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乱
看会书吧 今天
引言

王乐从没想过会有这样的事降落在自己身上。老婆的好闺蜜结婚多年却没有孩子,想找他帮忙借种,这样荒谬的事情还是老婆自己提出来的……1

第一章 老婆的请求

从来没有想过借种这么荒诞无稽的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而对方还是老婆的闺蜜。

那天下班回家,吃过饭,老婆就一脸严肃的跟我说老公,咱们帮帮梦洁吧。

梦洁全名何梦洁,是老婆的闺蜜,在市一中教舞蹈。

身材火爆,脸蛋俏丽。

我见过几次,不过并没有深交。

老婆突然这么一问,我还以为她是借钱呢,就说你看着办吧,拿出一万两万没问题,再多的话,咱们家也承担不起啊。

毕竟我只是一个汽车销售员,而老婆是市民生医院的护士,我们两个还供着放贷,生活本就拮据。

“你胡说什么呢,梦洁不缺钱。”

老婆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这就让我纳闷了,疑惑的看着她,不缺钱的话,那让我帮什么忙啊。

在我盯着老婆看的时候,她的俏脸一红,靠近我,娇羞的说:“梦洁想要个孩子……”

“等等,她想要孩子,应该找她老公啊,找我们干嘛?”

“哎呀,你怎么那么笨呢,这不是她老公不行嘛,结婚三年多了,愣是没有一次中标,所以才想着我们啊。你那么勇猛,哪怕是做了防御措施,你还让我怀了两次,咱们帮她的话,肯定能够让她怀上。”

“她要借我的种?”

我大吃一惊,急忙说不行,坚决不行。

开什么玩笑,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更何况那是老婆的闺蜜,我更加不能染指了。

再说,老婆也就这么随口一说,我要是当真的话,万一她是在试探我,岂不是掉坑里去了,那就糟糕了。

“老公,你怎么那么没有爱心呢?梦洁可是我最好的闺蜜啊,她有事我们不帮她谁帮啊?”

老婆瞪着我,说话的声音都大了起来。

看她那样子,并不像是试探我,而像真的。

而且我也知道何梦洁到现在都没有孩子,公公婆婆催的紧,还真有可能向我借种。

再想到何梦洁那曼妙的身姿,如果穿上古装,在舞台上一边舞动,一边轻解罗裳的话,只是想想,我内心就一阵燥热,有种想要把她压在身下的冲动。

可我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般。

“王乐,你就说帮还是不帮?”

老婆一瞪眼,连我的名字也叫了出来,显然是生气了。

“你这让我怎么帮啊?找我借种,岂不是要跟她滚床单?那不是让我出轨吗?我那么爱你,怎么可能会出轨呢!”

理智战胜了内心的欲望,让我坚定的回答。

见我说的坚定,老婆便软了下来,又向我靠近了一些,几乎是把我整个身子都贴在我的身上,抱着我的胳膊,把她胸前的饱满压在我的胳膊上,摇晃着撒娇道:“老公,我知道你人最好了,不想帮忙是因为爱我。可梦洁要是再怀不上孩子的话,就要被逼着离婚了,她是我在F市最好的闺蜜,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听到这话,我才确信老婆说的是真的,并不是在考验我,心中早已经乐开了花。

毕竟何梦洁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跟她滚床单的场景不时的浮现在眼前,不过碍于她是老婆的闺蜜,我并没有敢下手,没想到幻想还有成真的一天。

可我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故作沉思。

老婆见状,猛然起身,整个人都趴在我的身上,凑在我的耳边,柔声的说:“你要是帮她的话,以后我就任你摆布,哪怕是,哪怕是……”

说着的时候,老婆的脸直接红到了脖颈,娇羞的样子如同盛开的红玫瑰,娇艳欲滴。

我都忍不住要捧起她的脸,在她诱人的红唇上亲吻一番了。

当然,我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紧盯着老婆,期待她增加的筹码。

果真,老婆在低头的时候,细若蚊声的说:“哪怕是让我穿着护士装伺候你也行。”

护士装?

听到这几个字眼,我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老婆虽然是护士,可她在跟我做那个的时候重来不穿护士装。

如果我极力要求的话,她就骂我变态。

现在为了何梦洁的事情,她竟然能够主动提出这种方案,这让我内心有种酸酸的感觉。

可转念一想,我怎么能够吃一个女人的醋呢。

再说,老婆是要把那个女人介绍给我,让我在她身上耕耘,我应该欢喜才对。

见我迟迟不开口,老婆又继续说:“老公,咱们结婚那么多年,我可从来没有求过你什么吧,这件事情就当我求你了,帮帮她好不好?”

