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娇妻:恶魔总裁好霸道
看会书吧 今天
引言

“你这辈子休想怀上我羽凌峰的孩子!”他掐着她的脖子,将她像敝履一样丢弃。“你这辈子也休想再得到我的心...1

第一章 面具舞会

BF酒吧。

台上唱歌的女孩子穿着黑羽长裙,如暗夜女王般,神秘妖娆;黑色蕾丝长筒丝袜勾人心神,魅惑性感的嗓音,毫不做作的身体舞动令台下的男人为之疯狂。

“阿铭,就是那个妞,怎么样?”慕橙眯着眼睛,手指着东宫舞台上青春气息十足的苏语棠问。

西宫中,手执香槟酒杯的男人微眯着眼睛,嘴角缓缓上扬。

得了暗示,慕橙笑呵呵的退了出去。

苏语棠刚唱完歌,经理已经眉开眼笑的挡在她身前。

“棠棠啊,西宫有个客人点名让你去唱歌。”

“有价吗?”苏语棠兴趣不大,低头继续整理自己的器械。

每次来BF表演结束后都会有很多人想要她继续唱,但没有酬劳的事情她是不会做的。

别说西宫了,就是白宫,不给钱她照样拒绝。

“龙啸置业的人,出手阔着呢,快去,少不了你的。”经理深知苏语棠的喜好,将对方的身份抬出来。

龙啸置业?那可是国内最大的房地产巨头企业,苏语棠心中一喜,看来有油水可捞。

“慕少,人带过来了。”经理让开身子,对沙发上的三位少爷点头哈腰。

苏语棠拿着吉他乖巧的站着,笑颜如花,悄悄打量着那个被称作慕少的男人。

丹凤眼半眯着,眼尾上挑加之笑呵呵的唇,笑容中透着一丝邪气。

不仅是他,和他坐在一起的另外两人也俊美异常,成熟男人的韵味迷得陪坐的女孩移不开眼睛。

苏语棠叹息到原来帅哥不止在他们学校出没,这几人比之他们校草也不逞多让。

慕橙摆摆手示意经理可以出去了,将询问目光转向最里面的男人。

顺着他的视线,苏语棠也看到了最角落还坐着一人,口水差点流了出来。

包裹在黑暗中的男人气场十足,长长的刘海盖着他的一只眼睛,看不真切他的表情,只有凉薄的唇角上扬。他穿着意大利手动定制的黑色西装,袖扣一颗蓝宝石散发着幽静的光,与手腕上的百达翡丽辉映,使他看起来就像帝国霸主。

苏语棠悄悄咽了下口水,眼中冒着红心,这才是人中之龙,见惯了各种男色的苏语棠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暗自猜测他的身份。

“您喝酒。”男人并没有往苏语棠这边看,斟了一杯酒递给对面的人。

他的对面,坐着一位身穿皮草的贵夫人,涂着漂亮蔻丹的手指上戴了许多钻石戒指,含笑接过酒杯,送到红唇轻抿一口。

两人目光在空气中相碰,情意绵绵。

苏语棠如同被人从头浇下移泼凉水,幻想瞬间破灭。

原来是只“鸭”,浪费了这么一身好皮囊。她打个寒颤暗自撇嘴,欣赏变成了鄙夷,将目光转开。

“唱首安静点的歌吧,别破坏了气氛。”贵妇人优雅的拿起纸巾擦拭嘴角,眉眼含笑。

男人转头扫了眼苏语棠,漂亮的凤眼中是清晰可见的笑意,手掌虚抬:“按她的要求唱。”

苏语棠一个激灵,心中很是不爽,一只鸭而已,凭什么命令她,眼眸一转,拎着吉他坐下,试着拨动几下琴弦后扬声询问:“我唱歌是要酬劳的,不知这位爷打算出多少费用请我唱?”

男人“嗯”了一声,这才正眼去看苏语棠。

没有刺眼交错的灯光,女孩子娇媚的小脸真实了不少,如瀑般的长发挽在脑后用黑色羽毛发卡固定,黑羽长裙垂到地上,两条交叠的腿上放着她的吉他,年轻的肆意张扬和独特的韵味让她气质超脱旁人。

而她此刻略带挑衅的眼神被男人清晰的接受到,换来男人趣味一笑。

有点意思,男人看向对面的贵夫人,摊了摊手。

贵夫人了然,从棕色的LV提包中拿出一匝钞票利落的推到男人跟前。

男人抽出几张钞票起身,一步一步走近苏语棠。

苏语棠目光胶在越来越近的男人脸上,太漂亮了。

嘴角让人疯狂的坏坏笑容,剔透深邃的凤眼……她感觉,自己的呼吸都有些点困难。

男人将女孩的痴迷收入眼底,笑容不变,将支票展开对着苏语棠的眼睛:“够吗?”

