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错爱一场梦
看会书吧 今天
引言

爱了那个男人十五年,换来的是无穷无尽的折磨。陆云苏遍体鳞伤,泪流满面:“聂逸尘,如果有来生,别再让我认识你!”1

第1章 奇怪的婚礼

下一刻,门开了。

然后,一个青年走了进来。

楚玉瞪大了眼睛,对方也太没有礼貌了吧,直接就走了进来。

她刚让对方出去,结果对方居然大大咧咧地坐到了她的沙发上。

这个进来的青年,自然是苏辰。

他坐在沙发上,轻轻的端起桌上的那被茶,喝了一口,满意的点头。

“不错,绝世美女,品味也不错。”

“现在,喝茶的美女很少了。你竟然还能保持这种习惯,实在难得。”

“嗯,这房间布置的也不错,很有现代风格,但是又不张扬。”

“没想到,你的品味竟然和我一样。”苏辰笑道。

而楚玉则是皱起眉头,你谁呀。

谁让你和我的茶的?

还有,谁品味和你一样了?

有病啊!

她实在气疯了,看对方的样子,根本就不是她公司的人,可是对方怎么进来的?

还有那口气,怎么听着这么嚣张?

“难道公司的保安都死了?谁放进来的?”

楚玉想不明白,不过她仍然气呼呼的问道:“你是谁?”

“我是谁?”苏辰也是一愣:“不是吧,亲爱的,你竟然不知道我是谁?”

“难道没人告诉你吗?”

“这也太不负责任了!”

咯吱!

楚玉咬牙,气的颤抖,亲爱的?

这个家伙败类无耻竟然敢喊她亲爱的?

她快气疯了!

“你胡说什么?我根本就不认识你!”楚玉气愤道,“我警告你,赶紧离开这里,不然我报警了!”

“报警?”苏辰乐了,“我可是你未婚夫啊,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未婚夫?”楚玉听到这三个字,差点跳起来。

她尖叫道:“赶紧滚,不然我让你趴着出去!”

“哎呀,好火爆的脾气呀,还是个小辣椒!”苏辰点头,“据说脾气火爆的能生儿子,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呀,我要杀了你!”楚玉气的跳脚,他都想叫保安了。

可是这时,苏辰却是再说道:“我确实是你的未婚夫,你家里没给你说?”

“家里?”楚玉瞪大了眼睛,难道这就是她要等的那个人?

她快晕了,怎么是这么个**啊!

“看来你想起来了,”苏辰笑道:“如果还不信,你可以打电话问问。”

“对了,我叫苏辰。”

“我管你叫什么!”楚玉气呼呼的拿出电话,拨通了老爹的电话。

“小玉啊,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电话那边,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

“爸,你让我等的人,是不是叫苏辰?”楚玉快速问道。

“是啊,怎么,你见到了?”那声音笑道,“怎么样,不错吧。”

不错个大头鬼!楚玉翻白眼,对方完全几十个神经病!

然而,电话中的声音却再次传来:“苏辰是个不错的人,你们好好相处,你不要太强势。”

“再有什么事情,你们两个商量解决就好了,不用老给我打电话。”

很快,电话就挂了。

“怎么样,我没骗你吧。”苏辰笑道,“你看我是你未婚夫吧。”

“亲爱的,握个手,要不拥抱一下?”

“你还没有欢迎我呢!”

“你,去死!”楚玉气的抓狂,她实在不明白,家里怎么给他找了个这么个**!

和这让的人在一起,他一分钟都待不下去。

“哼,面你也见了,你走吧。”楚玉冷冷道。

“走?去哪?”苏辰问道。

“晕,你没工作吗?大白天的,很闲吗?”

“媳妇,你真厉害,一猜就中,我还真没工作!”苏辰点头。

再晕!楚玉快哭了,这家伙不但是个败类,还是个无业游民。

难道,自己要嫁给一个吃软饭的家伙?

老天爷,你和我开什么玩笑!

“你一个大男人,有手有脚,怎么老想着吃软饭?”楚玉一脸嫌弃。

“冤枉!”苏辰辩解,“我刚回国,怎么可能有工作。”

“而且,吃软饭没什么不好的吧?”

靠,这脸皮得有多厚!

楚玉咬牙,随后冷哼:“这样吧,我给你一笔钱,你给我消失!”

“说吧,你要多少?”

“要多少?”苏辰露出洁白的牙齿,“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

“嘿嘿,有了你,害怕没钱吗?”

