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二嫁:国师,你绿了
看会书吧 今天
引言

晚上,她踩着大红的喜袍,扶着自己水缸般的粗腰,眼珠子乱转:“顾国师,咱俩是假结婚,你脱衣裳是要干啥?”“干啥?入洞房,睡夫人,还有……”顾瑀长臂一揽,将她的拉近怀里:“生孩子。”“我这么油腻你也下得了口?”“不碍事。”靠!温画璃1

第1章 你早该自己了断

清晨,一女子身披凤冠霞帔,艳红的盖头紧紧捏在手心里,跌跌撞撞的冲进了酒楼里。

二楼的厢房门被推开,入目便是相拥而眠的一男一女,原本匆匆的步伐猛地一顿,发白的双唇有些颤抖的开口:“落……落哥哥……”

霍北落被吵醒,掀了掀眼皮,眼下尽是厌恶的睨了温画璃一眼:“谁准你进来的?”

“我……我……”温画璃咬着下唇,泪水顺着脸颊落下:“落哥哥,昨夜……是我们大婚。”

胖乎乎的小手将红盖头打开,蒙在了自己的脸上,满带着期冀道:“你还没有给画璃掀开盖头……”

那小心翼翼的语气里,满带着期待和欣喜,端端正正的站在原地。

“滚出去。”霍北落半点目光都没有落在她的身上,语气里是丝毫不掩饰的嫌弃。

“画璃已是落哥哥的妻子,是陛下赐婚的,落哥哥应当……”

“滚出去!”

带着讨好意味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霍北落声色更厉的叱呵!

温画璃身子惧怕的一抖,却还是定定的站在原地,胖嘟嘟的两只手紧紧地拧在了一起。

见她不动,霍北落步步逼近,欣长的身姿散着让人生畏的寒气,他粗暴的将温画璃的盖头掀开,毫不留情的禁锢住了她微胖的下巴,眼神仿佛在看地沟里的垃圾。

“别以为你嫁给我了我就会多看你一眼,温画璃,你最好识趣一点别让我看见你,否则有你的苦受的!”

她痛得整张脸皱成一坨,床上的女人见状走过来,柔若无骨的小手覆在霍北落的手背上,声音温软的劝解:“落郎别生气了,姐姐只是想来见见你,昨夜大婚,清欢还占着你的时间确是清欢的不对,清欢在这里给姐姐赔不是了。”

说着,她靠在了霍北落的怀里,将他的手拿了下来。

温画璃呆呆看了看二人,恨恨的指着夏清欢的鼻子骂道:“原来是你!”

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从小与温画璃一起长大,情同姐妹的夏清欢,如今霍北落心尖上的美人。

说话间,两只手便直勾勾的掐在了夏清欢的脖子上!

未料到这个傻子会出手,夏清欢一时不防,气都要喘不上来了。

手下的力道越来越重,温画璃泪眼婆娑的狠狠瞪着夏清欢:“你杀我母后,抢我落哥哥,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砰——”

突的一声巨响,温画璃被霍北落一脚踹出了几米远,肥硕的身子重重撞在了柜子上。

这一下,跌得温画璃七荤八素,头晕目眩的半晌反应不过来。

房门外,嘲笑声越来越大。

她捡起母后亲手为她绣的红盖头,强忍着痛楚,在围观者似有若无的推搡中扶着墙独自回到了将军府。

而酒楼顶层的窗口,站着一白衣男子,身长如玉,手中一把折扇轻轻的在窗台边叩响,面色冷凝,眸光半刻都没有从温画璃那肥胖的身躯上离开,一直到她消失在街口转角,才关上的窗门。

温画璃躺在床上的时候,痛得汗如雨下,迷糊间有双微凉的大手自她眼角轻轻拂过,她贪恋这一丝温柔,紧紧抓住那只手不肯放开。

喉间突然一阵甘甜,腰上的痛楚也减轻了不少。

“落哥哥,别生气,画璃听话……”

那只手顿住了,而后毫不留情的抽回,转身离去,鼻尖只留了一丝淡淡的茶香,沁人心脾。

而再醒来之后,房内只有端坐着的夏清欢,和她的贴身丫鬟云儿。

窗外下着暴雨,桌上只有一盏烛火照明,温画璃从床上爬起来狠狠的瞪着夏清欢:“你来做什么?”

“来送姐姐上路啊。”

夏清欢笑得渗人,一步一步靠近温画璃,手里端着的小碗内的汤药散着诡异的香味,幽绿的色泽说不出的骇人。

温画璃虽然痴傻,可也知道这饭碗里的是什么,下意识的向后躲,却被云儿一把拽住了双手。

腰部受伤的她不能大力挣扎,云儿蛮力又大,将她死死的禁锢住。

“好姐姐,张嘴。”夏清欢捏住她的下巴,笑吟吟的就要将汤药往她的嘴里送。

岂料温画璃身子猛地一扭,汤汁洒出来,烫到了夏清欢。

“我们……是最好的姐妹……”小声开口,温画璃脑海当中满是幼时和夏清欢手牵着手一起在御花园内玩耍的画面。

那时天下还是她父皇的,叔叔没有篡位,没有宫变,霍北落是教她武艺的师长,严厉的板着一张脸,却会无奈的叹着气帮她包扎伤口。

啪——

这一耳光狠狠甩在温画璃的脸上,夏清欢看着被这一巴掌打的天旋地转的温画璃,阴狠的啐了一口道:

“凭什么你处处不如我,却能得到众人的夸赞和喜爱?温画璃,你说的没错,你母后确实是我杀的,是我亲手划破了她的脸,挑断她的手筋脚筋看着她流血而亡的。”

顿了顿,夏清欢笑得更得意了:“而她最为宠爱的女儿非但被我养成了一头死肥猪,还痴傻如此成为整个大楚国的笑柄,就算是为了你母亲的脸面,你也早该自己了断了吧?”

说完,她将整碗汤药尽数灌进温画璃的嘴里,对着云儿道:“将她扔去外面。”

“小姐,咱们不是来要她的命的吗?”云儿不解的问。

“那多无趣。”夏清欢眼中闪过一丝狠历:“这不过是普通的春药,让她体会体会做女人的滋味,明日在大街上被众人发现,不是比直接杀了她更有趣么?”

将军厌恶这个前朝公主是众人皆知的,偌大的院子里一个服侍的下人都没有,云儿只用了一个小破车便把温画璃从府内带到了西街。

冰凉的雨滴砸落在温画璃的身上,随后脑子一沉,昏了过去。

第2章 竟然是他

热......

猛地睁开眼,温画璃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场景,这是什么地方,靠,还有,这体内的燥热又是怎么一回事?

来不及想刚发生的车祸,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双黑色的男靴,她双眼迷糊,那股燥热在血液里飞窜,她不安分的拉扯着身上的衣物,轻灵的嗓音里满是娇软的轻喘。

“唔……难受,嗯……”

心下像猫挠,身上像火烧,唯有这男人身上有一丝冰凉的气息可以让自己解脱。

衣衫褪尽,沉重的腰下还被垫了一个松软的枕头。

那股霸道,即便是有了药物的催使也令她痛得惊呼了一声,男人动作逐渐放轻。

微微的停顿之后,便开始如疾风骤雨。

随后,她身子一轻,便再没了知觉。

…………

“嘶——”

痛!

猛地醒来,明透的眸光一滞,她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场景,惊呼出声:

“靠!之前真不是幻觉!”

忽然想到之前香艳的场景,自己失身了?跟一个不知道是哪里的陌生男人!

不等她反应,便听见耳边传来一声惊呼:“公主,您醒啦!”

