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爱霸上身
看会书吧 今天
引言

美人颜如玉,郎君情意真。离别易,情难绝,思难断。她为他负尽青春,抛弃韶华,她不甘,却不悔;生生相望,生生相错,一次又一次的错过,在岁月的蹉跎中,情却未曾减少一分;曾经的山盟海誓,如今化作一缕青烟,随风而逝。蓦然回首,往事已成空,还如1

第001章 相救

已是早春了,柳树抽出了细嫩的柳丝,小草带着泥土的芳香钻了出来,一丛丛,一簇簇。天空湛蓝如洗。春回大地,正是万物复苏的时候。

和风送暖,燕子翻飞,有悦耳的虫鸣声,空气中夹杂着淡淡的花香。

马车此时正朝着京城的方向行驶,这一路上虽说没有遇到敌寇,但到底也不是安宁的。

车中的女子微抬柔荑,揉着眉心,连眼都不曾睁开,对身旁的婢女说道:“还有多久到京城?”

声音如同流水般柔和。

“快了,约莫明日午时能抵达城门口。”那婢女递来一杯水,女子挥挥手,掀开窗帘,往外看去。

女子名顾微月,乃京城第一富商的四女儿,年十五,刚及笈,是一妙龄少女,性娇纵。

树枝长出新叶,一片郁郁葱葱的景色,蓝天白云,偶尔有几只燕儿飞过,春风和煦,前边的溪水孱孱,清澈无比。

“云锦。”顾微月唤道,身边的婢女忙应着:“是!”

“叫马夫停车!”

云锦没有立刻去叫马夫停车,而是掀开了另一边的窗帘,嘟起嘴,“小姐,你确定是在这儿停车吗?可是这儿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我们还是再往前走走,找家客栈再歇脚吧!”

顾微月却是有些不满,但也没有发作,毕竟云锦是自己的贴身婢女,从小伺候自己的人。

“停!”顾微月大声喊到,马夫勒住缰绳,隔着车帘恭敬地说道:“小姐有何吩咐?”

说话的是顾微月的外婆家派来送她的顾叔,为人忠厚老实,如今世道不太平,值得信任的人不多,尤其是这种奴才,听说有的女子出远门,就有奴才与盗贼串通好,给劫了去,事后就逃跑了,那些个官府也不管事,一家人丢了个女儿,却无法救回,只能终日以泪洗面。但是顾叔是个忠实的人,平日里顾微月也还算照应了他的,他这人是有恩必报,所以外婆才会让他来护送顾微月回来。

事实也的确如此,从西北回京城,少不了要走些山路,贼匪层出不穷,一路上带着的人都是一些有些本领的人,但是一到危急关头逃的逃,死的死,只有顾叔,是一直都护着顾微月的。到现在,也就剩了这么五个人了。

“赶了这么久的路,都累了吧,不如停下来休息一会儿?”顾微月对这位顾叔是极为尊重的。

“也好。”说完跳下马车,顾微月拉开车帘,春风迎面吹来,她微眯着眼睛,一缕青丝随风飘扬,似画中仙。

这风吹起来,吹走了连日来的疲累,让人神清气爽。

一片春天在眼前,眼前需识好春天。

真真是极其美好的春景,似是在画中,这儿的春天,跟西北就是不同啊!

这时云锦已经在草坪上摆好了一块白布,跑到微月身边,“小姐,去那边坐会儿吧!”

她摇头,“不用,在马车上坐了那么久,坐得我头晕!”

一马夫大摇大摆地走到那块白布面前,大方落落地坐下,没心没肺地喊到,“四小姐不坐,我孙麒来坐,唉,舒服啊,一点都不晕!”

微月低头笑起来,孙麒是送她去西北的,在西北也一直就是她的贴身保镖了,现在又送她回来,也是个直肠子。

云锦秀眉一皱,跑过去,毫无形象的朝着孙麒说:“这是给四小姐坐的,你一个马夫,也配?快快起来,别弄脏了!”

“马夫又怎么了?没有我这个马夫,你和四小姐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应付那些山贼呢!”孙麒说得理直气壮。

”那也不是你坐的,你给我起来!”云锦让他气的脸红脖子粗的,偏偏又不好去拉他,孙麒就是耍赖似的不肯起来。

微月走到溪水边,看着清澈的溪水中倒映的自己的身影,淡扫峨眉,眸含秋水,容颜姣好,洁白素衣清幽淡雅,那曼妙身姿,竟让她觉得有些虚。

她伸出玉手,想要去触摸水中的自己,这溪水竟还是温的,不似想象中那般冰凉刺骨,只可惜,她的手刚刚碰到那水,水中的美人儿就变形了,那一张扭曲的脸瞬间让她厌恶。

沿着河边走着,她知道,这里也不是什么安全地带,她在这里逗留已经是不太好了,可是她就是贪恋这里,贪恋这最美丽最天然的春景,回了京城,只怕再难看到这样诗意的景色了。

孙麒和云锦正在打闹,还有一个随行的是李毅,这些人中顾微月最不了解的就是他,此人少言语,整天一副冰冷的脸,就是顾微月这样性子的人也面对他总是碰一鼻子灰,云锦就更不用说了,那人现在正用布擦拭他的宝剑。

顾叔此时也没有跟在身边,顾微月觉得很惬意。

这时前方突然有一阵马蹄声传来,那样急促。

这时一匹黑色的马迅速向她驶来,气势雄壮,四蹄生风的骏马,那强劲的铁蹄,显示出一股巨大的力量。这马看上去精壮得很,想来主人定也是个非同一般的人。

马儿在经过身旁的时候,突然那马的主人勒住缰绳,随即传来马儿的嘶叫声。这时是刚刚的雨后晴天,加上又是在草地上,所以并没有灰尘。

顾微月抬头看去,眼前之人一袭青色衣袍,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在春风的吹拂下衣袂飘飘,好一个美男子。

“姑娘,此地不安全,还是快快离去的好!”其声恰似流水击石,清明婉扬,又似清泉入口,水润深泌。

她低下头,再也不敢直视他,开口说到,“多谢公子提醒!”

话音刚落,又有一阵马蹄声传来,这次不像是一匹马,好像有十来匹,感觉大地仿佛都被震动了。“咚咚咚”的马蹄声让顾微月有些不安。

她惊愕地看向前方,脸色苍白。

“姑娘,快上马来!”那少年伸出手,顾微月毫不迟疑的搭在他的手上,他用力一带,便上了马,他结实有力的双臂围着顾微月,下巴有一下没一下地蹭着她的头,也顾不得害羞,这时情况危急,顾微月突然想到,云锦他们还在那边等着,他正是往那个方向走,也顾不了那么多,微月猛的随手指向另一个方向,“那儿,我刚从那儿来的,那儿有人家,安全些!”

他没有说话,朝微月指的方向驶去。

顾微月松了一口气,那些劫匪应该会顺着马蹄脚印追来,这样的话云锦他们只要不来找她,应该是安全的。

不知过了多久,男子才停下来,而这里,举目望去,根本没有什么人家。

他打来一瓶水,递给顾微月,她接过,浅饮一口。

“姑娘说这儿有人家,不知是哪儿有人家呢?”他眼中带着一丝玩味,顾微月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还在前边一点,就能看到人家了。”

他笑了,“姑娘莫不是在担心着什么人,才指引我来这里?”

顾微月瞪大了眼睛,既然被他猜中,不过顾微月倒也没打算否定,不过本来就不应该连累云锦他们,毕竟那些劫匪是冲着他来的!

他见顾微月不说话,也不再言语,过了一会,他又问到,“你是哪家的小姐?不如我送你回去,如何?”

“不必了,过会儿我还得去和他们汇合,劳烦公子送我到原处就行。”

“既是如此,也好!”他仰起头,喝了一口水,赞叹到:”春水无波无浪,春天半雨半晴!”

顾微月此时才敢仔仔细细地看着他,他的侧脸很是英俊,竟然像谪仙一般!

休息了片刻,男子便要送顾微月回去,走到半道上,她对男子说道:“还请公子就此放我下来吧。”

那男子楞了一会,便下了马,顾微月朝她盈盈一伏,“多谢公子了。”

男子眼睛看着前方,“现在天已经快黑了,既然姑娘不让在下送你回去,那么姑娘可要小心谨慎。”

“多谢公子提醒。”顾微月还想着说些什么,男子已经上马,扬起马鞭。

就这样走了?这人,也潇洒过了头吧!