苏语棠忙扯出一个大大的笑颜,连连点头去抓钞票。

“唱歌,陪酒,那都是你的。”男人收回手不让她碰到,居高临下的睨着她。

苏语棠继续点头,笑容中多了丝谄媚和讨好。

男人的笑一滞,眼中多了一分鄙夷:呵,竟然以为这个女孩子特别,看来是他走了眼。

转身缓步走回贵妇人对面坐好,为她斟酒,与她对饮。

苏语棠垂下眼睛试曲调,撇嘴冷笑,不就是攀上贵妇人了吗,有什么好得意的。

试好调子手指翩飞,流畅的音乐声在包房中响起,她樱唇轻启,圆润的声音与之前的性感狂热不同,似潺潺溪水流淌心尖,沁人心扉。

男人噙着笑多看了苏语棠两眼,端起酒杯轻轻摇晃。

为了那么点钱,这女孩子也是拼了。不过也对,上次那种情况竟然还敢扯出来赔医药费,果然是见钱眼开的俗粉!

接连唱了三首歌,苏语棠乖巧的将吉他放好,起身走到他们跟前倒酒。

“谢谢。”慕橙笑着举杯。

苏语棠回应一抹笑,继续为另外两人倒酒,最后走到男人身边,想了想,绕过他给贵妇人斟酒。

“这小丫头,先给他倒。”贵妇人收回自己的杯子,含笑阻止。

苏语棠笑吟吟的应了,转动酒瓶朝着男人的方向。

正要往里倒,男人突然抬手一挡:“不用了。”

可惜男人的动作和话慢了一拍,瓶口一个晃动,满瓶的红酒正对着男人的下体浇了上去。

苏语棠吓得将酒瓶一放,连声说对不起,情急之下拿起自己的裙摆去擦。

男人的脸变成了铁青色,抬手挡着苏语棠:“不用擦了。”

苏语棠连声道歉,见用裙子擦不奏效,也不管男人的阻拦,直接从桌子上抽了许多纸巾用手去擦去捏。心里念叨着“各路神仙快快显灵,千万别把我的酬劳给收回去,我一定天天烧香拜佛一心向善。”

擦着擦着,苏语棠发现不对劲了,这纸张底下硬邦邦的阻碍物是什么?

周围,刹那寂静一片。

第一章 面具舞会

“白浅浅,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老古董,参加舞会真的没有什么,而且你看看,大家都戴着面具,真的,谁都不知道你是谁!”一个身材火辣脸上戴着小公鸡面具的女子拍了拍旁边一个身高1米67头戴骷髅面具的女人。

骷髅女子将自己缩在一个沙发里,生怕别人看到她此时窘迫的模样。

公鸡面具女子靠近她,拿起一杯鸡尾酒,漂亮的大眼睛扫了扫四周,“你看看,这里到处都是有钱人帅哥,今天晚上好好在这里享受一晚放纵一晚怎么样?”

“爱丽,我连男人的手都没有拉过,你就让我来这种地方,我才不要!”白浅浅,年芳十九,身材高挑,五官精致,但就是因为不喜欢打扮,所以总会被身边这个名叫爱丽的女人抢去风头。

“你不要是吧?你不要我可去找了,你可别怪我这个好朋友没陪你!”爱丽挑了挑眉头,摇动着身子风情万情地跟旁边的人搭讪去了。

白浅浅看了看这灯火酒绿的环境,突然发觉这个世界还是在家上网睡觉舒服。在家里戴个耳朵,听个音乐,多好啊!要不是明天就要去见那个恶魔,她必须练练胆子,白浅浅这辈子估计都不会进来这个地方。她真的想不通这种地方到底有什么好来的!

啪的一声,有个人突然栽到了她的面前,她为了避开那个满身酒气的家伙,身子一歪,直接横倒在了沙发上。“喂,你耍流氓啊,起来,别压我身上!”白浅浅气得不轻,这个家伙是故意的吧,那么多地方他不倒,偏偏往她身上倒去。

“芊芊,别离开我。”男人突然翻了个身,白蝴蝶面具下露出了一双漂亮而魅惑的眼睛,优美而流畅的下颌微微抬起,颇有一种夜礼服假面的味道。

浅浅?白浅浅傻眼了,难道这个人认识她?可是她很少跟男人接触啊,而且这个男人的面具虽然被挡了起来,但大部分面容还是清晰可见,应该是一个极品帅哥。

“芊芊,我爱你!”男人猛地按住了她的双手。

傻眼的白浅浅总算清醒了过来,用手指推了推他的肩膀,刚想开口说话,结果那男人的舌趁机探了进来,直接深深地吸吻着她的舌。

“我不认识你,你不能吻我!”妈啊,那可是她的初吻啊!白浅浅在心里流眼泪,她的初吻就这么给了一个陌生男人?虽然这个男人嘴里一直喊着自己的名字,可是自己真的不认识他啊!