这尖锐的嗓音差点没把温画璃的耳膜震破。

“姑奶奶,你可小点声,我刚活过来可不容易,你别再给我吓死了。”温画璃皱着眉头向着声源望过去。

入目便是一双瞪得溜圆的大眼睛,一瞬不动的盯着她,看年纪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激动的捧住了她的手:“太好了,太好了,奴婢就知道您一定会醒过来的!”

“啊?”温画璃小眉毛一皱:“谁?你谁?你是谁?”

小丫头呆了几秒,“奴婢是水儿啊,公主,您不记得奴婢了吗?”

哈?

公主?

温画璃小脸皱成一团,瞪着古色古香的房间,直击灵魂三连问:“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

再瞅了瞅自己粗壮的手臂,温画璃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目瞪口呆道:“我是真的跟谁灵魂互换了!”

惊吓之下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蹦起来,还没完全好全的小腰一阵抽痛,逼得她不得不再一次躺回床上。

因着力道没有控制好,小脑瓜撞在略硬的枕头上,一阵眼冒金星不说,脑袋还炸裂一般的作痛,一连串不属于她的记忆疯狂涌进脑中,一时间让她有些应接不暇。

备受宠爱的大楚国公主被皇叔篡位,天下大变,因着幼时救过皇叔的性命,当今圣上为显仁慈将她封为仁德公主。

可宫变之后,温画璃便伤了头部,思维缓慢不似曾经,不过如此正好,让圣上省下了提防她报仇的心思。

痴心乞求,得陛下赐婚于当朝大将军霍北落,岂料痴心错付……

亲娘哟,她这特么是赶潮流穿越了?

她一个知识渊博,在世界上有排名的女杀手这副熊样,居然全败夏清欢喂猪似的投喂所赐。

摸着酸痛的腰,看着割破的手腕,瞧着肥壮的身躯,脑海中不断回放着霍北落对自己的绝情,和母亲不瞑目的尸身,温画璃气的拍地板。

这仇,她得报!

“公主,您别乱动,万一伤到了肚子里的孩子就不好了。”水儿手忙脚乱的想要把她扶起来。

“嗯!?”温画璃只觉得三道惊雷自她脑门上劈了过去。

她一个男人果体都没见过的姑娘,肚子里居然有坨小肉团?

看了看一肚子肥肉的小腹,温画璃眉头紧皱。

见状,水儿忙安慰道:“公主您别担心,现在孩子才两个月,自然不显肚子。但临盆之前……”水儿思考了一下,肯定的说:“就算您肉多,肚子也肯定会显现出来一点的。”

温画璃嘴角抽了抽。

“请你闭嘴!”

纷杂的记忆一波又一波的涌来,她脑袋痛得厉害,猛地回想起那夜,与夏清欢的对话,莫衷大于死心,迷糊之中,还不知道是睡了哪个野男人......

听了她的疑问,水儿一边扶着她坐到椅子上,一边道:“公主您不知道,您身子本就孱弱,新伤旧伤添在了一起,这一昏迷就是三个月,这三个月来公子可换了不少大夫帮您来续命呢。”

二三百来斤的“娇躯”,是挺孱弱的……

“公子?”她怎么在记忆里搜索不到这么一个会帮着自己的公子?

前朝公主,又痴傻不已,所有人都当她是笑柄,即便是当今圣上都默许了这件事情。所以霍北落才敢在新婚之夜如此放肆!

“是啊,我们都以为您挺不过来了,公子找了天下奇方来给您诊治,没想到您真的醒过来了!”

“哪个公子?”

话音才落,便听见门被推开了。

“醒了?”声线温润却带着丝丝霸气,沉稳动听仿若敲击在弦。

温画璃一回头,便对上了一双冷冽的长眸,漆黑浓郁,仿若一滩散不开的浓墨,深若固潭,教人一眼望不到底,看不出情绪。

他手里拿着一把玉骨折扇,在手心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唇角挂着淡淡的笑意。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这是温画璃见到这人脑中蹦出的第一句话,他的样貌极美,倒也难怪有大楚国第一美人的称号了。

“公子来了!”水儿立时笑吟吟的望过去。

竟然是他……

温画璃咂了一口,不解的问:“顾国师,你咋知道我在这里?”

如今天下虽是陛下的,可皇上不过是个傀儡皇帝,朝廷自动分成两派,一派支持苏振南将军,另一派则支持顾瑀顾国师。而霍北落,便是苏振南手下最为得意的一枚棋子!

从接受到顾瑀身份信息的那一刻起,温画璃就在心里暗暗的给他起了个外号——顾狐狸。不论是样貌还是智谋,顾瑀都担得起这个称号!

只是,他这样一个唯利是图的人,救她做什么?

第3章 你是人是鬼

“准备去参加霍将军的喜宴,顺道来看看公主。”

顾瑀面上虽带着笑意,可他的语气淡淡的,甚至淡的有些薄凉。

十指纤长如玉,配着那把折扇,在阳光下近乎透明,好看得让人移不开眼。

还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放在桌上肉呼呼的小爪子有些尴尬的翘了翘,温画璃把手藏起来,缓步走到窗边,淡淡的瞧了一眼街上游行的喜队。

挂着“霍”字长帆的旗子随着队伍迎风摆动。

这京城之中,能有几个姓霍的?温画璃唇角上勾,冷哼了一声:“他动作倒快。”

新婚妻子入门第二天便失踪至今,即便是她死了都还尸骨未寒,居然如此风光的办起了纳妾典礼。这排场,霍北落也真是舍得!

想想记忆里温画璃独身一人,穿着大红喜袍冷冷清清自个儿走进将军府的场面,忍不住啧啧叹气。

这霍北落还真是没把她当根葱。

身后脚步声靠近,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顾瑀喉间溢出一声低低的轻笑来问:“公主不平衡了?”

“是挺不平衡的。”温画璃扁扁嘴,一把关上窗,走到梳妆台旁边,对着顾瑀道:“顾国师,我觉得你缺个女伴。”

水儿见温画璃要照镜子,连忙把镜子抱在了怀里,眼眶里噙着泪水道:“公主还是先别照镜子了,您脸上的伤还没好,万一受了刺激,再轻生可怎么办?”

“我这一清早受得刺激还不少么?”温画璃潇洒的摆摆小胖手,“乖,你放下吧,我没那么脆弱。”

水儿还想再挣扎,可对上温画璃那双坚定的眼神,咬了咬唇将镜子放回了原处。温画璃扭头看见脸上的疤痕,着实吓了一跳,差点没从椅子上蹦起来。

她记得脸上只被夏清欢的戒指破了一条小口子,怎的疤痕又粗又壮,像个蝎子似的埂在这张肉嘟嘟的小脸上,狰狞又可怖。

准备略施粉黛化个好妆去战它三百回合的心情像是被一盆水浇灭了,她拿着胭脂磨了磨牙,“我这样是不是也能算个蛇蝎美人了?”

她今天这一切,都败夏清欢那个恶毒的妖婆所赐!

这口气,她咽不下去!

这杯喜酒,无论如何她都要去喝!

顾瑀手中的折扇打开,在鼻尖扇了扇,沉静的黑眸内不知在思量些什么,唇角还挂着方才的笑意,启声问道:“公主打算用什么来换这个机会呢?”

温画璃眉头一挑,反问:“顾国师愿意救我这个落魄公主,又来这一遭,想必已然想好了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了。既是如此,国师提便是了,能做到的,我定不会推搪。”

她现在一无所有,无钱财无权势,不过就是这条顾瑀从鬼门关拉回来的小命,无所畏惧。

“公主苏醒后,倒是洒脱了不少。”

“顾国师的药有奇效,不单让我起死回生,还为我开了窍。”温画璃说着,淡笑着率先走在了前面。

身形肥胖粗壮依旧,可那挺直的脊背莫名多了两分别样的气势,星亮的双眸竟让人移步开眼。

水儿放下手里的东西,连忙跟了出去。

顾瑀眸色微沉,薄唇微抿,折扇轻摇。

将军府门前,管家满面笑意的迎接宾客,看见温画璃的瞬间表情立时僵硬在了脸上。

温画璃这身形本就让人不容忽视,脸上那道蜿蜒恐怖的疤痕更是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将军府门口围观的群众也窃窃私语。

一个月前,霍北落丧礼都给温画璃办完了,如今她又好端端的站在人前,着实惊悚!

