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请留情
看会书吧 今天
引言

白婉桐是白家的养女。在她九岁的时候,她的父亲发生了车祸,也带走了楚婉桐的母亲,父亲好兄弟白振东闻此不...1

第1章 初次相识

酒店的宴会大厅里,高档的紫檀木家具有规则的成列着,人们身上所用各种的香水,混合在了一起,在空气中丝丝弥漫开来,无论是大堂里,铺着的金色地毯,还是顶上悬挂的水晶吊灯,都显示出本次相亲宴会的奢华程度。

这次的庆功酒会是司家和白家两大家族,为了庆祝彼此之间顺利签订合作项目而特地举办的。

司家和白家是A市的两大企业家族巨头,白氏集团在金融和房地产还有众多领域都有所涉猎,而司家在多处领域也有涉足,并处于佼佼者的地位。

其实举办这次酒会的白振东还有自己的心思,白氏集团的老总白振东有两位千金,白婉桐和白静宁,他希望可以通过这次的庆祝酒会,来与司家进行联姻若是白家能与司家来联姻,那么必定是强强联合的结果。

两家的关系若是更进一步密切的话,那么对于双方来说,都是如同如虎添翼一般,彼此之间都会取得更大的利益,那么白家的实力只会让其他企业更加的难以抗衡。

白婉桐比较特殊些,她是白家的养女。

在她九岁的时候,她的父亲,楚云峰,也就是白氏集团的前身——B.C集团的老总,在一次旅行之中,发生了车祸,车毁人亡,意外丧生。

并且这次事故也带走了楚婉桐的母亲,但因她的父亲楚云峰和白振东是好兄弟,曾经一同的创业发家,彼此之间感情深厚,白振东闻此不忍,便收养了楚婉桐,也在同年,楚婉桐改名为白婉桐。

司家的公子,是司家集团的总裁则是本A市最具魅力的黄金单身汉。

司宇轩,他不仅拥有帅气的外表,高贵的皇家气质,强大的王者气场,还拥有无尽的资产在名下,更是无数女人心中的梦中情人。

对于这场庆祝酒会来说,所要重视的不仅仅只是白家和司家,也对于外界来说,都是一个如同炸弹一般的重磅新闻。

大家对此次事件都颇为关注。其实也有风声所走漏,传闻白振东会将自己其中的一个女儿介绍给司宇轩。

只见今日的酒会上,白婉桐一身白色俏皮小洋装出席,蝴蝶结腰带显得更加的甜美可人,裙子上还镶嵌着一些水钻,在水晶大吊灯的照耀下,闪闪发光,熠熠生辉,显得十分的耀眼,如同女神一般让人忍不住的想去靠近……

她的身材高挑又很匀称,皮肤十分的白皙,吹弹可破,如同白色的鹅卵石一般洁净无暇,没有丝毫的瑕疵,一双异常漂亮的黑色眼睛扑闪扑闪,炯炯有神,仿佛在诉说故事,长长的睫毛如同洋娃娃一般的卷翘着,五官十分的深邃并且立体,还带有几分的神秘感,如同暹罗猫咪一般,美好但也让人捉摸不透。

她微微翘起的唇角带着几分温暖,几分俏皮,如同是冬日的暖阳一般,给人以十足的亲切感。

举手投足之间透出一种流光潋滟的恬静,美好的如同一朵正当时令的红玫瑰,只莞尔一笑,便惊艳了万千颜色,仿佛在她面前,百花也都失了色,变得黯淡无光。

相比之下,同样身为白家的千金的白静宁则显得普通了许多,一身黑色及地礼服却并没有很好的烘托出了气质,不规则的别出心意的裁剪反而落得些俗套。

相貌平平,五官也平平,没有任何的特点,只是普通的大众脸,走在路上也只是路人甲乙丙丁,只是好在有一个不错的家世背景。

她站在白婉桐的身旁,只显得更加的黯淡无光,完全沦为了陪衬的角色。

其实对于司宇轩来说,白振东的这些想法他不是心中没数,也有所耳闻。

其实有了和白氏集团的联姻,司家的力量也会一并的壮大,白家和司家的集团就会并为一家亲的集团,那么届时,自己便可一步一步的吞掉白氏集团,从而上位。

宴会上两家其实各自怀着各自的心思。

白静宁对司家的大公子——白宇轩,其实也早有所耳闻,今日一见,更加的被他深深的所折服,果然是传说中如同王者一般耀眼的人物。

司宇轩身着一身黑色正装,内搭白衬衫,显得成熟又不失稳重,绝美而又温柔的面容上,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微笑,在金碧辉煌的大厅上方吊着的精巧大吊灯,以及微微颤动的流苏的映衬下,层次分明的栗色头发竟然也微微的泛着光圈,闪闪发光,显得更加的迷离恍惚,不禁让人迷醉,甘心沉沦与其中。