顾微月是个福星,她刚刚出生的时候,顾曾的生意越做越大,成了举国上下无人可与之匹敌的富商,但是她十二岁那年,便有相士说顾微月福气太过,不宜留在身边,于是,不管当初她怎么苦苦哀求,父亲决然地把她送去了西北,好在西北的外婆对自己是极好的,在那边也没受什么委屈。

第002章 回府

终是来到了顾府,顾微月在云锦的搀扶下了车。

朱红色大门此刻敞开着,高高悬挂的匾额写着“顾府”,那是父亲顾曾的字,苍劲有力,字体飘逸。

顾微月走路不像平常家里的女子,那般弱柳拂风,那样细碎的步子,好像风一吹就能立马摔倒,她走路像个男孩子,却透着贵气,加上在西北待过三年,现在看起来,眉宇间有几分男子的豪放气概。

曾经都流行模仿西子,以女子病态为美,即使是健康的女子都要做捧心态,但是顾微月却与众不同,她极为不屑,更不喜模仿别人。

顾微月的确是美得特别的,京城不缺少富家女,才女也是随手一抓就是一大片,美女就更不用说了,后宫的佳丽三千,无一不比她美,可是她有从骨子里流露出来的傲气,她随性,她不羁,有着寻常女子没有的男儿气概。

她大步流星地走向大堂,见到从小把自己捧在手心的母亲,眼泪簌簌的滑过脸颊,跪在母亲面前,抽泣着喊到:“娘!”

顾夫人已是满脸泪水,见到自己日夜思念的女儿,在婢女的搀扶下走到她面前,话语哽咽在喉咙,“月儿!”

三年的分别,母女二人一见面竟然就这样哭了,柳姨娘和顾花朝在一旁看得一愣一愣的。

不过顾微月是骄纵惯了的,即使柳姨娘是长辈,她照样不放在眼里。

顾微月的母亲李氏是父亲的正妻,生有一子二女,分别是大哥顾浩辰,现是威远将军,年方二十,接着就是姐姐顾花朝,年方十六,性温和,再就是顾微月,顾微月与姐姐顾花朝虽是同一娘胎出声的,却是性格不合,微月是很看不惯顾花朝,原因就是顾花朝这个人表里不一。

顾花朝在外人面前表现出来的往往是大家闺秀,温柔似水,对她这个妹妹却是百般刁难,两人经常吵嘴打架。

柳姨娘有一个儿子,是顾微月的二哥,名顾泽悠,年十八,现任太学品正,顾微月从小就崇拜她的这位二哥,她虽然不喜欢柳姨娘,却是真的喜欢她这二哥的。

和母亲的话语都是发自内心的,这三年,顾微月最是想念的便是自己的母亲,母亲性子温和,柳姨娘总是没大没小,尊卑不分,母亲这样的性格,少不了要吃些亏的。

“月儿,三年不见,姐姐也很想念妹妹啊!”顾花朝笑着说,走过来握住她的手,今日顾花朝一袭淡青色衣裳,一抹淡妆,略显病态,大概是此时女子最喜爱的打扮了。

顾花朝长微月一岁半,现在十六了,想来也还是待字闺中的,微月虽然是不太喜欢她,面子却还是要给的!

“姐姐,妹妹在西北的这段时间时常梦到姐姐呢!”说的可真是违心,顾微月只觉得自己胃在翻滚。

“呵呵,我可是经常想起咱们小时候的事呢!”顾花朝笑得很甜,好像是真的很想念顾微月似的。

“月儿,”柳姨娘走过来,上下打量着微月,“哟,月儿可真是出落的越发美了!”

“姨娘。”微月轻轻地唤了一声,却没有接下她的话。

“对了,月儿,你不在的这段时间,府里可是发生了一件大喜事呢?”母亲带着笑,有时候真是不得不说,她这娘亲,心计可能比她还浅。

微月抬眼,看母亲的同时又看向柳姨娘,只见她荣光满面。

她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问:“什么事?”

“你姨娘有喜了!”母亲开心地说到。

顾微月暗自叹息,还真是有惊无喜啊!这个母亲,为人善良,这柳姨娘在府里都不知道干了多少事,偏偏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任由她胡作非为,府里的事也不怎么管。

顾微月站起来,微微欠身,“恭喜姨娘。”

说完又回过头,对着娘说:“娘,女儿这次回来,可是给娘带了礼物呢!”

“哦,我的月儿给为娘带了什么啊?”

微月朝云锦使个眼色,云锦帮我拿来一个檀木做的小盒子,她接过,朝着母亲打开那盒子,一只做工精致的翡翠镯子出现在众人面前,娘亲满脸都是笑容,欢喜着收下,接着微月又给柳姨娘她们送了礼物,其实本来是没有给她们准备的,又觉得不太好,就从京城的店铺里买了一点东西给她们。

此时一阵朗朗笑声传来,“哈哈,听说小妹未时回府,现下可是回来了?”

顾微月心下大喜,是二哥的声音!

回头看过去,只见二哥跨步走进大堂,风度翩翩,仪表不凡,一袭白袍,面冠如玉。

二哥这个样子,京城不知道有多少女子芳心破碎于此了。

“二哥!”微月小步跑过去,咧嘴一笑,“二哥,三年不见,你可有思念我?”这话一出,顾泽悠楞住了,随即又一笑置之,刚要开口说话,柳姨娘尖锐的声音传过来:“月儿已及笄,一个女孩子家,怎么说这种话!”

微月不理会她,顾泽悠却是朝着李夫人和柳姨娘拱手行礼,又转过身来,嘴角的笑不减,“当然!”

微月一下没有反应过来,又拉扯着顾泽悠说了好些话才回房。

微月来到住的院子里,秋月阁三个大字摆在正中间,跟刚刚离开时一样,看来母亲是一直很想念她的。

房中的摆设依旧,什么都没有变化,云锦带着一行人收拾着行李,微月则坐在红木椅上面,手上拿着一支玉箫,想着大哥应是去北方战场了,当下北方匈奴突袭国家边境,大哥是威远将军,年轻有为,极受皇帝重视。

正当她想着的时候,二哥走进来了。

忙把玉箫藏在身后,站起来走到二哥面前。

“小妹可还习惯?”二哥环顾四周。

“这里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怎么会不习惯呢!”

“也是,”二哥似乎看到微月藏着什么东西了,说“小妹可是藏着什么了?”

微月眨眨大眼睛,调皮地说到:“你猜。”

二哥背着手,说:“依为兄看,小妹刚刚给夫人,娘,还有三妹都送了礼物,连夫人身边的丫鬟白苹,红巾都有礼物,却唯独我没有,小妹手中拿着的,必定是要送给二哥的礼物了。”

她有些不甘心,却还是乖乖的拿出玉箫。

二哥接过,“好一支玉箫!”

“那当然,这可是我亲自挑的。”微月很得意。

“哈哈,谢过小妹了。”

连日来的舟车劳顿,顾微月是真的有些累了,加上昨天遇到的事情,更加让她头痛,晚饭过后,便早早的睡下了。

第003章 请安

此时已是春天,门前的桃花正盛开,但是这粉红色显得太过俗气,看着让人腻味。顾微月静静地站在门口,看着眼前的一片桃花林,心里不免厌烦。

林子里传来顾花朝清脆的声音:“妹妹园子里的桃花开得最盛了,如此鲜艳粉嫩,与妹妹真是像呢!”只见一妙龄少女,身着桃色衣裙,手执一把团扇,与这片桃花林很相衬。

顾微月眉头微皱,一大清早的就跑过来,真是惹人烦躁。

她走上前去,来到桃花之中,桃花散发出阵阵清香,沁人心脾。

“姐姐。”她轻轻喊到。

“月儿。”她回过头,仔细一看,顾微月只觉得眼前一亮,仔细看来,她这姐姐,还真是有几分姿色。

“姐姐这么早来找我可是有什么事吗?”