管家顿了顿,不确定的过来询问:“公主?”

“是夫人。”温画璃不紧不慢的纠正,将目光定定落在了正堂之中,站着的一对新人身上。

夏清欢入嫁,算是侧室,理应身着粉红色的喜袍,可她那件正红色的喜服上绣着金线牡丹镶着夜明珠,完全是娶正妻的做派。

而霍北落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目光一刻都没有从夏清欢的身上移开。

真是一对恩爱的好新人呐!

温画璃唇畔挂着亲和的笑意,大摇大摆的走进去,站在霍北落的面前眨了眨眼睛:“夫君,好久不见。”

她这声音不大不小,却刚刚巧能让在场的宾客都听清楚。

看见她来,霍北落的脸色突然一变,眼神从惊讶到厌弃不过瞬间,皱着眉头问:“你怎么来了?”

“来恭祝夫君新婚之喜啊。”说话间,她自顾自的走到夏清欢的旁边,后者的身子猛地一抖,有些惧怕的向霍北落身后瑟缩。

温画璃不以为然的笑笑,接着道:“为了这一天,你们二人联手下药,要置我于死地,毁了我的容貌后,假惺惺的立个灵堂对外宣称我已死。我一个尸骨未寒的人,可不得向阎王爷请个假,回来好好庆祝一下你们终于盼到了这一天,祝贺你们有情人能成眷属了吗?”

“你……你是人是鬼?”夏清欢抖如筛糠,说话都不利索了。

隔着红盖头,她夏清欢看不到温画璃的样子,只能见着她一双刚刚好勉强塞进绣花鞋里的胖脚,脸色被吓得苍白极了。

“你希望我是人是鬼?”温画璃不答反问,伸手捏住了夏清欢的下巴,“我蛇蝎心肠的好妹妹?”

夏清欢惊叫一声,一把打掉温画璃的手,惧怕万分的往霍北落的怀里钻。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霍北落脸色僵硬,眸中虽有惊诧,但依旧难掩对温画璃的厌恶,他对着身后招了招手,便见管家叫了一行人过来。

在只有利益的冷血杀手圈子里混了整整十二年,温画璃怎么会不知道霍北落心里在想什么。

可温画璃偏偏不让他们如意!

她唇角一勾,似笑非笑:“我自认说得清楚明白,既然夫君听不懂,不妨让清欢妹妹好好儿讲讲清楚?”

说话间,那肥壮的身子挪到了正厅的主座上,双眸淡淡的瞥了一眼坐在长辈位置上的夏清欢的奶娘,心里忍不住嗤笑。

他霍北落是何等骄傲的人,自小无父无母,跟在苏振南身边摸爬滚打,能入他眼的人少之又少,此刻却愿意为了夏清欢在婚宴上跪拜一个身份卑贱的婢子奶娘。

当真是把夏清欢捧在了心尖尖上呵!

“我……我不知道姐姐在说什么……”夏清欢手心里都是细密的汗珠,整个将军府找了温画璃整整一个月,一直到有人说似乎看见温画璃的尸体,这场搜寻才算作罢。

第4章 始终是你的主子

昔日被自己害死的女人如今好端端的站在自己面前,夏清欢双唇发白,战战兢兢的道:

“姐姐没事就好,你生了我和落郎的气独自跑出将军府,我真是急坏了。坊间传来姐姐噩耗之时,清欢更是夜夜以泪洗面,心痛难眠,如今姐姐好生生的回来了,清欢明日就去菩萨庙里还愿,也不枉费我苦苦求的那七日了。”

言辞恳切,语气凄凄,若不是一早就知道夏清欢是什么货色,温画璃都快信了。

好,既然你要演,那我就陪你演!

温画璃眨眨眼,“那妹妹倒是与我说一说,我当日为何事生了气,又在何时出走啊?”

“都是清欢不好,清欢不该在姐姐大婚夜与将军一同在酒楼宿饮……”夏清欢凉凉的小手紧紧抓着霍北落,为自己找信心。

温画璃不急不慢的听她说着,这些话她早拿来糊弄过霍北落,自然驾轻就熟。

“照这么说,妹妹在今日婚前就已经入住将军府了,所以才对府内的事情如此熟知?”

其实夏清欢一直住在将军府里早就是众人皆知的事情了,并且府内侍从也都把她当正夫人看待。

可如今这么被温画璃直接拿到台面上来说,还是略显尴尬,毕竟是为出阁的姑娘,如此太过轻佻。

“我……”

“温画璃,你到底想做什么?”霍北落眉头紧蹙,而此时管家也已带人站在了温画璃的身边。

温画璃左右看看这些大腿还没自己胳膊粗的壮汉,淡淡道:“霍将军最近和女人呆的久了,也变得牙长起来了?我们姐妹之间的私房话,霍将军紧张什么?”

说着,接着问道:“我与妹妹的庭院隔得甚远,妹妹是怎么知道当夜情况的?是过来耀武扬威,还是别有他想呢?”

夏清欢的说辞其实本来就不圆满,可霍北落的宠爱和对温画璃的厌恶让他无心去追究那漏洞百出的话茬,将军府里的所有人都相信了那个“事实”。

其实整个将军府里,想要她温画璃消失的又何止夏清欢一人?

不给夏清欢思考的机会,温画璃接着问道:“当夜暴雨不止,我当着妹妹的面要走,心地善良如妹妹怎的不予劝阻,任由我去?在时不予挽留,待我失踪了才去菩萨庙里求我平安,论面子功夫,我在宫内礼仪修习多年,还是不及妹妹做得好。”

这一番话如炮珠,不仅堵住了霍北落,还逼得夏清欢哑口无言。

随后不给夏清欢任何解释的时间,温画璃便看似大度的一挥手道:“都是过去的事了,只要你们肯给我一点活路,我日后可以权当一切没有发生过。”

这“活路”二字念得很重,引人遐想。

这一场婚宴阵仗不小,宾客又因为温画璃的突然到来都聚在了一起,温画璃的质问此时不说清楚日后就没有再解释的机会了,夏清欢和霍北落为了成自己婚事而毒害前朝公主的蛇蝎形象必然无法再挽回。

但温画璃已经这样说了,夏清欢如果再解释,反而有种做贼心虚的味道。

这一场哑巴亏,她不得不吃!

小手攥紧了拳头,夏清欢半掀开了盖头仔细的打量了温画璃半晌,才看着她的影子道:“姐姐,真的是你……你没事便好,没事便好。”

说话间,眼眶里已盈满了热泪。

温画璃仿若未闻,提起裙摆便步步踏上台阶,走到了主座上昂着脑袋看她的奶妈面前。

“既然霍北落喜欢你,要娶你,那你日后便与我是一家人。除却今日的下跪奉茶外,你与我此后就以姐妹相称,虽是平起平坐,可你也要记得,论身份尊卑,你始终低我一等。”温画璃的语气淡淡的,却透着不容置喙的定然。

她唇角微微上勾,扬起笑来,接着道:“在宫里学会的礼仪,不能丢了,免得众人说我凤栾宫教导不严,连一个小小女奴都管束不及,让人看了笑话。”

这一番话说得巧妙,即抬了自己踩了夏清欢,又让人从中挑不出任何毛病来。

即便是霍北落想宠她夏清欢,也不得不在殿堂上承认这一点,乖乖让温画璃坐在正位以主妻的身份喝茶。

这样一来,夏清欢身上这一身艳红色的喜袍,怎么看都像是一个笑话!

