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门小神医
看会书吧 今天
引言

刘长青一觉醒来,身边多了个冥婚小姐姐,会医术,懂风水,知阴阳,刘长青在小姐姐的帮助下,走上人生巅峰,把一个村子变成了一个世界!1

第1章 坟前怪事

“啊呀——”

一个女人的叫声把刘长青惊醒。

他抬头看了看眼前新鲜的墓碑,还有新鲜的拜祭酒肉,才发觉自己刚刚竟然在大哥的坟前睡着了。

今天,是大哥的头七。

石碑上鲜红的名字,说明大哥刘长宇将永远埋于地下,与他天人永隔。

刘长宇今年才二十二岁,比他大四岁,如此青春,英年早逝。

得知噩耗的家人如何承受得起?

早年丧夫的母亲一病不起,现在还躺在床上,连刘长宇的头七都来不了。

而刚才一帮子来祭拜的亲戚早已返回,留下刘长青这个亲弟弟多陪大哥一会,不想因悲伤过度,竟然昏睡了过去。

“死鬼,讨厌——”

又是一声,带着一种奇妙的旋律和鼻音,让人听得心跳没来由加速。

刘长青相信自己并非幻听,真有一个女人,只是他左右四顾,这牛头山上除了杂草古树,一座座不成次序的老坟,哪有什么女人?

难道是……女鬼?

刘长青生活的小山村,交通闭塞,穷山恶水,出产的土特产很少,少有经济贸易往来,偶尔有走脚小贩路过,那都是稀奇了,倒是灵异鬼故事却一箩筐都装不下,村里还有神婆巫祭,凡是上了年纪的老太太,没有一个不念经礼佛的。

于是乎,鬼怪的传言,在村里盛行。

看着一个一个的坟墓,想到鬼这个字眼,刘长青的心提了起来,尾巴骨里窜起一阵寒意。

“嗯嗯嗯——”

又是一串声音,压抑的,带着……娇媚的。

刘长青好歹是高中生,心想:大白天见鬼,不太能吧,这声音咋还跟村东头王寡妇洗澡时唱的歌那么像……

村里头几个小西斯(捣蛋小孩子的意思),经常到王寡妇家偷看她洗澡,刘长青以前也去看过几回。

那王寡妇三十出头,身材顶好,皮肤很白,屁股很圆,天热的时候喜欢在自家院子的大枣树下冲凉,几个小西斯都知道,王寡妇有个爱好,洗澡的时候喜欢一边吃黄瓜一边哼好听的歌,就像现在听到的这种。

现在这荒山坟地里的声音,不就是王寡妇的歌声吗?

王寡妇跑到这坟地里干什么?

刘长青大着胆子,越过几个坟地,朝声音处慢慢探了过去,结果在一座老坟背后,真的看到一个白花花的身子,曲线优美的后背,我靠,真的有个女人,还是坐在男人身上的女人。

小西斯们私下里讨论过,这个是在造小人。

只看了两眼,刘长青就感觉自己热血冲脑,有点受不了,眼睛却越睁越大,恨不得凑到人家身上去看个究竟,看他们小人是怎么造出来的。

但刘长青往前刚走几步,一不小心踢翻了某个坟前的海碗,“啪朗朗”一声响。

“谁?”

男人身上的女人转过头来,正好跟刘长青对上眼,一下子脸色发白,眼神惊慌。

刘长青这回看清楚了,女人并不是王寡妇,而是村里三族老的孙媳妇,吴秀娟。

按辈分,三族老,刘长青还得叫他三伯祖。

这吴秀娟就是他的嫂子,不过比较远。

吴秀娟一惊,刘长青撒腿就跑。

跑得气喘嘘嘘,一直下了山坡才停下,心里忍不住想:秀娟嫂子怎么在坟地里造小人,她男人刘关根不是去城里打工了吗?回来了?

一想起这个,他又想起了哥哥刘长宇。

刘长宇也是在城里打工,家里爹爹死得早,刘长宇初中没毕业就跟人去城里打工了,刘长青后来能读书全靠哥哥寄回家的生活费,刘长宇说上大学才有出路,他要供弟弟上大学,刘家以后能出个大学生,光宗耀祖。

这让刘长青非常感动,功课也非常用心。

哪知道,前几天城里一起打工的舅姥来电话,大哥出事了,等拿回来时,好好一个大活人,已经变成了一个瓷罐子。

想到这个,刘长青又掉下几滴眼泪,刚才看到秀娟嫂子造小人的画面也就淡了。

下了牛头山,进了牛家村,好几个村民跟他打招呼——

“二狗子,大狗子走了,你要好好用功啊!”