他的五官十分的俊美,轮廓分明而深邃,犹如希腊的雕塑一般,幽暗深邃的眸子,仿佛深海一般深不可测,狂野又带着不拘,他厚薄适中的红唇,总是漾着令人目眩的微笑,笑容如同星一般灿烂,邪魅中带着些性感,让人欲罢不能。

这样美好的男子有谁又会不喜欢呢。

当白静宁一见到司宇轩时,便情不自禁的红了脸颊,如同三月里的桃花依旧笑春风一般,少女情怀早已跃上了眉梢,虽是初次见面,却始终黏着司宇轩。

她完全没有刚见面时候的女生该有的害羞和矜持,无论司宇轩去哪儿,白静宁都要尾随其后,一步都不离开。

哪怕是司宇轩和生意上有所往来的朋友打招呼时,白静宁也在一旁静静的,作害羞状看着他。

“宇轩,我们一起那儿和我父母打声招呼吧。”不等司宇轩有任何的反应,白静宁早就已经挽上了司宇轩的胳膊,好一副十分熟稔的模样。

在场的其他宾客看到两人如此的模样,好似两人如今已经是如同恋人关系一般的亲密,都不由得会心一笑。

看来传闻是真的了,果然白家的长女白静宁是要许配给了司家集团的总裁了。

宇轩在这样的场合下,自然是不好有着明面上的拒绝了,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被白静宁拖着去了白振东那儿。

白振东见自己女儿与司宇轩如此的亲密,心中的忐忑还是放下了些许,对自己的联姻计划还是有些了信心,看来静宁和司宇轩的事应该还是会成功的。

想到这儿,白振东的脸上拂过一丝不为人察觉的笑意。

但在大庭广众之下,自己女儿如此的不矜持,和男生拉拉扯扯,白振东多少是觉得颜面无光的,他不忍的咳了一声,“静宁,你怎么好和宇轩这么的拉拉扯扯呢。”

白静宁听到父亲说这话,自然是下意识的放开了司宇轩。而一旁的司宇轩更是不由的舒了口气。

他实在是受不了白静宁如此口香糖一般的粘人,便不忍的找了个借口,打算离开,“我要去会见一个很重要的朋友,不好意思,各位暂时失陪了。”说完欠了欠身,脸上依旧是优雅的微笑,很绅士的转身离去。

当着父母的面,白静宁自然是要保持着白家千金该有的矜持的,是不能如同刚刚那般如此一把的挽过司宇轩的胳膊而随着他离去的,只好和他道了别,眼巴巴的看着他离去,不过心中多少有些的不甘心。

看着司宇轩离去,白振东也随即的走开了,走到白婉桐的身旁去,此刻的她,如同一只猫咪一般,在酒会角落里安安静静坐着安静,丝毫不想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只是如她这般美丽可爱的女孩子,即使是落入了凡尘,也会闪闪发光的。

离开粘人的白静宁,司宇轩不由的身心都放松了许多,而此刻,吸引着他的,便是白振东身旁的白婉桐,白振东在她面前,显得十分的慈祥,此刻的他更像一名和蔼的疼爱女儿的父亲,完全没有任何叱咤商界的风云人物的霸道气场。

而白婉桐更是如同天使一般的不食人间烟火,恬静而美好,与此刻浮华的酒会带着一丝的格格不入,让人只想安安静静的注视着她,而不忍去打破这一切。

司宇轩思索了会,然后示意侍者,拿了杯红酒,便走了过去。

“看来这位就是白家千金,白婉桐小姐了。”司宇轩笑意吟吟的说道,酒杯在手中不经意的晃荡着。

一旁的白振东听到,不由得心中惊愕,果然是司家总裁,好聪明。

白婉桐见司宇轩走过来,也落落大方,从侍者那儿拿过酒杯,举杯示意,抿了一口杯中的酒。

“对白小姐早有耳闻,今日一见,果然是美丽动人。”司宇轩嘴角上扬,态度不卑不亢,言语之中足见真诚。

“司总真是过奖了。”突如其来的夸奖让白婉桐不知对方的来意,回复的有些小心翼翼。

在两人看似不错的氛围之中,在一旁不作语的白振东,心中却有些担忧——司宇轩在自己的两个女儿之间左右逢源,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第2章 相亲大会