忍耐的紧紧抿着嘴唇,夏清欢从口中挤出一句:“是。”

温画璃满意的扩大了唇畔的笑意,将目光落在了恨不能仰着头,用鼻孔看人的奶妈身上,胖手一挥,毫不留情道:“来人,把这个腌臜东西给本夫人拖下去,也不看看什么场合,竟敢坐在主位上碍眼!”

奶妈一听,立马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指着温画璃的鼻子怒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一个前朝公主竟然在现朝耍起了威风!谁不清楚你进府都是……”

“啪——”

话还没说完,一记利落的耳光便狠狠地甩在了奶妈脸上。

这一巴掌打的她七荤八素找不着北,靠双手扶着椅把才能稳住身子。

“我再如何落魄,也始终是你的主子。这天下,还是姓温。即便是夏清欢在我面前也始终是奴,更何况你一个卑贱不知天高地厚的下等畜生!”

夏清欢见状立马从霍北落的怀里出来,冲到奶妈旁边双手护住她,眼里哪还有方才的谦卑可怜,狠狠的瞪着温画璃道:“温画璃,你……”

“叫我什么?”温画璃眸光锋利如刃,一眼便看得夏清欢身子一怔,后背竟生出了冷汗来。

面前的这个女子不论是身影声音还是样貌,都确实是曾经的那个温画璃,可眉眼之间的气势,身形之下的气场,都让夏清欢陌生得害怕。

夏清欢的嘴动了动,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手脚冰凉又僵硬。

第5章 她早就如此

温画璃淡淡的将眸光转回,端坐在主座之上,眉目间满是睥睨天下一切的蔑然和霸气,她缓缓抬起夏清欢的下巴,冷漠冰凉如地狱里重回的修罗:“虽不在宫中,可规矩不能废,下人该在什么位置,该有什么姿态礼仪,便休得妄想其它,否则当受何等酷刑,相信我的好妹妹比我更清楚。”

顿了顿,她笑了出来:“我这也是为妹妹好,妹妹当要感激。”

那双星亮如辰的眸中此刻深不见底,只一眼就让人生畏想逃。

“落……落郎……”夏清欢不敢动弹,只能僵硬得转动眼珠看向霍北落求救。

霍北落一手便将夏清欢捞进怀中,夏清欢小鸟依人的靠在他的胸膛,两眼清泪,瘦弱的双肩微颤,真是我见犹怜。

可理在温画璃这一处,她不急不缓的对上霍北落愠怒的双眸,捂着自己肉呼呼的小腹,可怜兮兮的问:“相公,你要为这个贱婢责骂我们母子吗?”

这句“贱婢”指桑骂槐,夏清欢却又不能反驳,而众人的重点皆放在了“母子”二字身上。霍北落更是惊诧不已,“你说什么?”

“我说那夜春宵之后,我已经有了你的骨肉。”她星眸灿灿,狐狸般透着光亮。

她是在赌,赌这个傲然的大将军是愿意当着众宾客的面承认自己被绿了,还是愿意承认自己“饥不择食”睡了这个二三百斤的痴呆公主。

果然,霍北落闻言脸色一滞,眸中却尽是忍色:“当真?”

“自可唤医来验。”说着,她坦然的露出手腕。

众宾客顿时哗然,谁能料到彼此公主回归,带来了一波又一波的热料!

而端坐在二楼贵宾位的顾禹浅浅饮了一口热茶,修长的手指在茶杯上轻点,似乎对堂下的一切都不感兴趣。

身侧,跟了顾禹九年的近卫侧影疑惑道:“公子,此次公主苏醒性情大变,属下怀疑公主受人控制,过遭暗中掉包。”

“哦?”顾禹抬唇一笑,如细玉雕琢的眉目如画,舒展开来好看得让人心下一惊,挪不开眼来。

墨发如玉,他的目光落在厅堂下主座上的温画璃脸上,语气淡淡:“她本该是如此。”

玉骨折扇之下,挂着的一颗精细琉璃珠散着光泽,昔年公主因一场意外失了一魂变得痴傻,如今,不过是顺应天命,魂归本体罢了。

侧影一知半解的顺着顾禹的目光望过去,犹豫道:“即是如此,公子的大计便可以提早开始了。”

“不错。”他深邃如墨的眸底,情绪涌动万千,教人看不真切。

厅堂里发生的一切,令在座的每一位大开眼界,俗话有家丑不可外扬之说,今日一见,这公主的性子看来乖张的紧。

话已至此,霍北落只好吩咐下去,传了府上的老医师。

温画璃突然地出现,本就令夏清欢的心滞了一滞,谁知,如今腹中可能还有一子。

“如何?”见老医师许久没有说话,霍北落的心也一直悬着。

良久,老医师急忙转身,面露喜色,“恭喜将军,恭喜夫人,夫人的确已有两月身孕,不过夫人体虚,还需静养。”

身侧,温画璃眉毛轻佻,眼中尽是戏谑之意。

霍北落面露难色,也就是说,自己醉酒那一夜,居然一发便中?如此,城中人定会笑他饥不择食。

顿时,霍北落不知如何是好,眼中尽是忍色。

“恭喜姐姐,近后,姐姐的孩子,我必好好对待。”夏清欢强壮笑意,明媚的脸上难掩锋芒。

“哦?我自己的儿,我定会好生抚养,妹妹此话何意?时要将我除掉,好来抚养我的孩子吗?”

夏清欢无心的一句话,谁知还被人抓住了把柄,容颜失色。

众宾客叽叽喳喳,将两人方才的话细细品味,有几人讨论的声音还大了起来。

“公主如此大度,没想到二房心胸如此狭隘,这......”

“对啊,没想到将军娶的二房,居然是这样一个心胸狭窄的恶妇,今后,怕是会影响到将军吧!”

“方才我见公主,好似身子很虚,是不是将军待公主不好,令公主受委屈了呀?”

这几句话,音量不大不小,但是却不偏不倚的传到一旁的霍北落耳朵里,今日大喜,这女人来怀了他的好事,这次,他霍北落可记住了。

强颜欢笑,霍北落走到中央,示意大家安静下来。

“今日霍某大喜之日,闹出如此之事,招待不周,霍某在这跟大家赔个不是,改日有机会,我定请大家来府上,开怀畅饮三日三夜,此时我府上还有些家务事要处理,就不留宾客了,感谢大家赏脸。”

话毕,众人立即明白霍北落的意思,自己府上出了事,闹了这么大的笑话,是不敢再留人了。

听到这里的温画璃,仿佛看好戏的宾客一般,将自己置身事外,平静的望着眼前的混乱,头一偏,意料之外的对上了远处一对墨色眸子,男人温暖的笑,仿佛在夸奖她今日之事办的不错。

温画璃定了定心神,一眼瞪了回去,我还需要你来夸了?

顾禹惊讶女人的大胆,这天底下,怕是只有她温画璃一人,敢这样瞪着他。

男人嘴角化起一丝弧度,想起她腹中的胎儿,眼里满是怀疑。

“公子,今日公主的表现,真真切切令在下大开眼界。”近卫侧影悻悻道,瞬时打破了顾禹的思想。

身侧的男人半挎着步子,慢悠悠的从门口走出,手中琉璃扇叮铃作响,眼里满是不真切。

“她早就如此,是我们之前一直忽略罢了。”

侧影硬朗的脸上浮出一丝笑意,“公子言下之意,便是......”

