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时光的尽头
看会书吧 今天
引言

为了旧爱,他伤她入骨,狠心夺走了她的一切。他厌恶她,恨她,却又不许她离开。他以报复的方式爱着她,让她徘徊在爱与痛之间……1

第一章 丈夫的初恋死而复生

“哦……不要……”

昏黄的房间里,偌大的豪华大床之上,两具身体死死地纠缠着。

身下的女人弓着身子,朱唇微启,两腮绯红,双眸似要滴出水来,眼神迷离地看着正在自己身上驰骋的男人。

男神身上纵横交错的伤痕充满野性气息,让她对这个男人充满了浓厚兴趣。

“不要?”

聂坤似乎听到了什么笑话,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动作却没停下来。

这个女人是昨晚上在酒吧主动送上门的,对于主动上门的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他从来不会主动拒绝。

随着女人一声声“不要”,聂坤结束了长达一个小时的战斗。

女人乖巧地趴在聂坤宽厚的胸膛上,脸颊潮红,带着欢愉,这个意外的男人给了她做女人的惊喜,就在刚才,初尝禁果的她感觉整个身子要炸开了。

那种坠入云端的感觉让她有些沉醉。

聂坤眼角瞥了眼床面那一抹鲜红,微微有些失神……

两天前,身在国外执行任务的他收到一封来自华夏的信,确切地说是一份遗产继承书。

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聂坤很好奇是谁给自己留下这么一份遗产,当看到最后那个署名的时候,聂坤愣了愣。

“聂长天?”

聂坤记忆里没有这个名字的丝毫信息,在继承书的背后还有一张照片,一名三十岁开外的男子抱着一名三四岁大的男孩儿。

看到照片的那一刹那,聂坤瞳孔骤然缩紧,照片中的男孩儿正是自己。

六岁那年,聂坤被人从孤儿院接走,这一走便是十二年,十二年枪林弹雨、刀光剑影的生活让他比同龄人多了几分成熟和硬朗。

深吸了口气,聂坤回过神,若非因为继承书中那句“若想知道自己身世,必须继承财产”,他绝不会再回华夏。

“你准备什么时候走?”聂坤看着怀里的女人,邪魅一笑,“咱们只是玩玩而已。”

苏倾城娇躯微微一颤,脸上的愉悦感褪去,眼神冰冷,不含一丝感情地看了眼聂坤,悠然起身,穿好衣服。

“你的服务我很满意!”苏倾城傲然一笑,从包里拿出两摞钱丢在聂坤身边。

做完这一切,苏倾城朝着房间外走去,直到她离开,聂坤才笑出了声,“嘿,这妞倒是有点意思。”

点上一根烟,聂坤狠狠地吸了两口,这才起床洗漱,离开酒店。

“青城,我聂坤回来了!”

望着高楼林立,离开十二年的青城,说不激动那是假的,聂坤的根在这里,哪怕到目前为止对自己的身世没有半点头绪。

“师傅,太平路十八号!”

顺手招了辆出租车,聂坤报了地址。

“太平路十八号?”司机神色有些古怪的看着聂坤,确认了下地址。

察觉到司机语气有些不对,聂坤眉头一挑,反问:“怎么,有问题?”

“小哥,你是从外地来的吧?”听聂坤如此问,司机反倒笑了起来,“太平路现在已经不存在了,十年前就改了名字。”

“改名了?”聂坤诧异,随即也笑了起来,“师傅,我离开青城十多年了,呵……咱们青城发展的真快啊!”

一路上,聂坤从司机的口中了解了很多关于青城的新闻,比如青城三大家族苏慕燕、四大美女、五大帮派等等。

聂坤认真听着,接下来有很长一段日子要生活在青城,对于这些消息多少了解一下也是没有坏处的。

二十分钟后,车子进入和平路,司机笑道:“小哥,现在的和平路就是当年的太平路,前边就是十八号了。”

说话的功夫,车子在一家破旧的药铺门口停了下来,付完钱,聂坤下车。

“黄金药铺?”看着破败的药铺上方锈迹斑驳的四个大字,聂坤终于肯定了这就是财产继承书里提到的那家药铺。

“草!”聂坤眼角一阵抽搐,这么一家破败的药铺有必要继承么?谁瞎了眼会来这里买药?吃饱了撑的吧!