“二狗啊,考个大学出来,让你哥哥在地下也能闭眼。”

“想开点啊……”

二狗子是刘长青的小名,因为他排行老二,他大哥刘长宇,小名则是叫大狗子。山村农民就是这样,怕小孩子养不活,小名取的越贱越好。

等到了自家门口,看到一堆亲戚围着,见他回来就七嘴八舌——

“二狗,你娘卧病在床,老大又走了,我们商量了下,你也甭读书了,先照顾好你娘,然后去城里打工吧!”

“二狗子啊,你婶子病了,家里都揭不开锅了,上次借你家的五百块钱,能不能先给我应应急?”

“二狗子,跟你娘去说说,二舅家买小猪仔,还差六百块,上次你娘借了六百二,我只要六百,二十就算了。”

刘长青明白了,这些都是来要钱的。

刘长宇死的冤枉。

听舅姥说,不属于工伤,而是他们打工的建筑工地挖出来个古墓,古墓大得很,许多人说墓里面有宝贝,得个一件就能成百万富翁。

刘长宇和舅姥趁夜摸进古墓里去,结果里面早就有不少人,后来还真挖出一个放金银的盒子,大家一哄而上争抢,导致古墓倒塌,一块大方石砸到了刘长宇脑袋,等挖出来时早就没气了。

建筑工地的工人有保险,但很少,并且是偷挖古墓死的,不算工伤,最后保险公司联合建筑公司,一起给了刘长宇四万块钱的死亡金,事情就算了了。

这些本家的亲戚,知道刘家还有这么一笔钱,都是来要钱的。

手快有,手慢无。

往常有刘长宇每月寄回家打工钱,他们不着急催,现在刘长宇没了,家里没了大笔收入,刘长青读书更要费钱,他们怕以后拿不到钱,就赶紧过来催。

可这一路下来,叫急救车的钱、火化的钱,买骨灰箱的钱,殡葬的钱,摆豆腐宴的钱……,四万块早已经去了一半。

刘长青看到人群中,三伯祖的儿媳妇,也就是秀娟嫂子的婆婆也在,催自己要三百块债务,理由是她媳妇儿卧病在床,要吃点营养。

刘长青心说,你媳妇不是跟你儿子在坟地里造小人吗?那歌唱得多起劲,哪里是卧病在床?

他开口道:“七婶,关根哥不是回来了吗,难道没给秀娟嫂子买点营养品?”

七婶眼一瞪:“谁说的?你关根哥在城里打工,现在正是忙的时候,哪有时间回来,二狗啊,你要是不读书了,我跟他说说,你也去他那边工地做活,每天能有八十块呢!”

刘长青心里一咯噔,关根哥没回来,那秀娟嫂子跟谁造小人呢?

难道是坟墓里的死鬼?

第2章 女鬼压身

刘长青心头惊诧猜测,嘴里却什么都没说。

这时,他娘崔金花颤颤巍巍的从土房子里走出来,一头白发苍苍,脸色非常憔悴,伛偻着身子喝道:“今儿个是我家大狗头七,你们就来催他的赔命钱,不怕他晚上去找你们吗?”

她虽然身受刺激,卧病在床,可门口的声音还是听的清楚,所以忍不住爬下床冲出来。

牛家村人迷信,老太太一言出,人人变色。

七婶连忙道:“大……二狗他娘,这种话可不能乱讲,我们……”

她说着左右张望一下,好像真怕刘长宇的鬼魂找上来一样,“我们也不是非要今天拿钱的,这不是,家家都有难念的经嘛!”