老婆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我如果再继续装的话,那就有点过了,所以就勉为其难的点点头,但紧接着我就明言道:“老婆,我这可是帮她忙,你可不能胡思乱想,更不能怪我。”

心中却在想着何梦洁那瓷白的脸蛋,那婀娜多姿的身段,他吗的,我真恨不得现在就把她给摁倒在床上帮她怀孩子。

其实想想自己还挺贱的,放着眼前这么如花似玉的老婆不好好的去疼爱,偏偏幻想着她的闺蜜。

“放心吧,这是我准许的事情,怎么会胡思乱想呢,而且不但不会怪你,还会给你额外的奖励哦。”老婆笑着说。

她原本长的就漂亮,脸上还化着淡妆,看着白里透红,特别诱人。尤其是她那性感的红唇,薄而红润,泛着光泽,我直接没有忍住,向上吻了过去。

老婆回应了一下,我就得寸进尺的想要扒她的衣服,却被老婆阻止说:“老公,先别着急嘛,等咱们收拾完,我好好的伺候你。”

忙完后老婆见我仍旧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便问我怎么不洗澡,我笑而不语。

老婆应该是猜到了我的心思,脸蛋一红,在我额头上点了一下,娇嗔的说:“你呀,满脑子都是坏水,既然想要,还不赶快去拿睡衣。”

我屁颠屁颠的去把睡衣拿出来,老婆已经放好了洗澡水。我就抱着她,解她的衣服。

她回头在我脸上亲了一口,笑着说:“老公,你确定要在这里?等会我可是要换成护士装的,你难道不想……”

“嘿嘿,你老公的实力你难道还不清楚吗,来吧,今晚我要做个一夜七次郎。”

我吻着老婆,兴奋的说。

第二章 何梦洁落水

从卫生间到客厅的沙发再到床上老婆换上护士装,那一晚,我们几近疯狂,直到最后老婆连连求饶才停歇下来。

老婆蜷缩在我的怀中,在我胸膛画着圈圈说:“老公真厉害,相信一定能够让梦洁怀上。”

这个时候她想的竟然还是何梦洁,让我的醋意更盛。

扭头看着她,竟然不自主的把她的脸跟何梦洁的脸重叠在一起,似乎躺在我怀中的不是老婆郑晖霞,而是何梦洁。

这让我又有了冲动,翻身把老婆给压在了身下。

“老公,你干嘛?”

老婆一惊,推着我问。

我没有理会她,而是看了一眼自己的兄弟,老婆也顺着我的目光看了过去,跟着就闭上了眼睛,露出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

而落入我的眼中,她的脸蛋又换成了何梦洁。

一番征战之后甚至让我有一种错觉,跟老婆结婚那么多年,从来没有如此酣畅淋漓过。

这让我更加期待帮何梦洁的忙,可一连好多天,老婆愣是没有再提及这件事情,我以为是何梦洁反悔了呢,就不怎么抱希望了。

不过老婆仍旧每天给我做各种滋阴补肾的菜品,还给我买好多营养品滋补身子,但却再也不让我碰她了,还美其名曰攒着,留给何梦洁。

卧槽,何梦洁一个人需要我积攒那么多天吗?可想到事后老婆的奖励,我又不敢造次,只能忍着,那把我憋的,差点就去外面消费了。

好在这样艰苦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太久,在十来天之后的一个周末,老婆找到我说这几天是梦洁的排卵期,咱们一起出去旅游。

我一听就知道好戏来了,暗自赞许老婆,还是她考虑的周到,做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在自家呢,那不是找不自在吗。

第二天我们租了一辆车子去接何梦洁,见到她的时候我的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

只见何梦洁穿着一身运动装,把原本就曼妙的身姿修饰的更加婀娜多姿,凸显的胸部,盈盈一握的蜂腰,挺翘的美臀,哪一样都能够让人热血沸腾。

我暗自吞咽了一下口水,老婆却白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好看吧?便宜你了。”

“我……”我一阵无语,明明是她求我的好不好!

“还愣着干吗?赶快下去帮她拎箱子啊。”

老婆见我被噎住,美目一挑,催促道。

我这才下车走向何梦洁,接过她手中的箱子,只是在接箱子的过程中,我们两个人的手竟然莫名其妙的碰在了一起,这还不算,她的小手竟然在我的手心滑动了一下,暗中冲着我妩媚一笑。

也不等我反应过来,她就说了声谢谢,昂首挺胸,阔步离开。

这……该不会她原本就对我有意思,然后才找怀不上的借口故意接近我吧?