“这样美女和金钱都有了,哈哈,我真是天才!”

狂晕!楚玉要暴走了,这么不要脸的家伙,她还是第一次看到。

她差点暴走,不过还是忍住了。

她在想,怎么对付这个家伙!

“你有什么特长?或者想干什么职业?”

“我啊,打架杀人什么的吧,对枪械也比较了解,大炮坦克什么的也没问题。”

楚玉:……

她发现自己是白问了。

神经病,绝对的神经病!

还坦克大炮,你怎么不说宇宙飞船!

“你那是什么表情?”苏辰不乐意,“我真的会开,不信改天给你开来试试。”

“算了吧!”楚玉摇头,她才没这个兴趣。

“你说的这些都不太切合实际,我能提供给你的,只有我们公司的职务。”

“公司的啊?”苏辰想了想,随后不情愿的说道,“那就给我个副总当当吧。”

噗!

楚玉一口茶水喷了出来,副总?你也敢想!

“副总不缺人!”她咬牙切齿的说道。

“哦,那我给你当秘书怎么样,我们可以经常玩玩办公室爱情。”

“我会好多动作的!”

咔咔咔!

听到这话,楚玉想把这杯茶泼到对方头上。

这家伙,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冷静!冷静!

楚玉深吸一口气,终于平复了心情,她冷冷道:“公司基本不缺人,你就去保安科吧!”

说实话,她真不想让对方呆在这里,可是却没办法,只能让对方干保安。

“保安啊?”苏辰不乐意,“那里离你远了点吧。”

呵呵——

楚玉冷笑:“想要近的,可以啊,扫厕所,或者烧锅炉,你选一个吧?”

“你诚心的吧?”苏辰也看出来了,对方是故意的。

“哎,我可是有一身好本事!”

“你知道吗,你老公可是用**打过飞机的!”

“你竟然让我当保安?哎!”

打飞机?楚玉满头黑线,这家伙,能再无耻点吗?

不过下一刻,她却愣住了,因为苏辰点头道:“好吧,为了你,保安就保安吧。”

什么?这货竟然答应了?而且竟然还在笑?

难道,保安待遇太好了?

楚玉想不明白,但是仍然冷冷道:“明天来上班,你可以出去了!”

第2章 烫死你都不多

圆。

真的圆。

猫着腰的王小龙隐在蒙尘的玻璃窗后面,透过被擦得十分干净的那小块玻璃往外张望。

屋外数米远,一位身段曼妙的年轻美人正在朝阳底下晾衣服。

美人又要弯腰了。

快了,快了……

在美人俯身从水桶拿起衣服时,王小龙目光射在美人那充满了张力和青春气息的撑圆了的臀上。

真圆啊!

紧身T恤搭配休闲裤,纤腰圆臀,雪也似的脖颈让人联想到美人的身子也是粉妆玉琢。

白色休闲裤里面的内衣轮廓也凸了起来,隐隐约约的成粉色的三角形。

美人叫刘喜媚,芳龄21岁,身高大约一米六五,是王小龙的邻居。

刘喜媚家里是卖豆腐的,她有个绰号叫豆腐西施。

人长的美,隔三岔五,便会有媒婆上门来向刘喜媚介绍婆家。

据说刘喜媚不愿意嫁乡下人,只想嫁到县城去,要求男方家境既要好,人又要长的帅。

刘喜媚晾完衣服,拎起水桶,转身瞥见王小龙做贼心虚似的倏忽藏起来了,鄙夷的眼神仿佛在说:这死王小龙老是偷窥我哦,哼,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小龙哦,吃了没?”

刘喜媚的话音软糯糯的。

“媚姐,还没有。”

在王小龙五岁时,爸爸在一次车祸中走了,妈妈后来也走了,听说嫁到几十里外的乡镇。

走了,都走了。

王小龙记不起爸爸妈妈长什么样子,这些年跟大伯过。

本读高二的王小龙刚满十八岁,今年大伯终于敌不住大伯母长年累月的吵闹,便不再供王小龙读书了,还让他搬到老宅一个人住。

于是王小龙住进了那间破旧的低矮石墙瓦顶的老宅里。

老宅家徒四壁,椅子只有一只木墩。

床头斑驳的墙壁上贴着一幅性感女明星的肖像画。

甜笑的女明星穿着紧身深V连衣裙,上围呼之欲出,两团饱满已被王小龙摸到发白。

大。

确实大。

王小龙由衷感叹女明星的营养特别丰富,才能孕育出如此浑圆坚挺的一对宝贝,纵使是壁纸,也让人看得热血沸腾。

***,等老子发了财,找一个更大更嫩的!

胸怀大志的王小龙低头一瞥,只见数步远的木墩的边缘长出了米粒大小的绿芽,走过去,伸手摘下绿芽。

便在此时,绿芽忽地化成一缕轻烟无声无息地钻进了王小龙的鼻子里。

咦?