“想跟月儿一起去向母亲请安。”她伸出纤纤玉手,握住顾微月的手,顾微月都来不及躲。

“正好,我也打算去给母亲请安。”说来也奇怪,两姐妹虽是同一娘胎出生,性格脾气却不合,小时候就经常吵嘴,在外人面前一副太平盛世的样子,暗地里不知道打过多少次架,完全没有大家闺秀的样子。

其实,顾微月心里很明白,顾花朝虽然在外人面前是一副窈窕淑女地样子,性子却和她一样野,她也很向往西北的生活,路上一直希望顾微月能给她讲西北的风景,顾微月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些,西北的风景那样壮阔,岂是她能描述出来的。

不一会儿就到了母亲的园子里,几个女眷坐在一起话家常。

白苹递过茶水,微月接过,低头喝着,看到母亲手腕上戴着的翡翠镯子,柳姨娘颈上戴着珍珠项链,还有姐姐头上戴着的簪子,浅笑起来,这是顾微月送给她们的礼物。

“柳妹妹的身子可还好?没什么不爽的吧?”李夫人关切的问到。

柳姨娘一副很是恭敬地样子,说:“谢夫人关心,我的身子没什么不适的!”

顾微月看不得她这幅嘴脸,也不知怎么的,直接把肚子里想说的话说了出来:“那可不一定,姨娘如今有了身子是天大的事,想必向顾管家要了不少银两吧!这顿顿鲍鱼,餐餐燕窝的,怕是会吃坏了身子!”柳姨娘脸色突然就沉下来,顾微月斜眼看了她一眼,见她不反抗,李夫人也没有出声制止,便接着说,“仗着主子有了身孕就胡来,银雀,金钥,你们胆子可不小啊!”

银雀,金钥是柳姨娘身边的新来的丫鬟,因着柳姨娘有孕,便从自己娘家带了几个丫头来,想着照料起来是要方便很多的,这俩丫头没有见识过顾微月,不知道她的性子,在府中恃宠而骄,如今被逮住,忙跪在地上,说:“小姐,奴婢没有啊,小姐!”

“有没有我一查便知!”顾微月正色道。

顾微月可是没见过这样的奴婢,在她面前还想耍赖,真是下贱!

柳姨娘地神色倒是没有什么变化,她站起来,恭敬地低下头,对着李夫人说:“夫人,银雀,金钥只是刚刚进来的丫头不懂事,她们也是为了我着想,还请夫人宽恕她们吧!”

李夫人面露难色,眉头微皱,看向自己的二女儿,顾微月马上明白,李夫人肯定是想放过柳姨娘,不由得在心里叹口气,李夫人这与人无争的性子,柳姨娘都这么明目张胆的了,她还不做声。

其实柳姨娘之所以敢这样,还是因为李夫人温柔的性子,什么事情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是啊,娘,姨娘如今有了身孕,想来银雀,金钥也是为姨娘腹中的孩子好的,只是她们年纪太小,不懂这些罢了!”顾花朝站起来,扶住柳姨娘。顾微月很是不解,连顾花朝都为柳姨娘求情了,她到底是使了什么手段?这样看起来,好像是自己故意刁难柳姨娘似的!

未等李夫人开口,顾微月大声说:“身为我顾府的丫头,就该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这次若是饶了你,这府里的人肯定会认为我偏袒你们,云锦,你去告诉顾管家,扣除银雀,金钥三个月的月钱,下不为例!”

“是。”云锦答道。

柳姨娘只是一个姨娘,她应该明白,嫡庶有别,她是不能做出太过分的事情,过去李夫人不喜欢管这些,现在顾微月回来了,一切便都要走上正轨,她在西北时就见识过了舅母她们争夺府里的权利的手段,耳濡目染,自己也学会了点。

请安过后,顾微月陪着李夫人在园子里散步,李夫人拍拍顾微月的手背,柔声说道:“月儿,今天早上的事你可做的过了。”

“娘,怎么会呢?姨娘她本就不该逾矩的。”顾微月有点无奈,她帮母亲教训柳姨娘,母亲却在这里责怪她。

“她有了身孕,不论什么事都要让着的。”

“可是这规矩也不是摆设啊!姨娘要银两,也该问过娘的。”顾微月嘟起嘴,很不能理解。

“娘给了她这权利的。”

“娘是成心要让姨娘胡来吗?”顾微月停下脚步,不满的说到。

“怎么会!”

“据女儿所知,娘没有给姨娘这权利呢!”

李夫人不再说话,往前走去,又在前面停住,微侧头说:“娘不爱管这些,娘只想要平平静静的生活。”

说完迈出步子。

顾微月怔怔地看着前方,李夫人那背影,好似很孤独,很寂寞。

其实顾微月是明白的,李夫人与她的外婆一样,向往平静的生活,李夫人也希望顾花朝和顾微月能嫁一个平凡的人,过平凡的日子,只可惜,出生在这样的家庭,她们生来就要学会争夺权利,在这个地方,只有拥有这项本领的人,才能生存下来。

第004章 又见

京城依旧繁华如斯,由于太久没有回来了,顾微月一时间很想出去逛一逛,于是缠着顾泽悠,顾泽悠宠爱他的这个妹妹,自然是答应了。

顾微月抱着顾泽悠的手臂,左看看右看看,好像是个从未出过门的小孩子,虽然这京城她以前都逛过八百遍了,虽然京城一点都没有改变。

“二哥,京城可是一点都没有变化啊!”她看着那些路边的摆摊的东西,却不再有小时那种兴奋的感觉。

“京城没变,月儿变了啊,这些小玩意月儿连看都不愿看了。”顾泽悠宠溺的说,他很了解他的这个妹妹,顾微月从小就是这样,不管对待什么东西,新鲜感永远只有那么几天。

“是啊!”顾微月感叹的说到。她看着那一支支穿满晶莹剔透的红果的小棒,那是她小时候最想吃的冰糖葫芦,不过柳姨娘不让她吃,说那是平民丫头吃的,自己是大家闺秀,吃那种东西是降了身份,可是她还是很想吃,所以说,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就越是想要得到,顾微月让顾泽悠偷偷的给她买回来,细细地品尝着那酸酸的山楂,觉得那简直是人间极品,但是现在看起来,那东西不但长得难看,还那么酸,真是难以下咽。

“月儿,你可还记得那凤仙楼?”顾泽悠问道。

“记得记得,那里的烤鸭是最美味的。”顾微月激动地点点头,好像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凤仙楼的烤鸭可是说是京城一绝,到现在为止,顾微月还是不能忘记那味道。

“走,二哥带你去!”顾泽悠大步走去,顾微月亦步亦趋。

于是,她就跟在顾泽悠身后,来到凤仙楼。

凤仙楼比以前更加繁华了一些,应该是重新装潢了一遍,繁华而不浮夸,楼上的雅座更加别致,能在这儿吃饭的人都是一些豪门世家的人,两眼看去,无一不是锦衣华服。

“可是泽悠?”突然感到不远处有人叫,顾微月微蹙眉,这声音,似是有些熟悉的。

顾泽悠回过头去,顾微月跟着回头,只见一名男子站在窗边,一身淡青色衣袍,剑眉星目,鼻若悬胆,长身玉立。如用天上降魔主,真是人间太岁神。

竟是这样好看的男子,顾微月就这样看着,竟然是走了神。

这男子,分明就是她刚回京城时遇见的人!

这样如谪仙般的男子啊!

“泊卿!”顾泽悠走上前去,我跟在他身后,更是紧张得很,心里没个底,不清楚他是什么人,怎么会跟顾泽悠认识的?这次在途中遇到劫匪的事情,顾微月没有告诉过顾泽悠,任何人都没有说过,就是不想让他们担心,这男子若是说出来了,李夫人还不紧张死!

既是跟顾泽悠认识的,穿着又如此华贵,必定不是俗人,名为泊卿,这名字,她还真是没有听过。

顾泽悠与那男子说了一会儿话,突然想起还有顾微月这么个人,又回过头来,朝她说道:“月儿,快见过谈公子。”

此时顾微月抬起头来,那男子神色淡淡,似乎压根就没见过她,虽说只是一面之缘,这人也太会装了吧。

顾微月朝他盈盈一伏,“见过谈公子。”

顾微月迅速的思考着,那男子姓谈,京城中谈姓的大户人家,莫非是丞相!不对,丞相年过四十,不会的,既不是丞相,那也肯定跟丞相有些什么关系。

谈泊卿微微一笑,却没有说什么话,伸手一指,“请!”