酒会顺利的结束了,白家和司家的关系也在这之后有了进一步的提升。

一家窗明几净的大厦会议室内,白振东和司宇轩在一起对坐着,两人惬意的品着杯中上好的茶茗。

“这茶的确不错。”白振东不由得赞叹道。

“令千金更加的不错。”司宇轩抿了一口茶,出其不意的来了这么一句,眼睛直直的盯着白振东,仿佛期待着他接下来的反应。

“谢谢司总夸奖。”白振东只是淡淡的道谢,眼神有意无意的看着桌子上的茶具。

“不知道令千金是否有了男朋友呢,我还单着,一直寻意到合适的伴侣。”司宇轩继续说道。

像司宇轩这样优秀的黄金王老五怎么可能会找不到伴侣呢,听到司宇轩这话,白振东的心里不免也明白了几分。

“家女们也正巧单着,只是不知道司总觉得家女哪位比较合适你呢?”白振东不由得探起了口风,想来两家是必然会联姻的,但只是不确定的是白婉桐还是白静宁。

那日酒会上司宇轩模棱两可的表现,让白振东心中更加不解。

司宇轩微微的笑着,突然话锋一转,“不如举办个相亲会吧,到时候您就知晓了。”

听闻司宇轩如此说,白振东似乎也不好继续的问下去他对谁有意了,只点了点头,“近日就办吧,看来我们两家要亲上加亲了。”

“看来在不久之后,伯父就要改口了。”司宇轩不由的打趣了起来。

两人对视,一同哈哈大笑了起来……

果然不出外界所料,几日之后,白振东举办了相亲大会,不过相亲的主角只有三个人,白家的两位千金和司家的总裁,司宇轩。

依旧是奢华的会场,无论是相亲的主角,还是应邀来的宾客,每个人的穿着无一不显得隆重之至,足见大家对这次相亲大会的重视程度。

此刻的白静宁更是显得信心十足,下足了心思为自己好好打扮了一番,无论是华美的晚礼服,还是精心修饰过的发髻,都看出她的良苦用心。好似今天就是她和司宇轩的订婚之日一般。

相比之下,今日的白婉桐则显得十分的素净,高腰的白色小短裙搭配着简约的白色衬衣,一头直发散散的披着,好似一朵白莲花一般清丽脱俗。

与着白静宁的浓妆相比,白婉桐今日的装扮则显得十分的小清新,虽是简单,反而更加的让人过目不忘。

白静宁和白婉桐此时都十分乖巧的站在白振东的身旁,其实白家的每个人,心中都有些不安的想法,只是每个人的想法各异罢了。

司宇轩就在此刻出现在了大厅的门口。

他依旧是一副王子的模样,依旧是永远经典的黑白搭配,黑色正装配着品质上乘的白色衬衫,手上的钻石腕表散发着耀眼夺目的光彩,即使身在人海之中,也难掩他的光芒。

司宇轩风度翩翩的走向白振东,脸上依旧是带着迷人的微笑,“伯父好,公司有些事,对不起我来迟了。”一言一语之间都带着绅士的优雅风度。

“没事,没事,能理解,来了就好。”白振东和蔼的笑着,拍了拍司宇轩的肩膀亲切的说道。两家的关系此时变得更加的不言而喻。

“宇轩,你来了啊。”白静宁看到司宇轩过来,满脸更是难掩不住的喜意。

“恩,对啊,婉桐你也在呢。”司宇轩对白静宁的搭腔似乎不在意,反倒是一直默默站在一旁的白婉桐更是吸引了他的注意。

“司总好。”白婉桐没有想到司宇轩会叫自己“婉桐”这般的亲密,而一旁的白静宁听到司宇轩如此亲密的叫着自己所谓的“妹妹”,心中更是没来由的不快,脸上的笑意更是一下子全都收了起来。

其实在白静宁的心中,她一直没有认可过白婉桐,她白婉桐不过是失去双亲,寄生在自己家中的可怜虫,这样的人是不配当自己的妹妹的,更加不配得到自己父母的宠爱。

“婉桐今日很美。”司宇轩丝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眼睛只炯炯的看着白婉桐,满是怜惜之情。

听到司宇轩这样夸奖白婉桐,白静宁感觉心中的火更是掩不住的往外突,不知道这小贱人什么时候又勾搭上了司宇轩了。

“司总过奖了。”白婉桐依旧是一副人淡如菊的样子,宠辱不惊。

白振东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这些个年轻人,心中不免有数了,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淡淡的……“宇轩,人家呢?人家今天穿的怎么样?”白静宁见此情景,不甘示弱的撒起了娇。

“白小姐今天穿的也很美。”只一声“白小姐”,便足以把两人之间的距离给拉开了,白静宁不由得怔怔的看着习宇轩,脸上的表情十分的复杂。

“伯父,我想我的心中早已经是有了人选了。”司宇轩直截了当的说了主题,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白婉桐。

“嗯?”

“我想,白婉桐小姐才是我生命中合适的伴侣。”司宇轩神情认真的说道,语调平稳,却是字字坚定。

话音一出,几人之间突然变得安静了起来。

白静宁没有想到司宇轩竟然真的会选择了白婉桐为自己的另一半,那么自己算什么,自己之前所做的那些都是笑话吗?!她的脸上阴晴不定,一阵青一阵白,连眼神也不由的变得阴郁了起来。

而此刻的白婉桐听到这,也如同是晴天霹雳一般,大眼睛不由得睁的更大了,只是短短的见过一次面,彼此之间互不了解,就这样决定了终身大事吗?

