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婚后爱,总裁的契约新娘
看会书吧 今天
引言

他和她的婚姻只是交易罢了,却不曾想,一步错步步错。到底是谁先爱上谁,谁中了谁的计。...1

第一章初得爱女

宁静的夏天,一切显得那么美好。这年,金祐国活了25岁的人生中,终于迎来了第一个女儿。从妻子赵雪如怀孕时,他就放下了一切忙碌的工作,专心陪妻子待产,等到妻子进入产房再到生产,短短的一年,对金祐国来说,却已经是他的一生。

突然,产房里传出一阵婴儿的哭声。哇哇哇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动听与洪亮。金祐国激动万分:

雪如生了,雪如生了,哈哈。

尽管他情不自禁的欢呼,引来了同在医院里路过的人的好奇,偶尔还有厌恶的声音,可是这并不能影响他的好心情。因为这个孩子是他唯一的孩子,他怎么可能不欣喜万分。

这时,产房的灯灭了。医生和护士走了出来,金祐国见状,赶紧迎上去问:

医生,我老婆怎么样了?孩子呢?健康吗?他们都还好吧?金祐国也不管医生能否听清,噼哩啪啦就抛出了一堆问题。

医生已经习惯了这样的问题了,见状也只是笑笑,说道:

里面是你的妻子对不?

金祐国赶紧点头。又望着医生。医生看他这样子,善意的笑了,说:

放心放心,目前母女平安。只不过你老婆因为太累,已经睡着了。护士马上就把你老婆给推出来,到时好好照顾她吧。对了,孕妇需要营养,一定要注意给她补充营养啊。

好好好,谢谢医生谢谢。金祐国一听母女平安,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他赶紧感谢起医生来。

医生见状,只说了一句不用谢也就走了。

金祐国又等了一会,推着妻子的产车这才出来。他看着满头大汗的爱妻,笑了。

等到赵雪如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生产完六个小时后了。这期间金祐国一步也没敢离开,一直守着她。就是怕她醒来的时候要吃要喝的他不在那就不好了。是以他把电话都关了,就坐在那里等着妻子醒来。看见她醒了后,他笑了,问:

雪如,你想吃点什么吗?这一天辛苦你了。

赵雪如爱怜的望着丈夫。说:

看你现在这样子,是不是很辛苦?你等了很久了吧?

不辛苦不辛苦,再辛苦也没有你辛苦啊。你终于为我们生下了一个孩子,我真的好高兴啊。可不是吗?金祐国高兴得连男儿泪都落下来了。

赵雪如一看,不悦了:

好好的一个爷们儿,哭什么。也不怕惹人笑话。对了,说到孩子,我生的男孩还是女孩啊?要知道,从孩子出来的时候,赵雪如就累得睡着了,是以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小孩的性别了。

是女孩哦,三斤多一点。医生说很健康呢。说到孩子,金祐国马上眉开眼笑起来。

是吗?原来是女孩啊?建国,对不起。听到是女孩,赵雪如有点失望。虽然孩子是她的,她当然疼。可是她也明白,金祐国有多想要个男孩。

金祐国一直在爱着妻子,怎么会错过她的脸色,一看她这样子,就知道她想歪了。于是赶紧说道:

雪如,对我来说,你能为我生下一个孩子我已经很满足了。你知道吗?当我在产房外,听见你在里面撕心裂肺的叫喊时,我能感觉到你为了生下这个孩子有多拼命。那时候我心疼得不行。所以,我已经不在乎是男是女。我只知道,这孩子以后会是我们的宝贝,我们要把她好好的带大,你说好吗?

好是好,只是我怕你生气。到底是自己的孩子,那个母亲不疼呢?可是金祐国三代单传,到他这一代的时候只有他这一个男丁,可如今自己生了一个女儿,她总感觉对不起他。

雪如,我说了。虽然我是希望有个男孩不假。可是当我知道你生孩子原来是这么辛苦的事情时,当我在产房外焦急等待,生怕你有个意外时,孩子是男是女已经不重要了。所以你无需内疚。有个女儿也是一样的。所以没什么,你真不需要内疚。

真的吗?你不怪我就好了。要不下次我们再生个孩子吧?事到如今。赵雪如也只能这么安慰了。

不,你生孩子那么辛苦,我再不要你再疼一次了。就这个孩子就很好了。你放心吧。我一定会疼她疼得入骨的。金祐国看着爱妻,温柔的说。

我知道你疼她,可你们家三代单传。我总担心自己会成为你们家的祸首。

唉,这话就是你多心了。我自己的孩子我有权做主。她们骂怎么样?要知道女人生孩子有时候就是在玩命的事情。你是我的老婆,不是生子机器。所以这话我说了算。你别再争了啊。乖,来告诉我,你想吃什么,我现在叫人去给你弄。