顾泽悠看了看自己的妹妹,大方落落地坐在谈泊卿对面,顾微月亦是坐下。

他们男子说的话顾微月还真是没什么兴趣,无非就是说一些当今天下的局势,或者是一些诗词歌赋。她也明白,现在天下动荡不安,皇上又整日纸醉金迷,他们担心这些也是很正常的。

这时菜上了,真不愧是凤仙楼的招牌菜,这烤鸭看上去让人垂涎欲滴,体肥肉嫩,像枣红色的绸缎一样光洁,闪亮。

顾微月正纳闷怎么让他们停下说话吃烤鸭,他们要是不吃,她一个女孩子也不好意思先飞动口,免得别人说她没有女儿家的样子,顾泽悠突然说:“咦,月儿,以前你总是嚷嚷着要来吃烤鸭,今日怎么不动?”

唉,女儿心,二哥你不懂啊!你们都在说话,我一个女孩子,怎么好意思先动啊!顾微月无奈的皱着眉头,在心里深深的叹了口气。

她低着头,顾泽悠夹了鸭肉给她,她慢慢咀嚼,外焦里嫩,口感细腻,香酥,皮脆,真是色香味俱全!

吃过饭后,我顾微月很不满的看着顾泽悠,顾泽悠依旧是带着笑,说:“今天的烤鸭好吃吗?”

顾微月冷冷地说:“一般般!”

“哦,你不是很喜欢吃那家的烤鸭吗?”顾泽悠有些不明白。

“那家的烤鸭肉没你的肉好吃!”说完顾微月扑上去就要咬他,他笑着避开。

第005章 易少谦

一夜春雨,庭前花谢一地。

清晨顾微月被一阵鸟鸣声吵醒,穿好衣服,整顿好妆容,走到门外,伸了伸懒腰,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

今日她一身碧绿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似乎与满园的桃花不搭调。

正是春暖花开的时候,正在她准备出门溜达溜达时,顾花朝却来扭着腰肢来了。

“姐姐好兴致啊!”顾微月笑着说到。

“妹妹可是要出门?”顾花朝站在花丛中,举手投足如风拂杨柳般婀娜多姿。

“是啊!”

“听闻青黛院子里的西府海棠开了,妹妹不是一向喜欢西府海棠吗?不如陪姐姐去看看?”

西府海棠!不错,确是她所喜爱的。

“也好。”

她与顾花朝各乘一顶轿子,去往易王府。

易王爷易立英,是当今皇上的七皇叔,有一子四女,大公子易少谦,年二十五,二小姐易如玉,三小姐易青溪,都已为人妇,四小姐易青黛,年十七,五小姐易青珂,年十四。

易王府离顾府不远,顾微月坐在轿子里面闷得慌,其实她本来不打算来的,易青黛跟顾花朝要好,不代表和自己要好,这一去,只怕又要面对她俩的冷剑攻击,不过她也习惯了见招拆招。

不过片刻就到了,顾微月在云锦的搀扶下下了轿子,顾花朝身边的侍女暮雪上前说到:“顾府三小姐,四小姐来看易四小姐,劳烦你通传。”守卫睇了一眼顾微月和顾花朝,弯着腰却不敢直视,顾微月白了他一眼,没出息的样子!

守卫去通传不过多久便请她们进去。

易王府很大,比顾府更加豪华,可见皇上对这位皇叔的尊敬。

刚一进门就有丫头来带路,她垂首恭敬的说道:“见过二位姑娘,奴婢是丁香,我家请二位姑娘随我来。”

眼前的丁香看上去不过十三四岁,却透露着成熟与稳重,王府真不愧是王府,连一个小小的丫鬟都如此不同凡响。

顾微月进易王府往里面走了一段路便惊呆了,原来易王府到处都种着西府海棠。

易青黛住的清雅阁里面的海棠更是美丽,似娴静的淑女,又似亭亭少女。

“花朝姐姐,微月妹妹!”易青黛温柔的如水般的声音传过来,回首一看,易青黛就站在那花丛中,一身白纱,嘴不点而含丹,眉不画而横翠。

她向顾花朝走过来,一颦一笑摄人心魂。

果然是位绝世佳人!连顾微月和顾花朝竟都看痴了去。

“这西府海棠今年开得格外的好,记得微月是最爱西府海棠的,每次来都要玩上好一阵子呢!”易青黛笑着朝顾微月说。

“是啊!海棠花就属你这儿开得最好!”顾花朝迎合道

“三年不见,青黛姐姐真是越来越美了!面若芙蓉,眉如柳呢!”顾微月直接把心声说出来,她从前不敢和易青黛说话,只因易青黛说话是话中有话,她怕自己一不留神就被套进去,又被她们笑话。

“微月就是一张嘴甜。对了,你这三年过得可好?”她微微一笑,有些俏皮,不过倒是没故意逗弄顾微月。

“一切都好,没有什么不适应的。”

“那就好。”

易青黛与顾花朝的关系较好,也是,两位女才人嘛,在一起当然是有话题,而且她们年龄相近,喜好相同,而顾微月,虽说读过几年书,却不会作诗。于是,她俩在前面走着,顾微月在后面跟着。

她慢慢地走着,离顾花朝她们越来越远,在她眼中,西府海棠需要细心的观赏,而不是她们那样随随便便走马观花就过了。

海棠花确是好看,花姿明媚动人,楚楚有致,一般海棠花无香味,西府海棠是海棠中的上品,既香且艳,虽艳无俗姿,太皇真富贵。

“幽姿淑态弄春晴,梅借风流柳借轻。几经夜雨香犹在,染尽胭脂画不在。”顾微月指间滑过花瓣,流连忘返,悠悠吟出口。

“哈哈!”一阵清朗的笑声传过来,惊得她手一抖,仰头看去,有两位男子,一位是谈泊卿,萧萧肃肃,爽朗清举,衣冠楚楚,相貌堂堂,另一位顾微月是不曾见过的,但是想想大概就是易少谦了,他身着绿色罗衣,头发以竹簪束起,身材伟岸,两弯眉浑如刷漆,易王府上下,除了他,还有谁有这样的气质。

顾微月朝着他们盈盈一福,“见过谈公子。”

“顾姑娘有礼了。”他回一声。

顾微月又朝谈泊卿旁边的那位说:“见过易公子!”

“你就是顾家四小姐?”他问起,语话轩昂,吐千丈凌云之志气,真不愧是易少谦。

“正是!”顾微月说到。

谈泊卿略有所思地看着她,嘴角扬起,问:“你怎么就知道这是易公子?”

顾微月浅浅一笑,说:“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这样的人,不是易公子,又能是谁呢?”

“哈哈,顾姑娘真是聪慧啊!”易少谦拊掌大笑。

谈泊卿也是嘴角含笑,问:“顾姑娘可是来赏花?”

顾微月点头,看向一片花海,“嗯,这海棠花花姿潇洒,花开似锦,是我心之所爱。”

“呵呵,顾姑娘是为花而来,那泊卿可是找到知己了。”易少谦侧首看着谈泊卿,笑着说道。

这话一出,顾微月的脸顿时就红了,这样说的话,顾微月可算是他谈泊卿的红颜知己了?

谈泊卿略低头,说:“能有顾姑娘这样的知己,是泊卿的福气了。”

顾微月的脸瞬间又变得滚烫起来,谈泊卿是什么意思,人人都说顾家四小姐蛮横无理,怎么到他这里就变成福气了?

“谈公子是逸群之才,微月岂敢与谈公子相比?”顾微月说。

谈泊卿笑而不语,易少谦一直盯着顾微月看,像是在欣赏一件极其珍贵的艺术品一般,弄得顾微月又脸红。

“猩红鹦绿极天巧,叠萼重跗眩朝日。”谈泊卿吟道,他看着那大片大片的西府海棠,似笑非笑。

“依我看,是人比花娇啊!”易少谦还在盯着顾微月看,她的脸都红到脖子根了。

不过还好易家的奴仆来了,把易少谦和谈泊卿叫走了,不然这尴尬局面顾微月还真不好应付。

第001章 相救

已是早春了,柳树抽出了细嫩的柳丝,小草带着泥土的芳香钻了出来,一丛丛,一簇簇。天空湛蓝如洗。春回大地,正是万物复苏的时候。

和风送暖,燕子翻飞,有悦耳的虫鸣声,空气中夹杂着淡淡的花香。

马车此时正朝着京城的方向行驶,这一路上虽说没有遇到敌寇,但到底也不是安宁的。

车中的女子微抬柔荑,揉着眉心,连眼都不曾睁开,对身旁的婢女说道:“还有多久到京城?”