再说了,现在是二十一世纪,哪里还有什么药铺,你当这是古代么!!

聂坤抓狂,脸都黑了,他甚至有些怀疑,那个叫聂长天的人是不是故意玩自己。

骂归骂,抓狂归抓狂,聂坤还是硬着头皮朝着药铺走去,古朴的青铜锁已经生了锈,好在继承书里有钥匙。

“嘎达!”锁开了,在锁开的那一刹,聂坤感觉有什么东西进入了自己体内,似乎在打开锁的那一刻,自己和这家药铺之间多了某种联系。

眉头微蹙,聂坤心生警惕,浑身汗毛乍起,常年处在那种高危环境中让他对周围的气场有着极其敏锐的感应。

足足过了二十秒,周围除了路过的汽车鸣笛声外,并未有其他事情发生。

“奇怪!”聂坤舒展开眉头,却仍未放松心中警惕,伸手小心翼翼将药铺的门推开。

“吱呀!”

在药铺门被推开的那一刹,一股药草特有的药香扑进聂坤鼻中,让他心情一阵舒畅,禁不住深吸了口气。

眼前的是一家古色古香的药铺,让聂坤震惊地是药铺内一尘不染,与外面的锈迹斑驳形成鲜明对比,似乎有人每日打扫。

走进药铺,聂坤心中的不爽慢慢消散,虽说外面有些破败,但不得不承认内部的装修让他震惊。

紫檀座椅、金丝楠木药柜、乌木笔架,还有旁边那珠圆玉润的算盘,以及那支散发着淡淡紫芒的毛笔,每一样都价值不菲,看着看着,聂坤差点笑出了声。

“卧槽!”

面对这一份价值不菲的财产,聂坤的内心是极其震惊与兴奋的,有这么大的一份家业,还愁泡不着妞么?

药铺很大,除了前边药铺,后面是一个偌大的花园,此时正值五月,花园里百花争艳,山水相映,蝶飞蜂舞。

聂坤很震惊,要知道这可是个寸土寸金的社会,这么大的一片花园足以卖出上千万的价格。

可让聂坤震惊的并非只有这些,穿过花园后是一片幽幽竹林,等到穿过竹林,聂坤目瞪口呆,眼前楼阁高低错落,足足有七座之多,当真是五步一楼,十步一阁。

“哗啦啦……”

就在这时,聂坤耳朵动了动,一阵阵水声传进他耳朵,心下一惊,“莫非这里还有其他人?”

心里想着,聂坤朝着声音的来源走去,一分钟后,在一间厢房外停下来,轻轻推了推窗户,聂坤望了过去。

“呃……”

这一看不打紧,聂坤感觉自己鼻子一热。

第二章终于,我变成了你讨厌的样子

透过窗子,聂坤目光穿过氤氲水汽,看到令人血脉贲张的画面,那是一个正在沐浴的女人,修长的手臂如嫩藕般轻轻撩动着,撩起的水花溅在雪白的香肩上,顺着滑腻的皮肤朝着胸前幽深的山谷流去……

两抹白皙半遮掩在水中,像两个跳动的精灵。

“咕噜!”

聂坤不争气地吞了口口水,昨晚的苏倾城足以倾国倾城,但眼前在水汽映衬下的女人却更多了几分妖娆。

尤其是那张标准的瓜子脸,白皙中透着红润,灵动乌黑的眼睛雾蒙蒙的,妖娆中带着几丝娇柔,让人忍不住怜惜。

聂坤下意识屏住呼吸,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心中却在想女人什么来历,毕竟这处宅子从自己拿到继承书的那一刻就已经属于自己的私人财产。

“啧啧,要是能再高一点就好了!”聂坤目光始终锁在女人胸前,只可惜浴池里的水将那片风光遮住了大半。

“谁?!”

浴池里的女人终于察觉到有人窥觑自己,不由得一声惊呼。

随即,聂坤只觉得眼前一花,再看之时已经失去女人的踪影。

“高手!”聂坤的第一直觉告诉自己他遇见了一名高手,想不到在这处老宅中竟会隐藏一名高手。

聂坤下意识后退,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笼罩他全身,让他如坠冰窟,禁不住打了个哆,后退中一个回旋踢!