男人回头看了侧影一眼,侧影便闭了嘴,如此大计,只怕隔墙有耳。

第1章 你早该自己了断

清晨,一女子身披凤冠霞帔,艳红的盖头紧紧捏在手心里,跌跌撞撞的冲进了酒楼里。

二楼的厢房门被推开,入目便是相拥而眠的一男一女,原本匆匆的步伐猛地一顿,发白的双唇有些颤抖的开口:“落……落哥哥……”

霍北落被吵醒,掀了掀眼皮,眼下尽是厌恶的睨了温画璃一眼:“谁准你进来的?”

“我……我……”温画璃咬着下唇,泪水顺着脸颊落下:“落哥哥,昨夜……是我们大婚。”

胖乎乎的小手将红盖头打开,蒙在了自己的脸上,满带着期冀道:“你还没有给画璃掀开盖头……”

那小心翼翼的语气里,满带着期待和欣喜,端端正正的站在原地。

“滚出去。”霍北落半点目光都没有落在她的身上,语气里是丝毫不掩饰的嫌弃。

“画璃已是落哥哥的妻子,是陛下赐婚的,落哥哥应当……”

“滚出去!”

带着讨好意味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霍北落声色更厉的叱呵!

温画璃身子惧怕的一抖,却还是定定的站在原地,胖嘟嘟的两只手紧紧地拧在了一起。

见她不动,霍北落步步逼近,欣长的身姿散着让人生畏的寒气,他粗暴的将温画璃的盖头掀开,毫不留情的禁锢住了她微胖的下巴,眼神仿佛在看地沟里的垃圾。

“别以为你嫁给我了我就会多看你一眼,温画璃,你最好识趣一点别让我看见你,否则有你的苦受的!”

她痛得整张脸皱成一坨,床上的女人见状走过来,柔若无骨的小手覆在霍北落的手背上,声音温软的劝解:“落郎别生气了,姐姐只是想来见见你,昨夜大婚,清欢还占着你的时间确是清欢的不对,清欢在这里给姐姐赔不是了。”

说着,她靠在了霍北落的怀里,将他的手拿了下来。

温画璃呆呆看了看二人,恨恨的指着夏清欢的鼻子骂道:“原来是你!”

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从小与温画璃一起长大,情同姐妹的夏清欢,如今霍北落心尖上的美人。

说话间,两只手便直勾勾的掐在了夏清欢的脖子上!

未料到这个傻子会出手,夏清欢一时不防,气都要喘不上来了。

手下的力道越来越重,温画璃泪眼婆娑的狠狠瞪着夏清欢:“你杀我母后,抢我落哥哥,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砰——”

突的一声巨响,温画璃被霍北落一脚踹出了几米远,肥硕的身子重重撞在了柜子上。

这一下,跌得温画璃七荤八素,头晕目眩的半晌反应不过来。

房门外,嘲笑声越来越大。

她捡起母后亲手为她绣的红盖头,强忍着痛楚,在围观者似有若无的推搡中扶着墙独自回到了将军府。

而酒楼顶层的窗口,站着一白衣男子,身长如玉,手中一把折扇轻轻的在窗台边叩响,面色冷凝,眸光半刻都没有从温画璃那肥胖的身躯上离开,一直到她消失在街口转角,才关上的窗门。

温画璃躺在床上的时候,痛得汗如雨下,迷糊间有双微凉的大手自她眼角轻轻拂过,她贪恋这一丝温柔,紧紧抓住那只手不肯放开。

喉间突然一阵甘甜,腰上的痛楚也减轻了不少。

“落哥哥,别生气,画璃听话……”

那只手顿住了,而后毫不留情的抽回,转身离去,鼻尖只留了一丝淡淡的茶香,沁人心脾。

而再醒来之后,房内只有端坐着的夏清欢,和她的贴身丫鬟云儿。

窗外下着暴雨,桌上只有一盏烛火照明,温画璃从床上爬起来狠狠的瞪着夏清欢:“你来做什么?”

“来送姐姐上路啊。”

夏清欢笑得渗人,一步一步靠近温画璃,手里端着的小碗内的汤药散着诡异的香味,幽绿的色泽说不出的骇人。

温画璃虽然痴傻,可也知道这饭碗里的是什么,下意识的向后躲,却被云儿一把拽住了双手。

腰部受伤的她不能大力挣扎,云儿蛮力又大,将她死死的禁锢住。

“好姐姐,张嘴。”夏清欢捏住她的下巴,笑吟吟的就要将汤药往她的嘴里送。

岂料温画璃身子猛地一扭,汤汁洒出来,烫到了夏清欢。

“我们……是最好的姐妹……”小声开口,温画璃脑海当中满是幼时和夏清欢手牵着手一起在御花园内玩耍的画面。

那时天下还是她父皇的,叔叔没有篡位,没有宫变,霍北落是教她武艺的师长,严厉的板着一张脸,却会无奈的叹着气帮她包扎伤口。

啪——

这一耳光狠狠甩在温画璃的脸上,夏清欢看着被这一巴掌打的天旋地转的温画璃,阴狠的啐了一口道:

“凭什么你处处不如我,却能得到众人的夸赞和喜爱?温画璃,你说的没错,你母后确实是我杀的,是我亲手划破了她的脸,挑断她的手筋脚筋看着她流血而亡的。”

顿了顿,夏清欢笑得更得意了:“而她最为宠爱的女儿非但被我养成了一头死肥猪,还痴傻如此成为整个大楚国的笑柄,就算是为了你母亲的脸面,你也早该自己了断了吧?”

说完,她将整碗汤药尽数灌进温画璃的嘴里,对着云儿道:“将她扔去外面。”

“小姐,咱们不是来要她的命的吗?”云儿不解的问。

“那多无趣。”夏清欢眼中闪过一丝狠历:“这不过是普通的春药,让她体会体会做女人的滋味,明日在大街上被众人发现,不是比直接杀了她更有趣么?”

将军厌恶这个前朝公主是众人皆知的,偌大的院子里一个服侍的下人都没有,云儿只用了一个小破车便把温画璃从府内带到了西街。

冰凉的雨滴砸落在温画璃的身上,随后脑子一沉,昏了过去。

第2章 竟然是他

热......

猛地睁开眼,温画璃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场景,这是什么地方,靠,还有,这体内的燥热又是怎么一回事?

来不及想刚发生的车祸,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双黑色的男靴,她双眼迷糊,那股燥热在血液里飞窜,她不安分的拉扯着身上的衣物,轻灵的嗓音里满是娇软的轻喘。

“唔……难受,嗯……”

心下像猫挠,身上像火烧,唯有这男人身上有一丝冰凉的气息可以让自己解脱。

衣衫褪尽,沉重的腰下还被垫了一个松软的枕头。

那股霸道,即便是有了药物的催使也令她痛得惊呼了一声,男人动作逐渐放轻。

微微的停顿之后,便开始如疾风骤雨。

随后,她身子一轻,便再没了知觉。

…………

“嘶——”

痛!

猛地醒来,明透的眸光一滞,她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场景,惊呼出声:

“靠!之前真不是幻觉!”

忽然想到之前香艳的场景,自己失身了?跟一个不知道是哪里的陌生男人!

不等她反应,便听见耳边传来一声惊呼:“公主,您醒啦!”

这尖锐的嗓音差点没把温画璃的耳膜震破。

“姑奶奶,你可小点声,我刚活过来可不容易,你别再给我吓死了。”温画璃皱着眉头向着声源望过去。

入目便是一双瞪得溜圆的大眼睛,一瞬不动的盯着她,看年纪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激动的捧住了她的手:“太好了,太好了,奴婢就知道您一定会醒过来的!”

“啊?”温画璃小眉毛一皱:“谁?你谁?你是谁?”

小丫头呆了几秒,“奴婢是水儿啊,公主,您不记得奴婢了吗?”

哈?

公主?

温画璃小脸皱成一团,瞪着古色古香的房间,直击灵魂三连问:“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

再瞅了瞅自己粗壮的手臂,温画璃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目瞪口呆道:“我是真的跟谁灵魂互换了!”