声音如同流水般柔和。

“快了,约莫明日午时能抵达城门口。”那婢女递来一杯水,女子挥挥手,掀开窗帘,往外看去。

女子名顾微月,乃京城第一富商的四女儿,年十五,刚及笈,是一妙龄少女,性娇纵。

树枝长出新叶,一片郁郁葱葱的景色,蓝天白云,偶尔有几只燕儿飞过,春风和煦,前边的溪水孱孱,清澈无比。

“云锦。”顾微月唤道,身边的婢女忙应着:“是!”

“叫马夫停车!”

云锦没有立刻去叫马夫停车,而是掀开了另一边的窗帘,嘟起嘴,“小姐,你确定是在这儿停车吗?可是这儿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我们还是再往前走走,找家客栈再歇脚吧!”

顾微月却是有些不满,但也没有发作,毕竟云锦是自己的贴身婢女,从小伺候自己的人。

“停!”顾微月大声喊到,马夫勒住缰绳,隔着车帘恭敬地说道:“小姐有何吩咐?”

说话的是顾微月的外婆家派来送她的顾叔,为人忠厚老实,如今世道不太平,值得信任的人不多,尤其是这种奴才,听说有的女子出远门,就有奴才与盗贼串通好,给劫了去,事后就逃跑了,那些个官府也不管事,一家人丢了个女儿,却无法救回,只能终日以泪洗面。但是顾叔是个忠实的人,平日里顾微月也还算照应了他的,他这人是有恩必报,所以外婆才会让他来护送顾微月回来。

事实也的确如此,从西北回京城,少不了要走些山路,贼匪层出不穷,一路上带着的人都是一些有些本领的人,但是一到危急关头逃的逃,死的死,只有顾叔,是一直都护着顾微月的。到现在,也就剩了这么五个人了。

“赶了这么久的路,都累了吧,不如停下来休息一会儿?”顾微月对这位顾叔是极为尊重的。

“也好。”说完跳下马车,顾微月拉开车帘,春风迎面吹来,她微眯着眼睛,一缕青丝随风飘扬,似画中仙。

这风吹起来,吹走了连日来的疲累,让人神清气爽。

一片春天在眼前,眼前需识好春天。

真真是极其美好的春景,似是在画中,这儿的春天,跟西北就是不同啊!

这时云锦已经在草坪上摆好了一块白布,跑到微月身边,“小姐,去那边坐会儿吧!”

她摇头,“不用,在马车上坐了那么久,坐得我头晕!”

一马夫大摇大摆地走到那块白布面前,大方落落地坐下,没心没肺地喊到,“四小姐不坐,我孙麒来坐,唉,舒服啊,一点都不晕!”

微月低头笑起来,孙麒是送她去西北的,在西北也一直就是她的贴身保镖了,现在又送她回来,也是个直肠子。

云锦秀眉一皱,跑过去,毫无形象的朝着孙麒说:“这是给四小姐坐的,你一个马夫,也配?快快起来,别弄脏了!”

“马夫又怎么了?没有我这个马夫,你和四小姐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应付那些山贼呢!”孙麒说得理直气壮。

”那也不是你坐的,你给我起来!”云锦让他气的脸红脖子粗的,偏偏又不好去拉他,孙麒就是耍赖似的不肯起来。

微月走到溪水边,看着清澈的溪水中倒映的自己的身影,淡扫峨眉,眸含秋水,容颜姣好,洁白素衣清幽淡雅,那曼妙身姿,竟让她觉得有些虚。

她伸出玉手,想要去触摸水中的自己,这溪水竟还是温的,不似想象中那般冰凉刺骨,只可惜,她的手刚刚碰到那水,水中的美人儿就变形了,那一张扭曲的脸瞬间让她厌恶。

沿着河边走着,她知道,这里也不是什么安全地带,她在这里逗留已经是不太好了,可是她就是贪恋这里,贪恋这最美丽最天然的春景,回了京城,只怕再难看到这样诗意的景色了。

孙麒和云锦正在打闹,还有一个随行的是李毅,这些人中顾微月最不了解的就是他,此人少言语,整天一副冰冷的脸,就是顾微月这样性子的人也面对他总是碰一鼻子灰,云锦就更不用说了,那人现在正用布擦拭他的宝剑。

顾叔此时也没有跟在身边,顾微月觉得很惬意。

这时前方突然有一阵马蹄声传来,那样急促。

这时一匹黑色的马迅速向她驶来,气势雄壮,四蹄生风的骏马,那强劲的铁蹄,显示出一股巨大的力量。这马看上去精壮得很,想来主人定也是个非同一般的人。

马儿在经过身旁的时候,突然那马的主人勒住缰绳,随即传来马儿的嘶叫声。这时是刚刚的雨后晴天,加上又是在草地上,所以并没有灰尘。

顾微月抬头看去,眼前之人一袭青色衣袍,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在春风的吹拂下衣袂飘飘,好一个美男子。

“姑娘,此地不安全,还是快快离去的好!”其声恰似流水击石,清明婉扬,又似清泉入口,水润深泌。

她低下头,再也不敢直视他,开口说到,“多谢公子提醒!”

话音刚落,又有一阵马蹄声传来,这次不像是一匹马,好像有十来匹,感觉大地仿佛都被震动了。“咚咚咚”的马蹄声让顾微月有些不安。

她惊愕地看向前方,脸色苍白。

“姑娘,快上马来!”那少年伸出手,顾微月毫不迟疑的搭在他的手上,他用力一带,便上了马,他结实有力的双臂围着顾微月,下巴有一下没一下地蹭着她的头,也顾不得害羞,这时情况危急,顾微月突然想到,云锦他们还在那边等着,他正是往那个方向走,也顾不了那么多,微月猛的随手指向另一个方向,“那儿,我刚从那儿来的,那儿有人家,安全些!”

他没有说话,朝微月指的方向驶去。

顾微月松了一口气,那些劫匪应该会顺着马蹄脚印追来,这样的话云锦他们只要不来找她,应该是安全的。

不知过了多久,男子才停下来,而这里,举目望去,根本没有什么人家。

他打来一瓶水,递给顾微月,她接过,浅饮一口。

“姑娘说这儿有人家,不知是哪儿有人家呢?”他眼中带着一丝玩味,顾微月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还在前边一点,就能看到人家了。”

他笑了,“姑娘莫不是在担心着什么人,才指引我来这里?”

顾微月瞪大了眼睛,既然被他猜中,不过顾微月倒也没打算否定,不过本来就不应该连累云锦他们,毕竟那些劫匪是冲着他来的!

他见顾微月不说话,也不再言语,过了一会,他又问到,“你是哪家的小姐?不如我送你回去,如何?”

“不必了,过会儿我还得去和他们汇合,劳烦公子送我到原处就行。”

“既是如此,也好!”他仰起头,喝了一口水,赞叹到:”春水无波无浪,春天半雨半晴!”

顾微月此时才敢仔仔细细地看着他,他的侧脸很是英俊,竟然像谪仙一般!

休息了片刻,男子便要送顾微月回去,走到半道上,她对男子说道:“还请公子就此放我下来吧。”

那男子楞了一会,便下了马,顾微月朝她盈盈一伏,“多谢公子了。”

男子眼睛看着前方,“现在天已经快黑了,既然姑娘不让在下送你回去,那么姑娘可要小心谨慎。”

“多谢公子提醒。”顾微月还想着说些什么,男子已经上马,扬起马鞭。

就这样走了?这人,也潇洒过了头吧!