其他亲戚一听也纷纷说话,表示明天给钱也是一样的,但说来说去,不给钱是万万不行的。

崔金花脸色阵青阵白,本就不好的身体更加摇摇欲坠。

刘长青赶紧上去扶着她:“娘,你去屋里躺着吧,有什么事,等身子好一点再说。”

崔金花眼泪花子转动,她今年其实五十岁都没到,可看着像六七十岁的老太太,这都是一辈子操劳的,加上大儿子突然没了,悲伤过度,仿佛瞬间又老了十岁,不过她是个有骨气的女人,一双含泪的老凤眼在这些亲戚脸上一一扫过:“好,不就是还钱吗,我老刘家从来不赖账,你们一个一个进来,我今天就把钱算给你们。”

“二狗他娘,今天……今天我们就不拿钱了,明后天也行的。”毕竟是刘长宇头七,他们这会儿又不敢要了。

“就今天,过了今天,可就没钱了。”崔金花一脸倔强的说。

“三姐,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真跟你要那一千块钱了,借了快三个月,现在大狗没了,利息就算了,大狗要是知道,也不会说什么的吧!”说话的是刘长青的二舅,崔大志。

一人开头,后面的人自然不会落后。

就这样,这家五百,那家七百,另一家一千……

等到最后一个人拿钱离开,用红色塑料袋包着的两万多块钱,一下子变成了六百六十五块。

这是家里剩下唯一的钱了。

崔金花一看,悲从中来,抱着刘长青大哭起来:“我可怜的儿啊……,老刘,我对不住你啊,死了也没脸去见你……”

刘长青见此,也哽咽着落泪:“娘!”

母子俩在房里抱头痛哭,也不知过去多久,崔金花突然哭声一止,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来,脸如金纸。

刘长青顿时要吓死了,手忙脚乱的把老娘扶到床里躺下,擦血,抚胸。

然后拔腿往外跑。

牛家村有个医馆,医馆里有个姓苗的郎中,是村里唯一的医生了,大家有什么毛病都是去找他看,但实际上就是一名赤脚医生,真有大本事的谁会窝在这种穷山沟里。

刘长青去找的就是苗郎中。

用百米短跑的速度冲进医馆,开口就喊:“苗医师,苗医师,快去救救我娘!”

村里人叫医生都是叫医师的。

此刻,苗光明的一只手正探在一娘们的衣服里,在捏着什么,表情猥琐。

那娘们刘长青认识,正是村东头的王寡妇,身材前凸后翘,风韵十足,这时露出肚皮,白花花的,看到刘长青冲进来,马上把苗光明的手拿掉。

王寡妇脸色微红:“哎,这不是二狗吗?你娘怎么了?”

刘长青没空理她,上前拉着苗光明就跑:“苗医师,快到我家去瞧瞧,我娘她吐血了。”

苗光明脸一变,一甩手,却不乐意了:“二狗啊,今天你家老大头七,我不好进门,要不,你把你娘背过来。”

村里神婆说,头七外姓人进门,晦气。

“可是我娘躺着起不来啊!”刘长青着急的不行。

“起不来我也不去,你这不是想我死吗?”苗光明坚决摇头。

“苗医师,我求求你了,救救我娘……”

“说不行就不行,我也求求你了,你别求我了。”

这时王寡妇说了一句:“苗医师,人家金花嫂子不容易,男人早死,现在白发人送黑发人,又吐了血,总不能见死不救吧?这样吧,二狗子,你把你娘扶到你家门口,苗医师,在外面瞧病,应该不晦气吧?”

“离门口十米远。”苗光明补了一句。

刘长青连连点头,跑回家搬了张凳子出来,再小心翼翼扶出老娘,村里不少人都远远看着,却不帮忙,因为怕沾上晦气。

过了会,苗光明才过来,翻眼皮看舌苔把脉象,最后却叹了口气:“哎,你娘病的太重,病入膏肓,恐怕……”

刘长青听了一屁股坐倒在地,然后叫道:“苗医师,你一定要救救我娘啊!”

苗光明道:“我开点药,你一会到我那儿来拿,希望有用……带上钱啊!”

等再次跑到医馆,药已经准备好,两瓶中成药,一包自己配的,苗光明开价,一千一。

刘长青立马傻了,家里只剩六百六十五,不够啊!

“苗医师,我们家没钱了,就剩下这么多,你看这串链子能当钱花吗?”刘长青拿出一串手链,木制的,像菩提子,但个头很小,看起来老旧不堪。

这是随着刘长宇的骨灰一起送回来的,应该是他戴过的遗物。

苗光明摇头:“这链子外面地摊上两块钱一串……,算了算了,留下五百块,这药你拿去吧,算是我捐款了。”

刘长青随手把手链戴到手里,千恩万谢。

他却不知道苗医师暗暗心想:这样还能赚两百。

白天很快过去。

因为是头七,刘长青早早将准备好的祭食放在堂桌上供着,点上蜡烛燃香,大门敞开,然后早早上床。

入夜,他做了个梦。

梦里半睡半醒,他看到有个人进了自己房间,走到自己的床头。

“难道真是大哥的魂回来了?”