这么一想让我内心一惊,如果真是那样我岂不是真的对不起老婆了,不过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帮她怀上孩子之后,我就抽身,不再跟她联系就是。

至少现在我跟我老婆还非常的相爱,我不希望有人插足进来打扰我们两个人的幸福生活。

因为目的是借种,旅游只是借口,所以我们就在附近随便找了个峡谷景点过去。

订好酒店,买了门票我们就进了景区。

来峡谷,自然少不了玩快艇。老婆说要比赛,我们就要了两首快艇,老婆跟何梦洁一首,穿上救生衣,嗖的一下子就蹿了出去。

我在后面紧追不舍,在临近转角的时候,老婆并没有减速,猛然一个摆尾。

“啊!”

何梦洁惊呼一声,跟着便是“砰”的一声闷响,身子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被甩了出来,一头扎在了峡谷内。

“老公,快救人,梦洁不会游泳。”

见到这种状况,老婆急忙停下快艇,冲着我吼道。

哪里还用她说,在见到何梦洁落水,我已经解下安全带,噌的一下子跳入峡谷,快速的向着何梦洁游去。

“梦洁,别怕,我来救你了。”

我游到她身前,拉着她的手臂,打算把她架起来。

谁知道这会何梦洁整个身子都贴到我的身上,更是伸出双臂环绕着我的脖子,气喘吁吁的说:“快抱着我,我感觉要沉到水底了。”

美女求抱,我哪里还会有迟疑,更何况,这是在水里,又是救人,即便是老婆看到也不会责怪说,所以我也伸手揽着了她的蜂腰。

触手之处,立刻就传来一阵丝滑和柔软,不由得让我心神一荡。

要是能够……

呸呸呸,现在救人要紧,我怎么还能够生出那种龌蹉的念头。

深深的吐了一口气,才让我跳动的内心平缓下来,一只手抱着何梦洁,一只手拨水。

这会老婆的快艇也开了过来,我扳着船板,老婆在上面拉着何梦洁的手。

何梦洁松开我,一只手抓着船板,想要往上面爬。

可她刚刚在水里一通乱蹬,早已经虚力,翻了两次腿根本抬不上去。

“王乐,你还愣着干嘛?推梦洁一把啊。”

在老婆的催促下,我才伸手推了一下何梦洁。

不过何梦洁是往上爬,我要推的话,手自然要放在下面,而下面就是她挺翘之处,我又不敢当着老婆的面揩油,只能一只手扶着她的蜂腰,另外一只手搂着她的大腿,把她往上面抬。

这样一来,她那挺翘之处就出现在我的眼前,因为被水浸湿,何梦洁的衣服早已经贴在了身上,甚至连里面的小裤裤也都原形毕露的展现在我眼前,再次让我心头发热,砰砰砰的跳个不停。

好在时间非常短暂,老婆就把她拉到快艇上,我这才平息内心的火焰,跟着爬了上去。

“梦洁,你没事吧?”

老婆没有理会我,而是看着何梦洁,关切的问:“都怪我,一直想着加速,忘记你没有系安全带了。”

“没事,是我贪玩,自己解开的安全带。”

何梦洁微微一笑道:“行了,晖霞,你也别自责了,我这不是完好无损回来了吗?倒是应该多谢谢王乐,要不是他跳下去救我,恐怕我现在还在水里泡着呢。”

说话的时候,何梦洁冲着我狡黠的一笑,特别勾魂,特别迷人。

“嘿嘿。”

我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毕竟她是老婆的闺蜜,哪怕有老婆给我打的预防针说她要找我借种,可这样当着老婆的面明目张胆的调戏,还是让我有些接受不了。

到这个时候救生员才赶过来,见我们都没事,叮嘱我们以后开快艇要注意点,这才建议我们回去休息,我们也有这个打算,毕竟衣服湿淋淋的不换一身干净的容易生病。

唯唯诺诺的应承着救生员的话,我们三个一起离开了峡谷,返回到景区外面的酒店。

一路上碰到很多游人,都不断的往我们这边侧目,尤其是男人,看何梦洁的时候口水都流出来了,要不是他们身边还跟着女人,恐怕都要冲上来搭讪一番了。

“梦洁,你这吸引力不是一般的大啊,真羡慕你老公,每天都能够搂着你这火辣的娇躯……”

“找打是不是?”