“不要离开我,请你不要离开我!”男人温暖的大手豁然握住了她的下巴,轻轻地想将她脸上的面具取下来。

白浅浅脑袋里打了几个结,心想着被一个自己不熟的男人这么近距离地看着自己的脸……那感觉肯定很不舒服。她手将面具扯了扯,故意不让他看到自己的脸。

“好得很。”男人轻笑起来,眼神里闪过一丝温柔,“你还是那么娇羞可爱。”

白浅浅觉得,这个男人的声音真是好听到了极致,就是那些声优的声音都不如她。她是一个声控,平日里听到河图啊,董贞呀那些妖孽或天籁的声音时都会情不自禁地发抖,而现在这个人的嗓音正好在让她发抖的那个范围内。

男人的手轻轻地勾开了她的吊带,慢慢地拔下了她身上的礼服裙子。她的右肩处有一颗不算大但绝对显眼的痣,男人迷蒙的眼盯着那颗痣看了一会,突然深深地笑了起来,“你这里居然有一颗痣,我以前竟然不知道。”

第二章 吻吻我好吗

苏语棠眨眨眼,再低头看了看,突然明白过来,猛的从地上起来往后退。

对上男人喷火的眼睛,苏语棠懊恼不已,刚才就不该逞能。

“滚!”男人攥紧拳头,恨不得敲碎苏语棠的头。

苏语棠连连道歉后退,很快退到门口闪身溜了出去。

“阿铭,对待女孩子要温柔一点,你那样,会把她吓坏的。”慕橙不怕死的捅刀子。

邵御铭磨着牙将身上的纸甩到一边,趁机换个位置坐好,深吸了几口气才压下那股子异样流窜的热气。

“以后别再……”

“不好意思啊。”苏语棠推门探头探脑的进来,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小心翼翼地挪动了桌子旁边:“我忘记了拿东西。”

话音落,将那张支票迅速的捏在手里,边说抱歉边迅速的消失在包房中。

苏语棠将耳朵贴在包房门上,确定里面的人没有追出来,这才拍着胸口连连喘息:“吓死宝宝了,幸好宝宝反应快,不然忘记了这个今天肯定亏死了。”

将支票贴身放好,苏语棠欢喜的换衣服走人。

——

“所以,你又折回去拿了支票才走?”

苏语棠点点头:“对啊,我总不能白唱了那么多歌吧。”

“行呐,有哥的风范儿了,不过……”颜琰凑到苏语棠身前挤眉弄眼:“不是摸到又看到了吗?怎么样?是不是让你……嗯?”

“你在乱说什么啊!”苏语棠的脸刷的红个彻底,一把将颜琰推开,故作镇定地道:“当时我都快被吓死了,恨不得直接瞬移出去,你都不知道,那个人的眼神有多可怖,何况他早就不干不净了,我碰了下都觉得恶心呢,不行了,我得再去洗洗手。”

苏语棠打了个抖,想到自己摸了下很多女人碰过的东西,连忙朝洗手间跑去。

“切,你就装吧。”颜琰倚靠在墙上:“你要真怕,还会折回去拿支票?”

“这你就不懂了吧,那叫出其不意,他们肯定没有想到我会再回去,我攻他们不备,何况,你也知道我有多缺钱,这张支票可是我明年的学费加生活费。”

“真是为了钱不要命了,不过,你确定那张支票没有问题吗?”

颜琰摇摇头,总觉得苏语棠的遭遇有点匪夷所思,又不是陪睡,就算遇到脑袋被驴踢的大款也不可能给她开张六位数的支票吧。

苏语棠一把拉开卫生间的门,迷茫的瞅着颜琰。

应该,没……问题,吧?

从包里把支票拿出来,苏语棠仔细研究起来:金额,付款人名字,出票日期,签章……都有啊。

颜琰也凑过去看,猛地捂着肚子笑起来:“说你傻你还不承认,你这张是无效支票。”

无效?怎么可能!

苏语棠咬着下唇死死的盯着那张支票看,怎么看怎么觉得不是假的。

“确实不是假的,问题在于出票日期。”

出票日期5月8日,苏语棠茫然的抬头,这有问题吗?

“笨死你了,今天几号?”