要说不怕是假的,这种事落在谁身上都尾巴骨打冷战。

在梦里就是自己的房间,自己的床,非常清楚,可他想看清来人的脸,却一点都看不清,只看到一身白衣,有着很长的头发,不像他哥,倒像个女人。

再过一会,那人忽然一矮,刘长青马上感觉胸口憋闷,像被什么重物压住。

居然是那人一屁股坐到了自己的胸口上。

“难道是,鬼压床?”

刘长青冷汗直冒,想起一些鬼怪传言,心里更加害怕的不行,可此刻四肢怎么都动不了,喊也喊不出来。

正在这时,他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就在耳边:“小叔子,小叔子……”

第3章 秀娟的交易

刘长青差点就要吓尿了。

这声音就在耳边,他非常确定就是这个一屁股坐在自己胸口上的女人在叫自己小叔子。

可是,刘长宇根本没老婆,连女朋友都没有,哪里冒出来个嫂子?

他强迫自己大着胆子去看女人的样子,可入眼处只是一个背影,长长的头发披到屁股……

“呃,不对,难道这就是她的正面?”

“没有脸的长发女鬼?”

“我的妈呀!”

一瞬间,刘长青觉得自己心都要跳出来了,恐慌到了极点。

“小叔子,小叔子……”

声音再次传来,缥缈中带着阴测测,听的人寒毛倒竖。

刘长青心里一个劲喊:“不要搞我,不要搞我……”

可惜,出不了声。

过了一会,梦中女鬼不再喊小叔子了,而是以一种独特的语调,仿佛唱民间小调似的说:“炙甘草,三钱,丹参,一钱,芭蕉心,一个,猪心,半片……”

阴测测又独特的语调重复了连续三遍。

可是刘长青早就吓得神经快要错乱,哪里记得住她到底在说什么,这时窗外忽然响起一声猫叫,刘长青猛然从梦境中醒来,啪一声点亮十五瓦的电灯,一摸身上,全是冷汗。

醒来后,他就跑到了老娘的房间里,搬了张凳子,迷迷糊糊坐到天亮。

老娘一直昏睡不醒,刘长青有点担心,颤抖着伸手去探了探鼻息,心里使劲祈祷:观音大姐,呃不,观音娘娘,如雷佛祖,可千万保佑我娘平安无事……

一探,哦,还好,有气,玛德吓死我了。

顶着两只熊猫眼,走出房间就是所谓的厅堂,可是眨眼一看,好像哪里不对劲啊!

昨晚大哥头七,晚上睡觉前明明是大门洞开的,但现在怎么关得严严实实,连门栓都插得好好的。

谁关的?

自己整晚都呆在老娘的房间里,不可能是老娘起来关的啊,她现在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了。

还有一点,自家的门是那种老式的木门,上下顶轴,平时关个门就跟打雷似的,关门他怎么能听不见?难道是……昨晚的女鬼?

一想到那坐在自己胸口上的大屁股,那长发无脸的样子,还有那声音,他不自禁打了个寒颤,目光朝方桌上一看……我去,这又是怎么回事?

昨晚点上的三根燃香,剩下一根好端端擦在上面,左右两根已经不见了。

刘长青重重咽了口口水,总觉得心里发毛,好像背后站了个鬼似的。

“阳光,对,阳光!”

外面天已经亮了,鬼物怕光,这是村里一直流传的真理。

他赶紧跑过去,手忙脚乱的将大门打开,结果听见“哎呀”一声娇呼,一个女人冷不防摔了进来,躲都躲不开,直接掉进了他的怀里。

“啪嗒!”

刘长青本来就心神不宁,慌里慌张,结果一下没站稳,抱着那女人摔倒在地,还滚了两滚。

“啊,秀……秀娟嫂子,怎么是你?”

刘长青这时才看清楚来人的模样,可不就是昨天在坟地里造小人的吴秀娟吗!

