知道,即便我不说这件事情,我和张若白的关系最近,他们自然而然,也会怀疑是我杀死了张若白,毕竟我当天晚上,也的确去过她家。

这种事情我不会隐瞒,也没有必要隐瞒,只要去查一下张若白家楼下的监控摄像头,就自然能看到我的身影。

这时,那名刑警眯着眼,一脸狐疑的问我要了我的电话,并交给一旁的女警查看了一下我的电话记录,他们确实在我的通话记录里面发现了很多拨打以及接听的电话,我还记得,那个电话是181开头的。

但这也不能成为我不是杀死张若白的证据,那名女警说我也可能是拿着这一部181的电话自导自演,我顿时被说的哑口无言,是的,这也正是我当初,为什么不找我父亲曾经的战友帮我去疏通关系让我继续在警队读书的理由。

因为我经历过,就在我父亲入狱之后,那些警察更是无的放矢的想要将我和我父亲的案子归并为一类,并且,听他们那种质问的口气,就像是我真的和我父亲一同犯了罪一样。

“白泽,你说接到了一通电话,电话内的那个人语言轻浮,每一句话里面都在告诉着你张若白已经被他绑架了,而你在挂了电话以后第一时间就赶到了张若白家,我记得,你应该是读过几个月警校的吧?思维这么不灵敏?闻到了肉香,你怎么可能不去厨房看看?”

对于这名刑警的质问,我百口莫辩,我去张若白家的时候,满心都是要找到她,就只是进门的时候在客厅看了一眼,就直接去她卧室还有书房了,我又怎么可能还有心情去查看厨房?

紧接着,我抬头看着那名女警以及这位正在审讯我的刑警,说如果当时我就发现了我女朋友的尸体,他们是不是又要说,我是第一个发现尸体的人,我也有嫌疑?

这不是感觉,这是事实,他们在怀疑我,甚至,这位女警的眼神就已经把我当成了犯罪嫌疑人。

在长达两个多小时的审讯中,我将我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了警方,除了周今帮我调取IP以及我是第一个发现那个行李箱的人之外,我简直就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可是,这两个人看着我的目光,一直都透露出了一种你真的不是凶手的疑惑。

直到最终,警方因为没有任何证据直指我是杀死我女朋友的凶手,就让我签了个字,将我放了。

而就在我起身要走的时候,那名刑警却突然开口,说法医初检报告上写的这个被冰在冰箱里面的女人,死了已经差不多一个礼拜了。

我看着这名刑警,讶异之情溢于言表,一个礼拜?怎么可能会有一个礼拜,我三天前还和她去看过电影,也就是说,这具躺在张若白冰箱里面的女尸,并不是她?

听到这个小心,我心中又是惊喜又是担心,惊喜的是她很可能还活着,担心的是,我怕她变成下一个受害者。

他告诉我,并不是因为他们没有证据而把我放了,正是因为有证据,我并不是杀死这女人的凶手,他们这才放的手。

我一开始还没听懂他在说什么,只是回过头仔细一想,一个礼拜之前,我正在西藏参加我朋友的葬礼,三天之前才回来的,所以我有足够的不在场证明,所以,他们就把我放了。

临走的时候,那名刑警说他叫林妄,让我有什么事第一时间和他联系,并且手机二十四小时开机,他有什么事,也会联系我。

回到家之后,我简单的冲了个澡,因为我家的浴室是透明的,磨砂材质,所以外面开着灯,如果有人,从里面是可以看得到外面的。

而就在我洗澡洗到一半,满脑子都在想着张若白到底在哪里的时候,一个诡异的人影,瞬间就从我床上坐了起来,而后就跟电视里面那些鬼影一样,一下就撺到了我的浴室门口。

我眉目一皱,直接拿起一旁的浴袍就推了推我浴室的门,可我这才发现,我浴室的大门,已经被人从外面锁上了。

白泽,你女朋友真的好强,一个晚上都没让我停过,想不想看看你女朋友在床上那YD的身影?你一定会忍不住也上来尝尝她的味道的。

一阵猥琐又低沉的声音从浴室门外传来,这句话,说的我瞬间怒火喷张。

我双手猛地拍在了那一块人影之上,大声的问他他到底是谁,想干什么。

我不想干什么,我只是可怜你,明明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还不珍惜,还和她吵架,如果是我,真的是恨不得天天放在床上供着,不过,别说我不给你这个机会,要找到你女朋友很简单,按照我说的去做。