王小龙吃了一惊,连忙呼气试图将那缕神秘的烟气呼出来,却失败了。

正在惊疑间,只听脑子里响起微弱的话音。

“我是树宗,为人所害,只剩下一缕魂。”

“我的魂将消失。”

“请你帮我做一件事,寻找已转世的树后。”

“找到树后,用木气唤醒她前世的记忆。她会帮我报仇。”

“你需要找出9个木气携带者,将她们身上的木气吸收,才有足够的木气唤醒树后的全部记忆。”

“我现在赐你三样好处,一是幻术。”

“只要你触碰过的人,你可以幻化成那人的样子,持续时间视你体内木气多少而定。以现在你体内的木气,可以持续10分钟。”

“切记,在使用幻术时,千万别进行房事,否则你会现形。”

“第二样好处便是你可以用体内的木气诊断病人,小病用木气可治愈。我残存的记忆里有各种治病药方,可使你成为名医。”

“第三样便是你会拥有透视能力,方便你寻找木气携带者。木气携带者的臀会有银色的树叶胎记。”

“树后的臀会有金色的树叶胎记。”

“以后随着木气增加,你会得到各种惊喜的能力。切记不要让人知道你在寻找木气携带者,否则会惹来仇家追杀。”

“唉,我的魂要消散了。”

“年轻人,请一定帮我找到转世的树后。忘了告诉你,你拥有木气,力量会大增……”

听了回响在脑际的这一席话,王小龙惊呆了,此时感到眼睛热烘烘的像是要燃烧起来,痛彻心扉。

片刻后,才渐渐恢复到正常的温度。

老子撞邪了?

王小龙捧起木墩看了又看,瞧不出有什么古怪的地方。

脑海里倒是多了治病的经验,握一握拳头,力气果然大了许多。

低头一看裤裆。

乖乖,不得了!隔着两层布料也看到了。

透视!

老子能透视!

难道幻术也是真的?

这么一想,王小龙忽然记起前天碰过刘喜媚妈***手。

嘻嘻,变个刘妈妈出来试试看。

念头刚掠过脑际,一看双手,居然已变成妇女的手。

拿起镜子一照,王小龙又惊又喜。

***,老子变成刘妈妈了!

一个不纯的念头浮上心头,悄悄开了门,伸头出去左右看了看,门外没人。

王小龙溜出去,向刘喜媚的家走去。

刘妈妈和丈夫已去集市的店里卖豆腐,刘喜媚还在家里。

城里人白天都关着大门,乡下人一般不关门。

王小龙横下心来走进刘家,蹑手蹑脚上了二楼,摸到刘喜媚的房间门口,往房里张望。

只见刘喜媚坐在梳妆台前打扮,正在描眉。

“妈,你怎么回来了?”

“回来拿点东西。”

嘿嘿,媚姐把老子当作妈了。

心里想着,王小龙便走了进去。

咦?媚姐不穿衣服?

哦,几乎忘记了老子有透视能力!

走到镜子前面,往镜子里看去,好一个刘妈妈!

“你是越来越漂亮了。”王小龙从后面抱住了刘喜媚。

“妈,你怎么怪怪的哦?”

刘喜媚站了起来,挣脱了王小龙的手,随后又坐下。

无意之中,王小龙透视到刘喜媚的臀竟然有银色的树叶胎记!

噢!木气携带者!

王小龙惊喜交加,不意如此容易便找到了第一个木气携带者,还真的有这种人!

“我抱一下你,看你有多重。”

王小龙又从后面抱住刘喜媚,然后将她抱离地面。

腰细,臀更显圆。

漂亮的刘喜媚正是这种好身材。

“妈,跟你说哦,隔壁那个死王小龙老是偷窥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讨厌死了哦。”刘喜媚又坐回到梳妆台前,继续描眉。

“王小龙个坏蛋,敢偷窥我家闺女,待会我去找他算帐。”

王小龙轻抚刘喜媚温软的脊背。

第3章 误会

刘喜媚转过身来拨开了王小龙的手,眼眸里满是狐疑的神色。

“妈,你今天怎么老是摸我哦?”