对于这样的结果,白振东心中还是能够接受的,虽说白婉桐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但自己其实也一直当做亲生女儿来对待的。

“哈哈,看来我们真的要亲上加亲啦。”白振东突然爆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看来是认可了他们的婚事。

不等白婉桐做出任何的反应,司宇轩早已拉上她的手,走上台,对着在场的来宾以及媒体宣布道,“我司宇轩,今日要与白氏集团的白婉桐小姐订婚。”说完含情脉脉的吻上了有些目瞪口呆的白婉桐的额头。

这是在场的宾客完全没有预料到的结局,司宇轩竟然选择了白家的养女,白婉桐!

第3章 勾起回忆

在场的宾客听到司宇轩宣布这个消息,都不由得愣住了,谁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然后霎时间,全场掌声雷动。

媒体记者们自然更是不肯放过这么劲爆的新闻,而这肯定是明天各大报社的头版头条,一时间只听到“咔嚓”“咔嚓”的相机声,镁光灯闪烁,记者们将镜头紧紧对准司宇轩和白婉桐,好似不肯错过两人每一个细微的表情。

白静宁此时对白婉桐真的有些恨得牙痒痒的感觉了,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是第二次她白婉桐这样了吧。

白静宁此刻心中的恨意是真真切切的要飙到了极点,这么多年,她厌恶至极的场景还是又上演了。

……

这故事怕是要说到另外一个人了,韩岳天。

韩岳天如今是韩式集团的总裁,是彬彬有礼的谦谦公子一枚。

美国名牌大学毕业,学习优异,长相文雅又十分的帅气,私生活又很干净检点,从来没有任何的绯闻见诸报端,年纪轻轻便事业有成,把韩式集团管理的井井有条。

无数的光坏笼罩其上,使其成为所有少女心中名副其实的白马王子。

如果说,司宇轩是A市所有女人心中最完美的情人,那么,他韩岳天便是A市所有女人心中最完美的老公人选。

几年前,白静宁与韩岳天原本是青梅竹马,两人从小便一起长大,两小无猜,也常常在一起玩过家家,白静宁是妈妈,而韩岳天是爸爸。

因白家与韩家交好,两方的大人们甚至私下已经默认二人以后会顺理成章的恋爱、结婚,两家之间已经订好了娃娃亲。

而白静宁也是这么的以为,自己以后就是腰嫁给韩岳天的了。

在她心目中,能够嫁给韩岳天,并且成为他的妻子,这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在那个时候,楚云峰还没有意外丧失,B.C集团依旧是如日中天的发展着,楚婉桐还没有改为白姓,也自然还没有被白家领养。

所有的一切好似都是这么风平浪静的发展着。

直到有一次,楚婉桐来白家做客,恰好碰到那日韩岳天来白家找白静宁玩。当年少气盛的韩岳天看到犹如洋娃娃般可爱的楚婉桐的时候,一时有些惊呆,脸上立刻泛起了红晕——他还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女孩子。

他一时竟然语塞,话都说不出来,只是很可爱的红着脸看着一旁的楚婉桐,眨巴眨巴着大眼睛。

“给。”他将自己的好吃的,好玩的不由分说的都塞到了楚婉桐的怀中,在年少的韩岳天心中,大概把自己喜欢吃的东西和玩具都送给自己喜欢的姑娘,那就是表达爱意的方式了吧。

楚婉桐还没有反应过来,怀中已经被各种各样的吃食和玩具所堆满了。她对着突如其来的好意有些不知所措,只是一个劲的道着谢。

而眼前的这一幕则让白静宁真的非常的不开心,在她的心中,韩岳宁应该把这些东西给自己才是,她才是他的小女朋友。

“岳天哥哥,我也要这些吃的和玩具。”白静宁嘟起了小嘴,对着韩岳天不满的撒着娇。

“这……我……”好脾气的韩岳天,只是一脸为难的看着白静宁,他不懂得如何去拒绝人,他也从来都没有拒绝过白静宁这个小妹妹,他已经把所有的零食和玩具都给了楚婉桐,自然是没有东西可以给白静宁了。

看到自己心爱的哥哥竟然这么的袒护楚婉桐,白静宁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她走到楚婉桐的身旁,只听到“啪”的一声,白静宁竟然把楚婉桐怀中的东西全部都打落到了地上去。