“18号啊。”

“这就对了,你那张支票昨天拿到手的时候确实是实打实的人民币,今天,就变成了一张废纸了,银行不会再受理咯。”颜琰扶着苏语棠的肩膀免得她支撑不住倒地:“因为,支票的有效期是十天。“

那只该死的鸭!苏语棠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昨天她拿了支票后怕那些人再来BF找她麻烦,不顾老板的挽留提出辞职,想着老板的那张气愤的脸,苏语棠昏睡的特别彻底。

翌日,颜琰跑步回来看到还窝在被窝里装死的苏语棠,无奈提醒:“再有二个小时,典礼就开始了,棠棠你确定要继续躺着装尸体吗?”

典礼!苏语棠猛地从床上窜下来,尖叫着在衣柜里找来找去。

“你怎么不早说,我礼服还没有换,要洗漱化妆,这个点又不好打车……”

有了那张支票后她本来不打算去开业典礼做礼宾了,可知道了支票无效后,她只能说尽好话将最后的名额拿到手,在今天太阳会炙烤着大地的时候,站在阳光下当个花篮。

没想到竟然睡过头给忘记了,这可是一天五百块的工作啊!

颜琰无奈揉了揉耳朵,只能上前帮忙。

二十分钟后,苏语棠梳妆完毕。

眉眼精致,樱唇诱人,水润剔透的眼睛中满是温暖的阳光。

玫红色的旗袍垂到脚踝,一侧露出性白皙匀称的腿,锥子般的高跟鞋将她衬托的高挑性感。

苏语棠无视周围射向她的各种视线,拉着扶手随着公交车的摇晃努力稳定自己的身体。

终于在离规定时间还有五分钟的时候,她到达了典礼现场。

主门前铺满了红地毯,在玻璃楼体前悬挂两条楼体巨幅,彩色气球扎结的双层拱门,拱门上悬挂开业横幅,从拱门到主门的空距中左右各放置2个花坛,场地的空置处放了很多的花篮。

苏语棠暗叹果然是大手笔,调整好脸上的笑容,朝着负责人走去。

“你好,我是苏语棠,我今天的工作是?”

“苏语棠我知道你,你今天的工作取消了,你可以回去了。”负责人头都没抬,冷冷地打断了苏语棠的话。

取消了?苏语棠睁大眼睛:“是不是哪里搞错了?昨天早晨我有确定过,确定是让我这个时间过来啊。”

“这是上头临时安排的。”

“我都没有接到电话,麻烦您在确认一下好吗,我……”

苏语棠不死心的继续争取,想不明白没有她的工作为什么不通知她。

“在吵什么。”低沉磁性的男音蓦地从身后响起。

苏语棠茫然回头,只见眼前的男人一身得体的西装,身型修长,精致的五官仿佛雕刻出来的工艺品,深邃的眼眸中含着冷冽的光。

只站在那里投递过来一个眼神,便能让周遭的一切成为陪衬。

“铭少,这个人……“

邵御铭认出了苏语棠,抬手示意负责人不用说了。

鄙夷的瞥着苏语棠的装扮,邵御铭嗤笑一声:“怎么,十万块不够花又来这里撞骗了?!”

苏语棠回神,难怪她觉得这个人熟悉,原来就是在BF用空头支票骗她的“鸭”!

第二章 吻吻我好吗

她的右肩处有一颗不算大但绝对显眼的痣,男人迷蒙的眼盯着那颗痣看了一会,突然深深地笑了起来,“你这里居然有一颗痣,我以前竟然不知道。”

拜托,他怎么可能知道她的肩上有痣,她平常从来不穿吊带衣,要不是今天晚上是一个另外。想到明天要见的那个人,白浅浅便觉得浑身有些发抖。

“芊芊,我从来没有主动碰过你,今天你吻吻我好吗?”男人深深地吻了她肩上的那颗痣,慢慢地抬起眼皮,目光凝望着她。

白浅浅完全沦陷在了这个男人魅惑的眼睛里无法自拔,手轻轻地环着他的腰,脸竟然很自觉的凑了过去。这可是她头一回主动地吻一个男人!两唇刚碰撞,男人便急切地回应,唇舌彼此地交缠深吻,直到白浅浅觉得自己快要窒息,觉得自己已经无法呼吸。

“我要你!”男人眼睛里迸出了虎狼一样的光芒,他猛地将白浅浅推倒在了沙发上,一只手快速地脱着身上的白衬衫,另一只手则从下面轻轻地将白浅浅的裙子扯起来。

“不要!”趁着她还有一丝清明,白浅浅挣扎着要跳起来,虽然在来之前她已经做好了失身的准备,但是她绝对不能在这里失身啊。舞会上那么多人,虽然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很偏僻,就在舞会最不起眼的一角,但难免会有人路过的。

“不要?”男人的声音略带一丝粗哑,“你拒绝了我太多次,拒绝得我将自己变成了一只刺猬,我已经不想再听你的拒绝!”