“闺女,妈疼爱你啰。我听人说,王小龙会治胎记,你去找他问问。”

“妈,胎记又不碍事哦,我不治。那死王小龙天天躲在暗处偷看我,还去找他,他还不流口水?早就看出他想吃天鹅肉了。”

想起树宗说现时幻化只能持续10分钟,眼看时间要到了。

王小龙嘿嘿一笑,拉住刘喜媚的玉手,摸了摸。

滑。

真滑。

丝绸一样。

“妈去忙了,你慢慢弄吧。”

溜出了刘家回到家里,掩上门后王小龙恢复本貌,哈哈而笑。

嘿嘿,媚姐的果然好有弹性。

棒!

太棒了!

王小龙闭着眼睛回味抱着刘喜媚时美妙的感觉,认识她这么久,还是第一次零距离接触她。

家里唯一的电饭煲坏了,得去集市买个新锅做饭。

王小龙有一辆拆卸了挡泥罩和车尾架的单车,像是拔了毛的坐骑。

“媚姐,这么巧?”

刚出到门口,正好碰到刘喜媚也要出去,王小龙笑着打招。

刘喜媚用不屑的眼神瞅了一眼王小龙,仿佛在说:这死王小龙,居然想打我的主意,穷的叮当响,也想吃天鹅肉哦。

“小龙哦,好歹你也换辆单车,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骑那种二十八寸的老古董,丢不丢人哦。”

刘喜媚冷笑。

“媚姐,这单车坐着舒服,要不要我载你?”

王小龙嘻嘻笑着挨了过去。

“算了罢,等你买了小车哦,我再坐你的车。”刘喜媚跨上了女装摩托,要去帮爸妈卖豆腐。

“媚姐,你的豆腐真好吃。”

一时兴奋,王小龙由衷赞叹一句

刘喜媚鄙夷地扬了扬嘴角,要加速拉开跟王小龙的距离,村道路面不宽,她也不敢开的太快。

王小龙踩单车追赶。

蹬一下。

再蹬一下。

猛地蹬几下脚踏,单车去如风,竟紧紧跟在刘喜媚的身后。

“死王小龙,追我干什么哦!”

刘喜媚很气恼。

“媚姐,我去买东西,没追你啊。”

快要出到村口时,迎面来了一位骑女装摩托的熟人,王小龙吓了一跳。

糟!

正是村里的村痞何超生,绰号瘦鸡,比王小龙大三岁,留着长发,嘴角叼着香烟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

众所周知,何超生对刘喜媚垂涎已久。

“王小龙,干什么!”

一声断喝。

“鸡哥,出去逛逛。”王小龙只得减慢车速。

“你追喜媚是什么意思!”

话音未了,何超生的摩托前轮已撞在王小龙单车的前轮上。

单车猛地往一侧倾斜,王小龙险些儿摔下来。

“鸡哥,抽烟。呃,忘记带了,我立刻回去拿给你。”

王小龙不动声色。

“要就给一包!”

刘喜媚已走远了,何超生停车转身去看她迷人的背影。

“还有半包左右。你在这里等我。”

往回骑了几十米,来到村道转弯角处。

王小龙便将单车留在一块用篱笆围着的菜地旁边,见没人便幻化成石根村最大的村霸黄意求的样子。

何超生是跟黄意求混的,正宗小弟。

“求哥!”

大老远的,何超生便迎了上来热情地打招呼,脸上堆着笑。

“瘦鸡!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一件极为严重的事?”

说时,王小龙满脸怒容地扬起右掌,左右开弓。

一巴掌。

又一巴掌。

啪啪两声,便抽了何超生两记重重的耳光。

满腹怨气的何超生嘴角溢出鲜血,两边脸颊微微红肿,一脸懵圈,想发怒又不敢。

“求哥?老子做错了什么事啊?!”

“你做了一件差点让老子死掉的事!跪下!要不老子当场砍死你!”

老大已快怒发冲冠,何超生无奈只得下了车跪在村道边上。

“在这里等着!老子先去摆平麻烦,再回来告诉你!”

王小龙步行回到停放单车的地方,跳上单车再去找何超生。

“鸡哥,今日什么节日啊?你在拜哪路神仙?咦?你的脸怎么了?摔跤了?”