何梦洁一听这话,立刻就冲着老婆又抓又挠。

老婆也不示弱,两人疯闹在一处。

我只是在旁边笑着围观,两不相帮。

看着两道倩影疯疯闹闹,扭打一处,衣服都撕扯的有些遮不住些许白嫩肌肤,我抱着欣赏的眼光盯着她们两个,但脑海中竟然不自主的幻想,如果把这两个漂亮的女人拉到床上,大被同眠……

嘻嘻,照何梦洁找我借种这种发展趋势来看,还真的不是没有可能。

当然,一切都不能操之过急,必须要徐徐图之。

带着路人游客嫉妒的目光,我好似真的能够左拥右抱一般,飘飘然的回到酒店。

“梦洁,你先去洗澡换衣服,别着凉了。”

老婆把何梦洁推到洗澡间,便拉着我回到卧室,刚进门,她的脸色立刻就变得严肃起来问:“梦洁好看吧?”

“好看。”

我下意识的脱口而出,跟着就暗道一声不好,急忙解释到:“老婆,那个,我只是……”

“行了,你那德行难道我还不清楚吗?有贼心没贼胆的家伙。”老婆摆摆手阻止了我说:“不过这次便宜你了,你一定要好好的对待梦洁,让她怀上孩子。”

“包在我身上。”

我拍着胸脯保证道。

“是不是早就想跟梦洁发生点关系了?”

谁知道老婆接着又来这么一问,吓的急忙一缩脖子,忙挥手说没有的事。

“哼!谅你也不敢!”老婆接着又说:“为了以防万一,晚上我们先来,等快到的时候再叫梦洁,这样她受到的伤害就会少点。”

“额,不是吧!”

我内心嘶吼,这算什么事啊,本来还想着跟何梦洁大战三百回合呢,结果来个她要先跟我折腾,快到的时候再还何梦洁,而且她还在旁边守着,这让我如何发挥啊?

不过转念一想,我跟老婆的闺蜜在床上翻滚的时候,老婆就在旁边围观,貌似还蛮刺激的啊!也就释然了很多,点点头说一切听老婆大人安排。

“那就这么定了,咱们先去吃饭,下午随便逛逛,放松下心情。”

老婆这才满意,在我脸上亲了一下,打开门去看看何梦洁的情况。

这会何梦洁已经洗完澡,换好了衣服,老婆招呼我出来一起去吃饭,当我看到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的何梦洁,眼睛再次变得炙热起来。

第三章 眼馋了吧

只见何梦洁穿着白色吊带,露出圆润的香肩。

她是一个舞蹈老师,肌肉非常健美,线条分明,却又吹弹可破。

而且吊带根本无法遮挡住她傲人的峰峦,领口之处雪白一片,晃的我眼花缭乱。

下身穿着七分牛仔裤,把她修长的美腿给紧紧的包裹起来,但却露出藕嫩的脚踝。

脚上穿上拖鞋,露出白嫩的脚趾,指甲上染着妖艳的红色,非常魅惑。

面对我炙热的目光,她好似并未察觉,反而歪着脑袋,用毛巾擦拭她湿漉漉的头发。

随着她偏下头颅,牵动着肩膀微动,让原本就凸显的胸部更加丰挺。

我居高临下,甚至都能够看到吊带下面那一抹乳白色的蕾丝花边。

“咕咚!”

是在是忍受不住,哪怕老婆在场,我还是吞咽了一番口水。

“小样,眼馋了吧?”

谁知道老婆并没有怪我,反而娇嗔的说:“梦洁,赶快到屋里穿上衣服,免得某些人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

何梦洁瞟了我一眼,见我神色慌张的转过头去,这才意识到自己太暴露了,急忙捂着胸口逃回卧室。

“王乐,我提前先给你打好预防针,梦洁只是借种,你完成任务就可以功成身退了,要是敢再惦记着她的身子,小心我把你那玩意给咔擦掉。”

何梦洁走后,老婆就盯着我,比划出一个剪刀手,“凶恶”的说。

我下意识的并拢双腿,胆战心惊的看着老婆解释说:“老婆,我你还不知道吗,根本不是那种人。”

“哼!”