此刻两人的姿势有点尴尬,刘长青仰躺在地,吴秀娟半侧着身压在他身上,一条大腿正卡在他的腿间要害,说不上是疼,反倒有种奇怪的躁动;现在是四月里,不冷,也不热,吴秀娟穿了件洋布外衫,面料很软,压在他身上后,可以感觉到女人特有的绵软和热度。

刘长青长这么大,从没被女人这么压过,除了……昨晚梦见的女鬼。

他今年十八,未经人事,正乃血气方刚,再想到秀娟嫂子昨天在坟地里跟男人那啥的画面,身体一下子就有了反应。

要知道秀娟嫂子以前可是隔壁马山村的村花,该瘦的瘦,该肥的肥,一张鸭蛋脸,两只桃花眼,不知迷倒过多少男人。

吴秀娟挣扎着爬起来,膝盖上的疼痛让她一张嘴想骂娘,但忽然想到什么,又立刻换了张脸,一只嫩白玉手在刘长青那儿抓了一把,吃吃笑道:“二狗子,本钱挺足嘛!”

刘长青哪里经过这等阵仗,此时见她一颦一笑,好像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一般,浑身一抖,差点出事。

“二狗子,二狗子……”房间里传来崔金花的声音,看来听见外面的动静,醒了。

“娘,是,是秀娟嫂子。”刘长青一骨碌爬起来,不敢多看吴秀娟,匆匆进房。

崔金花没起身,只是睁开眼,情况似乎好一点了,听了后低声嘟囔了句:“这小骚蹄子一大早来干嘛?”

吴秀娟朝厅堂的方桌上看了一眼,看到那诡异的燃香,身体一跳,吓得差点摔倒,好不容易硬着头皮走进房:“三娘,听说你病得严重,我……过来看看你。”

崔金花勉强说:“秀娟啊,有心了。”

刘长青撇撇嘴,刚才还骂人家小骚蹄子呢!

看来秀娟嫂子的风评真的不太好。

客套了几句,崔金花起不了身,让刘长青招待一下。

走出房间,吴秀娟就把刘长青拉到一边,犹豫了一下,从口袋里摸出几张老毛子,小声说:“昨天坟地的事,就当没看见,成不?”

刘长青微微一数,大概有五张,在牛家村,算不少了。

只是他不敢接,怔怔看着她。

“贪财鬼,这样……”

她又摸出三张。

刘长青更不敢接了,还不敢看她了,视线往下一挪,就到了她高耸的胸口。

乖乖,以前没细看,可真大。

结果,这一看,吴秀娟明显误会了。

红着脸说:“原来还是个小色鬼,呸!”

刘长青整个人都傻了,身体僵硬。

“记住了,当没看见,不然我就告诉别人,你非礼我……,啊,你跟别人说过了没?”

刘长青傻愣愣的摇头。

秀娟嫂子这才放心,在他胸口拍了一下,钱留下,扭着屁股快步走了出去。

过了好久,刘长青才回过神,将钱数了数收好,正好八百块,然后将老娘扶出房间。

崔金花一看供桌上的燃香,一下惊叫起来:“冲煞了,冲煞了,二狗子,快去,快去叫你奶奶来。”

喊完,又吐了一口血出来。

第4章 太上老君快救命

刘长青的爷爷早就没了,但是奶奶李氏还在,是老刘家的老祖宗,也是牛家村的一名神婆。

刘长青在崔金花的再三催促下,这才向奶奶家跑去,可心里有点不太乐意,因为他们家跟李氏不太要好,平时都少有往来……

说起这事,就要说一说刘长青的老爹了。

奶奶李氏生过五个孩子,前面四个是男娃,最后一个女娃,不过第一个生下没多久就夭折了,后面依次是老大刘贵,老二刘平,老三刘安,取富贵平安四字,可惜少了一个富,刘长青的老爹就是老三刘安,最小的女儿叫刘静。

刘安名字虽好,可在刘长青五岁的时候就没了。

这也是李氏对崔金花看不顺眼的原因。

因为刘安的死因实在太奇葩了,他死于,马上疯。

老太太觉得是崔金花索求无度,害死了自己疼爱的小儿子,让她白发人送黑发人,自然对这个小儿媳妇百般看不顺眼,后来还七算八算的,不知怎么就算出崔金花是个克夫短命相,还说会偷了婆家的气运,那更加看不顺眼了,之后更不让崔金花踏进刘家老宅半步。