在场的另外两个孩子更是不由得惊呆了,谁都没有想到白静宁竟然会这样做。

他们更没想到的是,只听的“哇”的一声,白静宁竟然坐在了地上大哭了起来。

明明受欺负的是楚婉桐,撒泼大哭的却是白静宁。

听到有孩子的哭声,大人则是立刻赶了过来,看到白静宁一直坐在地上大哭,旁边还有散落一地的零食和玩具,心中也不免明白了几分。

爱女心切的白静宁的妈妈——也就是韦梅,看到自己女儿哭的如此的惨烈,更是心疼的一下子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她立马把坐在地上的白静宁给拉了起来,用手拍了拍她裙子上的灰尘,“静宁,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一边说着一边眼神狠狠的剮了在一旁木若呆鸡一般的楚婉桐一眼,她还没有从刚刚莫名其妙的场景缓了过来。

要知道,在韦梅的心中,韩岳天可是一贯的好脾气,加上两个孩子从小就是青梅竹马,是她心中默许的准女婿,他自然是不可能会欺负自家女儿,唯一剩下的就是这个楚家女儿,楚婉桐。

看到韦梅阿姨如此的不客气的看着楚婉桐,韩岳天觉得不忍心,不由的为楚婉桐打抱不平,“阿姨,其实不是婉桐的错,是这样的……”

韩岳天的话还没有说完,白静宁就抢着告状,“妈妈,就是她欺负我的,是她抢走了我的玩具和零食!”

白静宁一边怒目圆睁,一边用哭诉着,用手指指着楚婉桐,好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

韦梅听到这话,不由得皱了皱眉,“婉桐,你怎么好这样子的呢,你要是想要玩具和零食的话,你可以告诉阿姨,阿姨会拿给你,可是你怎么好抢静宁的呢?快给静宁道歉,好孩子是不应该这样子的。”语气虽然温和,却一字一句无不透露着丝丝的严厉。

只见楚婉桐依旧不做声,只是低着头,紧紧地咬着自己的下嘴唇,小拳头紧紧的握着,在她的心里,这并不是她的错,她不应该道歉。

看到婉桐如此,韩岳天的心里也不好受,说到底,这事情的发生和自己也有一定的关系,如果不是自己心存怜爱,把零食和玩具全都给楚婉桐,让静宁有所敌意,那么现在的事也就不会发生的。

他想了想,便一咬牙的站了出来。

“阿姨,这事情和婉桐没有关系,都是我的错。如果您一定要谁和静宁道歉的话,那么我来吧,静宁,对不起。”韩岳天突然说道,然后对着白静宁鞠了一躬。

楚婉桐见韩岳天如此,不由得满脸错愕,一双大眼睛直愣愣的看着韩岳天。

她没有想到彼此之间只是初次见面,韩岳天竟然会如此的帮着自己,更没想到韩岳天竟然会替自己向白静宁道歉。

韩岳天突然偏过头,正巧对上楚婉桐的目光,有些错愕,又带着些许的感激,还有一些明白的复杂情愫。

他突然就笑了,看到小丫头这样的表情,突然之间觉得好可爱,甚至让他不忍的想要笑出来。

而楚婉桐也是随即愣了一下——没想到现在这么尴尬的场合下,韩岳天竟然笑了出来。不过只一会儿,她也报以他甜美的一笑。

韦梅也愣住了,她也是没想到韩岳天竟然这么的护着楚婉桐,她心里明白,这件事要是再这么计较下去,恐怕也没什么意思,况且三个人也都还是孩子。

看到韩岳天为了楚婉桐给自己道歉,白静宁心里觉得更加的委屈了,不由哭的更加厉害了——自己心爱的哥哥竟然没有站在自己这方,并且竟然还替对方给自己道歉。

“好了,好了,静宁不哭了。”韦梅一边安慰着白静宁着一边给她擦眼泪。心中对这个没有任何表示的楚婉桐没有任何的好感。

而此时,在韩岳天的心中,楚婉桐——这个倔强的小姑娘在他心中开始种下了根。

直到楚婉桐离开白家的那一刻,她始终都没有对着白静宁说过一句含有歉意的话。

每个人心中都有着自己的坚持,对于楚婉桐来说,她的坚持就是对于是非的坚持,对就是对的,错的是永远都变不了对的。

而这件事之后,白静宁是真真切切的开始讨厌楚婉桐了。

此后,韩岳天每次来白家找白静宁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的问起楚婉桐,毕竟让他们彼此之间熟悉的纽带是白静宁,韩岳天也只能问她。

这不禁让白静宁小小的心中泛起层层醋意,开始对楚婉桐产生嫉妒还有敌意。在小小的白静宁的心中,就是楚婉桐抢了韩岳天。

而在韩岳天的心中,对白静宁也是不如从前,他除了见识到白静宁的不讲理和蛮横以外外,也感受到了楚婉桐的倔强,这让他打从心里想要去保护这个让人心疼的女孩子。

第4章 小岛惊魂

无论怎么说,白静宁是怎么也不会忘记那年的暑假所发生的一切的。

对于孩子们来说,最高兴的事情,莫过于是有一个漫长的暑假了,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又可以和自己小伙伴一起长时间愉快的玩耍了。