老婆轻哼一声,不再理会我,而是推开何梦洁的房间走了进去。

在门打开的那一瞬间,我往里面瞥了一眼,然后再也移不开目光。

只看到何梦洁正在弯腰穿鞋,原本这并没有什么,可她身上仍旧穿着那件白色的吊带,一低头,领口大开,我一眼就瞄到了里面隆起的白嫩以及罩在外面的乳白色弧度。

妈呀,这也太丰盈了吧?不知道入手之后什么感觉。

想到这里,我还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手,内心蠢蠢欲动,更加期待晚上的节目了。

不过好景不长,何梦洁穿好鞋子,随意拿了一件轻纱披在身上,脖子上还扣了一个扣子,不但遮挡住了香肩,还把领口的白嫩给隐藏起来。

看似完美的遮掩住了,可见过她里面的风情,让我莫名的生出一股子扒开她的衣服去探究里面神秘的冲动。

“走了,拎包,锁门。”

老婆挽着何梦洁的手臂,把包扔到我的手中吩咐道。

我锁好门,紧跟她们身后,看着两个挺翘的美臀在眼前不断晃动,内心的那股邪火半天难以泯灭。

好在酒店就提供餐饮,到一楼之后我们就落座,这才浇灭那股泻火,放下包,把菜单递给她们让她们点菜。

“你老公真绅士,一路上对你都照顾有加,真让人羡慕。”

接过菜单,何梦洁由衷的说道。

被老婆的闺蜜夸赞,我只能尴尬的挠挠头,倒是老婆,摆摆手,随意的说道:“绅士什么,那都是在人前装的,你不知道他在晚上没人的时候怎么折磨我呢……呸呸,现在大白天,我说这个干嘛,赶快点菜吃饭,肚子都要饿扁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何梦洁闻言暗中偷瞄了我一眼,满眼的欣赏。

我回视一眼,她急忙别过脑袋,脸上升腾出一片红云。

心中却暗自惋惜,你欣赏也没有用啊,难不成要撬自己闺蜜的墙角吗?

吃饭的时候,老婆的手机响了,她拿出一看,脸色就变了,冲着我们比划了一个嘘声,然后才小心翼翼的接通,听到对面的话,跟着神色就变得严肃起来道:“郝主任,你说什么?车祸?那好,我这就赶过去。”

挂掉电话,老婆一脸内疚的跟何梦洁解释说:“梦洁,不好意思,医院附近发生了车祸,我接到医院的通知,要立刻赶去救援,恐怕没有办法再陪你游玩了。”

“没事,救人要紧,你赶快走吧。”

“那就先这样了,下次我再补偿给你一个外省的旅游。”

何梦洁点点头,老婆又来到我身边,我急忙站起来要送她,却被她暗下来道:“你的任务是陪好梦洁,我出门打个车,也方便。”

说完之后,她又凑到我耳边悄声的说:“老公,晚上我不在,一切就看你了,完事之后别忘记给我打电话。不过我警告你,她是我闺蜜,什么话都跟我说,你要是敢在她身上胡乱折腾的话,小心我回头找你算账。”

跟着老婆再次暗中给我比划了一个剪刀手,吓的我急忙紧了紧腿,告诉她让她放心,她这才跑到楼上去收拾东西,然后拉着行李箱快速的出门打车,扬长而去。

她离开之后,只剩下我跟何梦洁两个人,气氛有些尴尬,回房间的话孤男寡女更显得不合适,所以简单的吃过饭我提议到景区附近随便走走。

这景区虽然不是名胜,但因为距离市区比较近,又恰逢周末,人还是挺多的,挤嚷之下,何梦洁猛然转身,瞪着身后那粗壮的汉子大喝道:“流氓,你干什么?”

“没干什么啊。”

壮汉说话的时候还把手放在鼻子上闻了闻,一脸陶醉,显得特别犯贱。

“美女,味道不错嘛,晚上约一下?”

“约你吗比。”

看到这种情况,我哪里还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直接暴跳起来,一脚踹了过去。

“你敢打我?”

“打的就是你这种猥亵女人的流氓,今天非打断你的手,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这样。”

“王乐,算了,就是碰一下,没事,咱们走吧。”

何梦洁见我身单力薄,拉着我的手臂,关心的说,生怕我吃亏。

我拍了拍她的手,让她放心,再怎么说我大学的时候也是校散打协会的会长,区区一个壮汉又怎么会被看在眼中,上前三下五除二就把对方撂倒在地上,同时拧着对方的手臂,一狠心把他的手腕折断。

这一切几乎是一气呵成,行云流水,做的非常帅气,连我都有些佩服自己了。

“好,就应该这样惩罚这些猥亵流氓。”

就在这个时候,围观群众突然有人带头叫好,然后其他人也都拍手称快。

流氓见自己成了众矢之的,放下一句狠话就要离开,却见人群中冲出一个三十多岁的少妇,一身休闲装,但却无法遮挡她身上那股子独有的气质,留着短发,看起来英姿飒爽。

她一指那流氓,气呼呼的说:“这流氓猥亵了人还敢放狠话,姐妹们,一起收拾他。”