“找死!”

女人娇喝,玉掌翻飞,砰砰两声击中聂坤小腿。

“我擦!”聂坤吃痛,这女人的手看起来娇弱不堪,打在自己的小腿上却如同两块铁板,似乎将自己的骨头都要拍碎了。

吃痛归吃痛,聂坤手中的动作却没停下来,开什么玩笑,这女人一出手招招致命,一个不小心说不定财产没继承,小命还搭在了这里。

“妞,长得不错,就是性子暴力了点!”聂坤收回腿,笑着调侃了句,不得不承认眼前的女人足可以用“绝色”二字来形容。

“找打!”女人没想到聂坤死到临头还敢跟自己贫嘴儿,玉掌一翻,再次朝聂坤拍去。

嘿嘿一笑,聂坤不敢大意,若非自己从小接受严格训练,恐怕在这女人手中走不过两个回合。

让聂坤震惊地是女人到底什么来历,要知道他外号“昆仑”,在华夏,昆仑山乃是万山之尊,由此可见其身份以及功夫了得。

可刚回青城第一天就遇见如此高手,莫非自己几年没回华夏,华夏的高手已经多到一个看似刚刚成年的小妹妹都可以碾压自己的地步了么?

“砰砰砰!”

聂坤的双拳对上女人的双掌,火辣辣的疼痛感让他皱起眉头,急速闪身,后退,扯着嗓子喊了起来,“停停停,不打了不打了,不就是看了你两眼么,大半个身子都泡在水里,我特么什么都没看到……”

女人愣了下,俏脸唰的就红了,一脸嗔怒,“登徒子,你偷看还有理了,我挖了你的眼!”

“我擦!”聂坤差点被这彪悍的妞给镇住了,可一想这可是自己的宅子啊,貌似她才是身份不明吧?

一想到这儿,聂坤腰板又硬了起来,“妞,什么叫偷看,这是我家,我是这里的主人,我还没问你是谁呢?为什么在我家?”

“你家?”女人双手掐腰,“我在这里住了千年,怎么从来没见过你?”

“啊哈?”

聂坤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这丫头说什么?她说自己在这里住了千年?脑子进水了吧?!

想不到这么漂亮的妞,脑子有问题,聂坤心里不由得起了同情心,“哎,算了,看在你脑子有病的份上不和你计较,你家在哪,哥哥送你回去!”

“你才脑子有病,你全家脑子有病!”女人杏核眼怒瞪聂坤,那乖巧玲珑的小鼻子忽然皱了皱,“咦……你身上……熟悉的味道。”

“呀!”

未等聂坤搞清楚这丫头犯了什么神经,这丫头又是一声惊叫,嗖的一下子窜到聂坤身边,好奇宝宝似的打量着聂坤,“你……你是聂家……聂家的人!”

聂坤被吓了一跳,刚才他只看到眼前白光一闪,这妞就出现在自己面前,这特么是什么速度?要是对自己有恶意,一刀子过来,自己的小命就交代在这里了吧!

“你……呃……我是聂家人,我叫聂坤。”聂坤心中充满各种疑惑,这小妞是怎么知道自己姓聂,而且知道自己是聂家人后,态度大变。

“哎呀,真是聂家人,我终于等到了啊……”小妞显得十分激动,“封印就要解除了……就要解除了。”

“呃……”聂坤还是觉得这妞有病。

“我叫灵狐,你可以叫我灵儿,也可以叫我狐儿。”灵狐哪里还有半点之前的愤怒,越看聂坤越顺眼,“对了,你刚回聂家吧,累了么,我帮你泡澡吧!”

聂坤一个激灵,这妞竟然要帮自己泡澡,开什么玩笑,他虽表面上嘻哈,但内心缜密,干咳了两声,开口问:“灵狐,你怎么在这里?”