白浅浅愣了一下,心想自己以前拒绝过他吗?没有吧,她从小学开始就没有怎么主动接触过男生,难不成她拒绝过谁谁谁但自己忘记了?正在她神游太虚的当儿,男人已经半俯过身,修薄而冰冷的嘴唇深深地吻着她的眼睛。

一下,又一下。白浅浅被他吻得眼睛都睁不开,只好闭上眼,然而闭上眼的结果就是下腹突然撕裂一般的疼痛。她僵硬地挺直了身子,想要努力控制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男人似乎对那进入时的隔膜很满意,漂亮的眼睛深深眯了眯,吻着她的唇慢慢地说,“他果真还没有得到过你,你永远都是我的!”

什么东西啊?白浅浅痛得要哭了,她这一回总算有些明白自己的处境,这个嘴里一直喊着芊芊的男人根本就不是认识自己,而是另一个叫芊芊的女人。

“我不是芊芊!”白浅浅快哭了。“我是浅浅,我是浅浅!”男人原本就醉得不清,听到她的话后竟然笑了,抓着她乱打的手轻轻地吻着,“别怕,我轻点,不疼!”

不疼个屁!白浅浅张嘴就往他的手指咬去,她用的力很大很大,大得她牙齿都开始发颤,但男人却一声不吭,我行我索,她咬她的,他做他的。王八蛋,你滚开,我不是芊芊,你上错人了!

“芊芊,别咬,疼!”看到白浅浅又要咬,男人终于出声了,慢慢地低下头深吻着她的唇,吻得白浅浅头脑发涨,脸上绯红。

“不要——再——”

“这是属于我们的一夜,芊芊,明天我就带你去结婚——”

第三章 结婚好不好

“呵,牛郎少爷您今天不用陪贵妇人了?”苏语棠凑到邵御铭跟前,嗤笑出声。

随着她的话音落,四周的人跟按了暂停键似的,全部消声了。

邵御铭的脸黑如煤炭,凉薄的唇抿成一条线,如果可以,他一定会掐断苏语棠的脖子,让她再也不能胡说八道。

苏语棠不怕死的仰着头盯着邵御铭看,眼神不自觉的有点迷蒙。

还别说,这个男人长得真的是太好看了,如果不是身体太过脏的话,她说不定就会倒追了。可也就是这张脸蛋,才能让他有这样的资本去到处勾搭吧。

“苏语棠,几天不见,你连人话都不会说了。”邵御铭压下心头的怒火,勾唇冷冷一笑。

这个笑容,怎么有点熟悉呢?苏语棠挑眉看着他,等着接招。

“看样子最近你赚了不少的钱,你看看,我的十万块钱维修费什么时候还给我?”邵御铭勾着唇角俯视着苏语棠,眼眸中全是算计的光芒。

十万块钱修车费?苏语棠茫然的眨眨眼睛。

邵御铭将挂在身前的黑色墨镜取下来戴在脸上,笑着看向苏语棠。

苏语棠捂着嘴巴发出了一声惊呼,伸手指着邵御铭结结巴巴地道:“竟,竟然是你?!”

邵御铭点头,将墨镜取下来朝着苏语棠伸出手,示意她可以给钱了。

苏语棠尴尬不已,刚刚的鼓起的气势很快泄了,没好气的翻白眼小声嘀咕:“我要是有十万块钱,今天还用来这里晒太阳遭人嫌弃啊。”

“你说什么?”邵御铭没听清楚。

“没什么。”苏语棠笑得很甜:“上次你撞了我我划了你的车,医药费我都不要了,我们两清了。”

邵御铭没说话,手依然朝她伸着。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你那天把我的衣服撕了还摸了我的胸,我都没有告你非礼呢!”苏语棠气鼓鼓地朝邵御铭大喊,想到那天的事情就觉得异常委屈,回到了苏家自己偷摸回房间换衣服时佣人看她的表情,就算这些年已经免疫了,心里依然觉得不舒服。

因为这件事,又被那个人打电话数落了一番,扣了她一个月生活费,她这两天吃饭都是一块钱掰成两块钱用的,哪家的千金小姐有她的生活惨?

自嘲的笑笑,像这种靠脸蛋吃饭一抬手就能签十几万支票的人,是不会懂人间贫苦的。

很多人朝这边看了过来,窃窃私语的议论苏语棠和邵御铭的关系。

“你看也看了摸也摸了,我说你也不差这俩钱,不是挺能赚的嘛,我不追究了你也别追究了,这件事到此为止,你再提,我会觉得你小肚鸡肠的哦。”苏语棠俏皮一笑,眸中透着狡黠。

邵御铭狠狠地瞪了苏语棠一眼:“你到底是不是女人!”