惊吓之下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蹦起来,还没完全好全的小腰一阵抽痛,逼得她不得不再一次躺回床上。

因着力道没有控制好,小脑瓜撞在略硬的枕头上,一阵眼冒金星不说,脑袋还炸裂一般的作痛,一连串不属于她的记忆疯狂涌进脑中,一时间让她有些应接不暇。

备受宠爱的大楚国公主被皇叔篡位,天下大变,因着幼时救过皇叔的性命,当今圣上为显仁慈将她封为仁德公主。

可宫变之后,温画璃便伤了头部,思维缓慢不似曾经,不过如此正好,让圣上省下了提防她报仇的心思。

痴心乞求,得陛下赐婚于当朝大将军霍北落,岂料痴心错付……

亲娘哟,她这特么是赶潮流穿越了?

她一个知识渊博,在世界上有排名的女杀手这副熊样,居然全败夏清欢喂猪似的投喂所赐。

摸着酸痛的腰,看着割破的手腕,瞧着肥壮的身躯,脑海中不断回放着霍北落对自己的绝情,和母亲不瞑目的尸身,温画璃气的拍地板。

这仇,她得报!

“公主,您别乱动,万一伤到了肚子里的孩子就不好了。”水儿手忙脚乱的想要把她扶起来。

“嗯!?”温画璃只觉得三道惊雷自她脑门上劈了过去。

她一个男人果体都没见过的姑娘,肚子里居然有坨小肉团?

看了看一肚子肥肉的小腹,温画璃眉头紧皱。

见状,水儿忙安慰道:“公主您别担心,现在孩子才两个月,自然不显肚子。但临盆之前……”水儿思考了一下,肯定的说:“就算您肉多,肚子也肯定会显现出来一点的。”

温画璃嘴角抽了抽。

“请你闭嘴!”

纷杂的记忆一波又一波的涌来,她脑袋痛得厉害,猛地回想起那夜,与夏清欢的对话,莫衷大于死心,迷糊之中,还不知道是睡了哪个野男人......

听了她的疑问,水儿一边扶着她坐到椅子上,一边道:“公主您不知道,您身子本就孱弱,新伤旧伤添在了一起,这一昏迷就是三个月,这三个月来公子可换了不少大夫帮您来续命呢。”

二三百来斤的“娇躯”,是挺孱弱的……

“公子?”她怎么在记忆里搜索不到这么一个会帮着自己的公子?

前朝公主,又痴傻不已,所有人都当她是笑柄,即便是当今圣上都默许了这件事情。所以霍北落才敢在新婚之夜如此放肆!

“是啊,我们都以为您挺不过来了,公子找了天下奇方来给您诊治,没想到您真的醒过来了!”

“哪个公子?”

话音才落,便听见门被推开了。

“醒了?”声线温润却带着丝丝霸气,沉稳动听仿若敲击在弦。

温画璃一回头,便对上了一双冷冽的长眸,漆黑浓郁,仿若一滩散不开的浓墨,深若固潭,教人一眼望不到底,看不出情绪。

他手里拿着一把玉骨折扇,在手心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唇角挂着淡淡的笑意。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这是温画璃见到这人脑中蹦出的第一句话,他的样貌极美,倒也难怪有大楚国第一美人的称号了。

“公子来了!”水儿立时笑吟吟的望过去。

竟然是他……

温画璃咂了一口,不解的问:“顾国师,你咋知道我在这里?”

如今天下虽是陛下的,可皇上不过是个傀儡皇帝,朝廷自动分成两派,一派支持苏振南将军,另一派则支持顾瑀顾国师。而霍北落,便是苏振南手下最为得意的一枚棋子!

从接受到顾瑀身份信息的那一刻起,温画璃就在心里暗暗的给他起了个外号——顾狐狸。不论是样貌还是智谋,顾瑀都担得起这个称号!

只是,他这样一个唯利是图的人,救她做什么?

第3章 你是人是鬼

“准备去参加霍将军的喜宴,顺道来看看公主。”

顾瑀面上虽带着笑意,可他的语气淡淡的,甚至淡的有些薄凉。

十指纤长如玉,配着那把折扇,在阳光下近乎透明,好看得让人移不开眼。

还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放在桌上肉呼呼的小爪子有些尴尬的翘了翘,温画璃把手藏起来,缓步走到窗边,淡淡的瞧了一眼街上游行的喜队。

挂着“霍”字长帆的旗子随着队伍迎风摆动。

这京城之中,能有几个姓霍的?温画璃唇角上勾,冷哼了一声:“他动作倒快。”

新婚妻子入门第二天便失踪至今,即便是她死了都还尸骨未寒,居然如此风光的办起了纳妾典礼。这排场,霍北落也真是舍得!

想想记忆里温画璃独身一人,穿着大红喜袍冷冷清清自个儿走进将军府的场面,忍不住啧啧叹气。

这霍北落还真是没把她当根葱。

身后脚步声靠近,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顾瑀喉间溢出一声低低的轻笑来问:“公主不平衡了?”

“是挺不平衡的。”温画璃扁扁嘴,一把关上窗,走到梳妆台旁边,对着顾瑀道:“顾国师,我觉得你缺个女伴。”

水儿见温画璃要照镜子,连忙把镜子抱在了怀里,眼眶里噙着泪水道:“公主还是先别照镜子了,您脸上的伤还没好,万一受了刺激,再轻生可怎么办?”

“我这一清早受得刺激还不少么?”温画璃潇洒的摆摆小胖手,“乖,你放下吧,我没那么脆弱。”

水儿还想再挣扎,可对上温画璃那双坚定的眼神,咬了咬唇将镜子放回了原处。温画璃扭头看见脸上的疤痕,着实吓了一跳,差点没从椅子上蹦起来。

她记得脸上只被夏清欢的戒指破了一条小口子,怎的疤痕又粗又壮,像个蝎子似的埂在这张肉嘟嘟的小脸上,狰狞又可怖。

准备略施粉黛化个好妆去战它三百回合的心情像是被一盆水浇灭了,她拿着胭脂磨了磨牙,“我这样是不是也能算个蛇蝎美人了?”

她今天这一切,都败夏清欢那个恶毒的妖婆所赐!

这口气,她咽不下去!

这杯喜酒,无论如何她都要去喝!

顾瑀手中的折扇打开,在鼻尖扇了扇,沉静的黑眸内不知在思量些什么,唇角还挂着方才的笑意,启声问道:“公主打算用什么来换这个机会呢?”

温画璃眉头一挑,反问:“顾国师愿意救我这个落魄公主,又来这一遭,想必已然想好了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了。既是如此,国师提便是了,能做到的,我定不会推搪。”

她现在一无所有,无钱财无权势,不过就是这条顾瑀从鬼门关拉回来的小命,无所畏惧。

“公主苏醒后,倒是洒脱了不少。”

“顾国师的药有奇效,不单让我起死回生,还为我开了窍。”温画璃说着,淡笑着率先走在了前面。

身形肥胖粗壮依旧,可那挺直的脊背莫名多了两分别样的气势,星亮的双眸竟让人移步开眼。

水儿放下手里的东西,连忙跟了出去。

顾瑀眸色微沉,薄唇微抿,折扇轻摇。

将军府门前,管家满面笑意的迎接宾客,看见温画璃的瞬间表情立时僵硬在了脸上。

温画璃这身形本就让人不容忽视,脸上那道蜿蜒恐怖的疤痕更是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将军府门口围观的群众也窃窃私语。

一个月前,霍北落丧礼都给温画璃办完了,如今她又好端端的站在人前,着实惊悚!

管家顿了顿,不确定的过来询问:“公主?”