“我当然在这里了,我都在这里一千年了,我是被……”灵狐一副愤愤地模样,话刚说到一半儿又收了回去,“哎呀,我瞎说了,我祖上和你们聂家祖上是世交,你们聂家没人住了,我就偶尔搬过来,帮你们打理下宅子。”

聂坤怎么看都觉得这小妞是一只狡猾的狐狸,说话明显模棱两可,既然她不愿多说,自己也不多问。

“我现在回来了,你是不是可以走了?”聂坤一声冷笑,看着眼前的灵狐。

“当然不能走。”灵狐脑袋摆的跟拨浪鼓似的。

“为什么不走?”聂坤问,心想,果然有猫腻啊。

“因为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丫鬟啊。”灵狐嘻笑着看着聂坤,贝齿咬着下唇,一副娇滴滴地模样,“是可以暖床的那种丫鬟喔……”

末了,灵狐又补充了一句。

“卧槽!”

聂坤一升鼻血差点喷出来,这丫头绝壁故意的。

第三章 拿她的骨灰喂狗

问了半天,聂坤也没从灵狐口中问出半点对自己有用的信息,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丫头确实一直住在这里。

不得不承认,这处宅子确实很大,除了前边的药铺之外,花园占地面积也足足有三四亩,再加上后面的一排建筑,整个宅子差不多占地十亩。

“巨产啊!”

虽然这些年在国外聂坤攒的钱也不是一笔小数目,但那都是刀光剑影里拼来的,来之不易。

忽然从天上掉下来这么一大座宅子,想想以后可以过上清静安逸的日子,聂坤心情爽朗,不由得哼起了小曲。

灵狐这丫头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再聂坤问了一大堆问题,没有得到答案之后,她就不说话了,一双灵动的眸子时不时打量几眼聂坤,心里不知道盘算着什么。

在宅子里巡视一圈,聂坤又回到了药铺。

走到药铺门口的时候,跟在聂坤身边的灵狐停了下来,俏脸上闪过一抹聂坤未曾察觉到的畏惧之色。

“怎么停下来了?”聂坤回头,看着脸色阴晴不定地的灵狐。

灵狐目光在聂坤和药铺之间徘徊,就那么一刹那的功夫,她脸上洋溢出妩媚之色,差点把聂坤的魂儿勾去。

“我擦,这就是个小妖精啊!”好在聂坤定力不错,不然在灵狐面前早就把持不住。

“咯咯……”灵狐笑个不停,“没什么,只是好久没来这里,想起了一些事情而已。”

聂坤狐疑,却道:“那就一起进去看看吧,既然我接手了,也得收拾收拾重新开张,总不能继续荒废着!”

一听到聂坤提及要重新开张,灵狐大喜,上前挽着他的胳膊,露出讨好之色,“那以后我就是店里的店员了是不是?”

聂坤没搭理她,这丫头说话的时候一直防着自己,自己自然也不能什么事情都依着她。

药铺古色古香,此时聂坤才发现不寻常之处,这药铺显然许久不曾有人来,却一尘不染,空气里只有淡淡的药香味。

“灵狐,你没有来打扫过?”聂坤皱着眉头问。

灵狐摇着头,心里在嘀咕,“开什么玩笑……要不是你回来,我半步都不敢踏进来……”

聂坤在药铺里赚了几圈,顺手打开药铺的窗子,明媚的阳光投射进来,似乎有些眼花,阳光照射进来的那一刹,聂坤似乎看到空气中有金色的颗粒在跳动。

“或许是灰尘吧……”聂坤心里想着。

“主人,药铺很久没人来了,不知道药柜里还有没有药材。”灵狐目光落在药柜上,朝着聂坤喊了声。

回过头,聂坤打量着药柜,药柜不大,长三米高两米,一共有九层,每层又有九个药盒,通体黝黑,隐约带有一缕红色纹理,看不出什么材质。

聂坤随手准备开了一个药盒,看看里面是否还有药材,可拉了半天却没有半点反应,药盒纹丝不动,仿佛被胶黏住。

灵狐脸色微变,忙道:“你再拉别的试试。”

聂坤又试了几个,仍旧没有反应,搞的他不禁爆了句粗口,“卧槽,这药盒是刻在上面,故意玩老子的吧!”

灵狐似乎想到了什么,站在聂坤身后又补充一句,“主人,你从第一排第一个开始开!”

聂坤无语,这妞一口一个主人,搞的自己浑身燥热,丫的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有什么特殊癖好呢!