真不知道这个女孩子的脸皮怎么那么厚,大庭广众之下就将上次他的糗事抖了出来,她都不要颜面的吗?

什么撕衣服袭胸非礼,亏她说的出口!

“我是不是女人,你难道不知道吗?何况……”苏语棠挺了挺胸部,眼睛朝着邵御铭的下体看了过去,继续道:“何况,如果我不是女人,你上次怎么会……”

“你TM给我滚!”邵御铭炸毛了,阴沉着一张脸甩袖走人。

苏语棠朝着邵御铭的背影吐舌头,挪到负责人身边,打算再最后争取一下。

刚看到人,就发现负责人快步朝她走了过来。

苏语棠连忙换上一副甜美的笑容:“您……”

才吐出一个字,负责人就从她追了过去过去,朝着邵御铭鞠了个躬恭敬道:“邵总,准备工作就要结束了,您看……”

苏语棠惊骇的瞪圆了眼睛,邵总?哪个邵总?

这次的典礼的背后就是龙啸置业,包括昨天在酒吧,经理也说了这次来的人就是龙啸置业的,当时那个慕总她是知道的,龙啸置业的人,好像叫做慕橙,时刊杂志上出现过对他的采访,她一度以为当时宴请的人就是慕橙。

要说龙啸置业姓邵的人,非他们的少东家莫属了。

难道眼前的人就是龙啸置业的CEO,邵御铭?

苏语棠倒抽一口冷气:如果真的是他的话,自己到底是多么的蠢,直接将发工资的老板给得罪了,以后自己的外快还怎么赚?

懊恼的拍了下额头,她暗暗骂到:还想外快呢,自身都难保了,还是赶紧跑路吧。

趁着没人注意她,苏语棠悄悄的后退到二人的外圈,提起裙摆就是开跑。

“不是缺个负责跑腿的?”邵御铭玉手一点指向想要跑路的苏语棠:“就她了!”

苏语棠愤恨的看着邵御铭,她穿成这样,他让她去做勤杂工?

典礼很快开始了,放礼包,演讲,剪彩,进行的很是顺利。

苏语棠穿着艳丽的礼服,拿着拖把在水桶里来回的转着,一边涮拖把一边骂道:“自私鬼,小气鬼,还执行总裁呢,什么气度,那么有钱,第一次见面让我赔偿修车费,第二次见面让我免费唱歌,这次,又让我免费做勤杂工,我苏语棠又不是上辈子欠了你的,别让你落在我手里,不然,我就跟拧拖把似的,拧断你的脖子!”

背后突然升起一股冷气,只听有人阴森森地问:“你要拧断谁的脖子?”

苏语棠吓得发出一声尖叫,条件反射的拿着拖把甩了了出去。

身后,安静的仿佛没有人在。苏语棠闭着眼睛鼓起勇气缓缓的转过身子。

眼前的一幕让她逐渐睁大的眼睛,很想立刻昏死过去。

只见沾着水的拖把正挂在邵御铭的肩膀上,那件昂贵到她肯定买不起的衬衣被污水浸湿到了一大片,隐约可以看到饱满的胸肌。

苏语棠尴尬的连忙松手,结结巴巴地道歉:“邵,邵总,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一随着她的动作,拖把很配合的一弹,那数不清的布条子在邵御铭的脸上扫了一圈,成功为他洗了把脸。

“苏!语!棠!”邵御铭一字一顿的喊着着苏语棠的名字,那眼神,恨不得将她生吃活剥了。

第三章 结婚好不好

“这是属于我们的一夜,芊芊,明天我就带你去结婚——”

白浅浅突然不咬了。那个叫芊芊的女人,何其幸福,有这么一个深爱着她的男人在等着娶她。而她呢,明日却要到那个恶魔身边。

她的爸爸好赌,欠下了一屁股的赌债,想不到他竟然在完全没有征求她的同意之下直接将她押给了N.T集团总裁,听说那个男人只看了她的照片,直接花了一亿要她。

她长得虽然不错,但绝对不是那种让人一见钟情的类型,尤其对方是有名的阔少爷,全亚洲出名的花花公子,也是全亚洲年纪最轻的身家第一的富少。

爱丽说,有钱人都想要找床上经验好的,你要是没有一点床上经验,他会不要你的。所以,她才会来参加这个面具舞会,才会有这一场意料之内但也是意料之外的肌肤接触。

“好不好?”没有听到她的回音,男子继续俯耳问,冰冷的鼻尖轻轻地碰到了她的脸颊上,撩起了异样的触感。

白浅浅眼眶突然有些湿,如果现在有一个男人这样对她,她绝对马上跟他结婚去。然而她心里明白得很,他嘴里的芊芊不是自己。

“好不好?”他又靠近,喷薄的男人气息就在面前。

白浅浅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好久后才慢慢说,“好!”