王小龙满脸惊讶地问。

何超生怨毒地瞪着好奇的王小龙,要打人。

“鸡哥,对不起。我不是有意打扰你拜神。你继续,我先走了哈。”

骑上单车去集市。

集市有一家奶茶店,店主是一位20岁左右的姑娘,叫黄三姐,既是大村霸黄意求的堂妹,又是刘喜媚的闺蜜。

石根村双花便是刘喜媚和黄三姐,远近闻名。

黄三姐身高约一米七,留着微卷褐发,瓜子脸,单凤眼。

仗着有透视能力,王小龙意欲鉴赏鉴赏黄三姐青春活力四射的身子曲线,同时买一杯奶茶喝。

“三姐,来杯奶茶。”

王小龙按响单车铃。

“嗨!别按了,吵死了。”

当黄三姐转身时,王小龙由透视看到她的臀竟有银色的树叶胎记!

第二个木气携带者!

第二个了!

王小龙又喜又忧,愣在那儿。

喜的是树宗所言为真。

忧的是想要吸收黄三姐体内的木气,比登天还难吧。

真的比登天要难。

“嗨,盯着我看什么,拿着!”

轻嗔一句,黄三姐递了奶茶过来。

“小龙,听媚媚说,你老是偷窥她?讲真,你要样貌没样貌,要钱没钱,也想吃天鹅肉?”

黄三姐嘴角扬起嘲笑的弧度。

“三姐,你的手真好看。”

王小龙接零钱时,趁机摸了摸黄三姐纤细白嫩的手。

滑腻。

温润。

真棒。

“嗨!王小龙!干什么?”

满脸不悦的黄三姐横眉冷眼相对。

“三姐,对不起。”

“嗨!我还没有被你这么丑的男人摸过手!”

王小龙呵呵一笑,骑车走了。

***,老子丑?

集市上有一家烟酒专卖店,店主左脸有一大块黑色胎记,三十多岁了还没找上对象。

王小龙溜进街道小巷里悄悄幻化成黄三姐的模样,再去烟酒专卖店。

“老张。”王小龙打招呼。

“三姐,要买什么?”

大美人在眼前,老张眼睛都亮了。

“老张,你人挺老实的。我特别欣赏你。我想了很久,如果你想要找老婆,我愿意跟你过日子。”

“我喜欢你很久了!”

“给我两包红双喜。待会你到我店来,大声说黄三姐,你最美,我爱你,我要娶你做老婆。那我就答应嫁给你。”

“来,两包太少了,两条吧。”

王小龙接过两条香烟,便溜走了。

藏好香烟,恢复本尊模样便从小巷神不知鬼不觉的出来了,前往看热闹。

第4章不如嫁给一条狗

过了几分钟,老张便屁颠屁颠地满心欢喜来到了奶茶店前面,立了个正,便放开喉咙大声地喊了起来。

“黄三姐,你最美,我爱你!我要娶你做老婆!”

宏亮的声音吸引了过往的行人的注意力,不少人驻足观看。

“嗨!你发什么神经!”

黄三姐尖叫起来。

“三姐,你教我这样说的,还说我照你的话说了,你就嫁给我。”老张很委屈。

看热闹的人嘻笑声此起彼伏,更教黄三姐难堪。

“滚!”

黄三姐抓起一杯奶茶用力掷过去,砸中老张的身。

“什么意思嘛?!要了老子两条烟就翻脸不认人了?!啊?把烟钱结了!”

一脸懵圈的老张挥着手,颇为不满。

“什么烟钱?!”黄三姐娇叱。

眼看双方要厮打,王小龙从人群里走上来劝架。

问清了原委,便劝老张先回店里去,彼此冷静下来后再谈烟钱的问题。

鉴于黄三姐的堂哥是个不好惹的人,老张先走了。

受了气的黄三姐脸都黄了,心中的愤怒使婀娜的身子依然在微微地颤动,显是快抓狂了。

“三姐,老张确实是丑了点……”

“滚!”

嘿嘿,***,还敢说老子丑不?

王小龙狡黠一笑,再次溜进无人的小巷里幻化成黄三姐的样子。

从小巷出来,旁边便有摆摊的胡子都花白了的算命先生。

“嗨,大爷,你认识我不?”