顾微月是个福星,她刚刚出生的时候,顾曾的生意越做越大,成了举国上下无人可与之匹敌的富商,但是她十二岁那年,便有相士说顾微月福气太过,不宜留在身边,于是,不管当初她怎么苦苦哀求,父亲决然地把她送去了西北,好在西北的外婆对自己是极好的,在那边也没受什么委屈。

第002章 回府

终是来到了顾府,顾微月在云锦的搀扶下了车。

朱红色大门此刻敞开着,高高悬挂的匾额写着“顾府”,那是父亲顾曾的字,苍劲有力,字体飘逸。

顾微月走路不像平常家里的女子,那般弱柳拂风,那样细碎的步子,好像风一吹就能立马摔倒,她走路像个男孩子,却透着贵气,加上在西北待过三年,现在看起来,眉宇间有几分男子的豪放气概。

曾经都流行模仿西子,以女子病态为美,即使是健康的女子都要做捧心态,但是顾微月却与众不同,她极为不屑,更不喜模仿别人。

顾微月的确是美得特别的,京城不缺少富家女,才女也是随手一抓就是一大片,美女就更不用说了,后宫的佳丽三千,无一不比她美,可是她有从骨子里流露出来的傲气,她随性,她不羁,有着寻常女子没有的男儿气概。

她大步流星地走向大堂,见到从小把自己捧在手心的母亲,眼泪簌簌的滑过脸颊,跪在母亲面前,抽泣着喊到:“娘!”

顾夫人已是满脸泪水,见到自己日夜思念的女儿,在婢女的搀扶下走到她面前,话语哽咽在喉咙,“月儿!”

三年的分别,母女二人一见面竟然就这样哭了,柳姨娘和顾花朝在一旁看得一愣一愣的。

不过顾微月是骄纵惯了的,即使柳姨娘是长辈,她照样不放在眼里。

顾微月的母亲李氏是父亲的正妻,生有一子二女,分别是大哥顾浩辰,现是威远将军,年方二十,接着就是姐姐顾花朝,年方十六,性温和,再就是顾微月,顾微月与姐姐顾花朝虽是同一娘胎出声的,却是性格不合,微月是很看不惯顾花朝,原因就是顾花朝这个人表里不一。

顾花朝在外人面前表现出来的往往是大家闺秀,温柔似水,对她这个妹妹却是百般刁难,两人经常吵嘴打架。

柳姨娘有一个儿子,是顾微月的二哥,名顾泽悠,年十八,现任太学品正,顾微月从小就崇拜她的这位二哥,她虽然不喜欢柳姨娘,却是真的喜欢她这二哥的。

和母亲的话语都是发自内心的,这三年,顾微月最是想念的便是自己的母亲,母亲性子温和,柳姨娘总是没大没小,尊卑不分,母亲这样的性格,少不了要吃些亏的。

“月儿,三年不见,姐姐也很想念妹妹啊!”顾花朝笑着说,走过来握住她的手,今日顾花朝一袭淡青色衣裳,一抹淡妆,略显病态,大概是此时女子最喜爱的打扮了。

顾花朝长微月一岁半,现在十六了,想来也还是待字闺中的,微月虽然是不太喜欢她,面子却还是要给的!

“姐姐,妹妹在西北的这段时间时常梦到姐姐呢!”说的可真是违心,顾微月只觉得自己胃在翻滚。

“呵呵,我可是经常想起咱们小时候的事呢!”顾花朝笑得很甜,好像是真的很想念顾微月似的。

“月儿,”柳姨娘走过来,上下打量着微月,“哟,月儿可真是出落的越发美了!”

“姨娘。”微月轻轻地唤了一声,却没有接下她的话。

“对了,月儿,你不在的这段时间,府里可是发生了一件大喜事呢?”母亲带着笑,有时候真是不得不说,她这娘亲,心计可能比她还浅。

微月抬眼,看母亲的同时又看向柳姨娘,只见她荣光满面。

她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问:“什么事?”

“你姨娘有喜了!”母亲开心地说到。

顾微月暗自叹息,还真是有惊无喜啊!这个母亲,为人善良,这柳姨娘在府里都不知道干了多少事,偏偏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任由她胡作非为,府里的事也不怎么管。

顾微月站起来,微微欠身,“恭喜姨娘。”

说完又回过头,对着娘说:“娘,女儿这次回来,可是给娘带了礼物呢!”

“哦,我的月儿给为娘带了什么啊?”

微月朝云锦使个眼色,云锦帮我拿来一个檀木做的小盒子,她接过,朝着母亲打开那盒子,一只做工精致的翡翠镯子出现在众人面前,娘亲满脸都是笑容,欢喜着收下,接着微月又给柳姨娘她们送了礼物,其实本来是没有给她们准备的,又觉得不太好,就从京城的店铺里买了一点东西给她们。

此时一阵朗朗笑声传来,“哈哈,听说小妹未时回府,现下可是回来了?”

顾微月心下大喜,是二哥的声音!

回头看过去,只见二哥跨步走进大堂,风度翩翩,仪表不凡,一袭白袍,面冠如玉。

二哥这个样子,京城不知道有多少女子芳心破碎于此了。

“二哥!”微月小步跑过去,咧嘴一笑,“二哥,三年不见,你可有思念我?”这话一出,顾泽悠楞住了,随即又一笑置之,刚要开口说话,柳姨娘尖锐的声音传过来:“月儿已及笄,一个女孩子家,怎么说这种话!”

微月不理会她,顾泽悠却是朝着李夫人和柳姨娘拱手行礼,又转过身来,嘴角的笑不减,“当然!”

微月一下没有反应过来,又拉扯着顾泽悠说了好些话才回房。

微月来到住的院子里,秋月阁三个大字摆在正中间,跟刚刚离开时一样,看来母亲是一直很想念她的。

房中的摆设依旧,什么都没有变化,云锦带着一行人收拾着行李,微月则坐在红木椅上面,手上拿着一支玉箫,想着大哥应是去北方战场了,当下北方匈奴突袭国家边境,大哥是威远将军,年轻有为,极受皇帝重视。

正当她想着的时候,二哥走进来了。

忙把玉箫藏在身后,站起来走到二哥面前。

“小妹可还习惯?”二哥环顾四周。

“这里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怎么会不习惯呢!”

“也是,”二哥似乎看到微月藏着什么东西了,说“小妹可是藏着什么了?”

微月眨眨大眼睛,调皮地说到:“你猜。”

二哥背着手,说:“依为兄看,小妹刚刚给夫人,娘,还有三妹都送了礼物,连夫人身边的丫鬟白苹,红巾都有礼物,却唯独我没有,小妹手中拿着的,必定是要送给二哥的礼物了。”

她有些不甘心,却还是乖乖的拿出玉箫。

二哥接过,“好一支玉箫!”

“那当然,这可是我亲自挑的。”微月很得意。

“哈哈,谢过小妹了。”

连日来的舟车劳顿,顾微月是真的有些累了,加上昨天遇到的事情,更加让她头痛,晚饭过后,便早早的睡下了。

第003章 请安

此时已是春天,门前的桃花正盛开,但是这粉红色显得太过俗气,看着让人腻味。顾微月静静地站在门口,看着眼前的一片桃花林,心里不免厌烦。

林子里传来顾花朝清脆的声音:“妹妹园子里的桃花开得最盛了,如此鲜艳粉嫩,与妹妹真是像呢!”只见一妙龄少女,身着桃色衣裙,手执一把团扇,与这片桃花林很相衬。

顾微月眉头微皱,一大清早的就跑过来,真是惹人烦躁。

她走上前去,来到桃花之中,桃花散发出阵阵清香,沁人心脾。

“姐姐。”她轻轻喊到。

“月儿。”她回过头,仔细一看,顾微月只觉得眼前一亮,仔细看来,她这姐姐,还真是有几分姿色。

“姐姐这么早来找我可是有什么事吗?”

“想跟月儿一起去向母亲请安。”她伸出纤纤玉手,握住顾微月的手,顾微月都来不及躲。

“正好,我也打算去给母亲请安。”说来也奇怪,两姐妹虽是同一娘胎出生,性格脾气却不合,小时候就经常吵嘴,在外人面前一副太平盛世的样子,暗地里不知道打过多少次架,完全没有大家闺秀的样子。

其实,顾微月心里很明白,顾花朝虽然在外人面前是一副窈窕淑女地样子,性子却和她一样野,她也很向往西北的生活,路上一直希望顾微月能给她讲西北的风景,顾微月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些,西北的风景那样壮阔,岂是她能描述出来的。

不一会儿就到了母亲的园子里,几个女眷坐在一起话家常。

白苹递过茶水,微月接过,低头喝着,看到母亲手腕上戴着的翡翠镯子,柳姨娘颈上戴着珍珠项链,还有姐姐头上戴着的簪子,浅笑起来,这是顾微月送给她们的礼物。

“柳妹妹的身子可还好?没什么不爽的吧?”李夫人关切的问到。

柳姨娘一副很是恭敬地样子,说:“谢夫人关心,我的身子没什么不适的!”