那阵猥琐的声音再次从我房间内传来。

“你要我干嘛?”我看着浴室外的那个人影,低声说道。

终于,该来的还是要来,他不是冲着张若白,而是冲着我,他要我帮他做事,以张若白为诱饵。

紧接着,又是一阵怪笑,他轻轻地敲了敲我浴室的玻璃,说很简单,只要我把我床底行李箱里面的拼图拼好之后,我的女朋友就会平安回来。

我愣了愣,我的床底?我床底哪儿有什么行李箱?

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出去旅游从来都不带行李箱,因为我的衣物很少,所以只用带一个包和一张信用卡就行了。

可就在我刚想抬头问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原先从浴室门口倒影出来的人影居然就这么不见了。

我使劲的揣着浴室大门,可是这玻璃太过于牢固,无奈之下,我只能将衣架抬起,直接就砸破了我浴室的那一扇玻璃门。

离开浴室之后,我忙不迭的来到了我的床前蹲下看了一眼,果不其然,我床下的确有一个箱子,而且这个箱子……居然还是张若白的那一个粉红色的行李箱。

看到这个箱子,我心中咯噔一下,顿时没了方寸。

如果不出意外,这个箱子现在应该出现在警方的手上,而不是出现在这里,他把这个箱子从警方手上带回来,难道……

“咚咚咚”

就在这时,我的房门被缓缓地敲响,我惊愕的看着身后的房门,小声问着来着是谁。

当后者说出林妄两个字的时候,我顿时就知道那个男人的来意了,他……这是要栽赃陷害啊。

第三章拼图

我打开了门,看见林妄正带着一名刑警站在我家门口,在我询问之下,他才告诉我,警局从我提供那个变态的手机号那一刻开始,就对于这个手机进行了实时追踪。

而就在半个小时前,这个手机号的主人曾开过机,但仅仅过了五分钟,他却又将手机关了,在警察的查询记录之上,他最近一次开机IP,就是在我家。

说这句话的时候,林妄一直都在我房间里面东张西望,而另外一名刑警,则在林妄眼神的示意下,打开了我的衣柜。

那一刻,我觉得我的心脏快要炸裂了,但我表面,却怎么都不能让林妄看出来,他本身就已经怀疑我了,再让他发现那个箱子,我是真的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我站在林妄的身后,屏息看着那名刑警缓缓地蹲下身子查看我的床底,钟,两秒钟,三秒钟过去了,我头顶的冷汗顿时侵湿了我整件T恤。

直到那名刑警站起,对着林妄摇了摇头,我这才松了一口气。

我说,你们到底在找什么?没有搜查证,你们这算私闯民宅,我可以告你们的。

对于林妄以及他同事的这个行为,我想没有一个正常人能够理解,我没有犯法,他们一进来就搜我的房子,说实话,我要是心胸狭窄一些,明天早上起来去刑侦大队投诉他们,我想这个投诉,也够他们喝一壶的了。

突然,林妄缓缓地转过了身子,诡异的看着我,问我知不知道,就在两个小时之前,法医院的监控系统全面瘫痪,而负责验张若白尸体的那名法医也不翼而飞了,跟着那名法医不见的,还有那个在护城河内,捞起的箱子。

林警官,我提醒你,在你们没有确凿证据证明那名死者就是我女朋友的情况下,请不要妄加揣测死者的身份,还有,法医不见了,跟我有半毛钱关系?