“灵狐,叫我聂坤就行。”聂坤随口回了句,目光锁定第一排第一个,伸手拉了下。

“嘎达!”药盒开了,聂坤和灵狐二人脸上露出喜色。

顺手一摸,聂坤摸出一把造型古朴的黑色钥匙,目光惊疑,“咦,怎么是把钥匙,难道这药柜也要用钥匙打开?”

说着话,聂坤回头看了眼药柜,发现除了最后一个药盒是紫色外,整个药柜浑然一体,根本就没有插钥匙的孔。

灵狐身子微微颤抖,目光复杂地看了眼聂坤,眸子中射出一道白芒。

聂坤拿着钥匙的手一阵刺痛,鲜血瞬间浸湿了手中的钥匙。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聂坤还未搞清楚自己的手为什么会突然流血,黑色钥匙仿佛活了过来,将流出来的血吞噬个一干二净,紧接着他便发现自己体内的鲜血不受控制的朝着钥匙涌入。

“卧槽,这……这到底怎么回事?”聂坤还未回过神,眼前一黑便昏死了过去。

灵狐身上闪过一道白芒,化作一只漂亮的九尾狐狸,身上散发着圣洁的光辉,纵身一跃,跳到聂坤身上,红色的舌头轻轻舔舐着他的脸颊。

昏迷中,聂坤发现自己处在一个漆黑的空间里,周围充满无数道声音,但每一道都听不清楚。

不知道过了多久,黑暗中闪过一道金光,金光直接冲进自己脑海,他再次失去意识。

直到聂坤感觉自己脸上湿乎乎的,顺手一摸,才睁开了眼睛,一双放大了几倍的眼睛正盯着自己,甚至感受到了对方微弱的鼻息喷薄在自己脸上。

有那么一秒的冲动,聂坤想抬头亲上去,但还是忍了下来。

“哎呀,主人醒了!”灵狐露出喜色,发现聂坤神色有异样,脸颊便红了起来。

“咳咳咳……”

尴尬地咳嗽两声,聂坤坐起身,“叫我聂坤。”

吐了吐舌头,灵狐忙改了称呼,“坤哥哥!”

“……”

甜腻腻的声音,让聂坤骨头差点酥了,随这丫头去吧。

“对了,刚才发生什么了?我怎么会突然昏迷?”聂坤揉了揉脑袋,他记得昏迷之前黑色钥匙在吞噬自己的鲜血。

想到这里,急忙朝着自己的手看去,那里什么都没有,甚至连一丝伤口都看不见。

“咦……这是什么?”在聂坤思考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脑海里多了一些文字,“百草仙经……这是什么鬼?”

“仙医分九品,一品一世界……”

“魔灵花、玄机草、天雀羽……”

“石斛入胃经、脾经……滞气乃外邪入侵……”

无数信息如洪流般冲击着聂坤识海,整颗脑袋仿佛要炸裂开,下意识双手抱头,露出痛苦之色……

第四章我输的体无完肤

灵狐似乎早就料到了会是这个结果,托着脸蛋儿,一副悠哉的表情看着聂坤。

足足持续了一刻钟,脑袋的疼痛才缓解下来,突然多出来的大量信息,直接刷新了聂坤的三观。

“卧槽,这是什么情况?”聂坤看着眼中含笑的灵狐,咆哮了起来,这妞一定知道什么元婴。

灵狐撅了撅嘴儿,咯咯笑了起来,“坤哥哥是黄金药铺的继承人,自然要接受传承!”

“传承?”

“嗯!”

“然后呢?”

“坤哥哥,我好饿……”灵狐打了个哈欠直接无视聂坤的话。

“……”

“咚咚!”

这时,药铺的门被敲响,随后传来一个好听的女孩儿声音,“请问有人么?”

聂坤和灵狐同时朝着药铺外看去,门口站着一名扎马尾的女生,脸色有些苍白,一手按在小腹上,露出痛苦之色。

聂坤眼睛一亮,想不到青城的美女这么多,女孩儿虽然有些病态,却五官精致,带着一丝娇柔美。

“咳,这么大两个人!”聂坤端坐着,笑着开口。

李轻歌闻言,忙进了药铺,目光在聂坤和灵狐身上停留了几秒,然后看向聂坤,“您是这里的新医生么?”