男人大笑起来,伸手将她紧紧地抱住,“芊芊,我好高兴,你拒绝了我三次,你拒绝了三次,第四次我终于成功地拥有了你!”

白浅浅失神地望着他,没有了刚才的挣扎,而是将挣扎变成了笨拙的回应。让她有这样的反应的一是因为自己的遭遇,二也是为了满足一下痴情男人那颗极其碎裂的心。这一夜,他不知道要了她多少次,直到他终于疲惫,她才慢慢地从他的身下爬起来,静静地看着这个男人脸上的蝴蝶面具。

黑红的颜色,带着妖冶冷魅的美。她真想,真想伸手揭开他的面具看看他到底是谁?她也想看看他嘴里的芊芊到底是长什么样子?然而,她还是放弃了,这一夜原本就是很荒唐的一夜,就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比较好。

她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裳,将脸上的骷髅面具取了下来,露出了那张白皙的清纯的容颜。“再见了。希望你找到你爱的芊芊,也希望你明天能够跟她结婚!”

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之前一直喜欢吻她的眼睛,不过既然要走了,她也给他一个吻吧。弯下腰,在他的眼睛上轻轻地吻了一下。白浅浅一走,刚才一直在旁边陪别人喝酒的小公鸡面具女子飘了过来,熟练地脱下了裙子,故意做出了与男人恩爱过的假象。

羽凌峰醒来以后第一眼便看到了身下的身材完美得没有任何瑕疵的女人,眼睛眯了眯。昨天晚上的事情他隐约有印象,要不是陆子离那家伙惹恼了他,他也不会来这种地方,更不会跟这个女人鬼混了一夜。

杨爱丽也在这个时候清醒了过来,看到羽凌峰眼中的冷意,笑得妖媚:“羽少爷,你醒了?”

“昨天晚上的女人是你?”羽凌峰快速穿好了衣裳,取下了脸上让他极不舒服的蝴蝶面具,冷冷地问,“想要什么,说!”

第四章 恶魔的邀请

“羽少爷你这是什么话,人家昨天晚上是心甘情愿的!”杨爱丽反手抱着羽凌峰,修长的手指在他的小腹处轻轻划了划。

“你不想自己辛苦一晚却落得一个断手断脚的结局吧!”霸道冷冽的声音,跟昨天晚上的柔情蜜意完全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

杨爱丽马上缩回了手,乖乖地说了一个字,“钱!”

“哼!”羽凌峰冷笑,果然所有的女人都是一样,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刚才他清醒时看到衣襟上的鲜血还愣了一愣,隐约间记得昨晚那女子反抗得很激烈。现在看来,昨晚估计也是欲擒故纵吧。

一张一百万的支票丢在她的脸上,“别出现在我的面前,不然我会让你永远消失!”

杨爱丽马上接过支票,白浅浅的一夜竟然就赚了一百万,真是赚翻了!得到了钱,她马上老实地拿着那个骷髅面具逃跑。天晓得这个羽凌峰是个什么样的变态人物,万一真惹恼了他,后果可就不堪设想。

杨爱丽一走,羽凌峰便拔通了一个电话,一脸厌恶地问,“JOHN,找到那个女人没有?”

“羽总,我们已经将那女人带回了别墅。”

电话那边所说的女人就是白浅浅。她昨晚从舞会里逃出来以后就被几个神秘的男人押到了这里。JOHN是一个很严肃的男人,从接待她到现在除了正常的礼仪问话其余的什么都不说。

白浅浅坐得身子有些僵,扭了扭脖子说,“大叔,羽少爷什么时候回来?还有你们为什么要让我用冷水袋敷眼睛?”这两个问题,她问了很多遍,那个JOHN却死活都不说。

“因为,我喜欢眼睛漂亮的女人!”冰冷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过来。里面的人听到了声响,赶紧站得笔直迎接来人。白浅浅抬头一看,竟看到一个英气逼人的男人走了过来。

他穿着笔挺崭新的西装,冰雕一般的容颜上没有任何的表情,薄唇微咧,即使是笑也依旧让人觉得窒息的寒。无可厚非的一件事便是:这个男人很帅!但另一件不得不承认的事便是:这个男人很冷!