对于我的问题,林妄没有回答,只是又在我家看了一圈,没有什么发现,也就带着那名刑警回去了,临走之前,他有诡异的看了我一眼,说一旦有什么新的情况,让我第一时间打他电话。

我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直接就将我家大门给关了上去。

林妄他们走后,我并没有马上找寻那个箱子,而是单坐在了我的床上,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一切。

我洗澡是在二十分钟之前,而林妄却说,那个手机打开的时间段,却在半个小时之前,也就是说……那个变态,早在我回到家的时候,就已经藏匿在我家的某个角落了。

想到这里,我背后一阵发凉,不过,有一点我可以肯定,这个人,现在一定不在我家。

五分钟后,我站在楼上,看着林妄他们坐上了警车离开,我这才踏上床铺,将我的天花板打开。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滴红色的液体,顿时掉落在了我的鼻梁处。

我微微一愣,也没管那么多,一把就将这粉红色的行李箱从天花板处给提了下来。

箱子很重,估摸着怎么得也得有七八十斤的样子。

等我将箱子完全打开,眼前的一幕,顿时让我瞠目结舌。

一名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人,此时正卷缩在这么一个小小的箱子中,他的双手抱膝,头被人不规则的掰到了自己的股沟处,而那两条腿,则像是被人打断了一样,两条腿都往关节外侧弯曲。

最令人窒息的是,当我将这个男人的脸从他股沟中拔出来的时候,却发现他此时早已面目全非,整张脸上就没有一处好的地方,鼻子,眼睛,耳朵,甚至于他脸颊上的肉,都已经完全变成了血肉,我用纸巾沾了沾水,将其伤口擦拭了一下,却意外的发现,他的这些伤口竟全部都有牙齿咬过的痕迹。

“哐当”一声,我瘫坐在了地上。

也就是说,这个人的死亡方式,和在张若白家发现的那一具女尸一样,都是……被人活生生的,给咬死的。

这时,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一则短信,短信的内容及其变态,大约是一些问我想不想和他一起吃了我女朋友的话,我看了一眼短信号码,是一个以137开头的本市号。

下一刻,我拿起手机按照这个号码打了过去,可响了两下,这电话却一直显示正在通话中。

“你到底是谁,要做什么?把我女朋友放了,我什么都答应你。”我坐在那具尸体的正前方,此时,那颗被我拔出来的脑袋,也随即掉落,这一掉落,着实吓了我一跳。

“看来,你还是太年轻啊,死人有什么好怕的,死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人不是么?别害怕,你的肉还太嫩,等到我真正想要吃了你的时候,我一定会让你和你女朋友再见上一面的,记住,按照我的话去做,不然,我可不能保证,下一次你见到的,是一个活人,还是死人了。”

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我心马上就咯噔了一下。

我和若白从小就认识,在我父亲出事之后,她更是毅然决然的跟着我离开了警队,对于我来说,张若白现在就是我的全部,她……一定不能出事。

“好,我拼……我拼……”我连忙拿起手机,将这段话发送。

紧接着,我将这个男人搬离了箱子,在这箱子的夹层内,我发现了一堆拼图,拼图很散,单从一两片上来看,我根本就不能看出这到底是什么拼图。

这时,我也顾不得这具尸体了,我一把将箱子倒了过来,拿起拼图就开始在我家大理石地板上拼了起来。

半个小时,我已经拼了一半,而当我看到这一半的画面之后,我已经克制不了了,因为这一幅拼图,是我和我爸还有我妈的全家福。

但为了若白,我还是尝试将这幅画继续拼完。

又过了一个小时,当将这最后一块拼图摆放在它原有的位置时,我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拿起手机就将这拼图的照片发了过去。

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复,我坐在原地等待着,等待着他告诉我,他已经把张若白给放了。

“咚咚咚”

就在我坐在自家地板上安静的等待着那个变态的消息时,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我眉目微皱,天真的想着是不是那个变态把若白给放回来了。

可等我打开门一看,我脸上的笑容,也顿时凝结了起来。

第四章 最完美的捕手

是林妄……

这时的他,正一脸凝重的看着我,不时间,他的目光还瞟向了那一具被我暂时安放在我家地板上的尸体。

半个小时后,我又被林妄请回了刑侦大队,喝了一杯并不太浓郁的咖啡。

我知道,就算我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林妄,按这家伙的脾性,怎么也不会相信是那个变态有意让我变成替罪羊的,但我还是将从我回到家之后再到林妄第二次来到我家的事情发生的经过全部告诉了林妄。