越雪如看他说得这么真诚,也就放心了。一说到听的,她当即感觉胃部空空的,当下说道:

产妇不能吃油腻的对吗?给我弄点汤吧。一会孩子醒了,我还要给她喂奶呢。我听说鲫鱼汤可以催奶,所以你弄点这个吧。我小时候自己没能喝上母奶,我可不能让我的孩子也这样。

哈哈,好好好,就按你说的办。

就这样,金祐国过上了一家三口的生活。说真的,在拥有这个女儿之前,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工人,工资足以一家两人糊口即可,他也不多求。

可是自从有了这个孩子后,他越来越不满足现在的的生活了。他开始盘算着自己单干,因为这样女儿长大了,就可以让她拥有幸福的生活,你说多好。于是就这样,他开始更努力的干活,上班之余还到处找可创业的地方。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他找到了那个改变了他一生的活干,那就是卖工艺品。因为他们所在的城市其实是个旅游城市,每逢假期的时候,这里总是特别多的游人。如果在这个时候卖工艺品的话,会很好卖。所以金祐国当下决定,业余的时候就卖这个了。

金祐国永远记得那个国庆节,他趁着游人多的时候,在地方摆出了小摊,摆上了二十多件工艺品,结果就两个小时的时间,都被抢光了。除去成去,他赚了一千块。这让他看到了商机。于是再试了两次,又是大赚而归时。他毅然的辞职,开始自己单干起来。

而这个时候,国家已经开始慢慢发展起来。各地的旅游业也兴旺了起来。因为国家对旅游业的发展,对自己做生意的商人也实施了特别照顾后,金祐国终于有了自己的店,一来二去,他的生意越做越大时,他开始盘算着找人帮忙。毕竟他自己的资金有限。找人来帮忙的话不仅有人分担风险,且钱也赚得更多。

于是他开始精心的物色能和他一起做的人。一来二去,他就看上了兰安祥,以前和他在同一家公司的同事。那么兰安祥是何人呢?此人相貌只能算是中等,可是因为脑子非常灵活,所以在公司的时候是负责跑销售的。每年总是能给公司带来很多的收益,而且为人尚可。金祐国才因此选中了他。果然,两人一相谈后一拍即可。不久,他们的生意就开始上了轨道。两人也因此由熟悉的人升为了好朋友。

但是兰安祥真有那么好吗?其实他和金祐国合作,不过是为了钱。他早就盘算着,一旦有了钱,就甩开金祐国自己单干了。至于这样仁义不,他可不管。

第二章幸福人生

时间就如那流水,匆匆的流逝了。这年,金祐国的爱女金舒雅已经一岁多了。她开始呀呀学语。而金祐国此时已经不再做工艺品生意了。因为眼看他们赚的钱多,不少人也眼红,加入了进来。于是,金祐国和兰安祥开始转手做其他的生意。

此时,地产业正在发展中,金祐国慧眼独到,看中这块有发展潜力,于是决意做这个。恰好兰安祥也认为不错,于是两人开始合资发展,彼此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好。当然关系好是金祐国自己认为的,兰安祥只是利用人家了。

但是这两个人的关系,还是一天比一天好了。到了这天下午,因为一项合作的顺利,金祐国和兰安祥于是决定在那里庆祝一下。后来两人再三商议,才一致同意去兰安祥家去庆祝。这样省了去订酒店和等待之苦了。

两人商议好后,由兰安祥先回家准备,金祐国刚回家带妻子出发。本来是不想带金舒雅的,因为家里有保姆,而小孩子出门如果有哭闹就不好了。但是后来,两人又实在不放心自己的宝贝女儿在家,于是临时决定放保姆半天假,由夫妻两人自己带着金舒雅去庆祝了。

等到金祐国一家到达兰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路上由于小金舒雅还小,经常哭闹,金祐国本来正在开车,不得不停下安抚宝贝女儿。于是如此三四次之后,三人就迟到咯。

兰安祥本来什么都准备好了,就等着这三人了。一看三人迟迟不来,心里那个着急啊。好不容易等到了人,赶紧说道:

如月,快去准备饭菜,贵客到了。

沈美玉本来在外面打麻将,是听丈夫说有贵客到,这才放下了麻将回来弄饭,结果等了半天还没等来人,早就烦了。现在见到人,故也没打招呼,就直接往厨房走去。兰安祥见状尴尬道:

对不起啊,内子有点不礼貌,请两位见谅。

金祐国那会真计较呢?毕竟说好是下午两点就到的,可是因为小金舒雅哭闹的关系,这才来迟,本就是自己理亏,故他笑着说:

没事没事,本来就是我们理亏。不好意思给你带来麻烦了。

没什么啦,我们是朋友对不?兰安祥赶紧说道。

于是就这么谈话间,刚造成的尴尬气氛也消失了。而奇怪的是,本业安氏夫妻还担心小金舒雅来到兰家会哭闹,可是奇怪的是这丫头不仅不哭不闹,还很乖巧的到处看。不久,这丫头就闹着要下来,赵雪如只好留下丈夫和人谈话,自己照顾金舒雅去了。

过了一会,饭菜终于弄好。此时,门铃响了,兰安祥便让沈美玉去看看,这才发现原来是郭褚麟来了。

说起这郭褚麟,那就真的说不完了。他本是郭氏集团郭锋的长子。因为一次意外被兰安祥给救了,从而两人相识。郭锋为了搭谢兰安祥的救命之恩,故有意让自己的儿子郭褚麟娶了兰安祥的独女兰月初。兰安祥自然是支持的。所以此后郭褚麟就常来兰家串门了。

沈美玉一看来的是郭褚麟,顿时笑开了花。打趣道:

小宇啊,又来找咱们月初玩呢?

郭褚麟一听,羞红了脸。这时金祐国才注意到这个小女孩,他问兰安祥道:

兰兄,请问这位是?

兰安祥正在和金祐国说话,根本没注意郭褚麟的到来。听闻此言后,这才注意到郭褚麟,他对金祐国说道:

这是小宇,是我女儿的未婚夫。经常来咱们家玩呢。

一边又笑着对郭褚麟说道:

小宇啊,月初在楼上,你去找他玩吧。哈哈。

郭褚麟本来就不好意思,一听这话脸更红了。当下他哪里也不去,只是坐在沙发上,安静的看着两个大人。而金祐国和兰安祥看他这个样子,也没有勉强,只是兰安祥觉得郭褚麟不对金祐国打招呼有点不礼貌,是以赶紧说道:

小宇啊,这是你安叔叔和安伯母,快点叫,听话。

郭褚麟一听,便乖乖的叫了。然后继续坐在沙发上发呆。而此时,金舒雅已经被母亲抱回了桌子,正在那自顾自的玩得起劲。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望着郭褚麟笑了起来。

金祐国本来正在和兰安祥谈着生意上的事情呢,突然听见自己的女儿咯咯咯笑得开心,赶紧望过来。结果一眼就看见自己的女儿对着郭褚麟那男生甜甜一笑。这让他有点讶异。因为金舒雅自出生起就有一个怪毛病,不太喜欢去有陌生人的地方,只要有陌生人在附近,她就会哭。所以一开始的时候金祐国不敢带这孩子出来就这原因了。此时一看金舒雅这样子朝人家笑,心里一时不知道如何想好,而这幕都被兰安祥看在眼里了。

就在一帮人都无话,只看着这两个小家伙的时候。突然从兰安祥私人小公寓的小楼梯上传出来一个女声:

爹地妈咪,家里来客人了吗?

金祐国听到这声音,下意识的回头一看,这才发现是个小姑娘。他一时有点蒙,不知道这人是谁,兰文建见状赶紧呵斥那女孩道:

月初,这是你安伯父安伯母,还不过来叫人。

叫兰月初的女孩,闻言赶紧下楼来,和金祐国夫妻打了招呼后,就朝着郭褚麟走了过去。此时的郭褚麟,正逗着小金舒雅玩呢。

喂,褚麟,你看见我都不理我啦。兰月初一看,自然不高兴啦。虽然她现在还小,但是不代表她不知道郭褚麟是自己的未婚夫哦。

郭褚麟正在陪金舒雅玩呢,根本没注意到兰月初的出现。看到她的时候,这才赶紧打招呼道:

月初,过来,我们陪金舒雅一起玩吧。

这要是换作是以前的时候,兰月初肯定会听。可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看金舒雅这小丫头不顺眼,闻言,她说道:

褚麟,这小丫头有什么好陪的呀。你去我房间,我爹地最近给我买了好多东西,我留了一些给你,我们去看看好不?

她本以为郭褚麟一听肯定会去的,结果没料到他根本不理她,当下大小姐脾气发作,把手里拿东西往桌子上一扔,就坐在沙发上生闷气了。而郭褚麟呢,明知道她生气也不理她,当下更是生气,并且就这么恨上了还只有一岁的金舒雅。

另一边,金祐国和兰安祥正在谈工作呢,突然听到一声巨响,下意识的都回头望过去,兰安祥才发现自己的女儿在闹脾气,当下怒了:

月初,现在有客人在,你怎么可以这么没有礼貌?