顾微月看不得她这幅嘴脸,也不知怎么的,直接把肚子里想说的话说了出来:“那可不一定,姨娘如今有了身子是天大的事,想必向顾管家要了不少银两吧!这顿顿鲍鱼,餐餐燕窝的,怕是会吃坏了身子!”柳姨娘脸色突然就沉下来,顾微月斜眼看了她一眼,见她不反抗,李夫人也没有出声制止,便接着说,“仗着主子有了身孕就胡来,银雀,金钥,你们胆子可不小啊!”

银雀,金钥是柳姨娘身边的新来的丫鬟,因着柳姨娘有孕,便从自己娘家带了几个丫头来,想着照料起来是要方便很多的,这俩丫头没有见识过顾微月,不知道她的性子,在府中恃宠而骄,如今被逮住,忙跪在地上,说:“小姐,奴婢没有啊,小姐!”

“有没有我一查便知!”顾微月正色道。

顾微月可是没见过这样的奴婢,在她面前还想耍赖,真是下贱!

柳姨娘地神色倒是没有什么变化,她站起来,恭敬地低下头,对着李夫人说:“夫人,银雀,金钥只是刚刚进来的丫头不懂事,她们也是为了我着想,还请夫人宽恕她们吧!”

李夫人面露难色,眉头微皱,看向自己的二女儿,顾微月马上明白,李夫人肯定是想放过柳姨娘,不由得在心里叹口气,李夫人这与人无争的性子,柳姨娘都这么明目张胆的了,她还不做声。

其实柳姨娘之所以敢这样,还是因为李夫人温柔的性子,什么事情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是啊,娘,姨娘如今有了身孕,想来银雀,金钥也是为姨娘腹中的孩子好的,只是她们年纪太小,不懂这些罢了!”顾花朝站起来,扶住柳姨娘。顾微月很是不解,连顾花朝都为柳姨娘求情了,她到底是使了什么手段?这样看起来,好像是自己故意刁难柳姨娘似的!

未等李夫人开口,顾微月大声说:“身为我顾府的丫头,就该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这次若是饶了你,这府里的人肯定会认为我偏袒你们,云锦,你去告诉顾管家,扣除银雀,金钥三个月的月钱,下不为例!”

“是。”云锦答道。

柳姨娘只是一个姨娘,她应该明白,嫡庶有别,她是不能做出太过分的事情,过去李夫人不喜欢管这些,现在顾微月回来了,一切便都要走上正轨,她在西北时就见识过了舅母她们争夺府里的权利的手段,耳濡目染,自己也学会了点。

请安过后,顾微月陪着李夫人在园子里散步,李夫人拍拍顾微月的手背,柔声说道:“月儿,今天早上的事你可做的过了。”

“娘,怎么会呢?姨娘她本就不该逾矩的。”顾微月有点无奈,她帮母亲教训柳姨娘,母亲却在这里责怪她。

“她有了身孕,不论什么事都要让着的。”

“可是这规矩也不是摆设啊!姨娘要银两,也该问过娘的。”顾微月嘟起嘴,很不能理解。

“娘给了她这权利的。”

“娘是成心要让姨娘胡来吗?”顾微月停下脚步,不满的说到。

“怎么会!”

“据女儿所知,娘没有给姨娘这权利呢!”

李夫人不再说话,往前走去,又在前面停住,微侧头说:“娘不爱管这些,娘只想要平平静静的生活。”

说完迈出步子。

顾微月怔怔地看着前方,李夫人那背影,好似很孤独,很寂寞。

其实顾微月是明白的,李夫人与她的外婆一样,向往平静的生活,李夫人也希望顾花朝和顾微月能嫁一个平凡的人,过平凡的日子,只可惜,出生在这样的家庭,她们生来就要学会争夺权利,在这个地方,只有拥有这项本领的人,才能生存下来。

第004章 又见

京城依旧繁华如斯,由于太久没有回来了,顾微月一时间很想出去逛一逛,于是缠着顾泽悠,顾泽悠宠爱他的这个妹妹,自然是答应了。

顾微月抱着顾泽悠的手臂,左看看右看看,好像是个从未出过门的小孩子,虽然这京城她以前都逛过八百遍了,虽然京城一点都没有改变。

“二哥,京城可是一点都没有变化啊!”她看着那些路边的摆摊的东西,却不再有小时那种兴奋的感觉。

“京城没变,月儿变了啊,这些小玩意月儿连看都不愿看了。”顾泽悠宠溺的说,他很了解他的这个妹妹,顾微月从小就是这样,不管对待什么东西,新鲜感永远只有那么几天。

“是啊!”顾微月感叹的说到。她看着那一支支穿满晶莹剔透的红果的小棒,那是她小时候最想吃的冰糖葫芦,不过柳姨娘不让她吃,说那是平民丫头吃的,自己是大家闺秀,吃那种东西是降了身份,可是她还是很想吃,所以说,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就越是想要得到,顾微月让顾泽悠偷偷的给她买回来,细细地品尝着那酸酸的山楂,觉得那简直是人间极品,但是现在看起来,那东西不但长得难看,还那么酸,真是难以下咽。

“月儿,你可还记得那凤仙楼?”顾泽悠问道。

“记得记得,那里的烤鸭是最美味的。”顾微月激动地点点头,好像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凤仙楼的烤鸭可是说是京城一绝,到现在为止,顾微月还是不能忘记那味道。

“走,二哥带你去!”顾泽悠大步走去,顾微月亦步亦趋。

于是,她就跟在顾泽悠身后,来到凤仙楼。

凤仙楼比以前更加繁华了一些,应该是重新装潢了一遍,繁华而不浮夸,楼上的雅座更加别致,能在这儿吃饭的人都是一些豪门世家的人,两眼看去,无一不是锦衣华服。

“可是泽悠?”突然感到不远处有人叫,顾微月微蹙眉,这声音,似是有些熟悉的。

顾泽悠回过头去,顾微月跟着回头,只见一名男子站在窗边,一身淡青色衣袍,剑眉星目,鼻若悬胆,长身玉立。如用天上降魔主,真是人间太岁神。

竟是这样好看的男子,顾微月就这样看着,竟然是走了神。

这男子,分明就是她刚回京城时遇见的人!

这样如谪仙般的男子啊!

“泊卿!”顾泽悠走上前去,我跟在他身后,更是紧张得很,心里没个底,不清楚他是什么人,怎么会跟顾泽悠认识的?这次在途中遇到劫匪的事情,顾微月没有告诉过顾泽悠,任何人都没有说过,就是不想让他们担心,这男子若是说出来了,李夫人还不紧张死!

既是跟顾泽悠认识的,穿着又如此华贵,必定不是俗人,名为泊卿,这名字,她还真是没有听过。

顾泽悠与那男子说了一会儿话,突然想起还有顾微月这么个人,又回过头来,朝她说道:“月儿,快见过谈公子。”

此时顾微月抬起头来,那男子神色淡淡,似乎压根就没见过她,虽说只是一面之缘,这人也太会装了吧。

顾微月朝他盈盈一伏,“见过谈公子。”

顾微月迅速的思考着,那男子姓谈,京城中谈姓的大户人家,莫非是丞相!不对,丞相年过四十,不会的,既不是丞相,那也肯定跟丞相有些什么关系。

谈泊卿微微一笑,却没有说什么话,伸手一指,“请!”

顾泽悠看了看自己的妹妹,大方落落地坐在谈泊卿对面,顾微月亦是坐下。

他们男子说的话顾微月还真是没什么兴趣,无非就是说一些当今天下的局势,或者是一些诗词歌赋。她也明白,现在天下动荡不安,皇上又整日纸醉金迷,他们担心这些也是很正常的。

这时菜上了,真不愧是凤仙楼的招牌菜,这烤鸭看上去让人垂涎欲滴,体肥肉嫩,像枣红色的绸缎一样光洁,闪亮。

顾微月正纳闷怎么让他们停下说话吃烤鸭,他们要是不吃,她一个女孩子也不好意思先飞动口,免得别人说她没有女儿家的样子,顾泽悠突然说:“咦,月儿,以前你总是嚷嚷着要来吃烤鸭,今日怎么不动?”