毕竟怎么想是他的事情,我还是一个良好市民,再加上,我是真的很想知道张若白现在到底在哪里。

没有警方的协助,我想我根本就找不到张若白。

然而,就在我将事情发生的经对林妄说完了之后,林妄若有所思的看了我一眼,缓缓地说道:我记得你写过小说,而且还是刑事案件的小说,我拜读过你的作品,文笔不错,丝丝入扣,细节把握的也非常恰到好处,在看这本书的时候,我一直在想,作者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抿了抿嘴,随后笑道:“本人就在你面前,你觉得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林妄双眼一眯,继而站了起来,意味深长的对着我说道:你每一本书的主角,都是警校毕业,而你,却因你的父亲而被警校劝退,所以,你是一个在现实生活中得不到,而从小说里取悦自己的男人,你的小说作案手法高明,反侦查能力很强,我想,如果放到现实生活中的话,你应该是一个就连我们警方都难以捕捉的男人,就像你父亲,犯罪心理学家方季洵在你的心理评估报表上写的那样,你不是一个完美的凶手,就是一个完美的捕手。

在听到我父亲名字的时候,我脸上的笑容顿时凝结。

这家伙在调查我?

而且不光是我,恐怕这家伙,连我家里的所有人员,都调查了个底朝天了。

“然后呢?”我平复情绪,凝重的看着林妄的那张脸,缓缓地问道。

林妄缓缓地走到了我的面前,低下了身子,和我面对着面的说道:所以,我不相信这么聪明的你,会用这么粗糙的技巧来杀人甚至还惹祸上身,而且,我调过你家的监控视频,虽然没有调到那个变态的真实面目,但的确,在那个手机打开之前的三十分钟,我们在监控内,曾看到一辆牌照为浙F955XX的别克车驶入你们这个小区,而这辆车,我见过,就在我来到你家楼下的时候,正巧和我擦身而过。

我微微一愣,也就是说,那个变态在来之前,已经准确的掐准了时机,那个时候,哪怕他晚了一分钟,都很有可能在电梯里面见到林妄和他的同事。

其实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心里是松了一口气,但在松了这口气的同事,心头,却又被死死地捏紧。

这个变态和我以往在书里看到的那些变态凶手不一样,他及其冷静,在变态之余,他甚至能掐准时机,把警方和我,耍的团团转。

像这样一个变态杀人凶手,警方想要找到他,恐怕还得再废一番周折啊。

林妄告诉我,只可惜他查了牌照,却发现这辆车是一辆套牌车,在我被逮捕之后,警方也在我家周围,发现了这一辆车,车内已经完全被人做过了处理,所以警方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能够论证凶手身份的。

也就是说,这个案子到现在为止,警方还是处于止步不前的状况。

我抬头看着林妄,说既然他知道我是被冤枉的,为什么还执意要带着我来到刑侦大队。

后者笑了笑,拍着我的肩膀说道:带你来到刑侦大队的不是我,而是你自己,凶手既然想将矛头都指向你,就算我不带你来,他也会想方设法的把你送进来,所以……

“你想将计就计?”我看着林妄,轻声说道。

“咚咚咚”

这时,审讯室内的大门被一名女警缓缓地推开,她将一份A4纸大小的资料递给了林妄,继而又看了我一眼,并在林妄的耳边轻声说着什么,可话刚说到一半,一句怎么可能,顿时就从林妄的嘴间说了出来。

等那名女警离开了之后,林妄这才眉头紧蹙的和我说,本案的第二被害人,也就是在张若白家中那一具尸体的验尸报告出来了,现已证实,死者的身份是嘉化厂的一名员工李翠霞。

李翠霞,女,25岁,嘉市本地人,初中毕业之后就一直在嘉化厂工作,但在一年之前她就已经失踪了。

报案的是李翠霞的丈夫以及其父母,说是李翠霞失踪的当晚,刚和丈夫因去不去广东打工而吵架,还吵的很凶,甚至连警方都来调停。

第二天一早,其丈夫刘志勇一觉睡醒后,才发现李翠霞不见了,床头还留有一封信,信内的内容很简单,去广东打工,勿念。

在接下来的整整一年的时间里,李翠霞都毫无音讯,最后其丈夫终于绷不住了,亲自去往广东查探有关于李翠霞的消息,可得到的结果是,在广东的暂住人口中,根本就没有自己的妻子。