白浅浅不自禁地打了个颤抖,双手握紧,站起来想学着那些人给他施礼。然而冰雕直接从她的身边穿过,撩起了一道比常温低十几度的风。

“你就是白浅浅?”羽凌峰目光刮了白浅浅一眼,他以前就见过她的照片,但照片上的白浅浅明显没有现实中的她炫目。她不是他见过最美的,但不知为何,他竟能够从她的眉眼中看出一种不同寻常的气质。

“我是。”白浅浅不敢与他的目光对望。

这个女人,很怕他呢?羽凌峰咧嘴笑起来,手指轻轻地勾起她的下巴,“你爸爸将你卖给了我,你知道你要做什么吗?”还能做什么?她早就听爱丽说过羽凌峰的光辉事迹,换女人跟换衣裳一样,几乎每天一个样,挑上她是为了让她当他床上的禁脔?

第五章 我买你的眼睛

“你是想……”白浅浅目光不自主地瞟上了床,然而她又希望自己想的是错的。谁会想跟这样一个变态在一起,虽然这个变态也帅很酷。

噗哧!羽凌峰被她这个小小的动作逗笑了,冰雕一样的容颜在那一瞬冷冽如同刀刃,即使是笑也依旧能够让人觉得寒凉,“不是所有女人都配上本少爷的床。本少爷要的,不过是那个而已。”

一根手指,指向了她的眼睛。白浅浅怔了怔,一时间不知道他指自己的眼睛做什么。

“白小姐,之前我们少爷也已经跟你父亲立好了合约,您若是不了解的话可以看看上面的合约。”JOHN拿出一份合约。

白浅浅有些紧张,接过合约从头到尾看了一遍,难怪老爸从那之后就消失无踪,原来他卖的是自己的——眼睛。没有了眼睛,她以后的生活该怎么办?老爸啊老爸,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你为什么要我的眼睛?难不成羽少爷你是眼睛的收藏家?”白浅浅凄凉的笑了,手指狠狠地刺入了那份合约里。

羽凌峰墨色的眼睛冷冷一眯,靠在沙发上的样子慵懒得像一只豹,“我讨厌做亏本的买卖。你要是不愿意,用你全家人的眼睛来换也可以。我听说你还有一个漂亮的小弟弟,不知道他的眼睛是不是跟你的眼睛长得一样好看。”

“不许你动我弟弟!”那是她唯一的亲人,她从小没有妈妈,只有爸爸和弟弟,她绝对不能让自己的弟弟有事。

“不动也行。”羽凌峰冷冷地盯着她,“你只有一个选择。要么乖乖地听话,要么滚出去拿你爸爸和你弟弟的眼睛来换!”

“羽凌峰,你是不是变态!”白浅浅一时没有忍住。她话一出口,羽凌峰原本淡漠的眼睛瞬间凛冽起来,走到她的面前,看到她此时倔强的样子,嘴角不禁抿了起来。

这个女人,明明很害怕,却偏偏还要露出这副带刺的模样,羽凌峰突然觉得,路边的野花有时候也特别有味道,他慢慢地挑起了眉头,道,“我给你一晚上的时间,你自己想想,明天早上给我答案。”

白浅浅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人带出来的,等她走到门口时才慢慢地抬起头来,看着连续的拱门和回廊,看着旁边盘绕着大树的蔓藤,突然间像是回到了小的时候。

一个小丫头趿着拖鞋在空旷的别野里奔跑,一个小男孩跟在身后拼命地喊她:“浅浅,你等等我,你等等我。”

事隔多年,事是人非,而昔日的情景竟然在这里重现!只是让她觉得好讽刺的是:这拱门回廊里住的却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极端。

她一走,里面的羽凌峰抱臂慢慢地推开了门,眼神冰冷地欣赏着面前的绿藤缠树。JOHN道,“少爷,芊芊小姐肯定会喜欢你种的蔓藤。”

羽凌峰微微握紧了拳头,“你觉不觉得,那个白浅浅好像在哪里见过?”

“这个……当初少爷您不就是看中她的眼睛像芊芊小姐,所以才会选她的么?”被JOHN这么一提醒,羽凌峰突然间叹了一口气,是啊,当初不就是因为她的眼睛像芊芊,所以他才会选择她的么?

未完待续,后续内容更加精彩
为尊重作者版权,请前往微信继续阅读
微信未删减内容更加精彩

手机阅读更方便,打开微信扫下方二维码,即可接着上文继续免费阅读哦!

阅读100000+ 87370
精选留言
95278
偷吃鱼的猫

能用微信看小说真好,扫码后关注公众号就可随时随地免费看小说啦!!

16小时前
20460
不加糖的咖啡

太好看了,害我一天什么事都没干~

8小时前
8886
小婷婷℃

后续情节真是一波三折,所以不得不留下评论,安利给你们。

1小时前
实时热点
打开微信
扫一扫

手机阅读
更方便

微信扫一扫

回复男女主角名
手机阅读更方便

打开微信“扫一扫”
关注上班看小说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