白家,楚家还有韩家,这几个家族一直私交都很不错,几家的小孩也是差不多相仿的年纪,便也都在一起玩耍。

适逢假期,几家的大人一合计,打算带着这几个孩子一同去度假……

这对韩岳天来说,莫过于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了,他终于可以又见到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个倔强女孩了,韩岳天甚至还给楚婉桐准备了小礼物。

对于白静宁来说,能够又和韩岳天在一起玩耍,这是她最开心的事情了。

而楚婉桐有了前车之鉴,心中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忐忑的。

三个孩子在大人的带领下,来到了海岛上。

岛上空气清新,风和日丽,海水蔚蓝,到处都是热带植物,郁郁葱葱。一切都是十分令人舒心的样子。

三个孩子又碰面了,自然有一种“好久不见的感觉”。

“岳天哥哥,我们一起去海边玩吧!”白静宁不由分说的拉着韩岳天往海边跑去,而楚婉桐也只能跟着一起前往。

“哇!好漂亮的海滩,好蓝的大海!”白静宁不由得伸开双手,拥抱着眼前的这蓝天碧海。

而韩岳天和楚婉桐此时也被眼前的这一美景给震撼了。

大自然所带给我们美的视觉盛宴,本身就是十分令人惊叹的。

三人一起在海边上,愉快的玩耍着,一起堆沙子,做城堡,捡贝壳,都玩的十分的开心。

“给,婉桐,这是给你的。”韩岳天突然从身后拿出一个做工精致的芭比娃娃出来递给楚婉桐,一脸的羞涩状,完全是一副情窦初开的小男生的模样,和平时的他判若两人。

楚婉桐不禁有些错愕,毕竟上次的“零食玩具事件”让她心有余悸,她呆呆的愣住了,甚至不敢伸手去接过那个娃娃。

见楚婉桐如此,韩岳天不由分说的把娃娃塞入了楚婉桐的手中、一旁的白静宁更是醋意大发,上次的事情她心中还有些阴影,没想到这次岳天刚刚竟然送给楚婉桐这么美丽的芭比娃娃!

要知道,没有她楚婉桐来之前,岳天哥哥一直是对自己很好的,这些好吃的好玩的还有美丽的芭比娃娃本应该都是属于自己的!这一切都是楚婉桐打破的!

白静宁越想心中越觉得不服气,便径直的走到楚婉桐的身边,带着质问的口气问着,“岳天哥哥,你不喜欢静宁了吗?”说罢,一脸委屈的看着他。

“没有啊,我一直都把静宁当做很疼爱的亲妹妹一样,只是觉得婉桐更需要我去保护和照顾她吧。”韩岳天一脸严肃的说道。

原来自己在他的心中只是妹妹啊,白静宁呆呆的想道。

韩岳天的这些话无疑是晴天霹雳一般,在白静宁的心中打了个晌,然后一直回旋不停。

就在此时,一个海浪打了过来,岛上突然发生了海啸,白婉桐与白静宁同时被卷到水中,连救命声都还来不及发出,人影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只剩下韩岳天呆呆的站在岸边。

不过只一会,他便反应了过来,奋不顾身地跳到了水中,他怎么可以让自己想要保护的那个小姑娘出事呢。

韩岳天在水下,只看到楚婉桐,他死死地抓住楚婉桐的手,也没顾得上多想——白静宁在哪,他一心只想把楚婉桐带上岸。

而此时的楚婉桐脸色苍白,头发湿哒哒的披在肩上,好似一只受了伤的小兔子一般楚楚可怜,让人更加的心生怜爱。

此刻,大人们听闻海啸的消息也立刻赶到了岸边。

楚云峰见女儿全身湿透,不由得一把抱住爱女。

当白振东只看到楚婉桐和韩岳天,不禁有些心急,“静宁呢?静宁在那儿?”

“啊!她还在海里,被海浪给卷走了。”韩岳天突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白振东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苍白了起来,而在一旁的韦梅一听闻自己女儿竟然在水里,更是晕厥了过去。

大人们一下子就变得焦急了起来,立刻组织救援队去寻找,而不会游泳的白振东甚至要自己下海去寻找女儿。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韩岳天的心中多少有些愧疚,毕竟相同需要营救的情况下,自己只救了婉桐,却忽略了静宁。

要是白静宁真的有个三长两短,韩岳天的心中也的确是不好受的。

此时,被救上来的楚婉桐则是站在父母身边,瑟瑟发抖着,脸上的表情十分的复杂。

万幸的是,几番艰难寻找之后,白静宁还是被救援队给救了上来了,当韩岳天看到救援队用担架抬着她上岸的时候,他整个心都揪住了——白静宁的双眼紧闭着,全身的衣服都湿透了,头发也很凌乱的散着,嘴唇苍白,如同垂死挣扎的人儿一般。