“医生?”聂坤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这家药铺就在我们学校对面,好久没有开门了。”李轻歌微蹙着眉头对聂坤解释。

聂坤这才想起自己是药铺的主人,仔细打量了几眼李轻歌,脑海里自动浮现出几个字,“外邪入侵,经血滞留!”

聂坤已经见怪不怪,正如灵狐所说,自己继承了药铺,也得到了这里的传承,如此一来,自己也算半个医生了。

“痛经?”聂坤眉头一挑,目光落在李轻歌的小腹上。

聂坤声音虽小,李轻歌却听的清楚,脸颊飞上两抹红晕,点点头,“嗯,之前吃过中药,效果不明显,今天疼的厉害。”

“我帮你把把脉!”聂坤指了指旁边的椅子,等到李轻歌坐下,便将手切在她右手脉搏处。

李轻歌脉象正常,就在聂坤准备收手的时,从李轻歌的脉搏处传来一股微弱的冰冷气息,转而消失不见。

那种感觉很真实,聂坤相信并非自己的错觉,再看李轻歌,脸色苍白,额头沁出细密香汗。

灵狐一直在旁边安静地看着聂坤给李轻歌把脉,忽然就察觉到一股寒意,有些惊讶地开口,“坤哥哥,她体内有阴邪之气作祟!”

“阴邪之气?”聂坤皱眉。

“真气按揉足三里、三阴交、阿是穴和太冲穴!”聂坤脑海里又浮现出一些信息,几个穴位的具体位置也清晰的在他脑海中。

李轻歌有些不明所以,声音有些发颤,“医……医生,是不是很严重?”

聂坤微微一笑,回道:“还好,不过要做一下具体处理。”

“啊?要怎么处理?”李轻歌忙问。

聂坤目光从李轻歌身上扫过,这丫头看起来不过十八,应该是个学生,可身子却发育的玲珑有致,两个小山包盈盈可握。

“需要将外套脱掉,鞋子脱掉,这里有两处穴位,我帮你推捏一下,会缓解疼痛。”聂坤语重心长地说着,“药物治疗会有一定的副作用!”

“脱……脱衣服……”李轻歌脸红的更厉害了,似要滴出血来,不敢去看聂坤。

聂坤忍着笑意,这妞竟还害羞了,轻咳了两声,一本正经道:“同学,病不忌医,你这病要是再拖下去恐怕会留下后遗症。”

李轻歌一听这话,顿时紧张起来,从小到大她从来没有和男生接触过,甚至是男医生。

要不是今天突然疼的厉害,医务室又关门,她肯定不会来这儿,心里不禁有些后悔没有听爸妈的话,好好在家休息。

“你……你真是医生么?”李轻歌用怀疑地目光看着聂坤。

聂坤略有些尴尬,这可是自己当医生第一天啊,关键时候怎么能掉链子,定睛看着李轻歌,郑重道:“是的!”

李轻歌身子一颤,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聂坤那双黝黑深邃的眼睛,她觉得怀疑他是一种罪过。

默默点点头,李轻歌没说话,将自己的外套脱掉,露出一件米黄色的衬衣,隐约能看到衬衣下粉红色的内衣。

李轻歌本还要解开衬衣扣子,聂坤抹了把鼻子,忙阻止了她的动作,朗声道:“好了,将衬衣挽起来就可以了。”

“啊?”李轻歌似乎被聂坤的话惊到了,“衬衣不用脱了?”

白了李轻歌一眼,聂坤回道:“你想脱我也不介意。”

李轻歌满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却没了之前的拘束,忙将衬衣挽起,露出洁白平坦的小腹。

阿是穴没有固定位置,当疾病发生时,人体的某一部分就会发生相应的气血阻滞,造成气血的局部性、临时性的聚集,而这一部分便可称为阿是穴。

李轻歌经血滞留,必须散瘀,按照百草仙经的真气运行之法,聂坤一指点在李轻歌小腹的疼痛之处。

“嗯哼!”