王小龙问。

“你不是奶茶店的老板?”白胡子大爷笑了笑。

“是啊。你待会到我店门口,就说黄三姐,你真美,我喜欢你。这样能帮我的店提升人气。来,先给你10块,等你来说完了再给90块。我先回去,你赶快来啊。”

“行,行,行。”

白胡子大爷接了钱,露出一口豁牙笑着连声答应。

豁牙就算了,混浊的眼神很猥琐。

待王小龙走了,白胡子大爷便简单收拾了一下地面的物品,挎着帆布袋来到奶茶店前面。

坐在店里的黄三姐气还没消,粉面含怒,漆黑的眸子盛满了冷冷的秋水。

见白胡子大爷笑嘻嘻地立在店门口不走,黄三姐很好奇。

“嗨,要买奶茶?”

“黄三姐,你真美,我喜欢你。”

犹豫了一下,白胡子大爷便用漏气的嘴一口气说出了上面的话语。

“啊!你发什么神经!滚!啊!我快要疯了!”

黄三姐跺脚尖叫,抓起几沓纸杯掷向白胡子大爷。

“你叫我来说的,还差我90块。”

干完了活,白胡子大爷毫不含糊伸手要钱。

“你个疯子,滚!”黄三姐快哭了。

这时王小龙又从看热闹的人群里走上来,劝白胡子大爷离开,然后驱散围观的人。

一连被丑男人表白了两次,黄三姐精神都快要崩溃了,泪眼婆娑。

泪珠往下掉。

一颗。

二颗。

三颗。

……

断线的珠子一样。

“三姐,那位大爷又老又不帅……”

“滚!”

“三姐,你别生气。我去帮你叫媚姐过来哈。”

刘喜媚的豆腐摊位在集市菜市场里,距离奶茶店有三百米左右。

刚才发生在黄三姐身上的事,刘喜媚还不知道。

王小龙溜进偏僻的小巷里,幻化成刘喜媚的样子便出来找黄三姐,要好好安慰她。

“三姐哦,可能还有人会来开你玩笑,咱们进店里说,先关门哦。”

“嗨,媚媚,今天真是气死我了,先是那个黑脸包公来说要娶我做老婆,接着又是那个鬼算命佬来说喜欢我,那么多人看到了听见了,你说我怎么活嘛?”

见了闺蜜,黄三姐气咻咻地诉苦。

拉下了卷帘门,王小龙便把伤心的黄三姐搂在了怀里。

玉一般的温润。

兰花一样的清香。

这些美妙的感觉,王小龙由黄三姐的身子体验到了。

弯弯的柳眉,翘翘的睫毛,漆黑灵动的眸子,还有精致小巧的鼻子,一切都彰显了无穷的青春活力。

那娇艳欲滴的红唇像是有磁力,吸引着王小龙的目光。

吻一下什么感觉……

“三姐哦,过去了就算了。”

“嗨,媚媚,你别摸,怪臊的。”

黄三姐拨开王小龙的咸猪手,整理上衣。

以闺蜜的身份来见黄三姐,自然有的是方法接近她,王小龙心中泛起阵阵得意。

“三姐,你看你哦,脸蛋这么漂亮,这里又这么大哦,腰又细,腿又长,哪个男人不着迷哦?”

王小龙笑的很邪魅。

“嗨,媚媚,别摸,好酸,你捏什么?”黄三姐再次打开王小龙。

嘿嘿……

三姐的也很有弹性。

***,还敢说老子丑不?

王小龙拉住黄三姐的玉手轻轻抚摸手背,欣赏那青葱般细长的手指。

滑。

真的滑。

摸了一遍又一遍。

这一举止,倒引起了黄三姐的记忆。

“媚媚,我想起来了,就是王小龙个混蛋摸了我的手,然后黑脸包公和算命佬就来拿我开玩笑。哼,这笔帐要算在王小龙头上!”

“摸一下手哦,又不是摸你的奶,算了吧。他也不是很丑嘛。”

“哼,要是摸了我的奶,我不杀了他才怪。”

“三姐哦,冷静。”

心里偷笑的王小龙又搂紧了黄三姐温软的身子。

嘿嘿,老子就摸你的……

杀我啊。

“嗨!媚媚!你今日好色。又摸又捏的。”黄三姐掰开王小龙的手。

“三姐哦,你的这么大,那死王小龙看了不着迷才怪哦。”

王小龙笑歪了嘴。

便在此时,黄三姐的手机铃声音乐响了。

打电话来的竟是刘喜媚!