他不由得心酸和愧疚,在心中一直祈祷着静宁不要有任何的事情,而在一旁的楚婉桐也依旧是刚刚那副呆呆的模样——她还没有从海啸的惊吓中缓过来。

只是好在救援队寻找到的及时,也幸亏有了医院的医生们的抢救,和白振东父母等人的悉心照料,白静宁最终在第二天还是醒了过来。

只是醒来的时候,依旧是一脸的苍白,话也不愿对韩岳天和楚婉桐多说半句。期间也一直在反反复复的做着噩梦。

大概是因为在水中挣扎太久,而好像受到惊吓了吧。

后来的几年,白静宁也是一直噩梦缠身,每次醒来她都是一身的冷汗,时常会梦见那个冰冷的场景——她一个人在海里起起伏伏,想要大声的叫喊却是无能为力,而此刻,韩岳天出现了,他竟然跳入海中营救,她不由得心存希望,想到大声的叫着“岳天,我在这儿”,却始终力不从心。

只是,令她永生难忘的是,

眼睁睁的看着韩岳天游向了楚婉桐的方向,他一把抱住了楚婉桐,似乎也没有要再去寻找自己的意思。

她就这样看着他,他们慢慢的,慢慢的,游上了岸。

而自己却永沉海底,百劫不复。

每次白静宁从梦中醒来,枕头上永远都是湿嗒嗒的,脸上也是带着好多条泪痕,她是永远都不会原谅楚婉桐的。

如今若干年后的今天,她白婉桐不仅抢走了韩岳天,甚至还抢走了司宇轩。

此时,白静宁对楚婉桐的嫉妒已转成恨。

她恨楚婉桐的出现,恨她抢走了韩岳天对她的爱,抢走这些本来属于她的事和人。

第5章 机会来临

在当时,其实这一切,韦梅都看在了眼里。

作为一名家庭主妇,关心女儿的成长才是头等的事业。

那日的度假,被韩岳天救上来的只有楚婉桐,而自己的女儿却还在水中漂浮着。

那日在自己家中,韩岳天也是一反常态的把自己的零食和都给了初次相见的楚婉桐,甚至在自己责备的时候,还站出来替楚婉桐道歉。

这一切的迹象表明,韩岳天也不似从前对静宁那么好,甚至对楚婉桐则产生了好感,而这则是韦梅所不能接受的。

在她的心里,岳天和静宁才是真正的一对,她楚婉桐不过是半路杀出来的小妖精,而这样的小狐狸精又怎么能够破坏自己女儿的幸福的呢。

韦梅越想,心中越觉得不解气——

自己女儿好端端的幸福,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杀出来的楚婉桐给破坏了。

看见自己的女儿夜夜做恶梦,梦里始终喊着,“岳天,我在这儿!”,她就觉得于心不忍。

这样的委屈,就算静宁可以忍,她不能忍。

她不由得陷入了沉思,思索着如何给静宁好好的给出一口气。

“叮呤呤呤……”韦梅房间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她看了看号码,是美国开头的区号,她想了想还是接了起来,“喂,您好,哪位?”

“梅梅啊,是我,我是表哥。”

韦梅突然想到她的确是有一个表哥在美国,只是彼此都好久没有联系过了,“原来是表哥啊,大忙人啊,你怎么突然想到打电话给我啦。”

“哈哈,瞎忙怎么算是大忙人了啊,我最近要回国有事情,说起来,这事情和你也有一点关系呢。”

韦梅不禁心里犯了嘀咕,不明白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她可不是一个爱管闲事的女人,总之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这样啊,表哥那你说吧。”不管怎么说,大家都是亲戚,表面上的工作还是要做足的。

“我们集团最近要和你们B.C集团谈一个合作,我们想在A市开个楼盘,听说振东和B.C集团的老总一直私交不错,为了确保万一,所以想来找你帮忙。当然这件事情要是能够顺利的进行和完成,自然是不会亏待了我们自家人的。”

听闻这件事和楚云峰有关系,韦梅的脸色霎时间就变得不太好看了,但是语调依旧不变,“原来是这样的啊……”

她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这件事对白家来说,是一件获得利益的好事,但是又牵涉到楚云峰,多少让她心里有一些不痛快。

“恩……”韦梅想了想,利益面前,很多东西还是可以靠后的,况且B.C集团这次的事情和楚婉桐其实还是两码事,“那好吧……我会和振东说的。”

“那谢谢梅梅啦,事成之后,我会把钱打到你账上的,有空请你们一家吃饭哈。”

“表哥真是见外了,哈哈…”话虽这么说,但一听说有钱可拿,韦梅顿时就觉得心里舒坦了许多。

挂了电话后,韦梅不禁陷入思索,她的眼珠一转,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会心一笑。

她走去厨房让于妈收拾晚饭,“于妈,别忘记今天做振东最喜欢的无锡排骨。”

于妈听到这话,不由得愣了一下,没想到今天怎么夫人对晚饭的事这么的上心,今儿个是什么日子,难道是结婚纪念日?