兰月初本来就因为郭褚麟不理她而生气,现在又被老爸一吼,马上小嘴就瘪了起来,瞪了兰安祥一眼后,直接上楼回房了。剩下兰安祥尴尬的对着金祐国说:

老安,你别建议,我女儿就是这么任性,你别和小孩子计较哦。

没事没事啦,小孩子嘛。我理解理解的。

当下,本来有点尴尬的气氛就这么又散了,两人又开始相谈甚欢起来。而这边呢,郭褚麟丝毫没受兰月初离开的影响,他只是静静的看着小金舒雅,时不时的做些鬼脸逗她开心,小金舒雅本来就喜欢这个小哥哥,一看他这个怪样,笑得更加开心了。

郭褚麟看她笑得那么开心,喜欢得不行。他情不自禁的凑上前去亲了小金舒雅一下后,又把口袋里的零食给了小金舒雅。小金舒雅看着这些东西,拿着就往嘴里塞去。而这一幕,被躲起来的兰月初尽收眼底,当下她更不爽了。

第三章波涛暗涌

兰月初原本一听到郭褚麟来的消息时,高兴得要命。可是不料家里多了个小婴儿,本来嘛,她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早就习惯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现在她的宠爱被人夺去了,还是个小鬼头,她怎么可能高兴呢?当下,她板着一张脸回到房间了。

客厅里的几位本来相谈正欢,结果突然听到碰的一声响,兰安祥一听便知道是自己的女儿又在闹脾气,便不好意思的说道:

不好意思啊建国,我女儿太没规矩,让你看笑话了,一会我就上去收拾她,你多包涵啊,实在对不起。

金祐国笑着说:

小孩子嘛,都这样,别放心里放啊,来,我们继续聊聊生意上的事情,别的不用放在心上,没事的。小孩子任性一点不奇怪。

建国,你真是太好了。这样都不介意。这丫头被我宠坏了,回头我非揍她一顿不可。实在对不起。兰安祥不好意思的说。

没事没事,我不会介意的。来,我们继续。金祐国继续说道。

老兰,你可千万别因为我而责怪你的女儿,我真的没事的。金祐国说。

建国,谢谢你肯包容我女儿。兰安祥本来就为女儿的失礼而恼火,一听金祐国这么说,更加不好意思了。

没事,小孩子嘛,总是这样的,长大了就好了。金祐国说。

谢谢。我回头一定好好教训这丫头。兰安祥更不好意思了。

唉,你啊。好了不说了,我们来谈正经事吧。金祐国见劝不了兰安祥,只好摇摇头,又继续了刚才的话题。

两个男人在聊着生意,两个女人自然也没闲着,沈美玉也正因为女儿的事情感觉有点过意不去,看着安雪如问道:

对不起啊,雪如,我们家的月初被我宠坏了,以致在你们面前失了教养,实在对不住,回头我一定教训这死丫头。

没事没事,小孩子嘛,不用太在意。

唉,你是不知道当母亲的难处啊,自己的孩子谁不疼呢?可是有时候疼过分就成了这个脾气了,唉,愁死人啊。沈美玉一看安雪如不介意,趁机诉起苦来。

真的吗?看来我以后要做好心理准备喽。安雪如有点后怕的说,可是她看着这个抱在怀里的孩子,真是越看越喜欢。

你不用担心了,你们家的女儿肯定比我们家乖得多,唉,我们家的月初硬是被我们给宠坏了,失礼之处还请包涵啊。

没事没事。我们大人不会和小孩子计较的。安雪如本来就没往心里放,一看沈美玉道歉,更加过意不去了。

那就好,真谢谢你们,这么宽容我们家月初,唉,真是太对不起了。啊,你等下,我都忘了给你们泡茶了。沈美玉其实并不喜欢安雪如,一看她这样,更是厌恶,于是找了个借口溜掉了。

不用不用了,我们坐一会就走的。安雪如一看沈美玉那么客气,拘束了起来。

没事,你老公和我老公是多年朋友,我们也就是姐妹了,客气什么,等着啊。沈美玉讨厌归讨厌安雪如,表面上的功夫还是要做足的。

好吧,那就谢谢了。安雪如见推辞不掉,保好如此说道。

好,稍等下。沈美玉起身去泡茶了。一会回来后,又继续就小孩子的话题又聊了起来,沈美玉还教了安雪如一些做母亲的经验,听得安雪如连连点头。

就这样,四口人度过了一个表面上看起来很愉快的下午。等金祐国夫妇离开后,兰安祥这才放松下来,对妻子说道:

你去给我把月初叫下来,这丫头太不像话了。

此时的沈美玉一改刚才的和善,变得有点不耐起来。她本来正收拾着座椅,正嫌累,一听老公这话就不高兴了:

你把月初叫下来想干什么?想打她?我可不许!那是我的女儿。

什么你的女儿,那也是我的女儿,这么失礼怎么行?不行我一定要教育她才行!兰安祥本来就不高兴,一看老婆这么护短,更不爽了。

你就为了那家人来教育我们的女儿?你有没有搞错?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和他们来往根本就是为了利益,你根本就没有把金祐国当成自己的朋友过!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沈美玉不屑一顿的说。