“是夫人。”温画璃不紧不慢的纠正,将目光定定落在了正堂之中,站着的一对新人身上。

夏清欢入嫁,算是侧室,理应身着粉红色的喜袍,可她那件正红色的喜服上绣着金线牡丹镶着夜明珠,完全是娶正妻的做派。

而霍北落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目光一刻都没有从夏清欢的身上移开。

真是一对恩爱的好新人呐!

温画璃唇畔挂着亲和的笑意,大摇大摆的走进去,站在霍北落的面前眨了眨眼睛:“夫君,好久不见。”

她这声音不大不小,却刚刚巧能让在场的宾客都听清楚。

看见她来,霍北落的脸色突然一变,眼神从惊讶到厌弃不过瞬间,皱着眉头问:“你怎么来了?”

“来恭祝夫君新婚之喜啊。”说话间,她自顾自的走到夏清欢的旁边,后者的身子猛地一抖,有些惧怕的向霍北落身后瑟缩。

温画璃不以为然的笑笑,接着道:“为了这一天,你们二人联手下药,要置我于死地,毁了我的容貌后,假惺惺的立个灵堂对外宣称我已死。我一个尸骨未寒的人,可不得向阎王爷请个假,回来好好庆祝一下你们终于盼到了这一天,祝贺你们有情人能成眷属了吗?”

“你……你是人是鬼?”夏清欢抖如筛糠,说话都不利索了。

隔着红盖头,她夏清欢看不到温画璃的样子,只能见着她一双刚刚好勉强塞进绣花鞋里的胖脚,脸色被吓得苍白极了。

“你希望我是人是鬼?”温画璃不答反问,伸手捏住了夏清欢的下巴,“我蛇蝎心肠的好妹妹?”

夏清欢惊叫一声,一把打掉温画璃的手,惧怕万分的往霍北落的怀里钻。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霍北落脸色僵硬,眸中虽有惊诧,但依旧难掩对温画璃的厌恶,他对着身后招了招手,便见管家叫了一行人过来。

在只有利益的冷血杀手圈子里混了整整十二年,温画璃怎么会不知道霍北落心里在想什么。

可温画璃偏偏不让他们如意!

她唇角一勾,似笑非笑:“我自认说得清楚明白,既然夫君听不懂,不妨让清欢妹妹好好儿讲讲清楚?”

说话间,那肥壮的身子挪到了正厅的主座上,双眸淡淡的瞥了一眼坐在长辈位置上的夏清欢的奶娘,心里忍不住嗤笑。

他霍北落是何等骄傲的人,自小无父无母,跟在苏振南身边摸爬滚打,能入他眼的人少之又少,此刻却愿意为了夏清欢在婚宴上跪拜一个身份卑贱的婢子奶娘。

当真是把夏清欢捧在了心尖尖上呵!

“我……我不知道姐姐在说什么……”夏清欢手心里都是细密的汗珠,整个将军府找了温画璃整整一个月,一直到有人说似乎看见温画璃的尸体,这场搜寻才算作罢。

第4章 始终是你的主子

昔日被自己害死的女人如今好端端的站在自己面前,夏清欢双唇发白,战战兢兢的道:

“姐姐没事就好,你生了我和落郎的气独自跑出将军府,我真是急坏了。坊间传来姐姐噩耗之时,清欢更是夜夜以泪洗面,心痛难眠,如今姐姐好生生的回来了,清欢明日就去菩萨庙里还愿,也不枉费我苦苦求的那七日了。”

言辞恳切,语气凄凄,若不是一早就知道夏清欢是什么货色,温画璃都快信了。

好,既然你要演,那我就陪你演!

温画璃眨眨眼,“那妹妹倒是与我说一说,我当日为何事生了气,又在何时出走啊?”

“都是清欢不好,清欢不该在姐姐大婚夜与将军一同在酒楼宿饮……”夏清欢凉凉的小手紧紧抓着霍北落,为自己找信心。

温画璃不急不慢的听她说着,这些话她早拿来糊弄过霍北落,自然驾轻就熟。

“照这么说,妹妹在今日婚前就已经入住将军府了,所以才对府内的事情如此熟知?”

其实夏清欢一直住在将军府里早就是众人皆知的事情了,并且府内侍从也都把她当正夫人看待。

可如今这么被温画璃直接拿到台面上来说,还是略显尴尬,毕竟是为出阁的姑娘,如此太过轻佻。

“我……”

“温画璃,你到底想做什么?”霍北落眉头紧蹙,而此时管家也已带人站在了温画璃的身边。

温画璃左右看看这些大腿还没自己胳膊粗的壮汉,淡淡道:“霍将军最近和女人呆的久了,也变得牙长起来了?我们姐妹之间的私房话,霍将军紧张什么?”

说着,接着问道:“我与妹妹的庭院隔得甚远,妹妹是怎么知道当夜情况的?是过来耀武扬威,还是别有他想呢?”

夏清欢的说辞其实本来就不圆满,可霍北落的宠爱和对温画璃的厌恶让他无心去追究那漏洞百出的话茬,将军府里的所有人都相信了那个“事实”。

其实整个将军府里,想要她温画璃消失的又何止夏清欢一人?

不给夏清欢思考的机会,温画璃接着问道:“当夜暴雨不止,我当着妹妹的面要走,心地善良如妹妹怎的不予劝阻,任由我去?在时不予挽留,待我失踪了才去菩萨庙里求我平安,论面子功夫,我在宫内礼仪修习多年,还是不及妹妹做得好。”

这一番话如炮珠,不仅堵住了霍北落,还逼得夏清欢哑口无言。

随后不给夏清欢任何解释的时间,温画璃便看似大度的一挥手道:“都是过去的事了,只要你们肯给我一点活路,我日后可以权当一切没有发生过。”

这“活路”二字念得很重,引人遐想。

这一场婚宴阵仗不小,宾客又因为温画璃的突然到来都聚在了一起,温画璃的质问此时不说清楚日后就没有再解释的机会了,夏清欢和霍北落为了成自己婚事而毒害前朝公主的蛇蝎形象必然无法再挽回。

但温画璃已经这样说了,夏清欢如果再解释,反而有种做贼心虚的味道。

这一场哑巴亏,她不得不吃!

小手攥紧了拳头,夏清欢半掀开了盖头仔细的打量了温画璃半晌,才看着她的影子道:“姐姐,真的是你……你没事便好,没事便好。”

说话间,眼眶里已盈满了热泪。

温画璃仿若未闻,提起裙摆便步步踏上台阶,走到了主座上昂着脑袋看她的奶妈面前。

“既然霍北落喜欢你,要娶你,那你日后便与我是一家人。除却今日的下跪奉茶外,你与我此后就以姐妹相称,虽是平起平坐,可你也要记得,论身份尊卑,你始终低我一等。”温画璃的语气淡淡的,却透着不容置喙的定然。

她唇角微微上勾,扬起笑来,接着道:“在宫里学会的礼仪,不能丢了,免得众人说我凤栾宫教导不严,连一个小小女奴都管束不及,让人看了笑话。”

这一番话说得巧妙,即抬了自己踩了夏清欢,又让人从中挑不出任何毛病来。

即便是霍北落想宠她夏清欢,也不得不在殿堂上承认这一点,乖乖让温画璃坐在正位以主妻的身份喝茶。

这样一来,夏清欢身上这一身艳红色的喜袍,怎么看都像是一个笑话!

忍耐的紧紧抿着嘴唇,夏清欢从口中挤出一句:“是。”

温画璃满意的扩大了唇畔的笑意,将目光落在了恨不能仰着头,用鼻孔看人的奶妈身上,胖手一挥,毫不留情道:“来人,把这个腌臜东西给本夫人拖下去,也不看看什么场合,竟敢坐在主位上碍眼!”