韦梅想了想,“算了算了,我还是自己来做吧,我也好久没有给振东做过饭了,这道菜我自己来做。”她不由分说的走进了厨房。

只剩下于妈在一旁目瞪口呆的站着。

不一会儿,喷香的无锡排骨就上桌了,韦梅一边耐心的和于妈摆着盘,一边又心里琢磨着要不要洗些葡萄。

“于妈,去洗些葡萄来,振东最爱吃葡萄了。”

“好的,夫人。”于妈,还是一头的雾水,要知道,夫人这样的忙上忙下可真的是少有的事情了,自打于妈来白家当差,真当是没有见过几次夫人这样的。

摆盘摆的差不多了,韦梅一看手腕上的表,差不多振东也该回来了,正好一转身对着门口,便正好看到白振东进门。

“振东,你回来了啊,辛苦了。”韦梅迎了上去,替白振东拿过手上的公文包。

“恩,怎么今儿个这么热情,太阳终于打西边出来了吗?哈哈”白振东打趣道。

“瞧你说的,我哪天对你不热情了?”韦梅嗔怪道,两人好似初恋时候的少年恋人拌嘴一般,不过,这也足见两人的关系亲密。

在一旁的于妈也不忍的插嘴道,“老爷您可以不知道,夫人今天忙活好久了,又是给您做了您最爱吃的无锡排骨,还准备了您最爱吃的葡萄。”

“是吗?哈哈,那我今天要一饱口福了,想想好久没有吃到你做的菜了,我今儿要看看你厨艺会不会退步。对了,静宁呢?”白振东一边说着,一边朝着餐厅走去。

“静宁啊,这孩子去老师家补课还没有回来。”一说到自己的女儿,韦梅总归觉得心里有几分的歉意。

白振东走到了餐厅,坐了下来,便迫不及待的拿起了筷子要尝尝韦梅的手艺,“恩……还是和从前一样的好吃,这味道让我想了很久了。”白振东一脸的享受,好似吃到什么人间美味一般。

“好吃下次还给你做。”韦梅微微的笑着,这样的场景是她所期待的。

“对了,你知道Z.W集团和你们B.C集团近期要合作开楼盘的事情了吗?”韦梅突然话锋一转。

“知道啊,不过云峰也不一定会有合作的打算吧,对了,Z.W集团是跨国集团,你是怎么知道的?”白振东一边吃着饭,一边有意无意的看着一旁的韦梅。

“说来也是巧了,Z.W集团这次来中国的负责人是我表哥啊”韦梅在一旁低着头剥着葡萄。

“原来是这样啊,那下次要请表哥吃顿饭吗,难道回来一次。”白振东夹了一夹菜,有意无意的说道。

“不必了,他还想要请我们吃饭呢,我表哥他最近不是想和B.C集团合作开楼盘吗?他知道你和云峰熟络,所以想找你帮帮忙和云峰说说呢,毕竟他是我的亲表哥,好歹有着一层的血缘关系,他说事情成功的话,是不会亏待我们自家人的。”韦梅把手中剥好的葡萄递了过去。

“这样呢,那我尽力试试看吧。恩……不错……这葡萄很甜。”白振东尝了一口葡萄,赞叹道。

其实白振东的心中也有数,这次Z.W集团来势汹汹,并且Z.W集团在国际上的声望也高,这次和B.C集团的合作,投资数目是绝对不会少到那儿去的既然Z.W集团的负责人都说了不会亏待,加上何况对方又是自家亲戚,那么肯定是不会给的少的。

自己和云峰又是这么多年,这么好的兄弟交情,说通他和Z.W集团合作的事,想必也是举手之劳罢了。况且自己在B.C集团里,也是大股东,也是B.C集团的创始元老吧。

本身B.C集团和Z.W集团这样的大集团合作,对于楚云峰和B.C集团,也是一个很好的发展机会,对于双方来说,都是共赢的机会。

这样一举两得的事情,他白振东又何乐而不为呢。

未完待续,后续内容更加精彩
为尊重作者版权,请前往微信继续阅读
微信未删减内容更加精彩

手机阅读更方便,打开微信扫下方二维码,即可接着上文继续免费阅读哦!

阅读100000+ 87370
精选留言
95278
偷吃鱼的猫

能用微信看小说真好,扫码后关注公众号就可随时随地免费看小说啦!!

16小时前
20460
不加糖的咖啡

太好看了,害我一天什么事都没干~

8小时前
8886
小婷婷℃

后续情节真是一波三折,所以不得不留下评论,安利给你们。

1小时前
实时热点
打开微信
扫一扫

手机阅读
更方便

微信扫一扫

回复男女主角名
手机阅读更方便

打开微信“扫一扫”
关注上班看小说神器