一指点中,李轻歌疼的发出闷哼声,可随之便察觉到一道暖流顺着聂坤的手指流入自己体内,疼痛也慢慢缓解。

聂坤感觉很奇妙,丹田内似乎有一股气顺着经脉流到手指再进入李轻歌体内,同时察觉到滞留在她体内的经血慢慢散开。

指尖轻轻揉按,李轻歌说不出的舒服,原本苍白的脸慢慢转为红润。

随后是太冲穴,太冲穴位于大脚趾和食趾中间位置,聂坤握着李轻歌的小脚,入手滑腻,甚至还带着淡淡的清香。

李轻歌贝齿轻咬下唇,十指纠缠在一起,不知道心里作用还是怎么着,总感觉脚底痒痒的。

“嘤咛……”

聂坤开始揉捏太冲穴,顿时间,一股电流般的酥麻从李轻歌的脚底袭便她全身,仿佛触电般,浑身变得酥麻无力。

聂坤一个激灵,李轻歌无意的娇吟声让他小腹一热,险些乱了心神。

“坤哥哥,色狼!”

灵狐一直在旁边看着聂坤给李轻歌治病,活了千年的妖精什么没见过,虽然心里鄙视,但还是甜腻腻地喊了声“坤哥哥”。

第五章她要害希希

一刻钟后,聂坤按捏完所有穴位,李轻歌除了除了一身的香汗之外,浑身说不出的轻松,仿佛飘到了一团棉花上。

聂坤深吸了口气,香汗的气息让他有些陶醉,通过刚才的观察,他看得出李轻歌的家境很殷实。

看着有些失神的李轻歌,聂坤清了清嗓子,“同学!”

“啊……”李轻歌回过神,娇滴滴地看着陆宁,“真的不疼了……医生,谢谢你……”

“方便说下名字,我做个记录。”摸了把鼻子,聂坤翻开旁边一个记录薄,没有再看李轻歌。

“李轻歌!”李轻歌红着脸报上自己名字,“桃李的李……”

李轻歌还未介绍完自己的名字,聂坤已经准确无误地写出了三个字,漂亮的小楷让她瞪大眼睛,想不到眼前年纪与自己相仿的医生会写的如此好的一手字。

“我帮你开个方子,你回去抓点药,每天晚上煎一副,连续三天。”说着话,聂坤刷刷地开了副药方交给李轻歌。

李轻歌拿着药方愣了愣,“医生,这里就是药铺啊!”

闻言,聂坤有些尴尬,身后这药柜到目前为止也只能打开第一个啊,心中凌乱的时候,灵狐笑吟吟地开口了,“坤哥哥,我帮你拿药!”

说着,接过李轻歌的药方子,然后从要柜子里一个盒子一个盒子帮她取药。

聂坤瞪大眼睛,这药柜之前明明打不开。

“好了!”将药包了三份,灵狐递给李轻歌。

“以后有什么病可以直接过来。”聂坤又道。

接过药,李轻歌红着脸道谢,直到她离开,聂坤才感觉今天发生的事情跟做梦似的。

“你能打开药柜上的药盒?”聂坤合上手中的账本,诧异地看着灵狐。

点点头,灵狐咯咯笑了起来,“之前不行,现在可以了,不信你试试!”

聂坤对今天发生的事情已经产生免疫,听了灵狐的话,起身朝着中间一个药盒拉去,没想到药盒一下子就被拉开。

“这……真是奇了怪了!”聂坤搞不清楚,目光落在最后那个紫色的药盒上,伸手去拉,结果文丝未动。

目光转向灵狐,灵狐却摇摇头,“你看我也没用,这个我也打不开。”

没有多问,聂坤又试了试其他的药盒,都可以打开,甚至每个药盒里面都有药材。

“对了,坤哥哥,你运转真气,然后再去开。”灵狐忙提醒聂坤一句。

闭目凝神,聂坤按照百草仙经的记载方法缓缓运转真气,当他的手触碰到药盒的时候,真气入开闸的洪水,呼的一下朝着药盒涌去。

转眼的功夫,聂坤感觉自己整个人仿佛被抽空了。

“嘎达!”

药盒开了,一股浓郁的药香从药盒中散出,聂坤定睛望去,里面竟躺着一株小臂粗的白玉人参,像个活脱脱的迷你婴儿。

“我擦,这……”聂坤惊呆了,单从白玉人参的大小来看都要上千年,绝对价值连城。

灵狐眼睛都直了,“哎呀,千年白玉人参!”