你在说什么?你这女人知不知道轻重?兰安祥一听这话,大怒。

什么我不知道轻重?你以为我不了解你?你根本就是利用金祐国,好达到你发达的目的,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沈美玉一看兰安祥对她凶,嗓门也大了。

是,我是利用他,所以越是这样我越得把表面关系做足你懂不懂?只有人家足够信任我们了,我才有下手的机会,你懂不懂?兰安祥一看老婆也是明白,干脆也不隐瞒了,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原来是这样啊。沈美玉这才恍然大悟。

现在你明白了吧?我之所以要月初乖一点,就是不想引起别人的反感,这样我们才有下手的机会,你懂不懂?兰安祥用一副恼怒的口气说。

我现在懂了,对不起。沈美玉赶紧道歉。

算了,你也是疼女儿,不过以后别这样了。对了,帮我把月初叫出来。

好。

一会,兰月初便被沈美玉牵出来了,只见她脸上挂着泪痕,一看见兰安祥就扑进他怀里撒娇道:

爹地,我好委屈。

爹地知道你委屈,可现在不是你撒大小姐脾气的时候你明白吗?看着爱女,兰安祥所有的怒气也没有了。本来他也是最疼这个女儿,现在一看宝贝女儿哭了,怎么可能不心疼呢?

不明白,为什么?兰月初不明白,为什么大人的世界这么复杂呢?

唉,孩子,总之爹地告诉你,爹地现在这样是为了你的将来,所以你一定要乖乖的听爹地的话。好不好?

好,可是人家好害怕。

怕什么呢?兰安祥不明白。

我好怕褚麟哥哥不喜欢我了。兰月初只要一想起郭褚麟盯着那个小孩子都不看她一眼的时候,她就伤心得不行。

不会的,褚麟哥哥怎么会不喜欢你呢?他最喜欢的就是月初了。一看宝贝女儿又要哭了,兰安祥赶紧哄道。

真的吗?本来要哭的兰月初一听爹地这话,惊喜的睁大了眼睛。

当然是真的,爹地什么时候骗过你?月初,爹地现在要告诉你一件事。兰安祥突然神秘的说。

嗯?什么事呀爹地?兰月初很好奇。

你知道吗?在你小的时候,褚麟哥哥也曾经抱过你哦。兰安祥用一种哄小孩子的语气说道。

真的吗?我怎么都不知道。兰月初很努力的想了想,记忆中好象没有这一幕呢。

当然是真的,爹地什么时候骗过你呢?一看见女儿笑了,兰安祥也跟着笑了起来。

可是我都不记得褚麟哥哥什么时候抱过我呢?兰月初说着,嘟起了嘴。

你当时还小,还是个小娃娃,当然不记得了。

哇,真的啊?可是褚麟哥哥好象没比我大多少呢?一想到自己的小的时候被褚麟哥哥抱过,兰月初的小脸红了,自然之前的坏心情也被一扫而空。

你褚麟哥哥只是看起来和你差不多罢了,人家可比你大两岁呢,你小的时候人家还抱过你。

第四章定下婚期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爹地能不能告诉我,当时发生什么事了?

好,来,乖乖坐好,让爹地慢慢说给你听。

嗯,好的爹地。

在兰安祥的述说下,兰月初这才知道,原来早在她刚出生不久,才两岁大的郭褚麟就曾来到他家玩,他们家和郭家也是世交,两家经常来往。所以当听说兰安祥喜得爱女,郭氏夫妇就赶紧带着年幼的孩子来看往,哪知

当时才两岁大的郭褚麟一看见宝宝就挪不开眼睛了,他一直在逗着当时还是娃娃的兰月初玩。说来也奇怪,平常的时候他是最调戏捣蛋的,那天却出奇的玩,所以兰郭两家的父母本来正在交谈,一看到此情景,便打趣小褚麟道:

褚麟,是不是喜欢妹妹啊?兰安祥越看郭褚麟这小家伙越喜欢,于是打趣的问道。

嗯,我很喜欢妹妹。小小的褚麟虽然说话还不太清楚,可是他很认真的点了点头,表示出自己的喜欢了。

为什么喜欢妹妹啊?兰安祥又问。

因为妹妹好漂亮,所以我喜欢她。郭褚麟看着兰安祥,认真的说道。

哦,原来是妹妹漂亮才喜欢她啊?那你亲妹妹一口好不好?兰安祥继续诱哄道。

好啊。郭褚麟答应着,便扒在婴儿的脸上,亲了她一口。兰月初原本正在睡觉,突然被一亲,吓得她哭了起来,郭褚麟也跟着手足无措,一直在哄,大人看着他这个样子,都笑了起来。

后来,兰月初终于不哭了,而是拉着郭褚麟的手在玩。郭褚麟呢,也仿佛是在逗妹妹开心似的,也在唱歌给她听,唱得当时还是小婴儿的兰月初咯咯直笑。

一旁的郭氏夫妻和兰安祥夫妇都在看着这一幕,一看郭褚麟这么认真的哄着兰月初时,兰安祥笑了,说道:

老郭啊,看上你们家褚麟很喜欢我们家这丫头啊。你看,要不你来替她取个名字吧?兰安祥说。

啊?这好象不方便吧?郭锋一听,犹豫了。

老郭,这有什么不方便的?我们这么多年朋友了,而且,说实在的,我还有一个不情之情呢?兰安祥说。

哦?什么不情之请?说来听听?郭锋一听,好奇了。

是这样的,我看你们家小褚麟很喜欢我们家丫头,干脆不如我们亲上加亲,以后结成亲家,你看如何?这样的话,我们双方谁有难,另一方也可以帮忙,而且也可以一起合作做生意,有利一起担,有苦一起尝,你看如何?兰安祥很显然是个精打细算的主。

不错不错,这样很好。你看褚麟这孩子,平常的时候调皮得要命,可是你看他现在,哄着那丫头那么开心,看来是真的喜欢那孩子,好,我答应你。,我们结亲家。郭锋略一思考,同意了。

嗯,这才对嘛。我们结为一家,以后有事的话我们双方也可以帮帮彼此的忙,不是很好对不?嗯,那就这样说定了。兰安祥一听郭锋答应了,喜出望外,赶紧趁火加热道。

好,就这样说定。郭锋说完,又叫过爱子:

褚麟,快过来。

郭褚麟正逗妹妹开心呢,听见爹地叫自己,显得有点犹豫,回头看了看爹地,又看看妹妹,一时不知道是该走还是留着了。

褚麟,快过来,爹地有事和你说,说完了你继续和妹妹玩,好不好?郭锋一看爱子竟然如此舍不得,不禁又好气又好笑起来。

爹地,什么事啊?郭褚麟一听,这才依依不舍的告别小婴儿,向父亲跑去。

爹地想告诉你,以后让那个小妹妹做你老婆好不好啊?郭锋想,这种事还是要和儿子说一下吧,毕竟是他娶老婆呢。现在他还是小孩子,可能不太懂,但是早点和他说,比以后再说好,这样的话他可以从小就懂得照顾女孩,以后两个人在一起,他们也就放心了。

好啊好啊,褚麟愿意。郭褚麟一听这个消息,高兴得手舞足蹈。

那褚麟,爹地就给你娶进这门媳妇喽。一看儿子同意了,郭锋很高兴,可是为了避免万一,他还是再次确认道。

好啊,褚麟很愿意。郭褚麟还是点着头。

好,乖,快去陪妹妹玩吧。郭锋看着郭褚麟说道。郭褚麟一听,就又跑到妹妹旁边,继续和她玩着。兰月初原本正和人玩着呢,突然人不见了,急得她哭了起来,现在看着人又回来了,又抓着他的手笑了。

你看,他们两个多开心。老郭,你就别犹豫了,我们两家玩得这么好,现在儿女也这么好,亲上加亲是没事的,不用犹豫了。兰安祥看出郭锋的犹豫,怕他变卦,于是赶紧劝道。

好,就这样说定。郭锋想了想,也是这个道理,于是点头同意了。

那现在可以帮我们女儿取个名字了吧。兰安祥说道。

我真不会取名啊,我怕把你女儿名字取得不好,你会怪我。一听取名,郭锋又犹豫了。

没事,这都是你儿媳妇了,你还介意取名啊?我们夫妇两人也是想了好多名字都觉得不合适,这才要你帮个忙嘛。

原来是这样啊,好吧。我看这个孩子很安静,就叫兰月初吧,如何?女孩子嘛,安静一点总是没错的,毕竟显得乖巧,长辈也喜欢啊。郭锋略一思考,想出了兰月初这个名字。

兰月初?嗯,这个名字不错,好,以后咱们的女儿就叫兰月初了,小名叫静静了。兰安祥一听自己的女儿的名字还不错,当即拍板,并高兴得大笑起来,引得旁边三人也笑了。而郭褚麟呢,正跟着兰月初在笑,一看大人笑,他也跟着笑了。

于是,郭褚麟和兰月初的婚事就这么定下了。

之后,郭褚麟有事无事的时候总是会来看妹妹,尽管那时兰月初还是个小婴儿,根本不能陪他玩,可是,那时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爱哭的兰月初只要一看到郭褚麟,就不会再哭,而是拉着他的手,嘴里呀呀的说着话,没人听得懂她在说什么。可是郭褚麟很安静的听,还和她说着话,逗得小女婴咯咯直笑。那时两家人就知道,这场婚事确实没安排错。以后这两个小人儿在一起,无论对兰家还是郭家,都是好事的

兰月初听着父亲说完这些,脸上已经红了。她怯怯的问:

爹地是说我是褚麟哥哥的媳妇了吗?她心想着,哇哦,她能做褚麟哥哥的媳妇,真的好开心,可是又怕爹地在骗她,所以继续确认道。

嗯,当然是真的了。兰安祥摸着女儿的头,宠溺的说道。

耶,太棒了。兰月初高兴得欢呼。

月初,安静一下,听爹地说好吗?一看女儿这么高兴,兰安祥自然也是开心的。可是他又想起了一事,于是赶紧提醒女儿道。

爹地,什么事啊?兰月初很好奇。

爹地是想告诉你,以后不要这么任性了,这样会让人讨厌的知道吗?