如此一来,刘家其他人对崔金花自然也冷落疏远了。

如今,刘长宇也死于非命,老太太早就在背后狠狠的骂过崔金花。

这不,刘长青跑进刘家老宅,见着李氏后把家里冲煞的事情一说,老太太马上跺着三寸金莲,一串刁骂:“我就说那个女人克夫短命,现在还活着那是借了刘家人的命,以前克死我儿子,现在又克死了我孙子,大狗子是死不瞑目啊,所以才会冲煞,连供香都留下一根……”

骂了一通后,又对刘长青说:“二狗啊,你娘是命该如此,没办法救了,你大哥心有怨气,要找你娘索命,跟你没关系,你还是住到奶奶家来吧,你跟你娘住,迟早也要被克死的啊!”

刘长青听了很不舒服,差点要破口大骂,那可是她亲娘。

老娘这几年辛辛苦苦,老的那么快,李氏有不可忽视的责任。

他过来,李氏不但没说帮忙,还听了一通骂,刘长青直接道:“奶奶,我娘刚又吐了血,我得回去看着,冲煞不冲煞的我才不管,我哥怎么可能来索我娘的命?”

他说完转身就走,背后老太太又是一阵骂。

奶奶的,真是个臭老太婆!

只是出了刘家老宅的门,刘长青心里又犯嘀咕了,昨晚被女鬼压了床,又关门又冲煞的,确实挺邪乎,老太婆不肯帮忙,可以去找别人啊,反正村里又不止她一个神婆。

马上,他就跑到了村东头。

在王寡妇家隔壁,就住着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太太,姓什么他不知道,但他认识老太太的孙子,跟他小时候一起玩过。

“小章奶奶,我家昨晚头七冲煞了,能不能麻烦你去我家看看啊?”

刘长青在门口就看到了老太太。

老太太是做这生意的,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不过她还挺讲究,开口就谈钱,定金一百,拿钱干活,说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老祖宗的规矩不能坏。

幸好刘长青刚刚拿了秀娟嫂子八百块的偷汉子封口费,连忙数出一百给她。明明就只有一张老毛子,老太太还沾了口水数了三遍。

随后,老太太拄着拐杖,提了个黑布篮子,里面放一干家伙事,随着刘长青踩着三寸金莲噔噔噔往前走,速度还不慢。

到了家里。

刘长青首先就去看老娘有没有事,还好,此刻还能靠着椅子坐稳。

他赶紧又取了昨天苗光明开的药,给她吃了一点。

就在这个时间,小章奶奶已经在房子里转了一圈,看着那独根香深深皱眉,最后伸出一个巴掌在刘长青母子俩面前晃了晃。

“什么意思?”刘长青不解。

“总共五百。”老太太满是皱纹的嘴动了动,因为没牙,口齿不太清,“头七冲煞,怨气撞大梁,要有血光之灾,老太婆要赶紧为你们家开坛做法,不然的话,哼哼……”

刘长青看看老娘,崔金花没有意见,点点头,这事就定下来。

到了晚上八点,小章奶奶就在小院里用方桌摆了祭坛,又点蜡烛又点燃香,还有一把似模似样的桃木剑,红色的,只有二十公分长。

三碗水,中间一碗放了点鸡血。

然后就开始……跳大神。

叽里咕噜,叽里咕噜……

老太太嘴里念着听不懂的音节,踩着小脚又蹦又跳。

崔金花身体不好,早早去房里睡下了,只有刘长青在旁边看着。

可他毕竟受的是现代教育,对鬼神的东西半信半疑,这时看她一把年纪还这么折腾,五百块钱赚的也真不容易。

“希望能有用吧,那个什么白衣女鬼千万别再来找我,你要找的是小叔子,可不是我,找错了地就去别处找找,拜托拜托!”

正在刘长青心里默默念的时候,身边忽然起了一阵阴风。

唰一下,就把方桌祭台上的两盏蜡烛给吹灭了。

他开始还以为是老太太作法的缘故,可是一看,老太太也正瞪着老花眼一脸惊疑。

“是阴风,这个是你哥的怨气所生,现在被老身作法后,已经散了,老身再帮你们家驱驱鬼气。”老太太镇定了一下说,又去点亮蜡烛,可刘长青分明看到她的手在发抖。

“唰——”

蜡烛刚点亮,又被一阵风吹灭。

老太太脸色大变,再次点亮,可马上又熄灭,就好像老太太的前面站着一个看不见的鬼,在跟她作对。

鬼吹灯!