说着她就飞奔过去,一脚把那流氓踹翻,跟着舞动着拳头如同雨点般的落在流氓的身上,周围的人见到这一幕也都冲过来帮忙,瞬间就把流氓淹没着拳脚之下,让流氓欲哭无泪。

“乐哥,咱们赶快走吧,不然那流氓出来肯定要找我们麻烦。”

何梦洁见状,拉着王乐就逃开。

被一个女人拉着手逃走,王乐心中竟然升起一股子莫名的冲动。

第四章 太激动了

“乐哥,谢谢你。”

回到酒店,何梦洁喘着粗气跟我道谢,同时还松开了我的手,让我内心略有失落。

不过一想到今晚能够跟她……我就释然了,摆摆手说没事,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至于她对我称呼的改变,我也没太在意,毕竟她是我老婆的闺蜜,叫我一声哥也是理所当然。

“乐哥,为了安全起见,今晚咱们就不出去了,那流氓被你折断了手腕,肯定要去就医,咱们等明天再出去游玩。”

平复了一会心绪,何梦洁才建议性的说。

我知道她还心有余悸,便点头答应,于是一整个下午我们都待在酒店看电视,见她从韩剧当中笑的花枝招展,我知道她走出了被猥亵的阴影,心情也好了很多。

可到晚饭的时候,何梦洁仍旧不放心,叫了外卖,我开门去外卖的时候,对面正在开门的旅客回头看了我一眼。

这一眼,就让我愣住了。

竟然是她!那个在殴打流氓首当其冲的女人,便冲着她笑了笑,她也回以微笑。

不过她的笑容非常非常魅惑,似能够勾走人的魂魄一般,让我一时间呆住了。

还是外卖小哥把晚饭递过来才让我回过神来,接过晚饭,对面那女人已经开门走了进去,只留给我一个曼妙的背影。

当然,这只是一个小插曲,我并没有放在心中,跟何梦洁一起吃过晚饭,她让我回避一下,要去洗澡。

我躲在卧室,听到外面哗啦啦的流水声,内心一阵荡漾。

快了,马上就能够跟她耦合在一起了,我激动的连手机都没心思玩,满脑子都是何梦洁的倩丽的身影。

不一会她就洗完了,在外面叫我,让我去洗。

我出门就看到她裹着浴袍,擦拭湿漉漉头发的样子,别提多诱人了,小腹直接就升腾出一股子燥热,差点就要把她就地正法。

好在我那会还有一丝的理智,最终痴迷的多瞟了两眼,不舍的钻到洗澡间。

刚进去,我就听到何梦洁在外面细若蚊声的问:“那个,乐哥,晖霞有没有跟你说……”

“说了。”

我知道这种事情难以启齿,就急忙接过话来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在最后一刻才去见你,你先到房间等着,我洗完澡酝酿一下,等有了感觉,我再去给你。”

“恩,那我在房间等你。”

何梦洁声音越来越小,魔力却越来越大,虽然没看到她的样子,但心中已经模拟出来,如同徐志摩诗中的那一句话,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温婉,妩媚,娇羞,期许。

好似她已经做好了准备,只待我去采摘那一朵水莲花。

说完之后,何梦洁就悄然的离开,而我哪怕是在花洒下,仍旧无法抵消内心升腾出来的火热欲望。

匆匆洗完澡,我就要去跟何梦洁大战三百回合。

偏偏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竟然是老婆打过来的,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难道她已经做完了急救,准备过来跟我一起帮何梦洁借种?

一想到老婆要在身边守着,我激动的同时,也有些失落。

毕竟我们之前商定好的计策,是我跟老婆翻滚之后,等快要到点的时候再去找何梦洁,把最后的精华送给她。

这样就避免了我跟何梦洁过多的接触,仅仅一瞬间,就完成了种子的传递。

不过她来了也好,省的时候再抱怨我折腾何梦洁。

只是电话接通的时候,老婆竟然说她还要忙,让我自己搞定何梦洁,不过提前给我交代清楚,不能折腾何梦洁,必须要延续之前的设定,她不在,可以用右手代替。

听到老婆的话,我欲哭无泪,这不是折磨人吗?