他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就直接在当地报了警,警方对于李翠霞失踪当晚已经往后几天的实名登记展开了调查,可还是没有任何发现。

听到这里,我缓缓地抬起了头,说在以往的失踪案件之中,失踪三天,能够找回来的几率是百分之六十,失踪一个礼拜,几率直接降到了百分之二十,像李翠霞这种失踪了一年的,大概……

林妄看了我一眼,点头说道:“是的,在李翠霞出走的当年,我们市进行全员实名制,不管坐车还是飞机,都需要实名制登记,除非……”

“除非,她当天晚上坐的是黑车或……”

“或,当天晚上,她就被人挟持了……”

我和林妄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其实,我并不在意李翠霞到底是谁,我在意的是,李翠霞和张若白到底有什么关系,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若白家的冰箱内,而那个变态,又为什么,偏偏要抓若白。

第五章 骷髅的脚印

林妄告诉我,根据法医初检报告来看,这个李翠霞的死亡时间应该是在九月十二日得下午三点,也就是一个礼拜之前,但在说到李翠霞的死亡方式时,林妄却有些欲言又止。

我看了林妄一眼,说道:“是被人活生生的咬死的吧?”

林妄眉目微皱,当即诧异的问我是怎么知道的。

我笑了笑,说在他给我看的照片里,死者的头颅并不是完全呈骨骼状的,在这头颅的东面我还能清晰的看见一些皮肉,其伤痕凹凸不平,虽说这脑袋上都是血,但血液最终的凝固点会变成微黑色,即使在冰箱里面冰冻过,也不会改变。

再加上那个变态给我带来的这一具尸体,经过简单的处理,其实用肉眼,也不难发现,在那一具尸体上,也有被人啃过的痕迹。

然而,除了这些痕迹,最致命的,我想也就是那些残肢了吧,但我观察过,这些残肢的伤口,大多都是一些比较平整的,如果是死亡之前被人砍下,那么这些伤口应该会往外翻,而不是这么平整。

再加上张若白那个箱子里面的尸体,血液并不是很多,想来,这应该是人死后形成伤口血液停滞状态,所以箱内的血液,也没有太多的流出。

那么,在排除了是因切割伤口而流血过多或疼死的情况之下,也就只有唯一一个解释了。

在听我说完这些话之后,林妄的眼神中不免有些诧异,他惊讶的问我到底是什么人,而我,则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讥讽的说道:“林大警官,您不是都查了我的底了么?我是什么人,我想出了我爹妈外,你可能是最清楚的不是?”

林妄被我这么一说,顿时就皱起了眉目。

我对这个案件没有任何兴趣,再加上找张若白的事情也迫在眉睫,我很清楚,靠着警方的力量,我是根本不可能找到张若白的,所以,我要求他将我放了。

可就在这时,一通电话,打破了这整个审讯室内的宁静。

林妄接起电话后的三秒内,那张脸上,顿时就浮起了一阵不可思议的表情。

“怎么可能?有没有重复验证?”林妄那一双眼睛瞪得老大,就好像他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消息一样。

只等林妄挂了电话,他脸上的那阵震惊的情绪,也没有任何消散的兆头。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会死而复生吗?”林妄在挂了电话之后,一脸震惊的对着我说道。

我看着林妄,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端详着他脸上的表情,我敢确定,一个不可思议的消息此时正缓慢的充斥着林妄的脑中,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应该就是那些尸体。

十分钟后,林妄带着我来到了位于嘉市东城区司法局内的法医部中。

这一进门,我就闻到了一股子我十分讨厌的福尔马林味。

此时,办公室内正坐着一个看上去年纪和我差不多的女人,见林妄推开了门,她也只是微微的抬起了头,一个简单的你来了,就能表现出她和林妄之间,应该是相交了几年的老友,亦或者是,情侣。