乖乖,吓死老子。

“三姐哦,别接。我妈打来的,催我回去卖豆腐。挂掉哦,关机。我想再跟你聊一会。”

心急如焚的王小龙夺过那部粉色的智能手机,一番操作完毕,再还给黄三姐。

“三姐哦,你先休息一会,我回去看看。”

找了个合理的借口,急着脱身的王小龙便溜了出去。

老子也是老司机了。

买豆腐加个菜,意犹未尽的王小龙走进菜市场。

刘喜媚的豆腐档位前面顾客络绎不绝,与其说是来买豆腐,不如说是来食色。

“媚姐,你的豆腐真好吃,来两块。有没有圆的豆腐?”

王小龙笑吟吟的透视刘喜媚浑圆白嫩的上围。

“圆的哦,那要你自己回家里弄了。我这里哦,只卖四方的。看你哦,小龙,出去打工挣点钱吧,换台新单车,娶老婆也容易些哦。”

脸带笑容的刘喜媚嘴刀子柔软而锋利,刀刀伤人。

“媚姐,我喜欢吃你的豆腐!我就留在村里,哪里也不去。”

第5章好计

一句话,差点儿把勉强装笑的刘喜媚气的嘴都歪了。

意犹未尽,王小龙走出菜市场,溜到僻静去处,便幻化成黄三姐的模样,又返回菜市场去找刘喜媚。

“三姐哦,我刚才打电话给你,怎么关机了?”

“嗨,我想死的心都有了。”

王小龙叹气。

在菜市场不方便闲聊,刘喜媚便和王小龙走到菜市场外面的小巷里,低声交谈。

心里偷笑的王小龙忽地抱住了刘喜媚的身子,正大光明的拥有了她。

“媚媚,你听说了我的事吧?安慰安慰我。”

王小龙问。

“听说了。我才打电话给你哦,你又不接电话哦。三姐哦,别伤心。”刘喜媚搂住王小龙。

嘿嘿……

心里一乐,浑身舒泰的王小龙险些儿笑出声来。

“嗨,媚媚,为什么老天对我这么不公?你的身材比我的还好,你又没有被黑脸包公和那鬼算命佬羞辱。你真是个幸运人儿。”

说时,王小龙对刘喜媚温软的身子上下其手。

脊背。

上围。

……

“三姐哦,别摸哦,酸死了。”

莞尔一笑的刘喜媚俏脸涌出红霞,连忙握住了王小龙的双手,不让他摸了。

“嗨,媚媚,我今天这么倒霉,就是因为王小龙个混蛋摸了我的手。”

王小龙向刘喜媚透露这个信息。

“三姐哦,你不知道那死王小龙整日偷窥我,穷的要死,还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哦。你怎么让他摸手呢?要是我被他摸了手,几天都恶心哦。”

深有同感的刘喜媚满脸的婉惜,拉起王小龙的双手看了看,替闺蜜感到不平。

***……

王小龙立即抓住刘喜媚白嫩细长的手指,揉了又揉,摸了左手又摸右手。

“三姐哦,别这样。”

“媚媚,你的手真好看。又白又嫩又长,王小龙个混蛋肯定天天想摸你的手。”

“别说那死王小龙了,一想起他老是偷窥我,就恶心哦。”

正说间,刘喜媚的手机铃声音乐响了。

手机屏幕上显示是黄三姐打来的电话,满脸狐疑的刘喜媚看了看手机,又瞧了瞧就在身旁的黄三姐。

一连看了几眼。

每一眼都是询问。

“嗨,媚媚,不用接。我叫人看店,肯定是催我回去。闲了再聊。拜。”

心慌的王小龙连忙替刘喜媚挂了机。

辞别了刘喜媚,王小龙以最快的速度溜走了。

刚要取单车回村里,见旁边一位五十岁左右的男清洁工在打扫卫生,王小龙狡黠一笑,不急着回村子了。

找了个偏僻的角落,王小龙幻化成了刘喜媚的样子,便回到男清洁工面前。

“大叔哦,认得我不?”王小龙问。

“你不是在菜市场里卖豆腐的?”

男清洁工抬起头。

“对,就是我哦。我请你做件事。你待会到我的档位前,大声喊刘喜媚,你真骚,我喜欢你。别笑哦。我只是想通过这个方式来提升档位的人气。有报酬的哦,来,先给你10块,完成了再给90块。”

“可以!我帮你。”

从刘喜媚手中接过了10元面值的纸币,满脸胡碴的男清洁工爽快地答应了。

恢复了本尊样貌的王小龙佯装买菜,又溜进了菜市场。

满心欢喜的男清洁工兴冲冲来到刘喜媚的档位前,微微尴尬地冲着刘喜媚笑了笑。

“大叔哦,是不是要买豆腐?”