不过一想到何梦洁是老婆最好的闺蜜,如果我不按照老婆说的去做,肯定会传到老婆的耳朵里,从而引起家庭纷争,所以最后在一番斟酌之下,我选择了遵从老婆的设定,启动了右手。

这次用右手的时候,脑海中浮现的一直都是何梦洁那婀娜多姿的身段,甚至是她穿着性感的贴身衣服在我面前舞动。

一想到贴身衣服,我的眼光不自主的瞟向了盥洗台,果真,在那里放着文胸和小裤裤,而且都是性感的黑色,直接就惹火到我,一把抓过那些衣服,放在鼻子上闻了一下,似乎还带着何梦洁幽幽的体香。

没有迟疑,我把衣服往下面一放,脑海中再次浮现出何梦洁的身影,没一会就有了感觉,甚至有想爆发的冲动。

“就是这个时候。”

暗道一声,我拉开门,慌慌张张的跑到何梦洁的卧室。

她并没有锁门,我一推就开了。

只见何梦洁正躺在床上看手机,披肩秀发被毛巾包裹在头上,露出白皙的脖颈。

不知道她看的什么内容,脸上升起一抹红晕,看着格外诱人。

而且她穿的是吊带睡裙,肩膀上挂着两根肩带,不过其中一根掉到了香肩上,剩下光滑的臂膀。

没有文胸?

我一愣,立刻就猜到她里面可能是真空状态。

此刻的何梦洁只是随意的拉过被子盖在身上,两条圆润的小腿完全果露在被子外面,白皙丰盈,小脚搓动,被染成红色的魅惑指甲来回晃动,很是勾人。

看到这一幕,我内心的火热更盛。

“乐哥,我已经准备好了,你上来吧。”

见我进来,何梦洁红着脸邀请我,还把被子掀开。那一瞬间,我就呆住了。

那里竟然光滑一片……看的我眼睛一热,脑海瞬间空白,只想奋力去耕耘。

偏偏这个时候何梦洁微微欠起身子,睡裙顺着她光滑的臂膀滑落,胸前的白皙直接就呈现在我眼前。

梦想与现实重合,我一激动,竟然缴枪投降了!

第五章 电话中的喘息

“那个,对不起,我,我太激动了。”

见何梦洁的睡裙被弄的一片狼藉,以及那已经萎靡下来的东西,我羞愧的说。

也不等何梦洁回话,仓皇而逃。

开玩笑,人家是来借种的,我倒好,竟然提前挥洒了种子,还特么的全部弄到人家的衣服上,这要是被怪罪下来,我可承担不起。

哪怕是逃回卧室,我还心有余悸,砰砰砰的跳个不停。

完了,完了,这次弄砸了,该怎么跟老婆交代啊?

内疚了好一会,我才渐渐的平息,不行,必须要先告诉老婆,不然等她追求起来又是麻烦事。

打定了主意,我就拿出手机给老婆打电话,第一个打过去并没有人接,我一愣,难道她还在忙?不管了,忙也要先发短信告知一声,组织了一下语言,我给老婆编辑了一条长短信,把这边发生的尴尬事情大致的跟老婆汇报一遍,最后叮嘱她忙完以后一定要给我打电话,这才放下心来。

“乐哥,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要谢谢你,我先洗衣服去了,你早点休息。”

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心绪,在何梦洁这样说的时候,再次混乱起来。

应了一声,就听到她打开洗澡间的门,然后便是哗啦啦的水声。

她并没有进来,看来也是为了避免尴尬。

可她为什么要提衣服呢?

之前因为事态紧急,我去找何梦洁的时候连同衣服也带上了,这会想起来,脸还一阵的发烫。

当着人家的面拿着人家的衣服在做那种龌蹉的事情,任谁脸皮再厚恐怕也会羞的无地自容吧?她此刻特意点明要去洗衣服,是不是在责怪把我她的衣服弄脏了呢?

不过她跟我说谢谢了,想来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吧?

再说我是男人,她一个女人都能够看开,主动跟我说话,我又有什么放不下的呢?

只可惜错失了跟何梦洁滚床单的机会,想想她那让人血脉喷张的身姿,还有那撩人的动作,即便是现在,内心仍旧火热一片。

不一会何梦洁洗完衣服走回房间,我听到关门声才彻底放下心来。

她没有再找我麻烦,证明这件事情已经翻篇了。

想到这里我又给老婆打个电话,这次很快她就接通了,问我干什么,有没有得手。

我一愣,羞愧的说没有,接着便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老婆就骂我蠢,这点小事就办不好,然后便让我先这样,一切等她安排再说。

而老婆在说这话的时候,还带着浓重的喘息,声音也明显断断续续,像是上气不接下气那种。

“老婆,你喘气怎么这么重?”