“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来显灵!”

老太太这回脸色发白,从供桌上抓了一把本命钱(一种印有钱币的纸钱,也叫买命钱)撒向半空。

哪里知道,这些本命钱刚撒出去,忽然被一阵狂风吹起,全都一股脑飞向老太太的脸,噼里啪啦,猎猎作响。

这绝对不是自然现象,外面根本就没风。

刘长青在旁边看得都要尿了。

老太太显然也被吓得不轻,估计她这辈子从来没见过这种事情。

“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快救命!”

老太太大喊一声,直接扔了桃木剑,撒腿就跑,那速度,一点看不出是八十岁的小脚老太太。

刘长青也怕啊,可是他不能丢下老娘,大叫一声就朝老娘房间跑。

可是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他明明在拼命跑动,却始终在同一个位置原地踏步。

“滋滋——”

挂在门口的一盏白炽灯闪了两下,灭了。

周围变得漆黑一片,刘长青感觉自己的脖子处有阴风吹拂,一下寒毛都竖起来,而那个昨晚在梦中的声音,忽然再次响起:“小叔子,小叔子——”

妈呀,我还没有睡着,你怎么就出来了?!

鬼啊!

第5章 我的嫂子是女鬼

刘长青大叫一声,拼了命迈动双腿。

可是大门明明就在眼前三米处,就是跑不进去。

“小叔子……”

“妈呀,又来了——”

刘长青感觉脖子后面更冷了,他紧闭双眼,不敢回头,嘴里喊道:“女鬼姐姐,你找错人了,我不是你的小叔子,你到别处去找吧!”

他都要哭了,人吓人吓死人,鬼吓人,更要死人。

他本没指望女鬼能听了他的话做出回应,可没想到那声音却说:“我没错,是你错了,我不是你的姐姐,我是你的嫂子。”

说话间,刘长青感觉又起了一阵阴风,吹拂了自己的头发。

“睁开你的眼睛。”这回声音出现在刘长青的正前方。

“不要啊!”他身体僵硬的站着,两腿直打摆子,哪里敢睁眼,就怕再看见没有脸的女鬼,颤颤巍巍说,“天黑,睁眼也看不见的。”

“睁开!”女鬼这时变成了命令式,“不睁开,我就吃了你。”

“……”

无奈加恐慌,刘长青忐忑的睁开了一只眼睛,马上也看到了另一只眼睛,睁得老大了,长长的睫毛,黑色的瞳孔,还会眨动,“鬼啊!”

原来,那女鬼居然就在距离自己一公分的位置。

“咯咯咯咯……”

女鬼发出一串银铃般飘荡的声音,忽东忽西,但听得出来很高兴,“小叔子,原来你是真的能看见我啊,真好!”

好个屁,看得见鬼,说明要倒大霉了,是不是我也快死了?

刘长青恐惧了一阵后,不知是不是肾上腺素分泌多了的缘故,稍稍没有先前那么心惊肉跳了,左右一看,发现那女鬼就站在自己左侧,顿时又狠狠抽了一筋。

不过只有头发没有脸的恐怖样子没有出现,倒是变成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娇美女子,看起来年纪不大,二十来岁,穿的是白底绡花的衫子,白色百褶裙;头发挽成公主髻,插一支珠花流苏簪,皮肤很白,双眉修长如画,眼眸闪烁如星,嘴唇薄薄的,嘴角微微向上弯。

“好美!”

刘长青看到女鬼此刻的样子,不自禁冒出一句。

一秒钟后,他差点又扬手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居然会认为一只女鬼很美,真是见鬼了。

正在这时,女鬼再次开口:“小叔子,你别怕,我不是来害你的。”

不是来害我的,那肯定是来吓我的!

刘长青心里碎碎念,但肯定不敢说出来,只好顺着她的口风道:“那……,你,你找我,有……有事吗?你要元宝蜡烛,房子车子或者票子,没问题,我明天,不,一会就烧给你,好不好?”

“不好!”