哦,知道了。兰月初不高兴的低下了头。

月初,爹地知道你委屈,可是你想想,如果你太任性,把你褚麟哥哥吓跑了你怎么办呢?对不对?兰安祥对着女儿循循善导道。

哦,月初明白了,以后月初一听会乖乖的。本来兰月初还不以为然,后来听了爹地话,这才恍然大悟,于是赶紧点头道。

第五章两小无闲猜

嗯,这才对嘛,来,爹地问你,你想让郭褚麟一直喜欢你不?兰安祥看着女儿娇羞的小脸,心里已经明白了几分,于是故意的问道。

想啊,当然想。兰月初一听,头点个不停。

那你以后就要乖乖的,不要再发脾气,这样会惹人讨厌知道吗?兰安祥主要是怕如果兰月初任性,引起金祐国的反感,会破坏他的计划的。

好的,月初知道了,月初以后会乖乖的。

嗯,这才是爹地的乖女儿,好了,去玩吧。

好的,谢谢爹地。兰月初说着,蹦蹦跳跳去玩了。

一直安静的坐在一旁的沈美玉看着女儿走后,这才对兰安祥说道:

还是你有办法,一下子就让月初乖乖的了,这要是我哄,这丫头没哭给我看,我都要偷笑了。

你啊,以后别太宠女儿了,小心宠坏了她,以后把人家郭褚麟吓跑,我们多年的苦心都没了。兰安祥对着沈美玉提醒道。

知道了,你别再骂我了,我以后注意行了吧。

好好,我回书房看文件了,你去弄饭吧。兰安祥说着,起身向书房走去。而沈美玉也忙着弄饭去了。

而兰月初,开心的回到房间后,她几乎要大笑了。原来她和褚麟哥哥早就定了婚期啊,看来以后不能这么任性了,爹地说得对,如果吓走了褚麟哥哥那不是很糟糕?所以,她一定要改才行,以后啊不能这么任性了,她要当褚麟最漂亮的新娘哈哈。此时的她那么的开心,已经把之前的委屈给一扫而光了,毕竟到底还是个孩子了。

于是,郭褚麟再来的时候,兰月初显得很乖巧,也没有以前的任性。兰安祥因为总在公司忙,所以照顾两个小孩的事情就落在沈美玉的头上。沈美玉自从上次听了丈夫的话,在心里也有些打算,所以她最担心的就是郭褚麟会嫌弃兰月初的脾气大,会讨厌她。可是现在看着郭褚麟还是来找兰月初,这心里也就安静了很多。于是她说道:

月初,褚麟,来,快过来,我有话要说。

妈咪,什么事啊?

阿姨,请问什么事啊?

很快,两个小人儿一听,赶紧跑过来,都仰着头问道。

沈美玉摸着郭褚麟的小脸,说道:

褚麟,咱们的月初有时候很任性,你做为哥哥,可以让着妹妹一点吗?

可以啊,静静是妹妹,褚麟会让着妹妹,阿姨放心。郭褚麟看着沈美玉的眼睛,很认真的回答道。

嗯,谢谢小褚麟,你真乖。沈美玉慈爱的摸着郭褚麟的小脑袋,微笑的说。随即她又转向兰月初,说道:

月初,以后要听褚麟哥哥的话,不许任性和发脾气,知道吗?记得爹地之前和你说的话。沈美玉很明显意有所指,她只希望女儿能听懂和记起来,不然的话当着郭褚麟的面,她可说不出口。

妈咪放心,月初以后一定乖乖的听褚麟哥哥的话,月初也记得爹地说的,妈咪放心吧。兰月初怎么会不明白母亲的担心呢,当下就安慰道。

嗯,这才乖,好了,你们去玩吧。我给你们弄好吃的。沈美玉这才放下心来。

好耶好耶,有好吃的了。褚麟哥哥走,我们去玩吧。

好的。郭褚麟闻言,牵着兰月初的小手就往卧室走去。

沈美玉在厨房里含笑的看着这对小人儿,看了一会便自顾自的忙去了。

此时,两个小人儿在卧室里正在商量玩什么呢。兰月初首先问道:

褚麟哥哥,你喜欢玩什么?