刘喜媚问。

“刘喜媚,你真骚,我喜欢你!”

咧嘴傻傻一笑,中气充沛的男清洁工一口气喊了起来。

安静了。

死一样的安静了。

喧闹的菜市场里由人声鼎沸忽地变成了死寂,继而嘻嘻哈哈的笑声山洪暴发而起。

刘喜媚被男清洁工的一番大胆的表白震得外焦里嫩,白皙的脸蛋绽放出鲜艳的红霞,迷人的娇羞之中蕴含着三分愠色。

“大叔哦,你疯了哦!”

刘喜媚涨红了脸。

一口黄牙的男清洁工呵呵一笑,转身先行离去了。

看完了热闹的王小龙刚走出菜市场,见到不远处一位大约六十岁的衣衫褴褛的拾荒老头子正在翻抄废弃物。

于是王小龙又溜到偏僻处幻化成刘喜媚的样子,再回到拾荒老头子面前。

“大爷哦,认识我不?”

王小龙笑问。

浑身散发着刺鼻气味的拾荒老头子抬起头,用混浊的双眼瞅了一会王小龙,点了点头。

“大爷哦,我请你帮个忙。你待会到我的档位去,尽你最大的声音喊出刘喜媚,你好骚,我爱你。请你这样做,也是为了提升我档位的人气。来,先给你10块哦,说完后,你先离开,我会再给你90块的。”

“好,好。”

拾荒老头子一迭声答应了。

恢复本貌的王小兵再次走进菜市场,等着看就要发生的热闹。

背着个蛇皮袋的拾荒老头子佝偻着来到刘喜媚的豆腐档位前,先抬头看了看生闷气的刘喜媚。

迟疑了一下,拾荒老头子便清了清嗓子。

“刘喜媚,你好骚,我爱你!”

苍老的声音响起。

又先是死寂。

随后周遭的人捧腹大笑。

“你这死老头子哦,神经病哦!妈,我羞死了哦!”刘喜媚跺着脚小声的哭泣了。

满脸皱纹的拾荒老头子摇头笑了笑,自行先走了。

这时心里偷着乐的王小龙挨了上来。

“媚姐,讲真,那老头子又老又脏,居然还说爱你,真是得了神经病,换了我,一辈子都恶心。”

“死王小龙,你快走开哦!”

龇牙一笑,王小龙带着无比的痛快退了开去。

又气又恼的刘喜媚受不了周遭集中过来的嘲笑眼神,便连忙去找闺蜜黄三姐倾诉苦衷。

尾随在刘喜媚身后的王小龙见她走进了黄三姐的奶茶店,便知二女会提及他。

“嗨,媚媚,你怎么了?”

惊讶的黄三姐见刘喜媚哭红了眼睛,好奇地问。

“三姐哦,我今日好衰哦,先是一个清洁工来说喜欢我,后面又有一个捡废品的老头子来说爱我。好丢脸哦!”

刘喜媚拉着闺蜜的手,打开心扉尽情倾诉。

“嗨!你也遇到这种事?跟我一样!我想过了,肯定是王小龙那混蛋摸了我的手,才让我倒霉,这笔帐要算到他的头上!”

“听你这样说,我也想起来了哦。那死王小龙刚才来跟我买豆腐,居然问我有没有圆的豆腐。我就觉得奇怪哦。后来怪事就发生在我身上。”

二女一聊,便将原因归在王小龙身上了。

未完待续,后续内容更加精彩
为尊重作者版权,请前往微信继续阅读
微信未删减内容更加精彩

手机阅读更方便,打开微信扫下方二维码,即可接着上文继续免费阅读哦!

阅读100000+ 87370
精选留言
95278
偷吃鱼的猫

能用微信看小说真好,扫码后关注公众号就可随时随地免费看小说啦!!

16小时前
20460
不加糖的咖啡

太好看了,害我一天什么事都没干~

8小时前
8886
小婷婷℃

后续情节真是一波三折,所以不得不留下评论,安利给你们。

1小时前
实时热点
打开微信
扫一扫

手机阅读
更方便

微信扫一扫

回复男女主角名
手机阅读更方便

打开微信“扫一扫”
关注上班看小说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