奶妈一听,立马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指着温画璃的鼻子怒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一个前朝公主竟然在现朝耍起了威风!谁不清楚你进府都是……”

“啪——”

话还没说完,一记利落的耳光便狠狠地甩在了奶妈脸上。

这一巴掌打的她七荤八素找不着北,靠双手扶着椅把才能稳住身子。

“我再如何落魄,也始终是你的主子。这天下,还是姓温。即便是夏清欢在我面前也始终是奴,更何况你一个卑贱不知天高地厚的下等畜生!”

夏清欢见状立马从霍北落的怀里出来,冲到奶妈旁边双手护住她,眼里哪还有方才的谦卑可怜,狠狠的瞪着温画璃道:“温画璃,你……”

“叫我什么?”温画璃眸光锋利如刃,一眼便看得夏清欢身子一怔,后背竟生出了冷汗来。

面前的这个女子不论是身影声音还是样貌,都确实是曾经的那个温画璃,可眉眼之间的气势,身形之下的气场,都让夏清欢陌生得害怕。

夏清欢的嘴动了动,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手脚冰凉又僵硬。

第5章 她早就如此

温画璃淡淡的将眸光转回,端坐在主座之上,眉目间满是睥睨天下一切的蔑然和霸气,她缓缓抬起夏清欢的下巴,冷漠冰凉如地狱里重回的修罗:“虽不在宫中,可规矩不能废,下人该在什么位置,该有什么姿态礼仪,便休得妄想其它,否则当受何等酷刑,相信我的好妹妹比我更清楚。”

顿了顿,她笑了出来:“我这也是为妹妹好,妹妹当要感激。”

那双星亮如辰的眸中此刻深不见底,只一眼就让人生畏想逃。

“落……落郎……”夏清欢不敢动弹,只能僵硬得转动眼珠看向霍北落求救。

霍北落一手便将夏清欢捞进怀中,夏清欢小鸟依人的靠在他的胸膛,两眼清泪,瘦弱的双肩微颤,真是我见犹怜。

可理在温画璃这一处,她不急不缓的对上霍北落愠怒的双眸,捂着自己肉呼呼的小腹,可怜兮兮的问:“相公,你要为这个贱婢责骂我们母子吗?”

这句“贱婢”指桑骂槐,夏清欢却又不能反驳,而众人的重点皆放在了“母子”二字身上。霍北落更是惊诧不已,“你说什么?”

“我说那夜春宵之后,我已经有了你的骨肉。”她星眸灿灿,狐狸般透着光亮。

她是在赌,赌这个傲然的大将军是愿意当着众宾客的面承认自己被绿了,还是愿意承认自己“饥不择食”睡了这个二三百斤的痴呆公主。

果然,霍北落闻言脸色一滞,眸中却尽是忍色:“当真?”

“自可唤医来验。”说着,她坦然的露出手腕。

众宾客顿时哗然,谁能料到彼此公主回归,带来了一波又一波的热料!

而端坐在二楼贵宾位的顾禹浅浅饮了一口热茶,修长的手指在茶杯上轻点,似乎对堂下的一切都不感兴趣。

身侧,跟了顾禹九年的近卫侧影疑惑道:“公子,此次公主苏醒性情大变,属下怀疑公主受人控制,过遭暗中掉包。”

“哦?”顾禹抬唇一笑,如细玉雕琢的眉目如画,舒展开来好看得让人心下一惊,挪不开眼来。

墨发如玉,他的目光落在厅堂下主座上的温画璃脸上,语气淡淡:“她本该是如此。”

玉骨折扇之下,挂着的一颗精细琉璃珠散着光泽,昔年公主因一场意外失了一魂变得痴傻,如今,不过是顺应天命,魂归本体罢了。

侧影一知半解的顺着顾禹的目光望过去,犹豫道:“即是如此,公子的大计便可以提早开始了。”

“不错。”他深邃如墨的眸底,情绪涌动万千,教人看不真切。

厅堂里发生的一切,令在座的每一位大开眼界,俗话有家丑不可外扬之说,今日一见,这公主的性子看来乖张的紧。

话已至此,霍北落只好吩咐下去,传了府上的老医师。

温画璃突然地出现,本就令夏清欢的心滞了一滞,谁知,如今腹中可能还有一子。

“如何?”见老医师许久没有说话,霍北落的心也一直悬着。

良久,老医师急忙转身,面露喜色,“恭喜将军,恭喜夫人,夫人的确已有两月身孕,不过夫人体虚,还需静养。”

身侧,温画璃眉毛轻佻,眼中尽是戏谑之意。

霍北落面露难色,也就是说,自己醉酒那一夜,居然一发便中?如此,城中人定会笑他饥不择食。

顿时,霍北落不知如何是好,眼中尽是忍色。

“恭喜姐姐,近后,姐姐的孩子,我必好好对待。”夏清欢强壮笑意,明媚的脸上难掩锋芒。

“哦?我自己的儿,我定会好生抚养,妹妹此话何意?时要将我除掉,好来抚养我的孩子吗?”

夏清欢无心的一句话,谁知还被人抓住了把柄,容颜失色。

众宾客叽叽喳喳,将两人方才的话细细品味,有几人讨论的声音还大了起来。

“公主如此大度,没想到二房心胸如此狭隘,这......”

“对啊,没想到将军娶的二房,居然是这样一个心胸狭窄的恶妇,今后,怕是会影响到将军吧!”

“方才我见公主,好似身子很虚,是不是将军待公主不好,令公主受委屈了呀?”

这几句话,音量不大不小,但是却不偏不倚的传到一旁的霍北落耳朵里,今日大喜,这女人来怀了他的好事,这次,他霍北落可记住了。

强颜欢笑,霍北落走到中央,示意大家安静下来。

“今日霍某大喜之日,闹出如此之事,招待不周,霍某在这跟大家赔个不是,改日有机会,我定请大家来府上,开怀畅饮三日三夜,此时我府上还有些家务事要处理,就不留宾客了,感谢大家赏脸。”

话毕,众人立即明白霍北落的意思,自己府上出了事,闹了这么大的笑话,是不敢再留人了。

听到这里的温画璃,仿佛看好戏的宾客一般,将自己置身事外,平静的望着眼前的混乱,头一偏,意料之外的对上了远处一对墨色眸子,男人温暖的笑,仿佛在夸奖她今日之事办的不错。

温画璃定了定心神,一眼瞪了回去,我还需要你来夸了?

顾禹惊讶女人的大胆,这天底下,怕是只有她温画璃一人,敢这样瞪着他。

男人嘴角化起一丝弧度,想起她腹中的胎儿,眼里满是怀疑。

“公子,今日公主的表现,真真切切令在下大开眼界。”近卫侧影悻悻道,瞬时打破了顾禹的思想。

身侧的男人半挎着步子,慢悠悠的从门口走出,手中琉璃扇叮铃作响,眼里满是不真切。

“她早就如此,是我们之前一直忽略罢了。”

侧影硬朗的脸上浮出一丝笑意,“公子言下之意,便是......”

男人回头看了侧影一眼,侧影便闭了嘴,如此大计,只怕隔墙有耳。

未完待续,后续内容更加精彩
为尊重作者版权,请前往微信继续阅读
微信未删减内容更加精彩

手机阅读更方便,打开微信扫下方二维码,即可接着上文继续免费阅读哦!

阅读100000+ 87370
精选留言
95278
偷吃鱼的猫

能用微信看小说真好,扫码后关注公众号就可随时随地免费看小说啦!!

16小时前
20460
不加糖的咖啡

太好看了,害我一天什么事都没干~

8小时前
8886
小婷婷℃

后续情节真是一波三折,所以不得不留下评论,安利给你们。

1小时前
实时热点
打开微信
扫一扫

手机阅读
更方便

微信扫一扫

回复男女主角名
手机阅读更方便

打开微信“扫一扫”
关注上班看小说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