月初妹妹喜欢玩什么呢?郭褚麟不答反问。

随便,褚麟哥哥玩什么我就玩什么。在兰月初的心里,已经把郭褚麟当作神一样的来看待了,一想到以后要嫁给他,兰月初的脸都红了。

哈哈,你脸红了,说,在想什么呢?郭褚麟一看她脸红,就取笑道。

讨厌,人家那有脸红。兰月初本来就害羞,现在一听这话,脸更红了。

妹妹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呀?脸这么红?别看郭褚麟小小的,但是因为现在的电视剧太成人化,所以小小的郭褚麟也耳濡目染跟着学会了。

当然,兰月初确实有喜欢的人。兰月初索性大方的承认了。

那告诉褚麟哥哥,他是谁啊?一听兰月初有喜欢的人了。,郭褚麟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好奇的追问。

不告诉你。兰月初才不会说呢。

告诉我啦告诉我啦,我想知道嘛。郭褚麟一看兰月初不告诉,撒起娇来。

我偏不告诉你,哼。兰月初怎么可能把自己的心上人是郭褚麟这事告诉他啊?不被笑死才怪,所以她打死也不会说的。

哼,不告诉算了,不理你了。郭褚麟生气了。

别生气嘛。兰月初一看他生气,心知不好,赶紧去哄道。

哼,不理你。郭褚麟继续嘟嘴生气中。

好啦好啦,我告诉你啦。兰月初见此只好投降。

嗯,说吧。郭褚麟到底是小孩子,一听有秘密可听,马上就笑了。

我喜欢的是褚麟哥哥。兰月初红着小脸,低着头说道。

哇,你喜欢我啊。郭褚麟一听兰月初原来喜欢的是自己,呆住了。

是啊,褚麟哥哥不高兴嘛?兰月初紧张了。

高兴高兴,当然高兴。郭褚麟笑得很开心。

那褚麟哥哥喜欢月初不?兰月初问。

喜欢呀,当然喜欢。郭褚麟回答得很诚恳。

兰月初含羞的看着他,突然说道:

褚麟哥哥,你可不可以把头低下来?

嗯?低下头来干什么?郭褚麟一听,奇怪了。可还是依言把头低了下来,一边还望着她,看她要干什么?

结果兰月初一看他把头低了下来,当即啪唧一口亲了上去,然后脸红红的坐在一边,玩积木去了。

郭褚麟呆了,虽然他在幼儿院的时候就有很多小女生喜欢他,可是敢亲他的,只有兰月初一个吧?所以,一时之间,他居然无法反应过来,只知道呆呆的站在那,看着兰月初。

褚麟哥哥你怎么了?兰月初一看他发呆,紧张了。

哦,没什么没什么。此时的郭褚麟脸也红了起来。

哈哈,褚麟哥哥脸也红了。此时的兰月初已经忘了之前在做什么了,她只知道看见褚麟哥哥的脸红她很开心。

讨厌。现在轮到郭褚麟不好意思了。

两人坐了一下,还是由兰月初先问道:

褚麟哥哥,那你说咱们玩什么呢?现在这样好无聊哦。

那玩捉迷藏吧?郭褚麟一时也没想到玩什么,干脆随口说了一个。

不要,就我们两个人,有什么好玩的。再说爹地和妈咪不喜欢我在客厅里面玩的,因为会把家俱弄脏,爹地会骂的。爹地和妈咪的卧室也不准我进去玩的,因为会弄脏地面,所以就只有我自己的房间了,可这房间就这么一点大,一会就找到了,有什么好玩的呢?兰月初认真的说道。

也对哦,那玩什么呢?郭褚麟一听,犯愁了。

兰月初看他没主意,也跟着犯起愁来,一会,她像是想到了什么,笑着说道:

褚麟哥哥,我想到了,我们玩过家家好不好?

好啊好啊,那你当什么我当什么呢?

我当妈妈你当爸爸好不好?我们来照顾小婴儿。

好啊,就玩这个,月初,你去把你的玩具拿来,我们来玩过家家。郭褚麟正无聊呢,一听这个好玩,当即同意了。

未完待续,后续内容更加精彩
为尊重作者版权,请前往微信继续阅读
微信未删减内容更加精彩

手机阅读更方便,打开微信扫下方二维码,即可接着上文继续免费阅读哦!

阅读100000+ 87370
精选留言
95278
偷吃鱼的猫

能用微信看小说真好,扫码后关注公众号就可随时随地免费看小说啦!!

16小时前
20460
不加糖的咖啡

太好看了,害我一天什么事都没干~

8小时前
8886
小婷婷℃

后续情节真是一波三折,所以不得不留下评论,安利给你们。

1小时前
实时热点
打开微信
扫一扫

手机阅读
更方便

微信扫一扫

回复男女主角名
手机阅读更方便

打开微信“扫一扫”
关注上班看小说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