我下意识的就关心的问。

谁知道这话问过去之后,老婆喘息声更加重了,但她却告诉我没事,说是刚刚急救太累了,一路几乎都是小跑,所以才会上气不接下气。

我不疑有他,叮嘱她主意休息便挂掉了电话。

脑海中却莫名的想到一些出轨的镜头,大都是老公在这边打电话,老婆却在别人身下喘息,感觉特别烦躁,虽然我不认为老婆会出轨,可内心就是不爽,连玩游戏的心思都没有,最后看到了陌陌,便登上去了。

很早就听同事说陌陌是约爱神器,我那会抱着怀疑的态度下载下来,不过也只是注册了一个账号,并没有深入接触。

此刻点开之后,发现有很多在线,而且大部分距离我都不是很近,头像一个个弄的特别勾魂。

我选择距离我只有十米的一个人点开,知道对方叫“洁身自好”,而且跟我又那么近,自然而然就想到了何梦洁。

该不会这么巧吧?

不管是不是她,先聊聊,反正也没有其他事情。

“你好,在吗?”

我礼貌性的问道。

“在啊,帅哥,是不是想女人了?你女朋友难道没在身边?”

面对对方的反问,我愣住了,她是谁?怎么知道我是男的?又女朋友?不对,我那是老婆,并非女朋友,看来对方并不是何梦洁了,所以我就说不在,然后又问对方是谁。

这次对方没有说话,而是给我发了一张图片。

图片显示的是一双美腿,白嫩丰盈,特别性感,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她的脚趾甲,竟然是红色的,充满魅惑,让我一瞬间就想到了何梦洁,莫非对方真的是何梦洁?

那她刚刚那么问……该不会是试探我吧?

想到这里我就惊出了一身冷汗,乖乖,被自己老婆的闺蜜试探,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对方见我不吱声就说正好她也想男人了,让我去她的房间玩玩。

我再次吓了一跳,更加确认对方就是何梦洁,这摆明了就是在诱惑我嘛,我才不上钩呢,急忙拒绝。

“难道我那双腿不够诱惑吗?”“洁身自好”反问道。

见对方也不戳破彼此的身份,我就当不知道,跟着感觉胡扯说只有双腿不够,必须要有脸蛋,不然万一你是一个丑八怪怎么办。

“想骗我的照片,我才不上当呢。”

对方很快就发来一个鄙视的眼神,配上那句话。

装,继续装,我看你还能够装到什么时候,心中如是说的同时,我还给她发了消息坚定的说没有看到脸蛋是不可能过去的。我以为这样对方会消停下来呢,谁知道她又给我发了一张照片。

这次是站在脖子一下的照片,穿着睡裙,显得非常性感,同时也让我大吃一惊,因为这睡裙下面的身姿略显丰盈,不是何梦洁的纤柔,难道对方真的不是何梦洁。

不过很快我就意识过来,连头像都可以随便更换,更何况一张照片了,指不定对方是从哪里下载的呢,想通过这个来掩饰自己的身份,我岂是那么好骗的。

“这样你满意了吧?就这身材,应该够你玩一夜吧?你放心,我长的也不赖,如果你还不放心的话,大不了我蒙着脑袋,这样总不会影响你的冲动了吧?过来吧,我这真的缺少一个男人。”

面对对方如此赤诚的要求,我差点就答应了。

毕竟那身材很是勾人,丰盈之处还带着一股子成熟女人的魅力,再加上那两条修长的美腿,每一处都像是在冲着我招手,让我大咽口水。

只是一想到对方是何梦洁,我瞬间就偃旗息鼓了,狠心拒绝,并说现在太晚了,要睡觉了。

“没想到你除了勇武之外,还如此的正经,现在这种男人已经不多了,既然你不愿意过来,那陪我聊聊天总行吧?”

未完待续,后续内容更加精彩
为尊重作者版权,请前往微信继续阅读
微信未删减内容更加精彩

手机阅读更方便,打开微信扫下方二维码,即可接着上文继续免费阅读哦!

阅读100000+ 87370
精选留言
95278
偷吃鱼的猫

能用微信看小说真好,扫码后关注公众号就可随时随地免费看小说啦!!

16小时前
20460
不加糖的咖啡

太好看了,害我一天什么事都没干~

8小时前
8886
小婷婷℃

后续情节真是一波三折,所以不得不留下评论,安利给你们。

1小时前
实时热点
打开微信
扫一扫

手机阅读
更方便

微信扫一扫

回复男女主角名
手机阅读更方便

打开微信“扫一扫”
关注上班看小说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