等这个女人书写好自己面前的文件后,这才缓缓地起身,说警方送来的那三具尸体她已经全部处理好了。

这第一具在护城河上发现的尸体为一位三十岁上下的年轻女性,经过检测,这骨上的血液和其骨能够完全融合,也就是说,这具尸体,的确是被人杀了之后,马上放入那个行李箱的,但按血液被侵的程度来看,行李箱被丢入的时间,大概是昨天晚上的十一点左右。

听到这个消息,我的脑袋顿时响起了一阵嗡鸣声,十一点,这不正是我发现这个行李箱的时候么?

也就是说,这个行李箱,是和我来到护城河的同一时间,被人抛下的?那当时,我和那个变态的距离……

我死死地咬着自己的嘴唇,说实话,如果现在旁边没有人,我是真的很想打自己几个巴掌,明明我曾经距离这个变态那么近,我居然……还没有发现。

而这第二具尸体,也是一名二十五岁上下的年轻女性,但和前面一具不同,她在被害时,腹中已经有了三个月的孩子,其死亡原因,应该是被人活生生的将天灵盖打穿而死。

而在这天灵盖的周边,她还发现了一片类似于吸管的塑料片,她说,如果这真的是吸管之类的东西,那么凶手就很有可能,拿着习惯,来吸取人体的脑髓。

她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和林妄两人都不禁咽了咽口水,这是有多么变态,才能吸取人的脑髓?

紧接着,她又再次开口,说老郑很有可能是心脏病发,导致心脏骤停而死亡的,她在老郑的胸口,还发现了一个脚印,而这个脚印,也就是老郑心脏病发的主要因素。

她口中的这个老郑,我想应该就是在我家发现的那一具尸体,林妄之前说过,接手那第二具尸体的法医,在昨晚离奇失踪,而在我家出现的这一具尸体,却穿着白大褂,所以,昨天晚上我就在想,这个人,会不会就是林妄口中所说的这个法医。

这时,女法医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我在老郑的脸上,发现了第二具女尸的唾沫。”

此言一出,我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在第三具尸体上,发现了第二具尸体的唾沫?这代表着什么?

“你的意思是……”

林妄欲言又止的在那名女法医面前说道。

后者点了点头,说在老郑脸上的每一块疤痕处,她都检测到了第二具尸体的DNA,也就是说,把老郑咬成这样的,就是这第二具女尸。

我想,一个拥有正常意识的人,都不会觉得真的是死人将老郑咬成这样的,但如果不这么解释,那么老郑伤口上的唾液,又该如何解释?

紧接着,她带着我们来到了老郑尸体旁,缓慢的揭开裹尸布,因为此时解剖室内的灯光比较明亮,再加上这女法医用紫外线灯光照射的原因,我们一眼就能看到老郑胸口的那个脚印。

当我看到这个脚印的时候,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在老郑那一张永远都不会再起伏的胸口之上,竟然,出现了五根不同长短的细状骨骼印,连接着这些骨骼印的,正是中间那两根看似比较饱满的骨骼。

“不要奇怪自己看到的东西,没错,就是没有了肉的右脚。”她看着老郑,缓缓地对着我们说道。

而当她说完这些话的时候,我和林妄,却一脸不敢置信的面面相觑了起来。

未完待续,后续内容更加精彩
为尊重作者版权,请前往微信继续阅读
微信未删减内容更加精彩

手机阅读更方便,打开微信扫下方二维码,即可接着上文继续免费阅读哦!

阅读100000+ 87370
精选留言
95278
偷吃鱼的猫

能用微信看小说真好,扫码后关注公众号就可随时随地免费看小说啦!!

16小时前
20460
不加糖的咖啡

太好看了,害我一天什么事都没干~

8小时前
8886
小婷婷℃

后续情节真是一波三折,所以不得不留下评论,安利给你们。

1小时前
实时热点
打开微信
扫一扫

手机阅读
更方便

微信扫一扫

回复男女主角名
手机阅读更方便

打开微信“扫一扫”
关注上班看小说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