说着,灵狐速度极快朝着药盒内抓去,眼看着那白玉人参就被她抓在手中,可就在这时,药盒上亮起一道白芒,任灵狐如何努力都无法抓到白玉人参。

“啊,我的我的,白玉人参是我的!”灵狐小手在白色光罩上死命的抓着,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汗!”聂坤无语,这妞疯了吧,这白色光罩又是什么?

说着,聂坤伸手将白玉人参拿到手中,浓郁的香气让他浑身一轻,说不出的舒服。

“坤哥哥……白玉人参能不能给我咬一口?”灵狐可怜兮兮地看着聂坤。

“你当这是白萝卜?”聂坤白了灵狐一眼,话刚说完,一口朝着白玉人参咬去。

乳白色的汁液宛如琼浆玉露,散发着朦胧胧的光,咀嚼在嘴里嘎嘣脆,“真特么的脆啊,比萝卜好吃多了!”

“啊!”灵狐一声惊叫,“我的我的,这是我的!”

“咔嚓咔嚓!”

灵狐刚说完话,聂坤又连续咬了好几口,手臂大小的白玉人参转眼只剩了不到鸭蛋大小。

“我跟你拼了!”灵狐眼睛都红了,说着就朝聂坤抓去。

“喏,这个给你!”

灵狐刚准备动手,聂坤将剩下的白玉人参递给灵狐,看着愣住的灵狐,聂坤嘿嘿一笑,“要不?不要我吃了!”

“我的我的!”灵狐一把抓过聂坤手中剩下的白玉人参,一口吞了下去。

“嗝!”聂坤打了个饱嗝,他本就有些饿了,大半个白玉人参下肚,竟然饱了。

砸吧了两下嘴儿,聂坤似笑非笑地看一副心满意足地灵狐。

聂坤早就看出灵狐不凡之处,既然是她看上的白玉人参那自然是不凡之物,俗话说的好,先下嘴为强,后下嘴饿得慌。

就在两人大眼瞪小眼的时候,几个身穿制服的人冲进了药铺,其中一人直接朝着聂坤撞去。

“嗯?”

聂坤眉头一挑,身子微微一晃,避开来人,那人却一下子撞到旁边的柜子上。

“跑,他娘的再给老子跑!”

其中一名身穿制服的男子朝着撞在柜子上的男子叫嚷起来,“他娘的,今天这费用要是不交,以后就别想着在学校这片摆摊儿!!”

“张……张队,我这摊小本小利的真没钱!”

男子挠了挠乱糟糟的头,一双漆黑的眼睛骨碌碌地转了两圈,嘿嘿笑了起来,“如果你真的想要钱的话,就问他要!”

说着,男子伸手指向聂坤。

聂坤这才看清楚男子,二十岁出头,一米七开外,身材清瘦,虽然穿的有些脏乱,一双眼睛却明亮有神,像两颗黑宝石。

“许白,你这摆明了想不交了?”张队目光从聂坤身上扫过,盯着男子。

“我说了,想让我交钱,问他要!”许白看着聂坤,嘿嘿笑着。

见状,聂坤笑了起来,问道:“我帮你交也可以,只是你得给我个让我帮你交的理由!”

闻言,许白眼珠子一转,竟大咧咧地坐在旁边的红木椅上,盯着聂坤看了三秒钟便笑了起来,“聂家后人,天机锁开!”

许白一句“聂家后人”让聂坤眼中闪过诧异之色,至于后面那句“天机锁开”虽然不明白什么意思,但已经不重要。

“多少钱?”聂坤转头看向张队。

未完待续,后续内容更加精彩
为尊重作者版权,请前往微信继续阅读
微信未删减内容更加精彩

手机阅读更方便,打开微信扫下方二维码,即可接着上文继续免费阅读哦!

阅读100000+ 87370
精选留言
95278
偷吃鱼的猫

能用微信看小说真好,扫码后关注公众号就可随时随地免费看小说啦!!

16小时前
20460
不加糖的咖啡

太好看了,害我一天什么事都没干~

8小时前
8886
小婷婷℃

后续情节真是一波三折,所以不得不留下评论,安利给你们。

1小时前
实时热点
打开微信
扫一扫

手机阅读
更方便

微信扫一扫

回复男女主角名
手机阅读更方便

打开微信“扫一扫”
关注上班看小说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