唉,女儿心,二哥你不懂啊!你们都在说话,我一个女孩子,怎么好意思先动啊!顾微月无奈的皱着眉头,在心里深深的叹了口气。

她低着头,顾泽悠夹了鸭肉给她,她慢慢咀嚼,外焦里嫩,口感细腻,香酥,皮脆,真是色香味俱全!

吃过饭后,我顾微月很不满的看着顾泽悠,顾泽悠依旧是带着笑,说:“今天的烤鸭好吃吗?”

顾微月冷冷地说:“一般般!”

“哦,你不是很喜欢吃那家的烤鸭吗?”顾泽悠有些不明白。

“那家的烤鸭肉没你的肉好吃!”说完顾微月扑上去就要咬他,他笑着避开。

第005章 易少谦

一夜春雨,庭前花谢一地。

清晨顾微月被一阵鸟鸣声吵醒,穿好衣服,整顿好妆容,走到门外,伸了伸懒腰,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

今日她一身碧绿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似乎与满园的桃花不搭调。

正是春暖花开的时候,正在她准备出门溜达溜达时,顾花朝却来扭着腰肢来了。

“姐姐好兴致啊!”顾微月笑着说到。

“妹妹可是要出门?”顾花朝站在花丛中,举手投足如风拂杨柳般婀娜多姿。

“是啊!”

“听闻青黛院子里的西府海棠开了,妹妹不是一向喜欢西府海棠吗?不如陪姐姐去看看?”

西府海棠!不错,确是她所喜爱的。

“也好。”

她与顾花朝各乘一顶轿子,去往易王府。

易王爷易立英,是当今皇上的七皇叔,有一子四女,大公子易少谦,年二十五,二小姐易如玉,三小姐易青溪,都已为人妇,四小姐易青黛,年十七,五小姐易青珂,年十四。

易王府离顾府不远,顾微月坐在轿子里面闷得慌,其实她本来不打算来的,易青黛跟顾花朝要好,不代表和自己要好,这一去,只怕又要面对她俩的冷剑攻击,不过她也习惯了见招拆招。

不过片刻就到了,顾微月在云锦的搀扶下下了轿子,顾花朝身边的侍女暮雪上前说到:“顾府三小姐,四小姐来看易四小姐,劳烦你通传。”守卫睇了一眼顾微月和顾花朝,弯着腰却不敢直视,顾微月白了他一眼,没出息的样子!

守卫去通传不过多久便请她们进去。

易王府很大,比顾府更加豪华,可见皇上对这位皇叔的尊敬。

刚一进门就有丫头来带路,她垂首恭敬的说道:“见过二位姑娘,奴婢是丁香,我家请二位姑娘随我来。”

眼前的丁香看上去不过十三四岁,却透露着成熟与稳重,王府真不愧是王府,连一个小小的丫鬟都如此不同凡响。

顾微月进易王府往里面走了一段路便惊呆了,原来易王府到处都种着西府海棠。

易青黛住的清雅阁里面的海棠更是美丽,似娴静的淑女,又似亭亭少女。

“花朝姐姐,微月妹妹!”易青黛温柔的如水般的声音传过来,回首一看,易青黛就站在那花丛中,一身白纱,嘴不点而含丹,眉不画而横翠。

她向顾花朝走过来,一颦一笑摄人心魂。

果然是位绝世佳人!连顾微月和顾花朝竟都看痴了去。

“这西府海棠今年开得格外的好,记得微月是最爱西府海棠的,每次来都要玩上好一阵子呢!”易青黛笑着朝顾微月说。

“是啊!海棠花就属你这儿开得最好!”顾花朝迎合道

“三年不见,青黛姐姐真是越来越美了!面若芙蓉,眉如柳呢!”顾微月直接把心声说出来,她从前不敢和易青黛说话,只因易青黛说话是话中有话,她怕自己一不留神就被套进去,又被她们笑话。

“微月就是一张嘴甜。对了,你这三年过得可好?”她微微一笑,有些俏皮,不过倒是没故意逗弄顾微月。

“一切都好,没有什么不适应的。”

“那就好。”

易青黛与顾花朝的关系较好,也是,两位女才人嘛,在一起当然是有话题,而且她们年龄相近,喜好相同,而顾微月,虽说读过几年书,却不会作诗。于是,她俩在前面走着,顾微月在后面跟着。

她慢慢地走着,离顾花朝她们越来越远,在她眼中,西府海棠需要细心的观赏,而不是她们那样随随便便走马观花就过了。

海棠花确是好看,花姿明媚动人,楚楚有致,一般海棠花无香味,西府海棠是海棠中的上品,既香且艳,虽艳无俗姿,太皇真富贵。

“幽姿淑态弄春晴,梅借风流柳借轻。几经夜雨香犹在,染尽胭脂画不在。”顾微月指间滑过花瓣,流连忘返,悠悠吟出口。

“哈哈!”一阵清朗的笑声传过来,惊得她手一抖,仰头看去,有两位男子,一位是谈泊卿,萧萧肃肃,爽朗清举,衣冠楚楚,相貌堂堂,另一位顾微月是不曾见过的,但是想想大概就是易少谦了,他身着绿色罗衣,头发以竹簪束起,身材伟岸,两弯眉浑如刷漆,易王府上下,除了他,还有谁有这样的气质。

顾微月朝着他们盈盈一福,“见过谈公子。”

“顾姑娘有礼了。”他回一声。

顾微月又朝谈泊卿旁边的那位说:“见过易公子!”

“你就是顾家四小姐?”他问起,语话轩昂,吐千丈凌云之志气,真不愧是易少谦。

“正是!”顾微月说到。

谈泊卿略有所思地看着她,嘴角扬起,问:“你怎么就知道这是易公子?”

顾微月浅浅一笑,说:“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这样的人,不是易公子,又能是谁呢?”

“哈哈,顾姑娘真是聪慧啊!”易少谦拊掌大笑。

谈泊卿也是嘴角含笑,问:“顾姑娘可是来赏花?”

顾微月点头,看向一片花海,“嗯,这海棠花花姿潇洒,花开似锦,是我心之所爱。”

“呵呵,顾姑娘是为花而来,那泊卿可是找到知己了。”易少谦侧首看着谈泊卿,笑着说道。

这话一出,顾微月的脸顿时就红了,这样说的话,顾微月可算是他谈泊卿的红颜知己了?

谈泊卿略低头,说:“能有顾姑娘这样的知己,是泊卿的福气了。”

顾微月的脸瞬间又变得滚烫起来,谈泊卿是什么意思,人人都说顾家四小姐蛮横无理,怎么到他这里就变成福气了?

“谈公子是逸群之才,微月岂敢与谈公子相比?”顾微月说。

谈泊卿笑而不语,易少谦一直盯着顾微月看,像是在欣赏一件极其珍贵的艺术品一般,弄得顾微月又脸红。

“猩红鹦绿极天巧,叠萼重跗眩朝日。”谈泊卿吟道,他看着那大片大片的西府海棠,似笑非笑。

“依我看,是人比花娇啊!”易少谦还在盯着顾微月看,她的脸都红到脖子根了。

不过还好易家的奴仆来了,把易少谦和谈泊卿叫走了,不然这尴尬局面顾微月还真不好应付。

未完待续,后续内容更加精彩
为尊重作者版权,请前往微信继续阅读
微信未删减内容更加精彩

手机阅读更方便,打开微信扫下方二维码,即可接着上文继续免费阅读哦!

阅读100000+ 87370
精选留言
95278
偷吃鱼的猫

能用微信看小说真好,扫码后关注公众号就可随时随地免费看小说啦!!

16小时前
20460
不加糖的咖啡

太好看了,害我一天什么事都没干~

8小时前
8886
小婷婷℃

后续情节真是一波三折,所以不得不留下评论,安利给你们。

1小时前
实时热点
打开微信
扫一扫

手机阅读
更方便

微信扫一扫

回复男女主角名
手机阅读更方便

打开微信“扫一扫”
关注上班看小说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