“那……那你要什么?”刘长青纠结了,这些都不要,那你还要什么,要我的命?

“小叔子,你不用这么害怕的,我真的是你嫂子,你叫刘长青对不对,小名叫二狗子,真是的,怎么会有这样的名字,难听死了……”这句话仿佛在自言自语,然后道,“我是你嫂子,我是来帮你的,现在母亲病危,我现在说的话,你一定要记住了,炙甘草,三钱,丹参,一钱,芭蕉心,一个,猪心,半片,煮水一个时辰,给母亲吃下,要快,不然真的来不及了。”

刘长青听到这里,真的吃惊了。

看女鬼说的话,条理清楚,不像是说胡话,连自己的外号都知道,可是,这个嫂子到底哪里来的?看装扮,不会是剧组演戏的吧,演戏的时候被人杀了,然后变成了鬼?

呃,等等,她说什么来着,给母亲吃,治病?

“那,这位女鬼……嫂子。”刘长青结结巴巴的说,既然她一定要说是自己的嫂子,那就由着她吧,只要不害我,“你说的东西太多,我需要用笔记下来,能让我动了吗?”

“可以,不让你动,我也挺累的,你快点啊,我的能量已经不够了,马上就要消失的。”

刘长青试着一动,嘿,果然能动了。

赶紧跑进了房子里,一回头,那女鬼就在自己鼻尖处。

“妈呀!”

不过他这时候终于能思考了,心想这个美貌的女鬼不会真是大哥在地下找的女朋友吧?委托女朋友上来救老娘?看她说的有板有眼,跟真的一样,最主要,老娘现在真的快不行了……

那就,先记下来吧!

他赶紧找了纸笔,将女鬼说的药方记下,就跟听写作业似的,最后回头问一句:“女……嫂子,是这样吗?”

“一天一次,每天睡前服用,切记,切记……”

只听见声音,不见人影……不,鬼影。

那女鬼就这么消失了。

“难道,真的能量耗尽,回地下去了?”

他本不信有鬼,可这次是真真切切的体会,不相信都不行,看了看纸上写的字,他很确定不是做梦,这时候赶紧跑去到老哥的牌位前拜了拜:“大哥,原来真的是你来过啊,还带了位大嫂过来,大嫂很漂亮,希望你们在地下可以幸福的过日子。”

完了后,他跑去看了看老娘。

虽然吃了苗光明的药,休息了一天,可是怎么看都没有好转的迹象,现在好像更严重了,难道真是病危了?

一想到这个,他赶紧抓了桌上刚刚写的纸条,冲向了苗光明的医馆,希望这药方真的有用。

很快,就到了医馆门口。

可是大门紧闭,敲门没人应。

“应该在家里!”

刘长青又折返去找苗光明的家。

苗光明这个人,刘长青有些了解,原本是十里外姚家村的人,后来他老婆去城里打工,结果一去不回头,听说跟一个广东人跑了,连孩子都带走了,苗光明大受打击,在村里抬不起头来,这才到牛家村讨生活。

苗光明的屋不远,跑了两分钟就到,在村子的东北角,独门独户,旁边就是一片竹林,刘长青过去正要敲门,忽然听见一阵女人的呜咽声,以及哼哼唧唧说话的声音。

“小玉,你真美!”

“还要你说?我不美,你能看上我?”

“呵呵,小玉,你皮肤真好……”

刘长青举起的手按在了门上,再也敲不下去了,身体里有股火热奔涌出来,这分明是苗光明找了个女人在家里……造小人,这女人的声音听着有点熟悉,小玉是谁?

未完待续,后续内容更加精彩
为尊重作者版权,请前往微信继续阅读
微信未删减内容更加精彩

手机阅读更方便,打开微信扫下方二维码,即可接着上文继续免费阅读哦!

阅读100000+ 87370
精选留言
95278
偷吃鱼的猫

能用微信看小说真好,扫码后关注公众号就可随时随地免费看小说啦!!

16小时前
20460
不加糖的咖啡

太好看了,害我一天什么事都没干~

8小时前
8886
小婷婷℃

后续情节真是一波三折,所以不得不留下评论,安利给你们。

1小时前
实时热点
打开微信
扫一扫

手机阅读
更方便

微信扫一扫

回复男女主角名
手机阅读更方便

打开微信“扫一扫”
关注上班看小说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